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都辦完了,下一步有什麼打算?」武什卡特道。

「我是真的打算閉關修鍊,前些時間忙,這段時間正好咱們參研參研那些佛經道典,交流一下心得,同時也提升一下你那卑微的境界。」兩人調笑了幾句,然後從意識海里調出各種佛經道典,真的交流起來。

日子過得飛快,倏忽間數月已經過去,這一日卓越正在和武什卡特引經據典地辯論,突聽外面傳來提爾的聲音:「不凡,有沒有時間,一個自稱你老朋友的美女托我向你傳遞一個信息。」

「喔!你何時回來的,有什麼話直說吧!」卓越說著打開暗室讓提爾進去。

他知道所謂老朋友美女只可能是兩神,一個是耶和華的助手莉莉絲,也就是妮妮爾,一個是阿娜特,也就是巴比倫的愛神伊南娜,其他人根本不會避開忒提絲、斯露德,讓提爾傳這個話。

「她說以色列有難,請你這個彌賽亞務必回去一趟。」提爾說完又仔細看了看卓越,低聲道:「那女神可不一般,你們倆有一腿吧?」

「幾年不見,你正義之神也八卦起來了。」卓越笑道,「你既然傳話,應該把來龍去脈調查清楚了吧,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還能有什麼事,以色列人和腓尼基人又打起來了唄!這次阿娜特發了狠,一定要給那些以色列人一個大教訓。」提爾把事情的緣由經過說了一遍,卓越聽得差點沒破口大罵。

原來以色列國王大衛得到約櫃后大發神威,不停地向周圍地其他民族控制區域進攻,北方的腓尼基人控制的許多區域也被他們佔領。若僅僅是這樣也就罷了,那些以色列人還搞種族主義,他們自稱是神選之民,其他族都是罪惡的,連生活在以色列國度內都不配,於是大肆清洗了一番治下的其他民族。

阿娜特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當即就組織腓尼基人反攻以色列。他們有神靈參戰,耶和華以及莉莉絲又不敢露出真容,自然被打得節節敗退,現在大衛統治的區域還沒有掃羅在世時大。腓尼基人更是揚言不滅掉以色列決不罷休,所以逼不得已莉莉絲才求助提爾傳話。

「老鼠一樣東奔西躲了那麼多年,剛建國就開始變臉,真是活該!」卓越沒想到那些以色列人會幹出這種事,看來猶太教後世演化出的兩個宗教一批又一批地培養瘋子也是有緣由的。 「不凡,真不打算管了?人家美女可是期待著你的英雄救美呢!你這麼不解風情,太不夠意思了吧。」提爾見說了半天卓越都沒有去的意思,笑著調侃道。

「你一萬年老處男,哪裡懂什麼風情不風情,不會是被風騷的莉莉絲給攻陷了吧?」卓越在亞薩園從沒聽說提爾跟哪個女人發生過關係,這時見他竟然對迦南的事這麼上心,於是學著弗雷的口氣也調戲起他來。

「別扯淡了,我說真的,看那架勢,阿娜特真有一口氣毀滅以色列的打算,若真到那時,你這個彌賽亞可就不好交代了。」 天才萌寶:綿羊王爺精明妃

「放心,他們都是老熟人了,肯定能處理這些事,就不用你我操心了。」阿娜特和耶和華在巴比倫可是老情人,回頭肯定能達成某種協議。而且歷史上以色列也不是這個時候滅掉的,卓越知道後面至少還有個所羅門王,所以根本不操心。

提爾聽卓越這意思對兩方都挺熟悉,也就沒再多說什麼。兩人又說了些關於南遷的那些北地人的事,卓越道:「戰神,那些精靈最近怎麼樣?」

「還行,算是正式安頓下來了。 駙馬,請回自己家 ,都在想辦法拉攏他們呢!」提爾去過幾次,不過他清楚自己的身份不受待見,所以從不現身,反倒是因此看到了一幕幕精彩的喜劇。

「誰,伊西斯、雅典娜?」伊西斯雖然是新世界的守護神,對魔法卻有孜孜不倦的追求,自然會喜歡魔法天賦超群的精靈,雅典娜應該也會喜歡精靈們的純凈,所以卓越立即就想到了他們。

「何止,太陽神密特拉、月神阿爾瑪,生命女神珂蘿索,都在想著法兒把他們變成自己的信徒,為此可沒少勾心鬥角。」提爾笑道。

「喔!那他們誰佔上風,伊西斯、雅典娜還是密特拉?」卓越立即來了興趣。

「果然還是你了解他們,真就是你說的這三位最佔上風。」提爾說起這事是搖頭苦笑,「他們那三張死人都能說活的嘴,再加上強大的法力和精明的為人處世,單純的精靈們自然最信服他們。」

「都不是省油的燈,只要不動手,就讓他們去爭去吧!」卓越最擔心的精靈們能不能適應地上的生活,對這些倒不太在意。

兩人又說了會話,然後去托爾的閃電宮喝了一場,只是卓越出來半天了也沒見到忒提絲。不光忒提絲,就是赫拉克勒斯、阿喀琉斯、卓焱也都不見影蹤,只有一個斯露德跟在身邊。卓越知道肯定有事,就開始追問。

斯露德緊張地搓著手,神情更是僵硬無比,支支吾吾地說了半天也沒說清楚怎麼回事,反倒讓卓越疑心越來越大。

「斯露德,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他們回希臘了?」卓越神色一冷,立即想到了那個最壞的局面。

「不凡你別著急,赫拉克勒斯和維德尼爾都跟在身邊,阿喀琉斯不會有事的。」斯露德聽忒提絲說過關於阿喀琉斯的事,知道卓越擔心什麼,趕緊出言安慰。

「誰的主意,為什麼不聽我的話?」卓越渾身發冷,心也沉到了谷底。他不止一次交代過不讓阿喀琉斯回希臘,現在這些人竟然趁自己閉關的時候偷偷溜走。起身離開光輝神殿,出了亞薩園,直向希臘方向飛去。

斯露德知道瞞不住了,邊追趕邊分辨道:「阿喀琉斯鬧了起來,非要回去看珀琉斯。赫拉克勒斯保證不會讓他出事,忒提絲姐姐這才同意回去的。」

「保證個屁,他連宙斯一抓都抗不住,憑什麼保證?」

卓越大急,宙斯那王八蛋把忒提絲嫁給珀琉斯就沒安好心,就是想讓忒提絲給他生個能領軍打仗的人,好接赫拉克勒斯的班,實現他建立地上神國的野心。就是阿喀琉斯不在特洛伊出事,落到他手裡也好不了。

卓越心急似火燒,速度自然也提到最大,很快就來到位於阿爾卑斯山的洞府。進去一看忒提絲、維德尼爾和卓焱等人都在,卻獨獨少了赫拉克勒斯和阿喀琉斯。


卓越見幾人看到自己進來神色都有些慌張,而且卓焱和銀鷹維德尼爾似乎還受了傷,心當即就沉了下去,急道:「人呢?」

「不凡,你也別急,小傢伙只是被神王接到神界玩兩天,而且赫拉克勒斯也跟在身邊,雅典娜也已經回神界照看了,不會有事的。」喀戎見幾人都不敢說話,趕緊出聲安慰。


卓越見幾人都是哭喪著臉,還以為阿喀琉斯在特洛伊出事了,聽到喀戎的話知道沒有性命之憂,那顆心這才放下。臉色一沉冷聲道:「不會有事?變成那個嗜血的赫拉克勒斯你們覺得算不算有事?」

「不凡,當初地母給咱兒子施過法,他不會受神王那些法術影響的。」忒提絲寬心道,「再說阿喀琉斯也不是那種嗜殺之人,不會答應宙斯的。」

「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毫無隱瞞地告訴我。」卓越沒想到忒提絲竟然無視阿喀琉斯喪命的危險帶他回來,心裡是失望之極。

「我們本來就是想看看珀琉斯,後來阿喀琉斯聽說特洛伊那邊在打仗,就非要去看看不可。我想這麼多人在身邊應該不會有事,就同意了。」忒提絲知道瞞不住了,只得一五一十地把經過都說了一遍。

原來阿喀琉斯來到這裡之後不見好基友帕特洛克羅斯,非要去佛提亞找他。喀戎見實在瞞不住了,只得把他參加希臘聯軍征戰特洛伊的消息說出來。阿喀琉斯一聽立即就要去特洛伊城,忒提絲禁不住他的哀求,就又都一同趕到特洛伊城外。

赫拉克勒斯聽說海倫是這次戰爭的根源,直接飛到特洛伊王宮把她帶了出來還給斯巴達王墨涅拉奧斯,以為這樣戰爭就沒了再繼續下去的理由。哪知道阿伽門農、奧德修斯諸英雄受到赫拉、雅典娜的慫恿,獅子口一張就要特洛伊人賠償五千兩黃金作為戰爭損失費,氣得特洛伊人反倒要跟他們拚命了。

赫拉克勒斯更是氣憤,若不是雅典娜阻攔直接就把阿伽門農和奧德修斯給宰了。最後他又把海倫奪回去還給了帕里斯,從此之後再沒過問特洛伊的事。

奧林波斯諸神現在除了吃飯睡覺,最大的消遣就是在天上看特洛伊之戰的雙方如何鬥智斗勇,所以阿喀琉斯一出現就引起了諸神的注意。

宙斯一直想用阿喀琉斯代替赫拉克勒斯,完成他的計劃,看到后立即親臨特洛伊,把正在和帕特洛克羅斯相會的阿喀琉斯帶走,阻攔的卓焱和維德尼爾也被他打傷。赫拉克勒斯知道后也立即向神界追趕。

忒提絲等人無奈,又求到雅典娜頭上。雅典娜於是讓他們在這裡等候,自己返回奧林波斯要人。

「媽的,一切的根源就是那個叫帕特洛克羅斯的小子,我這就去宰了他。」卓越聽說阿喀琉斯又去找他,氣就不打一處來,立即就要動身去特洛伊。

只是還沒等他動身,那邊喀戎已經把他攔了下來。喀戎看了他一眼,滿臉失望之色:「你現在怎麼了,怎麼一點氣度和容人之量都沒有了,這事能怪的了人家帕特洛克羅斯?再說你殺了他,就不怕兒子跟你反目?」

「我……」卓越一時氣結,是啊,這事的確不怪人家帕特洛克羅斯,是阿喀琉斯來尋找他的。

「都別鬧了,阿喀琉斯安然無事。」正僵持中,上面突然傳來雅典娜的聲音。眾人一聽立即衝出洞府,向上面奔去。

來到上面的智慧女神神殿一看,只見雅典娜正笑盈盈地站在大殿門口,而她身邊站的不是赫拉克勒斯和阿喀琉斯又是誰。

都市之全能兵王 :「乖兒子,你沒事真是太好了,不然你爹非殺了我不可。」

「娘!我沒事,就是到神界和厄洛斯玩了一會,你們這麼擔心幹嘛!」阿喀琉斯扭捏地道。他見眾人都為自己擔心雖然很感動,可十**歲大大小夥子了還被老媽這麼抱著,而且還是大庭廣眾之下,實在有些不好意思。

卓越看了雅典娜一眼,笑道:「還是你智慧女神有面子,輕而易舉地就把他從宙斯手裡要了回來。」

「不是我有面子,而是你兒子神靈之軀不能再直接領兵打仗了,不然神王怎麼可能這麼痛快把他放回來。走的時候神王還在嘆息你卓越是他命中的剋星,老壞他的好事呢!」雅典娜想到宙斯不甘又無奈的表情,不自然地就笑了出來。

「三次都差點把我殺了,我看他是我的剋星才對!」卓越知道宙斯心狠手辣,這次被他記恨,縱使他不親自出面,少不得還會派人對付自己,以後這希臘還是少回為妙。

「放心吧!神王一諾千金,他既然保證不會為難你,就絕不會再再親自和你為敵。」雅典娜搖頭知道卓越和宙斯的仇怨已深,根本沒有和解的可能,也就沒再多說。

「行了,該看的也看了,該見的也見了,咱們都回亞薩園吧,那裡還有戰鬥等著我們呢!」

卓越說著就讓忒提絲帶著兒子先走,雅典娜嘆了口氣,幽幽道:「這裡就那麼不受你待見,你寧願呆在一個即將毀滅的地方也不願回來?」

「那是,在那裡敵人都是面對面,戰死也光榮。呆在這裡,說不定哪天就被人陰死了,我還是離得越遠越好。」 眾人剛要動身,沒成想阿喀琉斯一指卓越道:「娘,你們先走吧,我有話對他說。」

眾人一聽都是一愣,忒提絲剛要說話,卓越擺了擺手讓他們先走,笑道:「行,我也看看我兒子有什麼高妙之言。」

兩人來到洞府底部的一間暗室,卓越關閉好門,笑道:「有什麼話說吧。」

阿喀琉斯倒不客氣,雙眼定定地看著卓越,直接開門見山道:「我聽智慧女神說你和神王交惡是因為卡利斯托阿姨?」

「雖然之前也有些事,不過這的確是主因。」卓越知道沒有隱瞞的必要,點了點頭:「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告訴你,既然你為了自己的愛情連神王都不怕,我這個當兒子的也能為了愛情連爹都不要。」阿喀琉斯沉靜而又決絕地道。

「行,既然你承認我是你爹,那咱爺倆就為愛情這事說道說道。」卓越見阿喀琉斯能承認自己很是高興,他早就想找這小子談心了,可惜阿喀琉斯從來不給他這個機會。笑道:「兒子,你知道為什麼有天地日月,男女雌雄嗎?」

「不知道,也沒興趣!」

「因為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而這兩儀,就是陰陽兩儀。陰陽為萬物之本,陰陽交合才產生天地萬物。天、日為陽,地、月為陰,同樣的雌雄、男女結合才會孕育後代,這是天道自然之理,誰也改變不了。」卓越笑道。

「哼!女人有什麼好的,生育工具而已!」阿喀琉斯知道卓越想要說什麼,也許是從小就經常被卓焱揍的原因,一直對女孩沒多大興趣。

「哈哈!這話你敢跟你娘和你姐說嗎,讓他們聽到了看不打斷你的腿。」卓越聽得大樂,沒想到這小子這種話都說得出來。

「我娘又不是……」阿喀琉斯說到一半才發現有問題,趕緊又停了下來。

「哈哈!小子你真有種,竟然說忒提絲不是女人!」卓越笑得是上氣不接下氣,這小子實在是太逗了。

「你說再多也沒用,反正我就是喜歡帕特洛克羅斯。再說咱們希臘的同性戀多的是,你幹嘛非要拆散我們?」希臘人,甚至包括亞薩園的諸神都認為這是很正常的事,阿喀琉斯怎麼也不明白卓越為何會如此反感。

「那是他們不懂天地大道,逆天而為從來都沒有好下場,你見過有幾對同性戀得到善終的?」

卓越說完見阿喀琉斯沉默不語,又道:「咱遠的不說,就說你伯伯赫拉克勒斯的幾個男伴,許拉斯和他好了不久就掉水裡淹死了,阿珀特洛斯隨他打獵的時候被野獸分屍,還有一個得勢囂張的傢伙被人陰得魂飛魄散。為什麼會是這個結果?就是因為同性之戀違逆天道,受到了自然的懲罰。」

「不能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永生不老又有什麼意思;能和相戀的人一起,就是死我也心甘。」阿喀琉斯倔強地道。

卓越聽得差點感動,知道硬來是不行了。想到帕特洛克羅斯會戰死,而特洛伊也會在戰爭的第十年被攻破,於是打了個迂迴:「兒子,咱們立個協議,你們等十年,十年後我再不過問你們之間的事,但在這期間你不能再回到南方。如何?」

阿喀琉斯想了想,覺得這個提議能接受,只是不明白原因,於是道:「那你得告訴我為什麼要等十年,不然我以後還會溜回來。」

「我也不瞞你,在你沒出生之前我曾經請先知先覺普羅米修斯給你相過命運,他說你命中注定會死在特洛伊之戰中。再說你也看到了宙斯沒安好心,你再回來說不定就被他用什麼辦法迷了心竅,變成赫拉克勒斯當初的模樣領兵四處殘殺。」卓越半真半假地說起了未來的命運。

阿喀琉斯自然聽過普羅米修斯的大名,赫拉克勒斯當初的事他也聽自己的母親說過,而且這次從宙斯發現他是神軀后的失望之語中也聽出了某種可能。於是點了點頭,又道:「那你以後不能再像防賊一樣地防我了,我現在是成年人,整天還被你們這麼看著,亞薩園的其他人都笑話我呢!」

「只要你能保證這十年不再回來,我可以給你自由。」卓越一聽大喜,當即許下了諾言。

「我保證不會回來,要不要許個諾言?」阿喀琉斯見卓越不相信自己,神色立即變得難看起來。

「男子漢嘛,我當然相信男子漢的保證。」

卓越詭計得逞很是高興,再沒計較其他的,拉著兒子就打開門準備出去。只是一開門卻愣住了,原來眾人並沒有,而是都等在門外,開門的瞬間他還看到卓焱和維德尼爾正支楞著耳朵偷聽。

「嘿嘿!大伙兒害怕你們爺倆會打起來,就讓我們聽聽裡面的動靜。」卓焱見老爹一臉不善地看著自己,立即就把責任都推給了大家。


「那你聽到什麼了?」卓越也被她的無賴給逗樂了。

「什麼破門,關那麼嚴,我們一點聲音都聽不到。」卓焱氣得嘟起了嘴。

「行了,既然沒事咱們就回去吧!」斯露德拉了卓焱一把,笑道。

眾人於是告別雅典娜和喀戎,一起返回亞薩園。回到光輝神殿一看弗雷正焦急地等在那裡。

弗雷一見卓越回來緊皺的眉頭立即展開,把他拉到一邊低聲道:「不凡,想不想報仇,把風暴巨人提西亞宰了?」

「有他的消息了?」卓越可不是大度之人,有機會報仇絕不會手軟。

「神王這些天一直坐在王座上巡視北方的霜巨人國度,終於讓他發現了提西亞的日常生活習慣。只是那傢伙不光速度快,而且嗅覺敏銳,所以讓我們向你求助來了。」弗雷道。

卓越知道弗雷的意思,自得一笑道:「只要知道他常出現的地方就好辦,咱們這就準備準備出發吧!」

「我們在異空間也不能幫你指路,你還是親自去神王那裡看看比較好。」弗雷道。


卓越一聽也是,於是轉身讓赫拉克勒斯等人先準備一下,然後和弗雷一起來到金宮。奧丁一看是卓越,趕緊把他拉到王座之上,指著面前的一片冰雪之地笑道:「你趕巧了,他恰好還在,正在下面和情人親熱呢!」

卓越一看可不是嗎,只見提西亞一會變作一頭雄鷹的模樣,一會又恢復成巨人的模樣,嘻嘻笑笑地正在和一個女巨人**。卓越看著他們不禁又想起當初調戲斯露德的話:男巨人身高數十米,女巨人才兩米來高,他們怎麼那個的?

奧丁哪裡會知道他這時還會想那些無厘頭的事,把周圍的環境給他一一指明,又告訴他如何穿過巨人們的防禦趕到這個地方,最後道:「這是那個女巨人的家,提西亞每過六七天,最多不超過十天就會來一次,你在他們幽會的時候帶人埋伏在那裡,除掉這個心頭大患。」

卓越想了想,心中立即生出一個計劃出來,一笑道:「神王,不必再麻煩諸神,我和赫拉克勒斯他們去就足夠了。」

「你可想好了,這種機會只有一次。」奧丁沒想到卓越會這麼說,而且看樣子還頗為自信,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放心吧,我這可是自己的生命,不會亂開玩笑的。」卓越自通道。

「那行,我們等你的好消息。」奧丁見他這麼說也不好勉強,而且也想看看他到底用什麼手段能對付得了提西亞這麼強大的霜巨人。


卓越於是辭別諸神回到光輝神殿,帶著早已經準備好的赫拉克勒斯、阿喀琉斯、卓焱和維德尼爾一起沿著奧丁給出的路線向目的地趕去。

北地現在基本上整年都是漫長而嚴酷的寒冬,只是夏天比冬天稍微暖和點而已。氣候的變化對人類是個大害,對喜歡寒冷的霜巨人卻是大大的好處,許多霜巨人已經穿越鐵森林,來到南方人類生活的地方。好在最北邊的人類都已經遷走,諸神也懶得再清理那些弱小者,所以眾人一路上沒少見到大大小小的霜巨人。

卓焱討厭寒冷,自然對這些霜巨人沒什麼好感,每見到一個都要上去噴上一口烈火,若不是急著趕路,早就大開殺戒了,就這樣被她那紅蓮業火燒死的也不少。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