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打擊報復?」

梁有為道,「你還不知道嘛?前不久召開了一次臨時董事會,評估年度考核指標達成情況,有幾個董事認為林天華不能帶領全行完成既定的經營目標,逼著林天華立下軍令狀,若無法完成任務,自己向董事會辭職。哼,別看他今天這麼折騰,等明年年初,能不能做這個位子還不一定呢。」

顧天德恍然大悟。

梁有為是梁蒙董事的侄子,梁董事與林天華關係並不好,不過都是董事會成員,兩人也不會撕破臉皮,不過閑來敲打一下樑有為,順便噁心下樑蒙,林天華幹得出來。

東華銀行股權關係複雜,前十股東中,最大的是市國資委和財政局、招商局,三家合計佔了30%以上的股份,其餘佔比5%以上的股東,都是當地知名的企業、集團還有上市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天馬集團在東華銀行也有4.9%的股份,不過他們並沒有董事會的席位。

這時顧天德簡訊響了,他低頭看了一眼消息,看到了王沖的調任安排,差點沒興奮的跳了起來,要不是梁有為在,就要手舞足蹈了。心中不由感慨蒼天有眼,天底下還有什麼比把自己的「仇人」當下屬更讓人爽快的呢?

美中不足的是,這次王沖只是行政降級,並沒有紀律處分,不過這處理也算給他出了口惡氣。

如今這傢伙落在自己手中,就像是一個麵糰,想怎麼捏就怎麼捏,「哈哈!」顧天德笑出聲來。

梁有為不知緣由,問他笑什麼。顧天德心情愉悅道,「王沖調到城東支行了。」梁有為說,「早知道干一仗就能升職,我也想來一次了。那麼恭喜老哥升職了?」

「誒……」顧天德拖著長音道,「確切說是王沖調到了城東支行作信貸二科主任,行政降一級啊。」梁有為說,「那恭喜老哥大仇得報了。王沖那小子愣頭青,說話沖,而且仗著有點才幹,目中無人,我早就知道他會出事了,沒想到報應來的這麼快。」

顧天德說我還要趕回去開會,連忙告辭了。

(本章完) 君離其實對於皇甫瑾瑜現在所說的這些的確是挺認同的,「說來也是呀,畢竟七哥現在對凌白已經心存不滿了,如果凌白他再繼續這樣插手七嫂的事情的話,七哥恐怕就更加容不下他了。」

「所以啊,你要知道,姝寧姐姐雖然對凌白並沒有什麼男女之情,可是不管怎麼說他們兩個也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而且這麼多年也已經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更何況凌白對姝寧姐姐又一直不錯,姝寧姐姐可是一直把凌白當成親人來看的,如果翊哥哥以後真的做了什麼傷害凌白的事情的話,那姝寧姐姐和翊哥哥他們兩個之間的事情,恐怕就更加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君離覺得皇甫瑾瑜這話說的的確定挺有道理的,「說的不錯,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我一定會想辦法勸凌白離開的。」

皇甫瑾瑜點頭,「那就好,不過你要答應我這一次,你要心平氣和的和凌白好好說這件事情,千萬不可以動怒,更不可以動手!」

君離對著皇甫瑾瑜笑了笑,「哎呀你放心好了,我心裡有數的,我先送你回去,等到你一回去之後我就去找凌白怎麼樣?」

「好。」

君悅,這兩日每次吃完飯之後閑來無事的話就總是回去琉璃閣的門口溜達來溜達去的,小水跟了君悅,都已經這麼長時間了,所以對君悅,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君悅吃完早飯之後又去了門口,小水就跟在旁邊,「悅兒姑娘,你這是在幹什麼呢?」

君悅轉過身來的時候才發現小水,君悅搖了搖頭,「我沒幹什麼呀,這不是春天到了,所以花草樹木的也都開始發芽了,我看這琉璃閣的門口的景色不錯,空氣也很好,所以吃完飯之後就來這散散步。」

小水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樣子,「是嗎。可是從前的時候,每次吃完飯我怎麼也沒有見你來門口溜達呀?」

君悅聽到這裡的時候,臉有點紅,但是還是解釋,「以前那不是天氣還比較冷,這門口的風也挺大的。我擔心在這呆的久了會著涼,所以這才沒有出來嘛。」

小水一臉壞笑,「是嗎?可是我怎麼感覺你大老遠的跑到這門口可並不是為了看什麼景色,而是為了等人呢?」小水,說完這些的時候整個人就笑得更加開心了。

君悅被拆穿之後有點尷尬,「沒有,小水你別瞎說了,我真的是在這看景色的。」

小水一臉認真,「可是悅兒姑娘,這整個琉璃閣上下的人都知道,如果說起來景色的話,琉璃閣後天的景色才是琉璃閣最美的,如果你真的想要看春景的話,那你應該去後山呀!」

君悅實在也想不出來有什麼理由了,索性就開始耍賴,「但是那我就是不喜歡後山,我就是喜歡在這門口,我就是喜歡這門口的這點景色怎麼了?難道你還能不讓我看不成?」

小水輕笑,「沒有沒有,我怎麼可能不讓你看呢?不過你幹嘛騙我呀?咱們兩個都已經這麼熟了,就算是你說實話,我也不會告訴別人的。」

君悅裝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實話,你說什麼實話?」

小水圍著君悅轉了轉,「悅兒姑娘,你呀,在我面前就不要狡辯了,我知道,你這兩天有事沒事的,總是喜歡在門口溜達,那是因為前幾日閣里接到消息,說我們家公子馬上就要回來了,我猜你在這門口是為了等我們家公子的吧?」

君悅被戳穿之後臉就更加紅了,「我沒有,誰等你們家公子了?」

「是嗎?那你要是這樣說的話,那我剛剛聽到的關於我們家公子的消息,我可就不說了。」小水說完這些話的時候還故意把臉轉到一旁,然後用餘光觀察著君悅的反應。

果然小水剛剛說完這些話,君悅就有點著急了,「哎呀,小水,你說說這平時我對你這麼好,難道有什麼事情你還瞞著我不成?」

小水那個鬼機靈,「我沒有瞞著你啊,我只是覺得,既然你每日里來這門口也不是為了我們家公子,對我們家公子的事情沒有那麼上心,我想你應該也沒有興趣知道我們家公子的消息的,所以我就也沒必要告訴你了,對了,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事情沒有做完,那我就先回去了,姑娘你自己在這好好欣賞風景啊!就是這門口風大,記得早點回去,別一會兒再吹著涼了。」

小水說完這些話的時候,還真的轉身就準備離開了。

君悅這會兒一臉著急的攔住小水,「小水!!你到底還是不是姐妹?」

小水一臉堅定的點了點頭,「那肯定是呀!」

君悅也很認真的看著小水,「你有事情怎麼能瞞著我呢?」

「我都說了,我不是故意瞞著你,我只是覺得既然你沒有興趣知道,所以告訴你沒什麼用。」

君悅聽到這裡之後,有些著急,「小水?!!」

軍婚少將:愛寵小嬌妻 小水有些好笑的看著君悅那一副著急的樣子,然後這才笑了笑,「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不過你也是,既然心裡明明對我們家公子那麼在意,幹嘛還那麼嘴硬死不承認!」

君悅有些臉紅,小水看了看君悅,「哎呀,好了好了,我不說你了,你看這才說了兩句,臉都紅成什麼了,」

君悅有點著急,「小水,那你趕緊告訴我,你知道了什麼關於凌白的消息了。」

小水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其實還有點不太忍心告訴君悅,只是她也不想看著君悅每日里在這白等,「其實我覺得,這對你來說應該也不算什麼好消息!」

君悅聽到小水這樣說之後。心裡有些慌亂,「啊?不算好消息,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是凌白出了什麼事嗎?不會吧?凌白這麼厲害,一個人怎麼可能會出什麼事呢?可是也對呀,如果沒出什麼事的話,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哎呀,悅兒姑娘,你別瞎想,公子沒什麼事情的。」 這次行政處理結果出來,除了王沖降職外,顧天德扣罰績效三千元,張立羽作為當事人,給予警告處分,扣罰一季度績效。

不過,王沖很快郵箱里又收到一張績效確認書,國慶節前他催收周雲濤貸款立下功勞,行里獎勵兩萬元,在下月績效中合併扣稅發放。

王沖平靜的接受了結果,開始整理辦公用品以及交接資料。

人力總監杜雲起走後,整個小微部亂作一團。小微部年輕人居多,平日里王衝要求雖然嚴格,但卻沒有私心,在部門中威望甚高,這次調令來得太過突然,讓眾人一時無法接受。

趙影有些氣憤道,「王總,我覺得這樣處理不公平!你凍結盛宏飛資金也是為了咱們行著想,相比你這次違規,比你嚴重的多了去了,憑什麼只處理你,不去處理別人?」

王沖苦澀一笑,「做好自己的分內之事,不要老盯著別人。」他對眾人道,「各位,這三年來,我跟你們共同見證了小微部從無到有,從開始四個人到現在二十人,從年營收不到千萬到如今九千萬,一步一個台階走到了今天,離不開大家的共同努力,在此我向諸位表示感謝了!」說罷,王沖向眾人深鞠一躬。

趙影眼睛有些濕潤了。她剛參加工作兩年,這兩年跟王沖學了不少東西,對王沖有些盲目崇拜了。雖然外面有人流言蜚語她跟王沖不清不楚,但她從沒有放在心上,這次王沖降職,她是最替王沖不平的。

王沖接著道,「我知道,我對諸位的要求有些嚴格,甚至有些苛刻,比如孫姐,去年實行的雷霆清收行動,正好是孩子高考,她犧牲了那麼多時間,沒日沒夜加班,還有李哥馬上就要退休了,頂著三十多度的高溫跟我們一起去化肥廠清收不良,諸如此類,在此我對我工作方式上的不妥之處,我向諸位道歉。」

王沖又鞠一躬。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如今行里對我另有安排,明天我就要去城東支行履職了,希望咱們小微部在你們的共同努力下,更上一層樓!大家也放心,我王沖也不是安於現狀之人,到了城東支行,我會加倍努力,做出一番事業來。」

眾人一片掌聲。

劉明亮張羅著晚上給王沖設宴餞行,被王沖拒絕了。

此刻王衝心中五味陳雜,他不明白為何一個並不嚴重的違規,最後行內的處理會如此激烈,這種處罰自東華銀行成立以來也是史無前例的。他隱約覺得,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這時孫姐走了過來,她今年五十歲了,說,「王經理,雖然以前不是很理解,但現在想來,你嚴格要求也是對的,你看我這個電腦盲,被你逼著天天寫工作日誌,如今也學會使用微信了,我閨女今年上大二,每天晚上還會跟我視頻。要是以前,能打個電話也就不錯了。」

王衝心中聽了有些寬慰。

孫姐又道,「我跟顧天德共事過,這傢伙心胸狹窄,容不得人,你去城東支行要提防著他點。」王沖點點頭,不消她說,他也知道,接下來在城東支行的日子並不好過。

一整天,王沖在辦理調動手續,準備交接資料。到了下午三點,人力那邊通知才下來,小微事業部暫不設總經理一職,日常工作由小微部總經理助理李奇代理。李奇是王沖一手帶起來的,對小微部的工作比較熟悉,交接起來倒也省了不少麻煩。

臨下班前,兩人在交接清單上籤了字。

王沖說,「把咱們小微部交給你,比交給別人更放心一些。」李奇信誓旦旦道,「王哥,我一定會將咱們小微部帶上一個新台階。」王沖拍了拍他肩膀,說了句好好乾,別給小微部丟人。

這時,李秘書電話打了過來,「林行長有事情請您來一趟。」

……

林天華望著正在環顧他辦公室的王沖,這個年輕人並沒有因為受到降職處分表現出絲毫不滿,頗有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風範,他越來越欣賞這個王沖了。

「其實最初的處分是行政警告,是我決定要將你降職的。」

王沖已猜到這是林天華的主意,不過當林天華當面說出來時,他還是表現的有些驚訝,不過林天華接下來的話,讓王沖徹底明白了林天華的目的。

之所以選王沖,而沒有讓紀檢室介入,一是因為他不想打草驚蛇,將暗中的矛盾公開化,二則是王沖為人正直又不肯屈從權威,加之自身又是受害人,有給自己正名的需求。

「我派你去城東支行,是讓你去調查這個周雲濤貸款的事情。這筆貸款早不出問題,晚不出問題,偏偏在三季度最後半天冒出來,我懷疑是有人故意指使的,要不是你處理得當,等過幾天的董事會,我可能要受到責問了。」

王沖道,「謝謝林行長的誇獎,不過這感謝的代價卻有點大啊。」

「你放心吧,這次降職沒有行政處分,不會影響你晉陞,只要查到幕後之人,我會讓你官復原職的,明年的新區支行的空缺,我也會優先考慮你的。」

王沖問道,「林行,你有沒有懷疑的人?」

林天華仔細回想了整個細節,整個東華班子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中,除了分管人力的杜雲起外,其他幾個高管,也都是幾個股東及各方勢力安排進來的,各有各自的小算盤。而老城信一幫的李友田,表面上跟他很是客氣,暗中對他的安排也常常是陽奉陰違。

如今東華銀行高層派系內鬥的厲害,行內接二連三的出事情,節前那一筆鑫富新能源逾期貸款之事,差點給東華銀行帶來重大隱患。長期從事金融工作,他已經不再輕易信任某個人,所以這件事看似風平浪靜的過去了,但暗中的調查工作卻從來沒有停止過。

若說嫌疑最大的,那只有廖行國和李友田兩人了。這兩人分別是新東華和老城信的頭腦,早就對林天華這個空降的行長有意見了。不過,懷疑歸懷疑,林天華沒有證據之前,是不亂加以質疑的,而且這也會影響了王沖的獨立判斷。

這次將王沖派到城東支行,實則是一記兵行險招,不過以王沖的闖勁和實力,應付顧天華這個草包應該沒有問題。

「這個不好說,看你在那邊的調查了。對了,匿名簡訊的事,你有沒有眉目?」

王沖道,「我又試著給他打了幾個電話,接電話的是一個年輕人,我亮明身份后,他直接說打錯電話了。我拜託人查了下,這個號碼沒有實名制,如果真是行里人乾的,估計也不會留下什麼把柄。」

林天華分析道,「你收回了周雲濤的貸款,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想必會讓行里某些人不痛快,所以想辦法擺你一道,也算是給你教訓了。」

……

「什麼?降職?」

馬曉筱表現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你剛給行里立了功,轉身就把你踢開,這不就是卸磨殺驢嘛?」

王沖將事情來龍去脈簡要說了一遍,馬曉筱道,「這麼說,找到那個給你發匿名簡訊的人,就能查出陷害你的人咯?」

王沖說這個並不好查。

馬曉筱伸手,「把你手機拿過來。」

王沖一楞,「幹什麼?」

「在這個方面,你們男人比女人要差遠了。」她拿過王沖手機,找到了那個匿名簡訊的號碼,用自己手機撥了過去,一個年輕男子接了電話。

馬曉筱嬌嗲嗲的說道,「你在哪裡啊,我在星光影城等了你半天了!撩妹有你這麼不靠譜的嘛,約人家出來,你卻放我鴿子!」

對面一頭霧水,「你是不是打錯了?」

馬曉筱問,「你不是『落魄的貴族』嘛?昨天你給我留的是這個號啊?」

對面道,「美女,我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那個男的肯定是忽悠你的。不過,恰好我也想看電影誒,不如一起?」

王沖連沖馬曉筱點頭,讓她同意。馬曉筱卻道,「哼,人家才不跟陌生男人隨便出去呢,你們男人都是騙子!」說著掛了電話。

王沖問你怎麼掛了?

馬曉筱嘿嘿一笑,「在這方面你就差遠了,等著吧。」

沒過多久,馬曉筱微信彈出一個好友申請,網名叫做「潘驢鄧小閑」,朋友圈裡都是一些殺馬特造型和炫富的照片,馬曉筱得意的揮了揮手機。

「對付這種男人,我最擅長了。別說他了,就連他的祖宗八代我都給你查的底掉兒,你等我消息吧。」

……

到了家,王沖撥通了張立羽電話。

這次事件,張立羽因他受到了牽連,讓王沖有些內疚。電話另一邊,張立羽大吐苦水,「王哥,這次我可被你害慘了。今天下午,顧天德召開全支行大會,當著全行的面將我狠批了一頓,讓我做了書面檢討。他還放出話來,說你明天就來城東支行報到,到時候會讓你好看。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不消他說,王沖對此也有準備。他對張立羽道,「這件事是我連累了你,等明天我再向你正式道歉。」

張立羽說,「本想著年後還競聘主任助理呢,這麼一鬧騰,我在東華算是混不下去了。最近咱們市要進來幾家新銀行,等過了年,拿了年終獎,我準備去那邊試試運氣。」

王沖說也不必如此,興許就有轉機呢。

……

王沖所在的御景東方位於新區,距離城東支行有三十分鐘車程。

城東區原本是東華市中心,老市政府所在地,這十幾年來,整個東華市規劃「北上西進」,商業及住宅向西發展成城西區、新區,工業向北發展成開發區,整個經濟、政治中心向西遷移,原先的城東區成了老城區。

王沖降職所在的城東支行,位於老市政府大廳的東側,是一座三層的老式大樓,後面帶著一個小院,裡面還有一個籃球場。

馬路有些狹澀,這邊的建築多建於90年代,如今已經有些陳舊,住在這裡的人群,也以老年人居多,有錢人和年輕人大多都跑到城西區和新區買房子了,誰也不願意在老城區生活。

八點十分,王沖從院子里停車后,直接上了二樓,準備辦理調動手續。

城東支行全體員工,都站在廳內,看著王沖。

信貸一科主任李清泉陰陽怪氣道,「王主任來咱們城東支行第一天就

(本章未完,請翻頁)

遲到,不愧是從總行下來的。」王沖一頭霧水,疑道,「咱們東華銀行上班時間不是八點半嗎?」

原來城東支行信貸科一科、二科都是由李清泉負責,一科主要是對公業務,二科是專做小微業務,如今王沖調任二科主任,李清泉手中許可權變小,對王衝心生不滿,所以才出言相對。

李清泉說,「那是你們總行,哦,是人家總行,咱們顧行長要求嚴格,在城東支行,所有人都必須八點前上班。遲到一分鐘,樂捐十元,王主任,你遲到十分鐘,自己去交罰款吧。」

王沖說還有這規矩,下次注意了。

顧天德從三樓走了下來,「沒有下次。這一百塊,必須要交。」

王沖問,「總行員工手冊上都沒有這麼要求,而且我也沒有遲到,要罰款,請拿出依據來。」

城東支行所有人替王沖捏了一把汗,別看顧天德在總行整天嬉皮笑臉,在城東支行那可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王沖第一天來上班,就頂撞顧天德,以他的脾氣,怎麼會給王沖好看?

顧天德冷笑,「這裡是城東支行,我的話就是規矩。」

王沖哈哈一笑,「難怪城東支行不良貸款這麼多,原來在東華銀行這麼健全的風險管理體系之外,還有這麼一套規矩。顧行長,剛才那句話,就連林行長都不敢說,我真是佩服的很。」

李清泉怒道,「王沖,你這是混淆視聽,偷換概念。這一百塊,你交還是不交?」

王沖說,「我說得是事實,今天是我第一天報到,在正式完成調動之前,我的組織關係還在總行,這一百塊錢,李主任願意幫我繳我也不會推辭的。」

眾人都知道兩人在總行干架的事情,王沖第一天上班,顧天德就來了一個下馬威。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