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魔困神!」

隨著陳強的心意一動,十二顆伏魔金珠齊出,瞬間便組成了一個由靈寶組成的集困、殺、幻為一體的大陣。

十二顆金珠幻化為十二道金光,金光閃動間,沖霄的鋒銳氣息刺的陳強皮膚生疼。

「剛剛祭煉,便有如此威力,若是經過丹田蘊養,使其達到與我修為相當的程度,那威能又會如何?」

感受著由伏魔金珠組成的伏魔困神陣的威力,陳強心中不由得充滿期待。

「也許憑藉此靈寶,到了靈竅後期巔峰,我就有了力戰神魂初期的可能!」

陳強眼中精光一閃,心中暗道。

當然,這只是一種可能,至於能不能戰,只有真正戰過才能知道,即使能戰,那個神魂初期也只能是一般的神魂初期,遇到有一項資質達到地階的神魂初期,憑藉真實戰力廝殺,他都沒有一絲贏的希望。

大境界的跨越,不是那麼好跨越的。

「威力確實大!可對真元的消耗也夠恐怖的,這才幾分鐘,就消耗了一成的真元!看來,不到非用不可的時候,這個東西還是盡量少用為妙。」

感受著巨量的真元消耗,陳強估算了一下,若是全力維持伏魔困神,他頂多堅持半個時辰,而且,這個時間不會隨著他修為提升而變得更多。

『伏魔困神』隨著修為提升,其威能也會得到同樣幅度的增加,但前提是他輸入的真元也需要是當前修為的最大程度。否則,他若減少了真元輸出,『伏魔困神』的威能就會降低了,若是這般,他還不如不用伏魔金珠。

「不知道若是將伏魔金珠修復成極品靈寶,會不會增加的是『伏魔困神』的威力?」

這個問題,他只要花費一枚極品靈石將伏魔金珠修復后,就會得到答案。

但一枚極品靈石的價格,實在讓他有些牙疼,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才攢了兩枚極品靈石,現在讓他用一枚極品靈石去修復靈寶,他還真有些不捨得。

用極品靈石提升資質,他不會有半分不舍,因為他認為那是根本,可在資質還沒有全面達到天階前,讓他用極品靈石做其他事情,他是真的非常猶豫。

「我現在朝不保夕,實力能提升一分是一分!」

左思右想之後,陳強終於咬牙決定花費一枚極品靈石將伏魔金珠修復。

「叮,花費一枚極品靈石修復伏魔金珠……修復完成,現為極品靈寶!」

一枚極品靈石化為齏粉后,效果也是立竿見影的,原本就金光璀璨的伏魔金珠,變得更加耀眼,絲絲縷縷的金芒有如實質一般刺人眼目。 可這金芒只是持續了一會,便開始收斂,漸漸的十二顆金珠都變得暗淡下來,看起來平淡無奇。

「靈物自晦,已經到這個地步了嗎?」

陳強心中一驚,但更多的還是喜。

收斂自身的不凡而展現平凡,被稱為靈物自晦,是有靈之物一種隱藏自身的手段,凡是能夠達到這一步靈寶,已經擁有了靈智的稍許雛形,而一旦誕生靈智,便可稱之為先天靈寶。

先天靈寶,已經具有了獨自應敵的能力,對武修的幫助不可謂不大,而且,先天靈寶的作用不僅僅如此,這是真正意義上可一直進化下去的靈寶,對於武修而言,一件先天靈寶永遠也不會過時。

不過,先天靈寶太稀有,也太罕見,『先天』二字,便詮釋了這種靈寶的稀有,先天靈寶中的絕大多數並非人為煉製,而是由天地孕育而生。

一件後天靈寶想蛻變成先天靈寶,這其間的難度太大了,即使是伏魔金珠已經初步擁有了靈智的雛形,但想要蛻變為先天靈寶,也需要億萬年的沉澱,還不一定能成功。

「先試試極品靈寶的威能再說!」

心中一動,陳強再次祭出了伏魔金珠。

「嗯……這威能再次增加了三成左右,而且並沒有加劇對真元的消耗,這一枚極品靈石花的不冤!」

陳強仔細的感受了一番伏魔困神的威能,感覺非常滿意,隨後便將伏魔金珠重新收回了丹田內蘊養。

只有經過丹田的不停蘊養,靈寶的威能才能伴隨武修修為提升而提升,沒有經過蘊養的靈寶,其威能會連普通靈兵都不如。

不久后,百里仇回來了。

「外面查的很嚴,暫時出不去!」

百里仇沒說多餘的話,見到陳強直接奔入正題。

「我能潛出去!」

陳強想了想后說道。他現在傷勢已經痊癒,若要離開玄霧島,隨時都可以離開,只要不是被法身期堵個正著,哪怕被發現了,也沒人能留得住他。

「陳兄的身法之速我有所耳聞。」

百里仇聽唐文、唐武提起過陳強的身法,對這話並沒有懷疑。

「百里兄可知那玄霧花究竟有何用處?」

陳強沒有就著身法的話題繼續聊下去,而是轉而問到了玄霧花。

「有助於武修凝聚金丹天圖,難道陳兄潛伏進來不是為了玄霧花?」

百里仇先是為陳強解答了疑惑,接著詫異問道。

既然對方連玄霧花的作用都不清楚,那麼為了玄霧花而來的可能就不大了。

「我是被人一路追殺誤闖進來的。不過現在……!」

陳強先是苦笑一聲,繼而眼眸一亮。

有助於凝聚金丹天圖,這樣的東西他聞所未聞,當即便升起了極大興趣。

「陳兄若有興趣,我們可以合作。」

百里仇稍微權衡一下,他自己獨自盜取玄霧花的把握並不大,而和人合作,則成功率會提高不少,因此主動發出了邀請。

「還請百里兄將探聽到的情況和我說說。」陳強說道。

「玄霧花是玄玉樹上開出的花朵,那株玄玉樹就在湖中心的小島上。可僅憑我一人,根本無法靠近那裡,那裡長期有一名神魂期守衛,而陳兄擁有極速,若是陳兄能將那名守衛引開,我自有把握將玄霧花盜取出來,事成之後你我二人平分收穫。」

百里仇侃侃而談,所說話語自然流露出一股令人信服的力量。

「可以!原本的那名守衛,已經在與人爭鬥中自爆了,可還有其他守衛?」

陳強先是點頭同意了百里仇的分配方案,之後又將自己所知的情況簡單說了一下。

「玄霧島明面上只有兩個神魂期,可實際上卻不止這個數,現在肯定有其他人接替了那名守衛的位置。」

百里仇潛伏進玄霧島不足一月,卻將玄霧島的大部分隱秘都探查了八九不離十,給陳強一年時間,也做不到這種程度。

「什麼時候行動?」陳強問道。

「等盤查稍有鬆懈,立馬開始行動。」

百里仇目露精芒,這一刻的他與平日泯然眾人樣子截然不同,自有一股令人難以直視的鋒芒。

……

第二天,盤查並沒有停止,可陳強和百里仇卻悄悄潛了出來。

如今留在北島上的盤查者,大多為築基中後期武修,靈竅期以上的武修,在當日沒有查出結果后就全部撤離了,至於上面為何會下這種命令,連那些靈竅期武修都不得而知,更別說陳強和百里仇了。

以陳強和百里仇的修為,想要避過這些築基期的武修並不難。

從他們離開井口開始,一直到潛入湖水中,一切都極為順利,順利的有些不真實。

「有些蹊蹺!」

百里仇皺著眉頭,若有所思的說道。

「確實!」

陳強同樣有這種感覺,他感覺那些盤查的武修,好像只是在做樣子。

若只是一兩個人如此還說得過去,畢竟出幾個消極怠工的人並不稀奇,可每個人都如此,就有些不同尋常了。

「估計玄霧島的人已經張開了一張大網,等著我們往裡鑽呢!」

百里仇先是打量一番周遭靜悄悄的環境,眉頭越皺越緊。

「放棄,還是繼續?」

陳強目光一閃,如此問道。

「放棄也來不及了!」

百里仇說道。

「哈哈哈……終於讓我抓到你們了!」

百里仇剛剛話落,一陣張狂的大笑立時響起,玄霧島少族長玄冥突然從湖面冒了出來,眼眸中燃燒著瘋狂嗜血的火焰。

「分開走!」

百里仇一聲暴喝,身體一動,便重新躥到了北島上面,他可沒有陳強的極速,只有依賴地形和人群,才有希望擺脫追兵。

「還想分開逃?哼!」

玄冥眼中厲芒一閃,冷哼一聲,從其身側再次冒出一人,這人竟然也有著神魂中期修為。

陳強這個時候也顧不得想這些人先前是靠什麼隱匿的身形,又是憑什麼判斷他們會出現在此。

「浮光掠影!」

他當即暗運心訣,一瞬間就將身法提升到極致,如同一道利箭般飆射而出。

一步就是千餘米,三五步間,就衝出了十里之遙,一騎絕塵!

「這怎麼可能?」

玄冥駭然瞪大嗜血的雙眼,心中充滿了不敢置信。

另外一人也是呆若木雞! 一個靈竅初期的武修,竟然擁有遠超神魂中期的速度,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也太令人難以置信!

他們不敢相信,可親眼所見,卻又不能不信。

「少族長,現在該怎麼辦?」

玄霧島那名神魂中期武修,向玄冥問道。

這名武修名為玄策,年齡比玄冥大很多,今年已經一九十六歲,論血緣關係與玄冥極近,是玄冥的親叔叔,但現在對玄冥的態度卻極為恭謹。

「他跑不了!」

玄冥臉色極為陰沉的說道。

本以為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卻出了差錯,使玄冥的內心充斥一股極為暴虐的情緒,有股毀滅一切的衝動。

面對這樣的玄冥,就連玄策這親叔叔都充滿了小心,生怕觸怒對方。

……

陳強很快便跑出了湖面,可還未等他鬆口氣,心中又是一緊。

法身期的玄弘負手憑空凌立,面龐威嚴,雙眼幽深不見底,龐大的氣勢鋪天蓋地向陳強壓迫而來。

「法身期!」

迎面撞上法身期,實在超乎陳強的預料,他根本就不曾注意過天空。

「你就是血月台追殺的人!」

玄弘彷彿在問陳強,但語氣卻極為肯定。

「這個距離,他只要不出盡全力,應該能跑掉!」

陳強沒有絲毫回應,暗自判斷一下雙方的距離,身形一個急轉,再次向湖面跑去。

「哼!還想走?憑你一個靈竅初期,還想從我手中逃脫,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玄弘一聲冷哼,湖面掀起無窮水箭,向著疾行的陳強攢射而去。

蝴蝶谷傳奇 法身高人,動念間可借用天地之威,整座大湖都化作了修羅場,一箭衝起便攜有無盡威勢,萬箭齊發連天空都在顫慄,大地在哀鳴!

「伏魔困神!」

陳強直接祭出了伏魔金珠,護住身後要害,不管不顧一意前行。

「噗!」……

他的速度很快,在身受數箭之後,一個猛子就扎進了水裡,迅速拋去所有雜念與水融為一體。

之後,動用身法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原本的位置,將身形掩埋湖底一塊礁石之下,徹底從玄弘的神念中消失。

「人呢?真的跑了?」

玄弘剛剛只是隨手一擊,本以為肯定能留下陳強,沒想到對方竟然真的從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不可能跑了,肯定是用某種秘法藏了起來,我就守在這裡,看你能藏多久?」

隨即,玄弘又推翻了自己早先的推測,神念鋪天蓋地施展開,將整座大湖都覆蓋了起來。

「這樣下去不行,需得想個辦法!」

感受著湖面上久久沒有散去的威壓,陳強默默思考著可行的逃離方法。

他可不敢和法身期比耐心,對方能耗半年,他卻耗不起。

「我也許可以嘗試領悟遁地術!」

想到遁地,陳強眼睛立馬一亮。

對於別人來說是痴人說夢的事情,對於他來說卻極有可能能成,畢竟他已經掌握了『縮地成寸』,又有了領悟『遁水術』的經驗。

「首先不能心生抵觸,要親近大地,將大地大當成自己的延伸,或者將自己當成大地的一部分。」

陳強一邊回憶著當初第一次與水融為一體的感覺,一邊嘗試著與大地融為一體。

他將整個身體,都埋進了岩石下的泥土當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