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找了,我本就不存在。」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真是的,萬世輪迴,本以為我要經歷萬世的苦難,卻被老朋友將我從輪迴之中喚回來了。」

黃羽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自己的雙眼之中猛然傳來一陣劇烈的刺痛。

「啊!」黃羽發出一陣慘叫,雙手遮掩著眼睛,渾身劇烈地顫抖起來。

「怎麼回事?」青龍和司徒仁、飛雪仙子都呆了,他們同時感覺到黃羽身上正在發生一種詭異的變化。

雷克頓盯著黃羽,他已經清晰地感覺到了。老朋友啊,從那該死的萬世輪迴當中回來吧,昊天上帝已經死了,你再也沒有需要犧牲的地方了。

一陣慘叫,黃羽又緩緩地站穩了。他放下雙手,能清晰地看到兩股鮮血從他的雙眼上流淌下來,雙目緊閉,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是天境的氣息!」青龍也吃了一驚,「這傢伙沒有用破天石,居然直接突破到了天境。」

什麼!司徒仁和飛雪仙子也發現了這個奇迹,黃羽居然打破了神魔宇宙的天地規則!

「哼,臨陣突破而已,就算你到了天境,也不可能追上我的。」小孩子一般的畢五冷笑起來。

「我不需要追上你!」

黃羽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他朝著畢五,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這雙眼睛,彷彿蘊含了天地間所有的歲月,無窮的輪迴在眼眸之中轉動。生與死,存與亡,過去和未來,都在這一雙神奇的眼睛當中。

「這是什麼法術!」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一個寒顫,那雙眼睛居然有讓人不寒而慄的魔力。

畢一此時也神色凝重地看向黃羽:「輪迴眼,居然是輪迴眼。沒想到,這次遺迹開啟,居然來了兩個神奇的角色。」

黃羽的目光看著畢五,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緩緩地伸出手來。

一個輪迴漩渦在他的手心浮現出來,一枚鈴鐺從漩渦之中掉落下來,同一時刻,畢五手中的鈴鐺,不知何時已經少了一個。

「輪迴之力!」畢五瞪大了眼睛看著黃羽,「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有輪迴之力呢?當初主人找遍荒古大世界都沒有找到的輪迴眼,怎麼會在你的身上?」

「我也不知道。」黃羽搖了搖頭,「也許這就是命運的輪迴吧。」

畢五此時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把十顆荒古靈石交給黃羽,憑空地消失在了海島之上。

隨後,黃羽閉上了眼睛,緩緩地落到了地上。雖然他閉著雙眼,但卻好像有無形的力量為他指示著一切,走到了雷克頓的身邊。

「我要對你說兩個謝謝。」黃羽緩緩地說道,「一個是為我,另一個是為了他。」

雷克頓笑了,人生中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人覺得愉快的事情呢?「他現在怎麼樣了?」雷克頓忽然問道。

「他把自己曾經的經歷都告訴了我。」黃羽說道,「還有他的輪迴眼,可是他也消失在了輪迴當中,因為他知道他的仇人已經死了,所以與其毫無目標地活下去,還不如安靜地睡下去。」

雷克頓嘆息一聲。人啊,這一生啊,為了一個目標可以逆天改命,可以與整個世界為敵,但當他終於實現了自己的夢想之時,就會失去生命的最後意義。

自己,雷克頓忽然想到,如果哪一天,自己也實現了最後的夢想,也會和幽冥教主一樣放棄一切,甘願沉睡嗎?

此時,一旁的畢一緩緩地走了過來,對眾人說道:「好了,第一重考驗結束了。這一次考驗不過是一個很簡單的小測驗而已,根本只是為了剔除那些平庸之輩。」

「我的主人在很久以前就說過,一個人要想活在充滿了爭鬥的世界,首先要做的就是保護自己,如果你沒有足夠的速度,或者可以彌補速度的手段,那你就永遠只是一個被人隨手擊殺的小雜魚而已。這樣平庸的人,是不可能得到聖人的傳承的」

「你們五個人,通過了毫無危險的第一重考驗,也不算是平庸的人了。但是我要提醒你們,接下來開始的考驗,就需要你們用生命來做賭注了。如果你們現在選擇放棄,我會將你們送走,但如果你們不放棄,就只能用生命來接受考驗了。」

「現在,告訴我你們誰想放棄?」

一陣沉默,沒有人說話。

「很好,我現在就開始第二重考驗。」畢一說完,隨手一揮,一個修長的身影出現在場中。

這是一個相當美貌的女子,笑起來彷彿人畜無害的仙女,瓊眉星目,楚楚動人,穿著素色的長裳,款款而來。

「我叫做畢四。」這美貌女子笑著說道,「我負責主持主人留下的第二重考驗。」

說完,畢四捏動法訣,一張長長的桌子出現在眾人面前,上面擺放著五個精緻小巧的玉石酒杯,每個杯子裡面都有晶瑩的液體流動。

「這一重的考驗很簡單。」畢四解釋道,「你們每個人,都要喝下其中一杯酒,然後你們就會昏睡過去。」

「如果你們能從昏睡當中醒來,那就算是通過這重考驗了。」

這麼簡單?這就是需要用生命作為賭注的考驗?

青龍大笑起來:「美麗的仙女,你不會給我們喝的是什麼厲害的毒酒吧?」

畢四發出銀鈴般的笑聲:「當然不是,這杯酒沒有任何的毒,只會讓你們睡過去,然後做一個夢而已。」

司徒仁冷哼一聲道:「做個夢?難道這是什麼奇怪的迷幻藥,要考驗的精神力嗎?」盤古一族雖然專修肉身,但是卻從來沒有人敢說他們的精神力弱,因為盤古一族的盤古精血,本身就充滿了狂暴兇殘的精神力,幾乎可以摧毀一切精神攻擊。

飛雪仙子微微地點點頭,楊花宮的女人,都是無情無性的女人,精神力的強大聞名於整個仙域。

「我並不懼怕這東西。」黃羽對雷克頓說道,「塵世間的一切迷幻,都會在我的輪迴之中化作空花。」幽冥教主,早已經把輪迴眼的一切秘密傳授給了黃羽,他缺少的只是使用的經驗而已。

雷克頓看著面前的五個酒杯,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問題。


畢四看著眾人,柔聲說道:「按照主人當初給我留下的指示,你們在開始這一重考驗之前,要先聽我講一個故事。」

「故事?開什麼玩笑!」青龍大笑起來,「我們來是為了尋找寶藏的,可不是聽什麼狗屁故事的。」

轟!

一道恐怖的天雷忽然從天際落下,直接劈在了青龍的身上。

一陣慘叫,青龍的渾身散發出一陣惡臭,如果不是他修為強悍,還掌控了雷電法則的一部分,只怕這一道神雷已經將他毀滅掉了!

「如果不是因為主人說過不能對付任何進入遺迹的考驗者,你這樣侮辱主人的人,我已經將你碎屍萬段了。」畢四緩緩地看向青龍。

「這個故事,是我主人自己的故事,而這一重考驗的最後獎勵,也是在這個故事裡面。」 聖人的故事?而且還隱藏著這一重考驗的獎勵?眾人都相當好奇,這畢四會說出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畢四說道:「我的主人,在很久很久以前,還沒有成為聖人的時候,他有一個非常好的朋友。我的主人,在當時被譽為萬年一遇的天才,而他的朋友,卻被稱為亘古以來的第一天才!」

雷克頓聽到這裡嚇了一跳,一代聖人,被譽為萬年一遇的天才,這並不奇怪,奇怪的是那個聖人的朋友,居然在荒古大世界的時代被稱為亘古第一天才,這人到底是誰?

「那人是誰?」一旁的飛雪仙子忍不住問起來。

畢四卻毫不理會,只是繼續講述:「有一天,我家主人去拜訪這位朋友,卻發現他的朋友不見了。我的主人找尋了很久也找不到他朋友的蹤跡,但是最後,他的朋友忽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主人的朋友告訴他,他剛才做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變成了一隻蝴蝶,在一個無憂無慮的世界飛舞,從一個蟲卵開始,慢慢地走到了生命的盡頭,經歷了蝴蝶的一生。他甚至以為,自己本來就是一隻蝴蝶,而不是一個人。」

「主人聽了這個故事以後,覺得他的朋友是在開玩笑,可是他的朋友卻很嚴肅地思考著這個問題。最後主人的朋友將自己關了起來,想要弄清楚,自己到底是一個人還是一隻蝴蝶。」

聽到這裡,眾人都覺得有些好笑。世上還有這樣的人,居然連夢境和現實都分不清楚了,好好的一個人以為自己是一隻蝴蝶,這樣的人也被叫做亘古第一的天才?

畢四接著說道:「主人本來並不在意,以為他的朋友只是在修鍊的道路上遇到了迷惘。直到有一天,他的朋友忽然就消失了,沒有人能再找到他。」

「主人本來以為他的朋友只是跑到了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可是經過了幾百年、幾千年、幾萬年、幾十萬年,他的朋友還是沒有消息。他的朋友,就好像從塵世間消失了一樣,從來沒有存在過。」

「亘古以來的第一天才,就這麼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主人他一直在研究其中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不知道過了幾千萬年,主人他的朋友忽然就回來了。」

眾人仔細地聽著,這個人回來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而他又為什麼消失了呢?

可是,畢四卻不再說了,就好像故事到了這裡就結束了。「好了,故事就結束了。」畢四看著一臉迷惘的眾人,「現在你們將面前的酒喝下去吧,這個故事當中隱藏的謎題,主人已經把答案留在考驗當中了,只有找到了謎題的答案,才能通過這重考驗。」

「這算什麼?」雷克頓也摸不清楚這聖人到底是什麼意思,講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故事,還在故事中藏著什麼謎題。

「哼,故弄玄虛!」司徒仁懶得多想,直接把那杯酒一飲而盡。

青龍、飛雪仙子、黃羽也一起喝下了酒,雷克頓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喝下了酒。

「怎麼回事?」雷克頓只感覺一陣強烈的困意湧上心頭,自己已經是天境修為了,怎麼還會有這樣的感覺呢?隨後,雷克頓便睡了過去。

這一覺,就好像有一千年之久,長得不可思議。

「好痛!」當雷克頓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渾身都在痛,口乾舌燥,好像感冒了一樣,相當難受。

不對,自己是妖族身軀,又有盤古精血,怎麼還會出現凡人才會有的病症呢?這太奇怪了!

可當雷克頓睜開雙眼的時候,被眼前的一切給徹底驚呆了。

白色的床單,懸挂的吊瓶,陽光從光潔的窗帘灑進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烈的消毒水的味道。雷克頓穿著單薄的襯衣,躺在床上,這一切,分明就是一間醫院的病房!

到底發生了什麼?難道自己在做夢?雷克頓趕緊伸出手捏了一把自己的臉。

「好痛!」雷克頓齜牙咧嘴地叫了一聲,發現這一切並不是夢境。

似乎聽到了雷克頓的聲音,一個穿著白大褂的護士從外面走進來。「你醒了啊?真是的,醉酒駕駛,你這樣的人啊,還真是不對自己負責!」護士一邊嘀咕著,一邊拿出溫度計放在雷克頓的手臂下,「看樣子你還在發燒,繼續躺著吧。」

雷克頓迷惘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等等,自己好像記得,自己那天晚上喝了酒,然後開車回家,開著開著就直接昏過去了,然後自己就穿越到了三界宇宙,成為了一隻大鱷魚。

而現在,自己似乎並沒有經歷那場改變的穿越。

「怎麼回事?」雷克頓驚恐地發現,自己居然沒有了任何的法力,什麼風遁、什麼妖刀霸鋼刃、盤古精血這些東西,都不存在了!

自己,就是一個凡人啊!

「護士,我睡了多久了?」雷克頓趕緊拉著護士問道。

那護士答道:「你已經睡了一天一夜了,對了,你的朋友在外面等你呢,我幫你把他們叫進來吧。」

朋友?雷克頓感覺腦子有些痛,似乎忘記了一些什麼事情。

「哈哈,老雷你醒了嗎?」

「謝天謝地,老雷你醒過來了!」

幾個年輕人跑進病房,圍在雷克頓的病床旁邊。

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雷克頓感覺的一切太真實了,都不像是夢境。

當天晚上,雷克頓在朋友的陪伴下終於出了醫院。

「老雷,走,咱們兄弟給你辦了一桌,慶祝你大難不死啊,哈哈!」

「就是,老雷,這次你喝多了可別開車了,不然又出車禍就不好了。」

「老雷你也是命大,你車都毀了,居然還能活著。對了,你的車險也趕緊去辦了吧,什麼時候再買一輛車算了。」

一群老朋友嘻嘻哈哈地拉著雷克頓就走了。雷克頓只能賠笑著,但是心頭卻始終在一片迷霧當中。

眼前的這一切,是幻境嗎?不對,一切都太真實了,根本就不是幻境啊!

這座醫院,還有那條街,還有自己這些朋友,似乎都存在於自己的記憶當中,確實是自己生命中經歷過的東西。

難道,自己的穿越,不過是一場離奇的夢境?

「老雷你怎麼了,怎麼你出了個車禍就變了個性子?」

「我看他是被撞壞了腦子吧,應該去醫院腦科再看看,哈哈哈!」

雷克頓一陣苦笑,卻不願意多說話。

不多時,一群朋友帶著雷克頓來到了他們經常去的那個慶豐飯店,點了一大桌的菜,五六打啤酒。

「老雷,你小子可是千杯不醉的,別出了車禍就慫了啊。」

「七哥你別瞎鬧,老雷剛剛出院,少喝點。」

「咦?華姐來了!雷哥,趕緊過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