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上了鍾離嗎,有啥的,她本來就是我的女朋友,還有,是她自願的,我可沒強求。」我低著頭道。

師傅還要打我,但收回了手,「唉,你這孩子,就是不聽為師的話,你被下了咒,咒文的力量沒有進入到鍾離身體那自然是好,如果鍾離有事,怎麼對得起上官雲飛,把他寶貝女兒交給你。」師傅道。


「沒事的師傅,放心,雙修我運用的沒事,咒文的力量沒有進入鍾離體內。」我道。

「那就好,你我也不想管太多,畢竟鍾離已經是你的人了。」師傅掏出許多黃紙,「你是先吃飯還是先畫符?」

「那個,吃飯,鍾離吃飯了。」我叫著鍾離,我立刻坐在餐桌上,看著鍾離來到客廳,一身短裙,婀娜多姿的模樣,鍾離紅著臉看著師傅。


「吃飯,有啥害羞的,你和黑主以後隨便你們,我不管,但有一件事我必須管,孩子……」

師傅的話另鍾離我倆一驚,我笑道:「師傅放心,我倆不會要小孩的,如果我死了,鍾離還帶孩子,孩子還要被殺,我們不會要的。」我道。

鍾離一直有些心不在魘,「鍾離,怎麼了?」我看著鍾離,師傅也察覺到了鍾離的表情。

「鍾離,黑主你們現在還太小,黑主不知道能不能活過二十一,還有,你倆都是混血,孩子……」師傅道。

鍾離放下碗筷,「我知道。」鍾離走回了房間,我沒有管她,讓她一個人靜靜也好,女人啊,總是想要孩子,我搖頭。

「不懂女人。」師傅道。

「師傅你不懂,那師娘她?」我笑著。


「臭小子,給我閉嘴。」師傅一筷子打在我的頭上。

誰知,鍾離躲在房間中哭泣,看起來就像個可憐無辜的人,吃完飯,我刷碗撿桌子,「鍾離,能不能下來和我一起刷碗,我自己刷好累的。」我衝進屋內喊道,鍾離擦了擦眼淚,從上走了下來。

「嗯,好!」鍾離挽起袖子,我們刷著碗,見她的臉上有淚痕。

「你哭了?」我看著她道。

「沒,沒哭!」鍾離笑著。

「哎呀,我知道你什麼意思,不就是孩子嗎,我還不到二十,要什麼孩子,以後有再說吧,反正我也活不到那個時候。」我毫不在乎道。

「是啊!」鍾離微笑,我走出房間開始畫符,來到客廳,突然窗帘全部都拉上,房間里變得陰暗,一股陰氣在這房間里瀰漫,我看著四周,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這屋裡,我警惕的拿起軒轅劍,這股氣息非常強大,「哼,厲鬼,大白天的居敢出來為非作歹。」

「小黑……」師傅從房間中跑出。

「師傅,這鬼?」

「如果沒錯,是夢魔?」師傅看著四周道。

四周此時飄出了許多鬼氣,陰氣瀰漫在房間各處,「黑主,大叔,怎麼了,房間怎麼這麼冷?」鍾離穿著厚厚的衣服走了出來。

「小心,這屋子裡有鬼,而且鬼術很高,能夠隱身,我們看不見它,要格外小心。」師傅剛說完,鍾離就曹到了攻擊。

「啊!」鍾離背後被利刃給劃開了口子,我立刻給她止血。

「師傅,怎麼才能把它找出來。」我環顧四周道。

「先用符陣保護自己,它自會攻擊我們。」師傅坐在地上,符紙朝天上灑去,立刻成了一個保護結界,師傅我們坐在地上,一團鬼氣朝我們攻擊過來,打在符紙上,鬼氣突然消失。

「師傅,真是夢魔?」

「嗯,不會錯,夢魔,現身吧,我們都已經知道你了。」師傅道。

「哼,殺我兄弟,看來你們是活膩了。」夢魔的冰冷聲音發出,我抬頭向上砍去,許多鬼氣一團一團的飄浮著,根本就沒有什麼夢魔的身影,鬼在哪?

「是他們先來抓鍾離的。」我喊道。

「抓她,哼,她的血可以治癒一切,人,鬼,妖,都想得到她,怎麼了,難道你們不想,如果我把她的事公佈於眾,那人類就會研究她。」夢魔的聲音道。

「卑鄙。」我氣呼呼道。

「你來是報仇,還是抓人。」師傅道。

「哼,抓人,我對治癒不敢興趣,當然是報仇。」冷淡的聲音發出。

「好,那既然不是抓人,那這件事就和她無關,你的兄弟們都是我殺的。」師傅把所有責任都推到自己身上。

「呵呵,是嗎?憑你自己?」夢魔根本不相信師傅說的。

我站出,「當然不是他自己,還有我,我們師徒倆殺的。」

「師徒?哼,那你們今天就死在這裡吧!」

「小黑,你怎麼?」師傅皺著眉頭。

「師傅,不要自己一個人對付它,我們人多力量大。」我道。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都去死。」夢魔發出了綠色的氣體,突然氣體進入陣中,我和師傅一愣。

「不好,是迷幻霧。」師傅大驚。

「那怎麼辦?」我看著那些綠色氣體。

「快跑,捂住嘴。」師傅剛說完,我就暈了過去,鍾離緊張的晃著我。

「喂,黑主,黑主,大叔……」鍾離也倒在了我的身上,師傅捂著嘴,收回法陣,剛要去拉窗帘,結果也倒在了地上,我們三人陷入沉睡。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居然敢傷我兄弟,你們也不怎麼地呀!」夢魔拉住我的腳踝,向後脫拽。

我的手微動,之後握住劍,眼睛突然睜開,朝夢魔刺去,夢魔躲開攻擊,吃驚的看著我,「你怎麼沒事?」

「切,我當然沒事了,在和敵人交手的時候,居然都不知道敵人的能力,一看你就是個狂徒,而我卻查了你的,我在茅山書上看過你,所以查了些資料,已經知道了你的招數。」

夢魔皺著眉頭,驚訝的看著我,「小子,看來你的腦子太好使了,我要把你打成白痴。」夢魔兇狠道,身影現了出來。

見到夢魔的樣子,我吃了一驚,我立刻向後退了幾步。< 「怎……怎麼……好醜啊!」我立刻吐了出來,你媽,這樣子的鬼,我實在是受不了,我捂著嘴,夢魔看著我,皺著眉頭。

「怎麼?我的樣子太恐怖了?」

我連忙擺手,「不,不是,是太丑了,哈哈哈!」么苦笑不得。


夢魔戴著個口罩,額頭有疤痕,頭髮紅色,如同血染我捂著胸口,笑的不得了,「你是來逗我的嗎?」我道。

夢魔舉起手,手中發出了一團綠色火焰,朝我攻擊過來,我抱起鍾離,躲開攻擊,師傅被火焰打中,身體開始著火,「啊,師傅……」我剛要放下鍾離,去救師傅,結果師傅站了起來,瘋狂的撲著身上的火焰,「啊!怎麼著了,躺著都中槍。」師傅開始撲著火,在地上打滾,火被撲滅,師傅看著我。

「你小子,怎麼不保護我?」師傅道。

「那……那個,鍾離不能死啊!」我道。

「怎麼,為師就是送死的貨。」師傅盯著我,夢魔發出鬼氣,我感覺不妙,「師傅……」

突然一陣黑光發出,我突然出現在了不知何處,一處綠油油的草地,四周還有人,錯,那不是人,而是鬼,因為它們的影響恍恍惚惚,握緊手裡的刀,看著那些厲鬼,它們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我那刀開始斬殺死了一隻,沒有費多大力氣,只是一劍,就將那厲鬼干倒,它們沒有躲開攻擊,而是一個勁的朝我攻擊,我的劍乾淨利落的在鬼群中揮舞,厲鬼被我打死了很多,最終,它們都被么給全殲,「哼,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垃圾。」我不屑的看著這些鬼怪。

「你殺的是什麼?」一個聲音出現在四周,我順著聲音方向看去,沒有發現任何人。

「什麼意思?」我反問道。

「什麼意思,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聲音帶有一絲戲弄。

我看向倒在地上的厲鬼,感到有些不對,它們怎麼能在這陽光下活動,它們都已經死了,怎麼沒有魂飛破散,還有,這是哪,我不是應該在鍾離家嗎,我怎麼在這,而這些不是厲鬼那是什麼,我看著一個倒在地上的婦女,將她翻轉過來,婦女還有一口氣,我突然搜了搜眼睛,看著婦女愣住,「人,怎麼會這樣,你怎麼會是人,我這是在哪,喂,喂,你堅持住,我這就救你。」我手按壓著婦女的胸口,因為那被我劍給刮出了個口子,鮮血溢出,我驚訝的看著婦女,婦女慢慢沒了氣息,聲音發不出。

「喂,喂,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我站起,看著四周,不對,我這是怎麼了,難道我中了幻術,不可能啊!我掐了下自己胳膊,疼痛的很,慫了慫肩膀,我看著四周,這不是幻象嗎?如果不是,那師傅和鍾離呢?

望著一片綠草,我攤坐在地,看著四周,眼神發獃,看著自己的雙手,一雙沾滿血腥的手掌,「我……我殺人了,殺人了,呵呵,呵呵!」我露出不可你能的微笑。

「沒錯,你殺人了,你是個殺人兇手,你是不是以為這是幻境,沒錯,這是幻境,不過,你殺的人是真的。」聲音在次響起,看著四周,四周的景象突然變成了鍾離家樓下,那些人都是住在這洞樓里的居民,我居然殺了他們。

「喂,這不是真的,哼,想騙我,沒門。」我踩著一具孩童的屍體,孩童突然動了,哭了起來,「哥哥,救我,我不想死,哥哥為什麼要殺我。」男童的聲音稚嫩,讓我挪開腳步,向後退了幾步。

「這不是真的,你騙我,夢魔,你給我出來。」我對著天空大喊,夢魔的聲音突然想起。

「如果還以為這是幻境的話,那就殺了那個孩子。」夢魔的身影出現在天空,直接飄在陽光下,我察覺不對,不用任何鬼術,居然就能在陽光在活動,哼,想騙我,沒門。

我拿起劍,朝那孩子走去,劍指著他的脖頸,「說,你是人還是鬼。」我的語氣冰冷,那孩子流著淚,發懵的看著我。

「人……我是人!」男孩道。

「騙我!」劍劃破了他的喉嚨,男孩捂著喉嚨,驚訝的看著我,我臉上露出邪笑,「哼,你就是個鬼,還騙我是人,死了活該。」我道。

男童用驚訝的眼神看著我,我把劍指向空中的夢魔,「夢魔,夢魔,如夢入魔,你的實力我全都知道,想迷惑我,哼,做夢,傻逼二愣子。」我道。

夢魔看著我,「你還真是夠煩人的了。」夢魔活動活動了筋骨。

「切,我不是凡人還能是仙人啊!」我不屑夢魔道。

「哼,你殺了人,你師傅一會過來,你猜他是什麼反應。」夢魔道。

「哼,師傅是相信我的,師傅那麼厲害,一眼就會看出是不是幻境,你就給我好好在這裡瞪著把。」我騰空躍起,想要去抓它的腳,結果他的沒抓著,我的腳落地時卻崴了。

「啊!」我捂著腳慘叫,夢魔看著我冷笑,「看來你師傅收了個笨蛋啊!」

「你媽的,你再說,我可不是什麼笨蛋,我可是陰陽先生,最聰明的陰陽先生,以後我還要當偵探,靈異偵探。」

「哼,就你,偵探,一個陰陽先生想當偵探,可笑。」夢魔朝我攻擊過來,我躲開攻擊,腳一瘸一拐的,從那些死去的屍體身上邁過去,結果被一具老頭的屍體絆倒,「哎呀我去,屍體都欺負我。」我埋怨站起,發現一團黑色的鬼氣朝我攻擊過來,打在了我的身上,吐出血來,我倒在地上,看著那藍色的天,怎麼這麼疼,難道這不是幻境,但夢魔怎麼能在這陽光下活動。

夢魔朝我攻擊攻擊,完了,我的身體會被它貫穿的,我緊張的握著手裡的劍,用劍擋住攻擊,夢魔突然消失,我看著四周,「這……人呢?」

「小黑!」

我突然回過神來,看著背後,「師傅?」

師傅站在我背後,看著四周的屍體,「這……這是怎麼回事?」師傅看著那些屍體。

見師傅過來,我心裡突然踏實了不少,「師傅,這些人都是我殺的,您快看看,這些人是不是幻境所變出來。」

師傅看著四周的屍體道:「不是!」師傅的話,說的我一愣,怎麼回事,不是幻境,那,那這是白天,他們是怎麼活動的?

我突然愣住了,不知道,說些什麼好,腦袋裡想著我殺人了怎麼辦?師傅突然目光冷淡的看著我,「你殺的,為什麼殺這些無辜的人?」師傅質問著我。

我突然一愣,周圍的鬼氣增加,看著我手裡的軒轅劍,「我……我以為他們都是厲鬼,沒想到真的是人。」我後悔的皺著眉頭,表情冷淡,又帶有傷感。

「你走吧!」師傅冷淡道。

「什麼,師傅,你什麼意思?」我驚慌道。

「我說你走吧,從今以後,你不在是我徒弟。」師傅的話語沒有一點感情。

「師傅,你怎麼如此的無情了!」我看著師傅,「我走可以,語凡呢?」我看著師傅道。

「什麼語凡?」師傅道。

我立刻看著眼前的師傅,他的眼神左右轉動,看著四周,彷彿沒聽過鍾離的名字,「怎麼,大叔把鍾離忘了?」我饒有興趣的看著師傅。

「你,你說什麼,什麼鍾離?噢,她啊!」師傅好像突然想起了一樣,「她在樓上休息。」師傅冷靜道。

「噢,是嗎?大叔,鍾離姓什麼來著,我忘了。」我搔著頭髮。

師傅顧裝鎮定,「當然是姓鍾了。」

「噢,是呀,鍾離姓鍾,我怎麼都忘了,大叔,你這要把我逐出師門,我的思路都亂了。」我拿著劍,路過師傅的身旁,「哼,都露出破綻了,居然還在顧裝鎮定。」劍朝師傅刺去,夢魔的聲音道。

「你還真是聰明啊!居然在給我下套,唉,被你給拆穿了。」

「哼,我又不是傻子。」我盯著眼前的師傅,「騙我,沒那麼容易,打擊盜版,各位,希望支持正版。」我的廣告語還是不錯滴。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