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我是閑雜人等,我看你是欠收拾。」說完拔出劍刺向秋二。

秋二笑著看著她:「呦,你這個花拳繡腿得還敢跟我比劃呢,那爺就陪你過兩招。」

方瑜軒見院子沒有外人了,慢慢從輪椅上站起來,笑著說道:「玉兒,你真的讓我很驚喜,沒有想到你竟然大殿退婚,有魄力,不虧是我的女人。」

越玉兒皺著眉頭:「誰是你的女人,我還有事情要忙,你走吧。」說完轉身向書房走去。

突然身體卻懸空起來,只看到方瑜軒將她扛在肩膀上,越玉兒努力的掙扎著:「方瑜軒你放我下來,你這個混蛋。」

方瑜軒卻不管她的掙扎往卧室的方向走去,越玉兒生氣的張開大嘴用力的咬了下去,可是這傢伙好像根本沒有痛覺,她生氣得胡亂得踢著腿:「方瑜軒你放我下來,你別以為我力氣沒有你大,我就沒辦法了。」

她的話音剛落,就感覺自己的身子落在一張大床上,她被摔了滿眼冒著金星,方瑜軒一邊解開自己的衣服扣子一邊狠戾得說道:「越玉兒,今天爺一定要把生米做成熟飯了。」

越玉兒連忙翻身起來大聲道:「你犯病是不是,你給我滾開。」

方瑜軒一下子將她按住居高臨下得說道:「我發現和你來軟的,你就跟我犯渾,我今天一併辦了你,我看你還有沒有什麼說的。」

「方瑜軒你這是強迫我。」說完頭一扭生氣得不在理會她。

方瑜軒修長得大手挑起她得下巴,強迫她看著他,越玉兒才看清他眼中得怒火,那火焰要把她燃燒殆盡一般,她咽了咽口水:「方瑜軒,你為什麼不懂我,我今天才十五歲,我要給蘭家翻案,我想用我自己得力量,嗚嗚…。」

方瑜軒低下頭直接吻上她得紅艷艷的小嘴,他想這樣吻下去一輩子,為什麼這個女人不會像別的女兒一樣,只要他說一句喜歡,就會義無反顧得跟隨他呢。



這個吻好霸道,甚至有些疼痛,可是卻讓越玉兒渾身無力,她不肯閉眼睛只是惱怒的瞪著他。

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感覺唇上得溫暖消失,聽到方瑜軒有些落寞得聲音:「玉兒,

你知道嗎,我要走了,阿丘國知道我們軟禁敏霞公主,他們要發兵打仗了,我怕這次我會回不來。」

—題外話—求收藏,咖啡,留言

… 越玉兒心裡一沉,她用腳踢了一下:「你什麼時候走啊?」以前總是打打鬧鬧的沒覺得什麼,冷不防他說要離開,心裡還真是有些空落落的。

方瑜軒搖了搖頭:「現在還不知道,但是防線那邊已經敵軍偵查的蹤跡了。」

兩個人陷入了沉默當中,方瑜軒一下子棲身到她的面前:「告訴你,我走了,你不許和別的男人聊天,要保持一定的距離知道不。」

越玉兒翻了兩下白眼,看著他眼睛帶著幽暗的目光,只好點頭:「行了,我知道了。砦」

鬼影迷踪

推開門,看到外面的陽光照在自己的身上暖洋洋的,紅艷艷的陽光灑在她的臉上十分嫵媚,方瑜軒走到她的身後輕輕的抱住她,深深吸了一口她身上的香氣,腦袋窩在她的脖子上:「我現在很捨不得你。」聲音悶聲悶氣的。

第二天一大早,越玉兒就接到宮裡面太后的懿旨,宣她進宮去。

越玉兒很意外,昨日她剛退婚,今日太后竟然宣她進宮,冬青急忙說道:「小姐,你不要去,太后一定是把你關起來的。鰥」

「如果她要是抓我的話,昨天就應該動手了,再說我也不能一直躲在院子里不見人啊。」越玉兒換好了衣服安慰憂心忡忡的冬青。

因為太后十分喜歡聽琴,福寧宮後面有一個琴室,房間掛滿了各種琴,走到琴室的時候只看到兩個小太監畢恭畢敬給她行禮:「參見玉兒小姐,太后在屋子裡面呢。」

推開門,屋子裡面傳出來悠揚的琴聲,一個身材高挑的宮女滿臉笑容的走過來:「玉兒小姐,我們太后在屋子裡面等你呢。」

宮女在前面帶路走到一處瑪瑙的門帘處小聲的說道:「太后,玉兒小姐來了。」

琴聲一下子停了下來,只聽見屋子裡面傳出來一道聲音:「讓她進來吧。」

走進屋子裡的時候讓越玉兒十分的詫異,因為太后今天竟然穿了一身白色的衣裙,卻沒有穿太后的服裝,臉上也沒有過多的胭脂,竟比原先的打扮年輕了十歲。

她坐在一處古琴旁靜靜的品茶,動作十分的優雅,渾身卸下了之前的霸氣。

越玉兒慢慢走到她的身邊行禮:「參見太后。」

太后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坐下吧,哀家這裡有上好的鐵觀音,你來嘗嘗。」

越玉兒坐在旁邊的凳子上看了一眼茶卻沒有動,太后只是笑了笑:「放心,今天哀家就是過來和你說說話,不會把你怎麼樣的,你可以放心喝著茶水不會毒死你的。」

「太后,我現在不渴,再說我也不會喝茶,我喝茶水就是為了解渴而已。」越玉兒的話讓太后的臉色黑沉了起來,她冷冷的笑著:「本來這茶葉是你母親送給我的,當時哀家沒在意就扔在這琴室里好長時間,昨天皇上喝的酩酊大醉,哀家無意中才發現這包茶葉的,沒有想到這茶葉經過了這麼年依然還這麼清香呢。」

越玉兒看了一眼旁邊的茶水端起來喝了一口:「太后今天找我什麼事情?」

「昨天你退了皇上的婚,他很難過,哀家知道皇上那孩子之前做了不少讓你傷心的事情,你可不可以原諒他一回呢

望了望太後有些渴望的眼神,她還是咬著牙說道:「太后想嫁給皇上的人那麼多,為什麼非要我一個人呢。」

「你以為我願意嗎,可是皇上只喜歡你一個,你當著所有大臣的面退婚,還有翻案,你知道他多傷心嗎?」太后想到昨晚皇上的痛苦,心裡十分痛苦。

「可是如果我這麼說,那麼我們會痛苦一輩子,太后,我只想和一個男人相守到老,而不是一群人相鬥到老。」越玉兒的聲音有些顫抖,為什麼自己想獨自過日子怎麼這麼難。

太后卻沒有計較她語言上的激動,卻慢慢的說道:「你可以不嫁給皇上,但是你卻不能嫁給方瑜軒。」

越玉兒呆住了,她沒有想到太后竟然會說這樣的話:「我和皇上接觸婚約並不是為了嫁給他的。」

太后淡淡的點頭:「不是最好,你不能嫁給他,你和他都會有生命危險的。」好像是對她說也好像是對自己說一樣。

說完這句話她的眼中滿是哀愁低著頭看著杯子里的茶水:「他這輩子只能孤獨到老。」

越玉兒聽到她的話心裡一疼,她不知道也領悟不了太后的話什麼意思,可是卻聽到那句話孤獨到老的時候為什麼心是酸澀的呢。

走出皇宮門口的時候,冬青見到一臉茫然的越玉兒急忙跑上去:「小姐,你這是怎麼了啊?」

越玉兒搖了搖頭,想起了第一個見方瑜軒的場景,還有他身上的毒,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了,可是太后越是這樣說,她越是好奇。

真是剪不清理還亂,她本來就不想嫁給方瑜軒,聽到太后的話,更不想趟這趟渾水了,她悠悠的說道:「冬青啊,我想去阿丘國看一看,舅舅的案子很多

線索都在那裡啊。」

冬青皺著眉頭:「小姐,太后她說了什麼,是不是因為退婚的事情罵了你啦,你才有了離開的念頭啊。」

越玉兒幽暗的眼神死死盯著她:「冬青,你是不是我的好朋友?」

冬青急忙點頭:「是,我誓死效忠小姐你。」

「那好,今天我們就走,去阿丘國。」越玉兒突然想離開這裡,本來以為退婚了可能麻煩的事情會少一點,沒有想到越來越亂。

冬青跟著她一邊走一邊問道:「那我們帶不帶冬至去啊?」

「嗯,只要她保守秘密,我就帶著她。」兩個人小丫頭想到要即將的旅行,臉上滿是興奮。

冬至聽了冬青的話十分高興的同意了,跑到越玉兒的身邊嘀咕著:「小姐,我實話告訴你,我早就想離開這裡了啊,我們什麼時候走。」

越玉兒一邊準備盤纏一邊說道:「就今天晚上。」

黑夜的天空掛滿了星子,遠處傳來更鼓的聲音,越玉兒睜開眼睛悄悄起身,看到冬青和冬至兩個人已經準備妥當,三個人悄悄從小門離開本來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突然眼前一亮,一道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丫頭,你要幹什麼去啊?」

方瑜軒站在一排火把下面,一身銀白色的長袍顯得他十分的優雅,越玉兒惡狠狠的瞪著身邊的冬青和冬至,兩個人急忙擺手說道:「小姐不是我們啊,我們沒有說出去。」

方瑜軒眼神裡帶著笑意慢慢走動她的面前,將她肩膀上的包袱拿了下來,故意抖來抖去:「你這是要幹什麼去啊,玉兒,你是要去哪裡玩嗎?」因為力量十分大,包袱里的幾套衣服和銀票都抖出來了。

越玉兒生氣的大罵著:「方瑜軒,你這個混蛋,你還給我的包袱。」

方瑜軒笑著看著生氣的越玉兒,他臉上溫柔的笑容讓人動容,他揮了揮手:「回去吧。」

火把瞬間消失,只留下越玉兒和冬青冬至兩個人,方瑜軒冷冷的看著她們兩個人:「你們兩個還要在這裡多久啊。」

冬青冬至縮了縮脖子急忙離開,越玉兒收拾好包袱以後不看他一眼冷冷的說道:「我回家了,你也回家吧。」

方瑜軒一把將她撈了起來扛在肩膀上:「你這是要去哪裡啊,你還沒有和我說清楚呢。」

越玉兒總覺得自己在他的面前好像一隻小雞一樣,被他捉來捉去的,她生氣的掙扎著:「方瑜軒,你為什麼總是為難我,你放開我。」

落在一個牆角的地方,方瑜軒將她放了下來,眼神裡帶著風暴:「玉兒,你不準離開我。」說完狠狠的吻上她的唇。

他的吻很用力,如果不是秋二說冬青的行動很反常,而且好像有原形的跡象,他也不會在這裡堵著她,幸好沒有讓她離開,不然自己真的失去她了。


可是想到這裡,他又開始更加的用力問著她,越玉兒的腦子一片混亂,他的吻太熱烈了,讓她根本無法反抗,渾身都是熱燙的,好像要把她融化了一樣。

直到一直不規矩的手穿進了她的衣服里時,她才清醒過來,越玉兒用力將他狠狠的推開:「方瑜軒你越來越過分了。」她大大的眼睛里慢慢蓄滿了委屈的淚水。

方瑜軒喘著粗氣, 重生之第一女巨星(全) ,他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

越玉兒卻沒有看到他的表情,猛的推開他轉身往屋子裡面走,只聽到方瑜軒的聲音:「我不許你離開,玉兒,我愛你。」

越玉兒奔跑的腳步因為聽到他的表白停了一下,只是一瞬間她又不顧一切的奔跑離開。

回到房間里,乳娘和大紅兩個人已經醒了,大紅有些生氣的說道:「小姐,你也太過分了啊,你要走為什麼不帶上我啊。」

越玉兒卻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往內室里走,她不知道為什麼要哭,可是哭出來她的心卻好受了不少。

大紅看著低頭的越玉兒,驚訝的大喊了一聲:「小姐,你的嘴怎麼腫了啊,攝政王對你做了什麼嗎?」

乳娘是過來人急忙拉著大紅說道:「太晚了,小姐也累了,睡覺去吧。」

大紅有些不依不饒:「不行,我得去找攝政王理論一下,你到底把我們小姐怎麼了,把我們小姐氣哭了,還把我們小姐的嘴巴打腫了,真是太過分了。」

越玉兒胡亂的擦了一下臉上的淚水:「瞎喊什麼啊,還不回去睡覺啊。」

屋子裡的人看到自己小姐心情不好,也都低著頭不敢說什麼回到自己的屋子裡躺下了。

越玉兒靜靜的躺在床上,她明白方瑜軒的這份愛,可是她卻承擔不起。

方瑜軒坐在冰冷的地上好久,才平復自己身體里流竄的熱流,他抬起手看到手背上的長毛沒有出現,又摸了摸自己的牙齒,才鬆了一口氣。

秋任良慢慢的走到他身邊:「王爺,剛才你怎麼了。」

「老秋,那雪狼的胎盤湊齊了嗎?」方瑜軒眼神里閃爍著憂慮。

「沒有,因為雪狼十分稀少,所以獵到不容易。」秋任良口氣也焦急。

「老秋,我剛才情動的時候,竟然感覺自己又有變身的跡象,你說我這輩子真的不能愛人嗎?」方瑜軒十分的挫敗。

「不會的,王爺,只要雪狼的胎盤湊齊了,王爺你會好的。」秋任良安慰道。

方瑜軒仰起頭看著明亮的星空,聲音卻十分的悲哀:「但願吧,如果我不能解毒的話,我就希望玉兒有一個好的伴侶讓她快樂的過一輩子。」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越玉兒直覺的周圍的空氣冷了下來,她悄悄的起身黑暗中冬青也悄悄的走了過來小聲的說道:「小姐,你感覺到沒有?有殺氣。」

越玉兒點了點頭:「感覺到了,其他人呢。」

「乳娘和大紅兩個人已經安置到密室里了,冬至在外室呢。」 腹黑老公:馴服逃妻

慢慢的窗子上升騰起黑影漸漸遮擋住月亮的亮光,這一次好像人很多,空氣里夾雜著戾氣。

越玉兒和冬青冬至三個人的臉黑了下來,叮的一聲,三個人的眼睛齊齊看向窗子處,看到秋二順著窗子進來,他小聲的說道:「外面來了殺手,他們這次好像很厲害。」

「知道是什麼來頭嗎?」越玉兒眼神里漸漸冰冷起來,渾身的殺氣濃了起來。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哪裡的。」秋二靠近三個人:「我們已經去通知王爺了,你們一會要小心些。」

話音剛落只看到無數只黑色的箭羽從窗子外面飛了進來,冬青慘叫了一聲,一直箭正好射中了她的胳膊。

「大家小心,有弓箭手。」越玉兒拿著長劍打落著黑箭:「冬至你保護冬青。」

冬至看到冬青胳膊上流出的黑血大聲的喊著:「大家小心啊,箭上有毒。」看來這些人是要下毒手的。

越玉兒看到冬青的嘴唇已經開始變成黑紫色大聲的命令道:「快,都去密室。」鑒於上次的刺殺,越玉兒就在自己的屋子裡建造了一個密室。

「知道了。」

所有人揮舞著長劍一步一步的向密室的方向撤離。

黑衣人涌了進來,越玉兒迅速的判斷出這些黑衣人並不是皇宮裡派過來的,而是一批訓練有素的殺手。

其中的一個黑人指著越玉兒冷聲命令道:『給我殺了她。」

黑衣人舉起泛著冰冷寒光的大刀就奔了過去,越玉兒從腰包里拿出一顆催淚彈狠狠的摔在地上大聲的說道:「閉上眼睛。」

瞬間屋子裡充滿了刺鼻的味道,黑衣人全部捂著眼睛不住的咳嗽,這是越玉兒找人研製的,雖然沒有現代的催淚彈效用大,但是卻也能讓人瞬間痛哭流涕。

越玉兒見時機成熟舉起劍就往黑衣人身上刺了過去,她大聲的喊著:「大家殺手一條血路來。」

黑衣人睜不開眼睛,越玉兒手起刀落,瞬間屋子裡充滿了血腥的味道,幾個人跑出屋子裡的時候全部呆住了,因為屋子裡站滿了黑衣人。

「賤人,你想害我,你還嫩點。」敏霞公主慢慢的從黑衣人群里走了出來,她的眼神里滿是嗜殺之氣。

越玉兒皺著眉頭:「敏霞公主,我與你無冤無仇,我和皇上已經退婚了,你為什麼對我不依不饒。」

「因為你搶了本宮的風頭,還有你竟然敢陷害本宮,你就該死。」敏霞公主咬牙切齒的說道。

秋二看了一眼周圍大聲的說道:「敏霞公主,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回到宮裡,攝政王知道你害他的王妃,是不會原諒你的。」

「哈哈,你說那個能變身的方瑜軒嗎,我實話告訴你,他身上中的狼毒只有我姑姑能解,不然不出五年,他就會變成一個狼,一個怪物。」敏霞公主的話讓越玉兒大吃一驚。

「你這是一個歹毒的女人。」越玉兒冷聲的罵道。


「我歹毒,越玉兒那是你沒有看到更歹毒的,來人啊,給我殺了她。」敏霞公主大聲命令道。

「慢著,你放了他們,你只是要殺我而已,和其他人無關。」越玉兒帶著一身的孤冷慢慢的往敏霞公主的方向走去。

敏霞公主得意的笑著:「越玉兒你現在怕了吧,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你現在從我的腿下鑽過去,也許我還能給你一個相當體面的死法。」敏霞公主將兩條腿邁開,一臉得意。

越玉兒黝黑的瞳孔里好像一個黑洞一樣,好像要吸入人的靈魂一般,她慢慢的說道:「敏霞公主,你可知道嗎,我越玉兒九死一生,靠的不是苟且偷生。」

敏霞公主看著她慢慢的靠近,突然感覺到危險,她倒退著說道:「越玉兒,你給我退後,不許你靠近我,啊。」

可是已經晚了,越玉兒如豹子一樣抓住了她的脖子,一邊冰冷的匕首死死的按在她的脖子上:「誰給我亂動,我一刀殺了她。」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