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當中大部份是三級玄兵,有一部份已經跨過了這個坎達到了四級玄兵,甚至我發現了有兩個五級玄兵以及一個六級玄兵的同學,在別人眼裡,你們十幾歲的年紀達到這個境界十分了不起,但在我看來,越是境界高的,提升的空間就越小。」韋恩開口便擲地有聲道,他的話語明顯惹來一些學員的不忿。

「怎麼?我說得不對嗎?一般學員入青鸞學院,家裡一般都在三級玄兵時送來,而過了這個坎的是因為發現境界雖高,但路卻越走越窄了,所以才又將你們送來,我的是與不是?」韋恩掃了一圈,冷哼道。

一些不忿的學員低下了頭,韋恩說得沒錯。

楚南有些想不明白,短時間內突破到五級六級玄兵,那不是天才嗎?

的確,有的是天才,有的卻是太急功近利,他並不具備這樣的天賦,卻用特殊手段衝破玄櫛,導致基礎不穩,玄脈萎縮,找不到解決辦法的話,一輩子都永遠停滯六級玄兵境界,而且這六級玄兵不一定打得過基礎紮實的四級五級玄兵。

「金鑫,你出來。」韋恩翻了翻手中的名冊,開口道。

一個身材高大的少年站了出來,表情卻是有些不服氣。

「你是六級玄兵,從小到大被譽為天才吧,你很不服氣?那就來試一試,我把實力壓制在四級玄兵,僅僅用軍中基礎玄決與基礎的技法,看看你能挺我幾招?」韋恩濃眉輕挑,凌厲的目光裡帶著一絲不屑。

「那就請老師指點一二。」金鑫站了出來,臉龐因憤怒而脹紅,金家在青鸞星省雖然算不上一流家族,但也是淵源流長的貴族之家,他從小就聲名雀起,年僅十七已是六級玄兵,雖然現在修鍊上出了一點問題,但他確信自己能安然度過,來青鸞學院是長輩的意思,他不認為青鸞學院這些老師能教他什麼?家族長老能教的可都教了。

楚南心中搖頭,他看不出金鑫的修鍊哪裡出了問題,但他的心境這麼浮躁,遲早都要跌倒的,在青鸞學院里跌倒可比在面對天敵種族時跌倒要好得多,前者最多被教訓一頓,後者直接能要了你的命。

韋恩的左腳往後退了一步,伸出手沖金鑫勾了勾手指。

金鑫怒極,大吼一聲,身體一晃衝起,速度極快,而且身形飄忽,

驀然間,金鑫雙臂揮動,十幾道拳影籠罩住了韋恩,封鎖住了他的退路,每一個拳影凝聚的玄力連在一起,如同一張網一般。

這是金家有名的玄技影拳,四品玄技,一直都是金家的鎮族之技,傳嫡不傳庶,傳子不傳女。

這時,韋恩動了,他的腳步一個側滑,竟然生生切入了金鑫拳影中的一個細微的空檔,然後一記直拳。

「砰」

金鑫那如猛虎出籠的身軀在剎那間倒飛了出去,落地后蹭蹭退了幾步后跌倒在地,臉色死灰,不敢置信他敗在韋恩這麼簡單的招式下,這是軍體拳,連品級都沒有的軍體拳啊。

而且,韋恩的玄力強度的確只有正常四級玄兵的強度,但其角度刁鑽,而且正好擊在他的軟肋之上。

楚南暗自點頭,金鑫雖有六級玄兵境界,但是一出手,他便發現他這六級玄兵水份很大,首先是玄力不精純,而且根本達不到真正六級玄力的水準,其次他的戰鬥經驗太差,一開始撲上去的攻擊用的身法管看不管用,華而不實,其實他出手太慢了。

最重要的是,他有一個致命的習慣,就是他在發出影拳時,肩部先有攻擊預兆的抖動,在眼力一般的人是看不出什麼時常的,但厲害的直接能判斷出來率先阻斷攻擊。

這種習慣現在不改,以後也沒機會改了。

看到韋恩以四級玄兵實力一招擊敗六級玄兵的金鑫,所有學生眼裡都流露出震驚之色,之前有部分自我感覺良好的學生開始重新定義自己的位置。

韋恩心中很滿意這種效果,這些新生大都頗有來頭,而且天賦很高,平時都驕橫慣了的,不來個下馬威殺殺他們的銳氣,以後很難管教。

就在這時,韋恩看到一個學生在微微搖頭,他目光一凌,看了一眼名冊,沉聲道:「楚南,你是不是不服氣?」 ?楚南愣了一下,隨即知道自己剛才搖頭的動作被誤會了,他剛想開口解釋,卻聽韋恩低喝一聲:「你出來,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沒有不服氣的資格。」

楚南看著韋恩那凌厲目光,便知道他是打算將自己作為第二個殺威的對象了。

這一套軍營主管在上任之時經常用到,看來韋恩是打算將這一套運用到教學上了。

但是,楚南又豈是任人拿捏的人,或者他圓滑一些可以配合一下,但那要分什麼情況,現在是韋恩是殺雞敬猴看,而他把自己當成那隻雞了。

楚南緩緩走了出來,平靜的望著韋恩,那被他刻意斂起來的氣勢隱隱散出,如同一隻準備戰鬥的獵豹。

韋恩兩腮動了動,神情剎那間變得凝重起來。

楚南的名字在邊軍人盡皆知,但在青鸞城裡,大家知道的只有謝芷若,而只有星殿高層知道他的名字。韋恩以前雖然是軍官,但畢竟已經退役,所以他並沒有聽說過楚南的名字,但是從楚南這走出來的幾步間,他感覺到了莫名的壓力。

「你是四級玄兵,我也用四級玄力的實力對戰如何?」韋恩緊盯著楚南開口道。

其他的學員卻是齊齊一呆,對付一個四級玄兵的學員,韋恩這老師卻以同級對戰,似乎體現不了他作為一個老師的實力啊。

「好,不過我覺得老師你用六級玄兵的實力比較保險一些。」楚南淡淡道。

好狂!

班上的學員們卻是興奮了起來,看來有好戲看了,楚南明明看到韋恩實力壓制在四級玄兵一招擊敗六級玄兵的金鑫,卻仍然口出狂言,要不他腦子有病,要不就是真有實力。

「希望你的實力與你的嘴相匹配。」韋恩冷哼一聲,但不知道為什麼,他說這句話時,總感覺一下子氣勢就輸了一截。

兩個隔著五米的距離站定,身體都並不是正對著對方,而是各自有一些斜側,這是為了在攻擊或防禦中佔據先手。

兩人誰都沒有先動,但是無形的鋒芒卻已經開始交鋒。

空氣越來越沉悶,就如同空氣突然有了重量,吸入后覺得胸口壓了一座大山,觀戰的學員齊齊開始退後,看著楚南的目光已是不一樣,在氣勢上能與韋恩抗衡,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這時,已經有其它班級的學員與老師都被吸引了過來,站在遠處觀望。

韋恩察覺到自己的心開始有些焦躁了,他沒有想到這個四級玄兵境界的學員竟然無懈可擊,這麼久的對峙沒有露出一絲的破綻,神態很放鬆的樣子。

不行,不能再這麼下去,我必須得先攻擊,韋恩心中立刻做出了決定。

韋恩動了,他一腳邁出,以最短的直線瞬間衝到了楚南面前,毫無花哨的一拳擊向了楚南的面門。

空氣中響起了沉悶的爆破聲,這是拳速超音速后產生的氣爆。

「轟」

楚南頭一甩,韋恩的拳頭轟了一個空,拳上凝聚的玄力瞬間爆發產生了一條絢目玄力帶。

一擊落空,韋恩幾乎在同時一腳抽了過去,用的都是稱不上品級的軍中格鬥之術。

楚南目光一閃,右手甩了出去,如同一根柔軟無骨的藤蔓,手腕迅速順著韋恩膝窩處滑向了他的腳踝,然後瞬間發力,手爪如同鐵鉗一般扣在了他的踝關節上,隨即一記側踢踢向了他的兩腿之間。

韋恩臉色大變,他無法想像楚南能擒住他發力的鞭腿,而且他這一擊十分致命,命中了他直接就要斷子絕孫了。

一時間,韋恩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狂吼一聲玄力爆震,震開了楚南的擒拿手,身體一個悍地拔蔥,直接用上了三品玄技流雲腿,這是一種可以稱得上是步法又能稱得上是腿法的玄技,是他立功后星殿獎賞給他的。

重生之攻追攻異能 一片腿影穿透了楚南的身體,但是沒有預想中的慘叫聲。

楚南用楚氏變向幻出了一個虛影,真實的身體卻已出現在韋恩的背後,一掌隱隱透著金芒朝著仍在半空的韋恩拍去。

大力金剛掌第一式!

韋恩大吃一驚,勉強回身一拳進行格檔。

「砰」的一聲沉悶聲,韋恩的拳頭如同被一塊烙紅的鐵板給拍了一下,疼痛欲裂。

驀然,楚南第二掌已經拍下。

大力金剛掌第二式!

韋恩只覺心臟一陣抽搐,劇烈的危機感讓他壓制的玄力瞬間解放,揮手間凝成了一面玄力盾。

「轟」

楚南悶哼一聲被龐大的玄力反震之力震得倒飛出去,落地後身體搖了搖,臉色有些蒼白,他甩了甩手,開口道:「老師,你輸了。」

韋恩的臉色發青,剛剛他凝出玄力盾已經是七級玄兵才能勉強施展出來的玄技,被一個四級玄兵逼成這樣,他輸得很慘。可以說,就算是他用六級玄兵的實力與楚南打,估計也得敗北,這個學員氣勢比他強,身法玄技與掌法玄技十分詭異,估計品級不會低。

「我輸了。」良久,韋恩點了點頭承認,如果他沒猜錯,這個學員應該是星殿推薦來的,他身上的煞氣極重,身上人命估計比自己還多,而他還這麼年輕,又受到星殿重視,以後成就不可限量,自己又何必與他過不去呢?

這時,所有的學員以及其它班級觀戰的老師都震驚了,看來青鸞學院今年又有一個天才來臨了,或許他就是下一個蘇皓和齊達文。

下課之後,胖子步非凡哭著喊著要請客,非要正式拜大哥。

青鸞學院山腳碧玉湖畔的碧玉樓,是學院里的貴族食堂,這裡的消費著實不斐,一餐能抵得上普通學員一個月的伙食費了,所以在這裡用餐的學員大都背景非凡。

「楚哥,這碧玉樓的東西比起外面的醉神樓的也不差,味道絕對正。」胖子引著楚南進入碧玉樓,說道,這醉神樓是青鸞城裡頂級的酒樓,聽說大帝少年時期來七星大陸歷練,曾在此樓用過餐。

走入碧玉樓,便發現這所謂的食堂完全就是一座裝飾得精緻典雅的酒樓,一進去便覺得十分舒服。

在二樓臨窗坐下,看著外面的鱗鱗湖水,以及上面的飛鳥與戲水天鵝,頗有一番意境。

「楚哥,這地兒怎麼樣?」胖子獻媚的問道。

忽然很想你 「不錯。」楚南笑道,這時,他的目光看到了一個窈窕的身影來到了二樓,獨自一人坐在不遠處。 ?謝靈煙安靜的坐著,目光望著窗外,秀眉輕微的蹙著,證明她的心情並不是那麼好。

對於蘇皓的追求,她有些煩不勝煩。

的確,無論從哪方面來講,蘇皓都很優秀,不僅長著一張能令小女生尖叫的俊臉,而且天賦異稟。

但是,謝靈煙雖然才十七歲,但她並不是一般的小女生,論長相天賦,論家世淵源,她哪一樣都不遜色於蘇皓,沒有觸及到她心中的那根弦的男人,就算跪倒在她面前舔她的鞋底她都不會動心。

原本她雖不喜歡蘇皓,但也算不上討厭,不過蘇皓今天中午邀請她吃飯時的咄咄逼人卻讓她心生膩煩,以前她拒絕他他都故作大度的表示理解,但這一次他似乎有點失去了耐性,在她轉身就走後竟然想要強行拉她走。

就在這時,謝靈煙的對面突然坐下了一個人,她轉頭一看,發現是楚南,這小子今天第一次見面就絲毫不掩飾他的心思。

「謝老師,一個人啊。」楚南笑問。

謝靈煙瞥了楚南一眼,淡淡道:「還有一個你估計不想見到的人。」

楚南雙手靠在桌子上,道:「這青鸞學院應該沒有我不想見到的人吧。」

謝靈煙沒有理會楚南,直接當他是空氣一般。

不遠處的胖子一個人正大吃大嚼,沖著楚南豎了豎大拇指,自從葉皓追求謝靈煙后,到現在學院已經沒有人敢去追求謝靈煙了,這並不是簡單的自慚形穢可以說得通的,他還有一些其它的手段讓別人不得不放棄。

楚南也不說話,只是偶爾掃過謝靈煙的俏臉時,會有一些恍惚。

過了沒多久,一個嬌俏的少女直奔這邊而來,當她看到楚南時不由微微一滯,對謝靈煙道:「靈煙姐,他怎麼在這裡?」

「不請自來的,你沒意見吧。」楚南接話,笑眯眯的望著左心語。

左心語脊背一寒,心中咬牙切齒,這個笑面虎在威脅她,她咬著下唇哼了一聲,坐在了謝靈煙的身邊。

「小郡主,你不是還有一點事嗎?」楚南笑著道。

「我哪有事?」左心語冷哼一聲,但隨即反應了過來,楚南的笑臉讓她心中有些發毛,這個臭小子在趕她走。

「真的沒事?」楚南挑眉。

左心語糾結了一會兒,死死瞪著楚南,氣哼哼的站了起來,道:「靈煙姐,我還真有點事,先走了。」

說罷,左心語轉身用力跺著地板走了下去。

「你有她的把柄?」謝靈煙開口道。

「沒有啊,她應該是想將空間留給我們,多麼善良的小姑娘啊。」楚南哪裡會承認,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沒問題,一旦挑明了那就是另外一碼事了。

奸滑的兵油子!謝靈煙對楚南有了一個新的印象,對楚南來說卻不算是什麼好印象,不過她沒有起身離開就不錯了。

菜上來了,是胖子點了送過來的,這小子心思細膩,不是個簡單貨色。

謝靈煙沒有走,也沒有趕楚南走,自是不會矯情的拒絕楚南的酒菜。

兩人各吃各的,楚南風捲殘雲般掃掉了自己的那份,而謝靈煙卻是細嚼慢咽的享受著她自己的那份。

半晌,謝靈煙放下餐具,用絲帕擦了擦嘴,卻是見得楚南的目光望著她這邊,但焦距明顯散亂,他走神了。

「我長得很像你心中的那個女人?」謝靈煙突然問道。

楚南回過神,笑了笑,道:「不錯。」

謝靈煙看著楚南的笑臉,卻是不知道他回答這話的含義了,到底是他心中曾級有過一個長得與她很像的女人?還是說他的心中一直有著那麼一個對末來理想女子的標準,而她符合了那個標準?

「你是謝將軍的堂妹?」楚南問。

「嗯,我聽她說起過你,她很欣賞你,星殿推薦的名額本已經滿了,是她再三求情才讓我父親發話硬加了一個名額。」謝靈煙道。

「我也很欣賞謝將軍,一個女人能在軍中打開局面,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並不是你實力強大就行的。」楚南笑道。

兩個人從謝芷若的身上找到了一些共同的話題,謝靈煙明顯對謝芷若在軍中的事情很有興趣,而楚南十分善於講故事,經由他加工的一些事情很容易將人的情緒帶入進去,要不熱血,要不悲壯,當真是精彩絕倫。

而之後,謝靈煙問到他所做的一些壯舉,但楚南都是一帶而過。

時間過得很快,當謝靈煙回過神來時,才發現她與楚南相處了一個時辰,而她絲毫沒有察覺到時間的流逝,雖然不想承認,但她知道,和楚南在一起確實讓她感覺到放鬆,他的故事說得引人入勝,而且對於他自己的事情,他直接三言二語帶過,如果是別人,應該會添油加醋的大肆渲染吹噓吧。

青鸞學院時間很松,一般都是半天的課程,其餘時間自行安排。

在謝靈煙走後,楚南開始在青鸞學院里閑逛起來,他需要了解學院的地形建築,這會讓他更有安全感。

青鸞學院很大,很多學員在青鸞學院幾年都沒有完全摸清地形。

楚南先是去飼養部看了看自己寄養在那裡的火龍駒,然後開始有路沒路的到處亂鑽。

逛著逛著,楚南來到了後山,看到了一片葯園,葯園裡種植著許多上了品級的靈藥,有一級,二級,甚至還有三級靈藥,四級靈藥到是不見蹤影。

一級到三級的靈藥或許還可以在普通環境下培育,但四級靈藥及其以上品級的靈藥對於環境的要求極其苛刻,移植的話幾乎不可能存活。

六宮無妃 葯園外有一個簡單的一級玄陣,應該是為了防止有動物闖入其中破壞葯園。

這種一級玄陣,對於楚南來說很容易就破解了,他好奇的進入了其中。

葯園中間有一幛二層的小木屋,外面的木地板上鋪著許多加工過後的靈藥。

楚南走了過去,憑著腦海里了解的一些玄葯知識開始辨認:「木靈草,織錦花,荊棘果……」

「小兔崽子,敢闖我的葯園。」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如雷一般在楚南耳邊炸響,震得他頭暈眼花,隨即,一隻乾枯的大手直接拉著他的領子將他提了起來。 ?楚南強忍住眩暈想吐的感覺,身體一扭,翻了一個跟斗掙脫開來。

「這身法有點意思。」這是一個有著花白頭髮鬍鬚,一身長袍臟污得看不出本來顏色的邋遢老者,渾身都是一股藥味。

「前輩,我是學院新生,不懂規矩,還望前輩見諒。」楚南急忙道,他知道這老者是一位高手,如果真要抓自己的話自己是掙不脫的。

老者用探究的目光掃了楚南一眼,道:「你是戰爭學院的新生,怎麼對我的葯園有興趣?」

「我曾經粗略學習過一些初級的玄藥理論知識,所以看到這葯園好奇之下就進來看了看。」楚南道。

「我記得我離開之前是開啟了玄陣的,你還懂玄陣?」老者問。

「懂一些。」楚南點頭。

「看不出你還學得挺雜,這樣吧,你只要回答出地板上這些靈藥是用來煉製什麼玄藥劑的,我便不追究你擅闖之罪,否則,我就將你逐出青鸞學院。」老者冷哼著楚南道。

楚南卻是信心滿滿道:「這個還真難不倒我,我剛才就猜到了,這是用來煉製二級玄藥劑生骨劑的,不過,我記得生骨劑里是沒有織棉花這種靈藥的。」

老者訝異的望著楚南,這小子還真懂啊,他心中一動,問道:「那你說說看我為什麼要加織棉花?」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