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個黃毛丫頭知道什麼!」

「是,你是大叔,什麼都懂,為什麼這麼點事都看不清楚?」

「你都沒有真正愛過一個人你懂什麼。」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心裡在喊,唐庸我不值得你對我這麼好。

「她不值得你這麼愛她。」

「那你告訴我,天底下誰適合我,你嗎?」

我一時語塞,真塞的說不出來話來。

許久。

「你只在一顆樹上,不弔死才怪!也沒見你從樹上下來!感情的事,你以為你付出了就很高大很了不起?你那是沾沾自喜罷了。以為自己多偉大,即使不愛我,我還是依然愛你好像天底下就你一個人專情!」

「你這孩子哪裡學來的一套一套的。」

「你這是冥頑不靈,頑固不化。」

耳邊似乎聽到一絲響動,我對著唐庸做了個手勢,悄悄走到病房門前,快速開門。

只見葉晨的身體就向我倒來,我趕緊往後退。

「不進來幹嘛,在門外偷聽。」

我是受了原體芷琪的影響嗎?說話為什麼這麼橫!

葉晨一邊站起身一邊賠笑到道:「哪裡偷聽,正要進來就聽見你們聊,又不好進來。」

現在我是越來越不喜歡這個葉晨,怎麼還有這樣的習慣。

「芷琪,你別誤會,我真的沒有偷聽,這不是怕打擾你們兩個說話嗎?」

「那好,確實打擾到我,你請。」

大小姐的脾氣就是不一樣。

葉晨訕訕的笑道:「那行,我先走。」

「站住!據我所知心陽姐和你不是很熟吧,你為什麼要一次次來醫院?」

這個嘴巴不受我控制了。

「我就來看看,也不行?」

「不是,我已經和你說的很清楚,我們倆個不可能。你自己回去好好琢磨琢磨。」

葉晨的臉色閃過一絲不悅隨即消失不見。

這麼城府很深的人,為什麼當初沒有看出來。

「行吧,等你心情好再說。」說完便很快的溜之大吉。

轉身的背,不知道臉上是什麼表情。

我沒吃槍葯啊,幹嘛怎麼激動。不行得好好控制情緒,阿彌陀佛。

被葉晨這麼一打岔,說唐庸的我現在到接不上話了。病房裡頓時一陣沉默,估計剛才我和葉晨那樣,唐庸也看傻了。簡直就是刁婦一個。

人,真的很有意思,我愛你,你愛她,她愛他,她愛她。

累不累,有什麼意思,以後我的人生決定誰也不愛除了我兒子。我就愛我自己。

看著手指上的戒指,又看看病床上的「我」,腦子道現在還想不通,是怎麼一回事。

重生?穿越?靈魂出竅?不對又返體是怎麼回事。 聖武靈院第二個測試的參與者只有兩百人左右,也就是說千人參與,第一個測試就已經淘汰了八百多人,這等淘汰率不可謂不高。

雖說聖武靈院門檻比超級勢力和一級頂尖勢力低,但也有自己的選拔標準,若是連一個限定都沒有,那麼聖武靈院的成就也不會如此之高。

「恭喜諸位已經通過了聖武靈院的第一關測試。」

兩百多人排好隊伍,在他們前方考核官大聲向他們賀喜道,不過,很快他的神情微斂,目光驟然變得凌厲起來,凌厲的目光掃過在場的兩百來號人,嘴角為掀,一抹邪異的笑意伴隨著低沉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

「不過,這僅僅是第一關測試而已,要知道想要在聖武靈院生存到最後那可不單單是靠著修為和天賦的,個人的綜合實力才是重中之重,所以接下來的測試就是測試你們的個人綜合實力,只要通過此關,你們才算得上是正真的聖武靈院的一員,至於這第二關的測試你們也應該很清楚了,所以我也不必多說了。」

說完,考核官招了招手,在其一旁的工作人員會意,一步跨出,抬頭朝著兩百來號人張口喊道。

「第二關測試現在開始!」

第二關測試雖然是展現個人的綜合實力,其實說白了就是將兩百來號人分成好幾組,每一組都由相應的工作人員一一為他們測試,而測試的內容就是與工作人員一對一進行較量,若是能在工作人員兩成實力下挺過三招則算是通過,否則直接淘汰。

「你,你,還有你跟我過來。」

工作人員的聲音剛落下,這時方怡琳站了出來,指著謝傲雲和其餘兩個人說道。

「我?」

見方怡琳指向自己,謝傲雲怔了怔,指了指自己,疑惑地看著方怡琳。

「難不成你有意見?」

方怡琳瞥了眼謝傲雲,柳眉輕挑,淡淡而道。

「我?額,沒啥意見。」

謝傲雲本想說為什麼你偏偏就得選我呢?可是話剛要說出口卻是被方怡琳雙眸中的威脅給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如今謝傲雲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進入聖武靈院呢,可不想在這裡出了什麼岔子。

不過看到方怡琳那微弱的得意之色,謝傲雲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到底是哪裡不對勁謝傲雲卻是說不上來,搖了搖腦袋,謝傲雲只能走出隊伍跟著方怡琳而去了。

至於剩下的兩百號人則分成十組,分別由各自的工作人員帶隊。

「好了,接下來誰先開始呢?」

方怡琳帶著謝傲雲三人來到廣場的一端,朝謝傲雲三人看去,語氣淡然而道。

「美女導師我先來!」

謝傲雲正在沉思方怡琳為什麼指明要自己時,一道洪亮的聲音在謝傲雲身邊響起。

轉頭看去,這人一身華服,看上去是個有錢有勢人家出來的子弟,身上除了一身耀眼的華貴裝飾之外還有的就是虛浮之氣。

其看向方怡琳的眼睛都是散發著痴迷的光色,可見此人平日里定是一個花天酒地且經常出入風月場所的紈絝子弟了。

雖然修為還算不錯,但是他這身修為並非穩定,而是呈現虛浮之狀,看得出來此人的一身修為定然是用丹藥堆積起來的。

出口就是一個美女導師,還真以為自己嘴甜就能得到方怡琳的好感嗎?謝傲雲白了白眼,若是方怡琳看不出這傢伙是怎樣的一個人的話,那麼她這導師也是白做了。

「哦,這位同學這麼積極值得鼓勵。」

本來還有意停留在謝傲雲身上的目光立即轉移到了這個華服男子身上,方怡琳面露微笑,點頭讚賞道。

見方怡琳朝自己微笑,看著其美艷的臉上那嫣然動人的笑意,華服男子臉上的痴迷更甚,就差點沒有摔倒在地。

「好了,我們也該開始了,祝你們順利通關。」

瞥了一眼華服男子身邊的謝傲雲,方怡琳淡笑而道。

「美女導師,我已經做好準備了,就由我先開始吧。」

華服男子挺了挺胸,跨步而出,洪亮的聲音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哇,那邊的運氣真好,竟然是個美女導師,想來他們的通過率應該很高吧,真羨慕他們。」

有不少參選者皆是露出一副羨慕的模樣。

「有這樣的美女導師測試,就算讓我淘汰也願意啊。」

也有不少花痴見不得美女一般,流著哈喇子,兩眼放光的說道。

「咦,這人不是先前那個天賦在白色光芒差點就要蛻變到紅色光芒的傢伙嗎?此人天賦這麼高,定然能夠輕鬆通過。」

也有人看到華服男子,紛紛而道。

聽到有人在誇讚自己,這華服男子下巴微揚,滿臉傲氣的抖了抖身子,使得身子更加的挺直。

看到這裡,謝傲雲就差點沒有衝上去往這傢伙的屁股上使勁踹上一腳。

「這位同學準備好了嗎?」

方怡琳猶如沒看到一般,柔聲問道。

「美女導師,王橡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進行測試。」

聽到方怡琳的柔美聲音,華服男子像是打了雞血一般,高聲說道。

「嗯,你倆先退後。」

方怡琳笑了笑,隨後朝謝傲雲和另一個人擺了擺手。

「那就開始了嘍。」

方怡琳沖著華服男子輕聲笑道。

旋即,在其手心之處一縷縷湛藍色的靈力浮現猶如藍煙裊裊,極為美麗。

「你可得小心嘍。」

玉手微微展開,纖細如玉般的手指輕輕彈動,只見那裊裊的湛藍色靈力迅速凝聚成一塊冰梭,冰梭迅速飛出,直朝那華服男子飛去。

華服男子見得冰梭飛來,感應到那冰梭散發出來的心悸的寒氣,華服男子面色有些慌張,一時不知怎麼應對,只是本能的將體內的靈力全部釋放出來,雙臂交叉於胸前,金色的靈力瀰漫在雙臂之上,試圖能夠攔下這塊疾馳而來的冰梭。

可是,他的想法實在是太過於天真了,方怡琳身為玄武境強者,即便是將實力壓制在兩成,也不是他一個雷劫中期可以抵擋的了的。

看來華服男子確實是被慌神了,一點理智都沒有了。

嘭!

冰梭與金色靈力相撞在一起,雖然華服男子將全部的靈力都釋放出來了,可是冰梭的威力也不是他能夠承受的了的。

一聲巨響,只見華服男子直接往後飛出,全身靈力潰散,直接昏迷過去。

看著他這副模樣,謝傲雲搖了搖頭,之前還神氣得很,現在到好不僅沒能通過測試,還丟了一個大大的臉。

這裡的測試很快就被關注到,看到華服男子被一招擊飛,不省人事,眾人皆是一副譏諷,在測試中敢直接硬抗導師一擊的,在天錦城內恐怕就屬他一人了吧。

「這位同學,到你了。」

方怡琳看向謝傲雲身旁的另一個男子,笑著說道。

此人是一個背後背著一把漆黑大刀的男子,修為在雷劫中期。

「哦…哦。」

這個男子明顯有些緊張,可能是看到那華服男子被方怡琳一招擊飛,所以才顯得如此緊張吧。

「別緊張,只要別硬接,盡量讓自己避開攻擊就行了。」

這時,在男子的後方,謝傲雲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說道。

「呼~!嗯,謝謝你。」

聽到謝傲雲的聲音,不知為何男子內心也不再那麼緊張了,轉過臉來,朝謝傲雲露出了感激的笑意。

「黃世星前來接受導師的考核!」

定了定神,男子向前跨出,對著方怡琳拱手而道,雖然其神情還是有些緊張,但是眼神卻是無比堅定。

看了眼眼前的男子,方怡琳又瞥了謝傲雲一眼,沒有多說,伸出手臂,緩緩張開手指,一縷縷湛藍色的靈力再次裊裊而起,還是同樣的一招。

「別緊張,用自己最佳的狀態將自己的全部實力展現出來。」

雖然同樣是笑臉相道,但是這時的方怡琳神情卻是多了幾分認真,看來她對於這個名為黃世星的男子印象還是不錯的。

「請導師出招。」

黃世星抬頭,一臉認真地說道,其雙目緊緊地盯著方怡琳手中的湛藍色靈力,身體處於緊繃狀態,顯然他已經做好了準備。

咻!

見黃世星已經準備好,方怡琳嬌嫩而修長的手指輕輕一彈,湛藍色的靈力瞬間化作冰梭,以疾快的速度朝黃世星飛馳而去。

冰梭的速度很快,但是黃世星依舊還能跟得上,冰梭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寒氣,雖然他也有些慌神,但卻沒有像華服男子般腦子一片空白。

嘭!

一股火紅色的靈力自黃世星的體內迸發而出,雖然不是特彆強橫,但卻極為的凝練,雄厚的靈力包裹全身,而後其雙腿猛然朝一旁彈出,而那冰梭也正在這一刻貼身而過,一縷極寒的氣息令得黃世星全身哆嗦起來。

見此,方怡琳點了點頭,顯然黃世星的反應能力還是不錯的。

荒原之戀 很快,在方怡琳的手中又有兩塊冰梭迅速凝聚,兩指彈動,兩塊冰梭猛然爆射而出。

剛站穩不久的黃世星猛然感受到兩道散發著寒氣的氣息朝自己快速飛來,猛地抬頭,黃世星不敢怠慢,但是冰梭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黃世星沒有信心能夠完全躲過。

嗖!

兩道冰梭迅速來到黃世星跟前,黃世星將靈力運轉至極致,旋即大喝一聲。

「炎盾!」

一聲喝下,黃世星的前方紅色靈力瞬間凝聚成盾,雄厚的靈力源源不斷地湧入,令得紅色盾牌更加的厚實,散發出堅實的氣息。

見此,即便是在一旁觀看的謝傲雲也是雙目精光泛動,這黃世星竟然能將玄級武技發揮得如此極致,可見他所下的功夫絕對不一般,而且也可看出其領悟也不弱。

嘭!

兩道冰梭齊齊而至,撞擊在紅色盾牌之上,不過紅色盾牌雖然堅實,但依舊無法抵擋兩道霸道的冰梭,沒過多久,盾牌上就出現了裂紋,裂紋迅速蔓延,很快就破裂。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