「……」霍莞伊的表情變得極不自然,一副怕什麼來什麼的表情,看了看手中的栗米條,心虛地說道:「你換個吧!栗米條太甜,對牙齒不好!」

「噗——」慕易沒忍住「噗」的一聲笑出了聲,緩了緩情緒后,慕易笑眯眯地沖霍莞伊說道:「沒事,我愛吃甜食!」

「……」霍莞伊沒料到慕易會說自己愛吃甜食,一下子噎的半天說不出話來,一臉捨不得地看著手中的栗米條,陷入一片糾結中:全給慕易吧,又捨不得;給幾根吧,又拿不出手。

霍莞伊猶豫了許久,緩緩將袋子放在慕易的面前,小聲嘀咕道:「自己拿!」

慕易雖然只比霍莞伊大上三歲,卻經歷頗多,和同齡人相比,閱歷非常豐富,再加上霍莞伊完全不懂得隱藏自己的情緒,慕易早已將霍莞伊看的透透的。看著霍莞伊的可愛模樣,慕易忍不住想逗逗面前這個呆萌的小丫頭……

霍莞伊眼睜睜地看著慕易伸出修長的手指在自己面前晃了兩下后,徑直伸進袋子里抓了超大一把,心疼的不要不要的,又不好意思阻止,誰讓自己剛才腦子進水了讓人家自己拿的呢!

「就要這麼一點算了!好歹給你留點,是吧?」慕易故意說道,說完,沖霍莞伊賊賊地一笑。

霍莞伊低頭看了看幾乎見底的袋子,心疼不已。

慕易也不客氣,拿起一根栗米條直接放進嘴裡……

「好吃!頭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慕易忍不住感嘆了一句,說完,又拿起一根剛進嘴裡……

霍莞伊一聽,滿臉詫異地看著吃得津津有味的慕易,驚訝地問道:「這是栗米條,是個小商店都有賣,你沒吃過?」

「嗯!」慕易輕輕應了一聲,看著霍莞伊,認真地說道:「正餐以外的東西,我吃的最多的就是壓縮餅乾和巧克力,也算零食吧!」

霍莞伊看外星人似的看著慕易,半晌沒有說話。

「真好吃!」慕易感嘆著,吃完了手中最後一根栗米條。

看著慕易將手中最後一根栗米條塞進嘴巴里,霍莞伊直接將袋子遞給慕易,一臉同情地說道:「你吃吧!」說完,將石桌上的果凍、棒棒糖和薯片往慕易面前一推,輕聲說道:「這些也很好吃!都給你!」

慕易微微一愣,笑了笑,拿起一個果凍,撕開包裝直接塞進嘴裡……

霍莞伊一臉同情地看著慕易風捲殘雲地將自己帶的零食吃的一乾二淨后,又從包里拿出一包紙巾,抽出一張遞給了慕易。

慕易絲毫不客氣,彷彿倆人認識了許久一般,接過紙巾擦了擦嘴后,又揉成一團,準確地投進三米開外的垃圾桶里。

霍莞伊看的目瞪口呆:那可是飄輕飄輕的紙團啊!這貨,居然能投進去!

養個萌娃來坑爹 吃完零食的慕易,一臉滿足,心情極好地看著霍莞伊,笑眯眯地問道:「我叫慕易,你叫什麼?」

「霍莞伊!」霍莞伊低著腦袋輕聲答道。

慕易微微一笑,柔聲說道:「莞伊,很好聽的名字!人如其名!誰給你起的?」

「我哥哥!」霍莞伊說完,愣了一下,不由得想起了給自己起名的霍恩彥,想到霍恩彥已經好多天聯繫不上,不由得一陣低落。

慕易將霍莞伊臉上的低落盡收眼底,想到霍莞伊剛才一直望著公園對面的大樓,微微思索了一下,指著徐沐謙所在的大樓,試探性地問道:「你哥哥在對面的大樓里上班?」

霍莞伊聽慕伊那麼一說,突然想起了什麼,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臉色驀地一變,也顧不上回答慕易的問題,焦急地嘀咕道:「哎呀,晚了,晚了……,我先走了,再見!」說著,火急火燎地將手機塞進包里,系好帶子后,拎起包撒腿就跑……

慕易望著霍莞伊遠去的背影,勾起的嘴角掛著一抹微笑,一抹發自內心的真實的微笑……

徐氏集團的總裁辦公室內,一整天沒離開辦公室的徐沐謙終於忙完手頭的事情,捶了捶發酸的肩膀,徐沐謙看了看腕錶,大步朝外走去,剛出了總裁辦公室的大門,身為總裁特助的高碩便跟了上來,高碩緊跟在徐沐謙身後,邊走邊向徐沐謙報告第二天的計劃……

剛來公司上班的趙婉妤見徐沐謙出來了,「騰」的一下站起來,拎起桌上的包也跟了上去……

徐沐謙和高碩一前一後,一個說的認真,一個聽的仔細,冷不丁被一個外人「小尾巴」似的跟著,倆人同時一愣,不由得停了下來,轉過身齊刷刷地看著滿臉笑意的趙婉妤。

「……」徐沐謙。

「……」高碩。

一直踩著小高跟緊跟著二人的趙婉妤差點撞到高碩,見徐沐謙和高碩滿臉黑線地看著自己也不覺得尷尬,嬌滴滴說道:「沐謙,我知道一家特好吃的西餐店,咱倆去嘗嘗吧!」

「咳咳!」高碩乾咳了兩聲,一本正經地沖趙婉妤說道:「趙助理,這是在公司,套近乎會讓總裁生氣的!」

趙婉妤恍然大悟,立馬改口:「總裁,咱倆晚上一起吃西餐吧!那家店的牛排特正宗!」

「不去!」徐沐謙淡淡地回了一句。

「為什麼呀?你今天晚上又沒有應酬!」趙婉妤不甘心地嘀咕道。

「陪未婚妻吃飯!」徐沐謙將「未婚妻」仨字說的極重,說完,轉過身,長腿一邁徑直朝電梯走去。

高碩緊跟在徐沐謙身後,繼續彙報工作。

趙婉妤氣鼓鼓地跺了一下腳,也跟了上去…… 將人口分配完,洛奇三人此次的分贓就算徹底結束了,三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並且是極為豐厚的戰利品,以至於不管這場正在進行中的大戰結果如何,他們三個都已經賺翻了。

這之後,三座天空城就開始互相轉運貨物,因為洛奇和卡琳娜分別消滅了一座天空城,所以大多數貨物都在兩人的天空城內,他們需要將其中一部分運到凌宇城去。

名門罪妻,總裁高攀不起 在這個過程中貝格也沒有閑著,他開始積極與聯盟軍的軍需官進行接觸,打算將三人手裡的這批貨物轉手賣給聯盟軍。

這一次他們搶來的幾乎所有貨物都是戰爭物資,並且數量極為巨大,這麼多的貨物放在手裡是沒有用的,必須賣出去才能換成金幣,近在咫尺的聯盟軍自然就成了他們進行交易的首選目標。

而對於聯盟軍來說,他們也很希望得到這批物資,畢竟戰區正在打仗,並且在得到了支援后威爾頓所率領的部隊規模頓時擴充了一倍有餘,多少物資補給都不嫌多,在這種情況下雙方可謂一拍即合。

這種事情自然是交給貝格牽頭去辦,洛奇這邊只出動了艾琳,卡琳娜也是如此,所以具體的過程中不用細說,總之在經過了幾輪的談判后,交易最終達成,三人搶到的貨物中,除了一小部分自留外,其餘全部賣給了聯盟軍。

這筆交易達成以後,三個人就應了那句老話:一夜暴富!

要知道他們這次搶到的貨物可是以噸來計算的,並且還不是幾噸,而是幾十噸的貨物,所以隨著交易完成,洛奇、卡琳娜、貝格就各自得到了數百萬金幣。

準確一點說,是八百多萬的金幣!

八百多萬金幣!

這筆錢,別說是對於洛奇和卡琳娜,就是對於貝格這個貿易城市的城主,也算得上是一筆巨款了。

而一點有了這筆巨款,三個人的發展自是不用多說,他們和他們的天空城必然會進入一個高速發展期,沒準等到這場大戰結束之後,三人當中有的人就可能不在是小型天空城的城主了!

當然了,這筆錢現在還沒有到他們手中,畢竟他們正身處戰區,戰區里哪會有上千萬的金幣,所以威爾頓只能先欠著,但這對三人來說卻沒什麼,因為威爾頓代表的是天空聯盟,而天空聯盟肯定是不會賒賬的。

實際上威爾頓已經跟貝格說好了,只要他們離開戰區進入到努特神城所在的空域,也就是天空聯盟的核心空域,聯盟就會將這筆錢結算清楚,所以他們大可放心。

而等到交易達成,洛奇就又找到了貝格和卡琳娜。

「你是說……擔心那些人不老實?」

依舊在凌宇城的城主府,當洛奇說明了自己的來意后,卡琳娜和貝格就同時向他看了過去。

「沒錯。」

「咱們俘虜的這批人,都是家族的居民,世代蒙受家族恩惠,對於各自家族的歸屬感比獨立天空城的居民要強得多,我怕他們待在城裡不老實。」

面對卡琳娜和貝格,洛奇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他們這一次雖然搶了不少人,但人搶的太多也是一個麻煩,比如說不老實。

正如洛奇所說,他們搶來的這些人,全部都是各個家族治下的居民,對於各自所屬家族都有極強的歸屬感,在武力脅迫下或許不敢造次,可一旦將他們放到城裡,讓他們成為自己天空城的居民,這些人會願意嗎?

或許有的人會,但同樣,也一定有人不願意!

如果這一次他們只搶了幾百人也就算了,幾百人打散了放在到數千人的城裡掀不起什麼風浪來,可他們這次可是搶了五千人!

尤其是洛奇,跟卡琳娜和貝格交換后,再加上傲龍商會的俘虜,洛奇的雷鷹城內一下就多了三千人,這個數字,已經和雷鷹城現有居民相當了,如果這三千在城裡不老實,洛奇可受不了,雷鷹城更受不了,這也就成了他現在最擔心的事情。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

結果當洛奇憂心忡忡的時候,卡琳娜卻是毫不在意的說道:「誰要是不老實就殺了,殺個千八百人就都老實了,相信我,我有經驗。」

瞧了瞧洛奇,卡琳娜頗有經驗的說到。

她對此事,還真就很有經驗。

卡琳娜的玫瑰城,是典型的依靠戰爭來維持運轉的城市,城市本身的產業非常少,僅僅足夠自給自足,絕大部分收入都是依靠打仗得來的,城裡的七千多人中,超過三分之一也都是她通過戰爭搶來的,所以她很清楚洛奇擔心的是什麼。

不過這種擔心在卡琳娜看來,到也不難解決,不就是不老實么,想辦法讓所有人變老實不就得了?殺兩個人看他們還老不老實,不老實就再殺,總有一天會讓所有人都老老實實的。

卡琳娜之所以會被稱為血腥玫瑰,這個外號,可不是白叫的!

天步九重 然而聽到她這話的洛奇卻是咽了口吐沫,看著卡琳娜好半天沒說出話來。

這個辦法到也不是不行,但……

洛奇還是覺得有些不妥,殺人他是肯定不怕的,身為城主他想殺誰就殺誰,沒人管得了,但也能濫殺吧?況且人口本來就寶貴,要是都這麼殺沒了可怎麼辦……

「婦人之仁!」

彷彿是看出了洛奇的猶豫,卡琳娜隨即就白了他一眼。

「這事好辦。」

還好在這個時候貝格出來打圓場了,只見他笑呵呵的沖洛奇說到:「你這種想法,早就被人想到了,天空的人就那麼多,大家都是搶來搶去的,難免會發生類似的事情。」

「所以你如果怕這些人不老實,也簡單,等離開戰區后你就將那三千人都交給我。」

「交給你……幹什麼?」

「這你就別管了,有些事情知道了更鬧心。」

沖著洛奇神秘一笑,貝格便說道:「你只需要知道,這三千人交給我,幾個月之後就還你,到時候保證給你一群安安穩穩過日子的老百姓,不過還的時候可就不是三千人了,而是兩千人,這可不是我在坑你,而是必要的費用。」

「…………」

聽貝格說完這番話,洛奇就看了他一眼,表情也略顯複雜。

雖然貝格沒有明說,但他也不是傻子,已經知道貝格是什麼意思了…… 徐沐謙剛走出大樓,便遠遠地望見一襲紅色斗篷大衣的霍莞伊提著雙肩背包一側的帶子,火急火燎地穿過天橋往這邊跑……

霍莞伊氣喘吁吁地跑到徐沐謙面前,累的說不出話來,只是彎著腰,雙手撐著膝蓋,大口大口地喘氣兒……

徐沐謙溫柔地扶起霍莞伊,將霍莞伊輕輕拉入懷中,一臉寵愛地輕撫著霍莞伊的後背,含笑的眸子里滿滿的體貼,語氣格外的柔和:「下次在家等著就好,我下班了回去接你,天這麼冷,別出來走動,凍著了怎麼辦?」

霍莞伊沒有說話,仰著小腦袋沖徐沐謙「嘿嘿」一笑。

徐沐謙拿食指輕輕地颳了刮霍莞伊精緻的鼻子,一臉笑意地看著霍莞伊,眼裡滿滿的寵溺。

一旁的趙婉妤酸溜溜地看著徐沐謙和霍莞伊秀恩愛,不高興地撅了噘嘴。

高碩拿餘光撇了撇一臉醋意的趙婉妤,故意說道:「趙助理,別介意,總裁經常和自己的未婚妻秀恩愛的!」

「他倆經常這樣啊?」趙婉妤酸酸地問道。

高碩一臉司空見慣的表情,笑著答道:「嗯!見多了就習慣了!」

霍莞伊從徐沐謙懷裡探出腦袋,一臉詫異地望著趙婉妤,總覺得和面前這人好像認識,又一時想不起來具體是在哪裡見過的。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趙婉妤見霍莞伊一副不認識自己的表情,頓時火冒三丈,氣鼓鼓地說道:「裝什麼裝?你在我家欺負我的時候不是挺彪悍的么?這會兒倒裝斯文了!」

高碩一聽,差點吐血:趙家這丫頭,情商低的可以啊!

「我家莞伊最斯文了!」徐沐謙輕聲說道,說完,抬起修長的大手溫柔地撫了撫霍莞伊的頭髮。

霍莞伊聽趙婉妤那麼一說,自然是想起了自己在趙家打趙家二小姐那一幕,自知理虧的霍莞伊心虛地將小臉埋進徐沐謙的懷裡……

徐沐謙輕輕地拍了拍霍莞伊的後背,柔聲問道:「晚上想吃什麼?」

霍莞伊歪著腦袋認真地想了想,清澈的眼珠子一轉溜,細聲答道:「鴛鴦火鍋!」

「我也要去!」趙婉妤突然說道。

徐沐謙滿臉黑線,語氣極其寡淡:「趙助理,我和莞伊在約會!」

「我知道啊!」趙婉妤毫不死心,理直氣壯地繼續說道:「吃火鍋嘛,人多熱鬧!」

高碩也不吱聲,一臉賊笑地看著霍莞伊,一副看戲的表情。

霍莞伊見高碩不幫忙說話,還在一旁賊笑,靈光一閃,大聲說道:「走吧,一起去,人多,吃火鍋才有意思!碩哥,你也一起去吧!」說完,還不忘沖高碩「嘿嘿」笑了一下。

高碩瞬間不淡定了,一臉蛋疼地看著徐沐謙。

徐沐謙看了看霍莞伊,將霍莞伊的小心思看在眼裡,扭頭對高碩說道:「聽莞伊的,一起去,我請客!一會兒,你開自己的車,拉著趙助理!」

趙婉妤一聽,立馬不樂意了,不滿地嘀咕道:「我要和你一輛車!」

「不行!」徐沐謙語氣極其堅決,絲毫不容反駁:「除非,你不想去了!」說完,拉著霍莞伊徑直朝自己的座駕走去……

趙婉妤氣鼓鼓地在原地跺了跺腳,滿臉醋意,極不情願地上了高碩的私家車……

五十分鐘后,城南的一家火鍋店內,徐沐謙、霍莞伊、高碩和趙婉妤圍坐在一鍋冒著熱氣的鴛鴦火鍋旁邊。

徐沐謙和高碩也不說話,默默地往火鍋里放羊肉,趙婉妤酸酸地看著霍莞伊,手裡的筷子幾乎被捏斷,霍莞伊也不搭理趙婉妤,只顧著吃徐沐謙夾過來的肉片……

趙婉妤看著徐沐謙溫柔而體貼地照顧著霍莞伊,不但給霍莞伊夾肉,還拿紙巾輕輕拭去霍莞伊嘴角的油漬,心中的醋意更濃了,酸溜溜地嘀咕道:「這麼大的人了,吃個飯還要人照顧,不害臊!」

「咳咳……」高碩直接被趙婉妤的話嗆到了,一口大麥茶差點噴了出來。

徐沐謙黑著臉訓斥道:「多吃飯少說話!」

趙婉妤見徐沐謙黑著一張俊臉,訕訕地低頭往嘴裡塞了一片羊肉,剛嚼了兩下又吐了出來,拿起旁邊的杯子往嘴裡灌水……

霍莞伊將趙婉妤的一舉一動看的仔仔細細的,賊溜溜地眨巴了幾下大眼睛,拿起一碟辣椒醬毫無猶豫地倒進不辣的那一邊湯鍋內,倒乾淨后,還不忘拿長勺攪拌兩下……

「你,你,你……」趙婉妤氣的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莞伊今天想吃辣的,」徐沐謙一本正經地說道,說完,輕輕地撫了撫霍莞伊的後腦勺,兀自說道:「單給你點個不辣的,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吃完直接走就可以了!」

「碩哥也不喜歡吃辣,你可以和碩哥一起吃!」霍莞伊說完,看了看趙婉妤,見趙婉妤一臉醋意,不滿地捏著桌角,清澈的眼珠子賊溜溜一轉,大度地繼續說道:「想吃什麼,隨便點,不用擔心飯錢,就算你把桌子啃了,我老公也付得起!」

「噗——」高碩一時沒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聲。

徐沐謙聽到霍莞伊稱自己為老公,嘴角不由得揚起一個非常好看的弧度,心底一陣一陣甜蜜:這還是莞伊第一次稱自己為老公!

「我偏要坐這裡吃!」趙婉妤氣鼓鼓地說道,說完,看著斜對面吃的不亦樂乎的霍莞伊沒好氣地嘀咕道:「我堂堂一個總裁助理,還能和你一個小屁孩計較不成?」

霍莞伊往嘴裡塞了一片肉,含糊不清地反擊道:「總裁助理比我老幾歲,也沒有什麼大人該有的行為舉止呀?」

趙婉妤氣的直接白了霍莞伊一眼,撅著嘴嘀咕道:「懶得跟你說話!我走可愛路線不行么?」

霍莞伊傻乎乎一笑,扭頭沖著徐沐謙撒嬌道:「老公,你看我萌不萌?」說完,雙手做成爪子狀,放在臉頰旁,眨了眨眼睛,做了一個可愛的表情,順勢「喵」了一聲。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