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年輕士兵右手輕輕將長矛尾敲擊地面,大聲開口說道。

「到我了!」,洛天心裡低語一句,隨即便踏步上前,等待年輕士兵的指令。

「把手放在這球上面!」,果然,這就是用來檢測境界的法寶。洛天輕輕將右手發在上面,當洛天手掌觸碰到了這個潔白小球后,小球猛然間爆發出一股金色的光芒,光芒持續了片刻,旋即暗淡消失。

為首士兵點點頭,「王境修為。可以上去了!支付1個靈石!」

「靈石?!糟糕!」,

洛天愕然,有點尷尬地望著眼前這位年輕士兵。片刻之後,洛天深吸一口氣隨後小聲地說道:「我沒帶靈幣…可不可以…?」,心裡早就暗罵起來:「早知道就不走的那麼倉促了!好從老頭身上拿點有用的東西再走!真是丟人!」

「沒有靈石?!那就讓開!」,為首的年輕士兵大喝一聲,隨即用手將槍矛指向路旁,示意洛天讓道。

「沒有靈石還敢過來傳送?!真是下界的土鱉!滾!」,說罷,一臉輕蔑地望著洛天,隨後再次大聲開口:「下一個!」

「等等!」,

洛天急忙打斷,心中焦急如今都來到了這裡,又如何能回去呢?!忙不迭地不斷地從身上翻來翻去,最終掏出一個古樸的令牌遞給士兵,帶著一絲質疑地問道:

「這個…可以嗎?」,

年輕士兵眼中帶著一絲好奇,望著這個古樸令牌,不屑的神情表露在臉上,一臉鄙夷地笑道:

「又一個想矇混過關的嗎?」

隨即猛然一手搶過令牌,舉手正欲摔爛在地時。猛然在翻手間,隱約看到有一字雕刻在上。稍稍把手一翻,一個氣派威嚴的「蒼」字正落入年輕士兵的眼中!

「哎喲我的大爺啊!為什麼你要如此捉弄我呢?!」

身子猛地踉蹌一步,年輕士兵頭上滲出一片冷汗,趕緊止住手中的動作,認真地將令牌輕輕擦拭一遍。恭敬地將令牌遞給洛天。一臉賠笑地說道:

「是小的眼拙!沒看出來這是蒼家信物!大爺你請!」

洛天心中鬱悶無比,暗暗罵道:

「都是一群見風使舵的人精!變臉比變天還快!還好老子收了這塊令牌!」,

臉上神情不變,洛天輕輕地點點頭,隨即裝出一副風輕雲淡的表情,淡淡道:「算了。這次便不與你計較了。」

為首士兵猛然呼出一口大氣,心中暗道僥倖僥倖。要知道蒼家本就是王域中的豪門望族,要讓他們知道我敢怠慢蒼家子弟。輕則官服不保,重則還得廢棄靈脈。還好還好…

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這年輕士兵不停地點頭哈腰,一臉賠笑地引領著洛天走向陣法中央,片刻后,語氣恭敬道:

「前輩,你只要站在這陣法中央。片刻后,我注入靈石,開啟陣法你就可以晉陞上界了。不過,因為王域中傳送陣法較多,所以前輩會隨即降落在一個陣法內。你看如此可行?」

聽聞,洛天心中暗道反正我只是去修鍊的,去到哪裡都是一樣。隨即點點頭,淡淡道:「開啟陣法吧。」

為首士兵頷首示意,往陣法開啟出注入了一塊靈石后。洛天猛然感動自己所在的空間被扭曲移動!


轟!


一聲轟鳴之後,洛天猛然感到頭腦一陣眩暈,便連視線也是模糊無比,極速地移動還讓洛天感到胸口一陣悶痛。片刻之後,洛天所在的空間變得穩定下來,視線也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剎那間,一股新鮮無比的空氣湧入了洛天的鼻息當中,稍稍地深吸一口氧氣,洛天感到整個身體都舒適無比。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只見一片美麗的景色映入了洛天的眼帘之中。

群峰薈萃,霧氣縈繞在山峰之外,充裕的靈氣與空氣交織融匯在了這天地之中。一座氣勢宏偉的都市轟然聳立在這群山環繞的山腳之下,金碧輝煌的城門高達數丈。城門表層鍍上了一層厚厚的金粉,兩條雕刻盤踞在城門主上的青龍正威風凜凜地目視前方。一陣陽光悄然灑在門上,將城門反射得金光燦爛,隱隱地刺痛了洛天的眼睛。難怪許多人都趨之若鶩般地奔往上界修鍊,單在建築氣派之上,人域便根本無法與之相媲美。

望著這輝煌氣派的城門都市,洛天雙眼綻出絲絲精光,雙拳緊握朗聲道:

「王域,我來了!」 深吸一口氣后,洛天大步地邁出陣法之外。身形猛然一動,便快速奔往這座氣派雄偉的都市。

「好濃郁的靈氣!」一邊奔跑的洛天一邊大口地吮吸著散落在空中的靈氣,心中暗自讚歎道。

「難怪那麼多人想上來,在這裡修鍊的確會事半功倍啊!」洛天小聲地嘀咕了幾聲,片刻之後,洛天身形猛然一頓,腳步停在這城門之外。抬頭望向這氣勢威嚴,金碧輝煌的的王域城門,洛天雙拳緊握地,心中堅定地道了一聲:


「我的修鍊之路,便從這裡開始!「,

隨即大步踏進了城門之中,越過這金碧輝煌的城門之後,見到面前如此情景的洛天也是心神震動。雙眼望著這川流不息的擁擠人群,早已嘖嘖稱奇,好一幅繁華似錦的畫面啊!

主幹大道上早已布滿了人群,來往不息的行人都在這裡物色自己需要的商品,前往選購的人群中甚至有人也做起了賣家,兩排樓宇鱗次櫛比,酒樓客棧,商家店鋪無一落下。望著這樣火爆鼎沸的場景,讚歎一聲,洛天隨即往前方走去。

「少俠,頂級的修鍊法訣呢!有需要嗎?!」

「少俠,你看這裡還有上好的刀槍兵器,鋒利無比,削鐵如鐵!」

「少俠..」

走往人群中的洛天忽然聽到了一聲聲粗獷的吆喝聲,有賣兵器的,法訣的,甚至還有賣法寶的…聽罷,洛天摸著自己乾癟的錢包,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心道要趕緊想點辦法弄點靈石,不然在這裡連日子都過不好!

明確目標后的洛天便快速往茶樓中走去,雖說身上沒有一塊靈石,但是還有這蒼家令牌在這,也能讓我好好地狐假虎威一把!嘿嘿!洛天心中奸笑道,隨即神色一滯:

「正這樣也不是太好吧?占別人的便宜?」心中又響起了另外一道正義凜然的聲音。

「咕..咕..」

恰逢其時,洛天肚子響起了一道如雷鳴般震耳欲聾的響聲,還在掙扎不已的他狠心一咬牙決定道:「這塊令牌是他給我的,我沒偷沒搶!暫時先記上他一筆人情,以後再還!」說罷,腳步加快地走去酒樓中。

「公子!快請!」,

在店中四處張望的小二早已看到洛天走往店內,歡呼一聲,熱情無比地將洛天引領到二樓唯一的窗邊獨坐上,一臉堆笑地斟茶伺候。

洛天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大方自然地坐落在椅子上,隨後從懷中掏出刻有「蒼」家的令牌,右手輕輕叩擊檯面,淡淡道:

「蒼家之人出來辦事,走的緊靈石沒帶。沒關係吧?」

小二望著這氣勢威嚴的古樸令牌,心中暗罵道就算有關係能說嗎?你蒼家都是豪門大族了,出來吃飯還賒賬!雖然心中早就把洛天噴了個體無完膚,但臉上還是掛滿了掐媚討好的神色,一臉堆笑地說道:

「蒼家公子當然不需要靈石。只要公子願意,吃多少住多久都沒問題!」

聞言,洛天心中鬆了一口氣,隨即又偷偷暗爽起來,語氣平淡道:

「那就快去去準備幾個菜肴便可,來壺熱茶,我不喝酒。」

「好嘞!」,小二輕輕地將抹布拂上肩膀,應聲答道,風風火火地便趕往了廚房。

呼…


洛天抹了抹臉上的汗水,將令牌悄悄地收入懷中,心道真是僥倖僥倖,多虧了這個老頭的令牌,還不至於淪落街頭。不過也該好好想想如何賺取靈石,也不能總拿著別人的東西狐假虎威吧。嘆息一聲,無奈不已的洛天只好扭頭望向街上這一派生機勃勃,繁華似錦的畫面。

望著這條熙攘擁擠的人流,洛天再次嘆息一聲,也不知道師傅他們怎麼樣了。

雙拳緊握的他目光灼灼地抬頭望著天空,低聲道:「實力..實力…!」

片刻后,聽到小二小跑過來的聲響后,洛天便撤回目光安靜地坐著。

咦?

這時候,洛天感到樓下散發出兩股強大的氣息。抬頭望向下方擁擠不堪的人群,一位身著錦衣,頭戴玉冠的年輕公子哥正趾高氣揚地帶領兩個隨從緩緩地走入客棧之中。令洛天驚訝的是兩個隨從竟都是王境二重的修為強者,想必這又是哪個家族子弟出門歷練派出的保護之人吧。洛天搖頭一笑,無論怎樣,都與他無關。

噔噔!

一陣陣響亮的腳步聲傳入洛天的耳中,郝然便是那年輕公子哥帶著兩個僕從走上樓來,稍稍地環繞了四周,卻只發現只有洛天一人落座在窗邊,隨即高聲地對小二說道:

「小二,也給我個靠窗的位置!」

「唔..這位公子你看本店靠窗的位置就只有一個,被那位蒼家公子捷足先登了,要不你看下…還有其餘的雅座..」

「蒼家?」,

這位年輕公子哥神情驚疑,隨即冷冷一笑,大步地走向洛天,神情高傲地問道:

「你是蒼家的人?」

洛天聽到這位年輕公子哥口中如此倨傲的語氣,索性低頭吃飯,不予理會。

見到洛天竟沒有絲毫反應,竟敢如此怠慢自己!從小養尊處優的他又豈能遭受如此待遇?!就是蒼家的人也不會如此禮數!不由得惱羞成怒,大力地踢出一腳轟向洛天,大聲喝道:

「不識好歹!」

旁邊的兩位家僕也都是一臉平常地望著眼前的這一幕,生活在豪門大族的他們早已對這些事見怪不怪了。但店小二卻在心中焦急無比,兩邊都是家族子弟,都是得罪不起,一旦動起手來,吃虧的肯定是我這個小店啊!焦急萬分,卻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暗自祈禱,獨自站定在旁望著洛天。

早已在這年輕公子哥出腳一剎,洛天便感到一股猛烈的氣機鎖定了自己。雙眉微皺的他語氣冰冷地說道:

「家族子弟都是如此狂妄自大嗎?」

猛然間地抬起頭顱,冰冷的雙眸直直地望向眼前這位年輕公子哥,寒聲道:

「滾。」

轟!

猛然間,一股毀天滅地的氣勢猛然炸入了年輕公子哥的腦海當中,剎那間他感覺自己正墜入刀山火海的殺戮之中,一把把散發出滔天殺機的長槍正在他上方流動盤旋,一道道殺機正無情地鎖定著他,如果再有一絲多餘的動作,那這千萬柄氣勢凌厲的長槍肯定瞬間轟然落下,將他射殺!

咔擦!

片刻過後,這位年輕公子哥忽然聽到一聲碎裂聲響,緊張兮兮的他小心翼翼地抬頭一看,發覺眼前這千萬柄長槍全都消失不見,洛天又重新出現了在他身前。如釋重負的他身軀緊緊地顫抖匍匐著,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著,後背早已滲透了一大片冷汗。

突如其來的這幕畫面讓其餘的人詫異萬分,就連兩位僕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何事,面面相覷隨後走向地上扶起自家少爺。

「你將我家少爺怎麼了?!」,

攙扶著這位年輕公子的僕從看著自家少爺嚇得魂飛魄散,臉色蒼白,不由得怒喝一句,殺機四射地望向洛天。

洛天依舊自顧自地夾著飯菜,喝著熱茶,一臉雲淡風輕的樣子。

「找死!」,

看到如此神色的洛天,這個王境二重的家僕不由得勃然大怒。即便身為家僕,但王境高手的尊嚴又豈能讓如此毛頭小子褻瀆踐踏!

雙手隨即地猛然向天一指,一道散發出淡綠色的光芒的靈氣瞬間從天而落,圍繞流動在他的身上,隨後環繞著一圈圈綠色靈力的他散發出一股濃郁的生機之息,神色高傲地對洛天說道::


「目中無人!當誅!」,

隨即悍然出手,右手猛然往後一扯!一道道淡綠色的靈力瞬間變化而成數股猛烈的颶風狠狠地轟向洛天! 轟!

這數股聲勢凌厲的颶風猛然將身旁的桌椅都盡數捲起攪得碎成粉末,店裡的小二望著這股驚天氣勢的颶風早已嚇到連連倒退,雙手顫抖無比地跌倒在了角落內一臉驚恐地望著前方。

洛天終於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冰冷無比地望著這個神色倨傲的王境家僕,手掌猛然一翻,

一道刺眼奪目的金光陡然綻射而出!整個空間的氣息都瞬間變得炙熱無比起來,熱浪沸騰的氣息讓人感覺沉重無比,幾股颶風也在這壓抑無比的氣息下都變得緩慢起來。

手掌猛然一拍桌面,洛天右手往後一拉,狠狠地向前一撕!一道炙熱無比的熱浪轟然燒向幾股颶風!熱浪流過之處,所有東西都被焚燒殆盡,便連這無處不在的空氣也猛然被蒸發抽空,好不恐怖!

轟!

這股灼熱無比的氣息狠狠地衝擊在了這幾股颶風之上,發出轟鳴一聲,隨即一朵散發出金色光芒的火焰瞬間爆發出一道道璀璨的火光,將數股颶風焚燒殆盡!

洛天眼眸沒有一絲情感的流動,淡淡地說道:

「留下靈石。帶著你家主子滾出去。」

僅僅一擊!輕描淡寫的一揮收便將我靈力幻化而成的颶風轟然焚盡!這個王境二重的僕人眼神驚駭地望著剛剛發生的一幕,萬千巨浪早已翻湧在心中。稍稍平靜了下心神,眼眸凝重地望向洛天,雙眼睜大的他想要將洛天看得更加清楚。但目光投向洛天時,卻發現就好似石沉大海,自身就像一顆砂石般在浩瀚飄渺的星空中漂浮流動,如此地渺小。

身旁攙扶著自家少爺的另一僕人也是神色驚駭地看著洛天的這一擊,即便換做是他,也斷然不能如此輕易破解這恐怖無比的一擊。臉色剛剛才有些好轉的年輕公子哥望著這一幕,又一次被嚇得昏迷過去。而這位出手僕人的後背更是早已被冷汗打濕,盤算再三,即便加上身旁的那個人似乎也吃不下眼前的這位陌生少年,何況如今最重要的是自家主子安慰,思索再三,索性停止雙手,語氣低沉道:「少俠好功夫!在下佩服!」

隨即轉頭對身旁的人眼神示意,兩人點點頭,便將身中的靈石恭敬地放在洛天桌上,拱手告辭。

「等等!」,洛天抬起臉龐,眼神瞄了瞄正昏迷不醒的年輕公子哥,勾了勾手指。兩位僕人也是瞬間明了,心中苦笑不已這次肯定會被家主責罰了,卻又只能無奈地掏出年輕公子哥的錢囊,再次放在桌上,隨即兩人招呼一聲,扛起這位年輕公子哥便離開了酒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