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啊,」遠遠的,只見一個女孩站在圖書館門外,阿魘以目光注視著她走近,她迎上目光,很快便又低下頭,「我可以從你這買到『形魄丹』嗎?」

阿魘淡淡一笑,「你是翼族,還是未過成人禮的白靈鳥,使用『形魄丹』的後果你可了解?每使用一次就得付出百年壽命。你們一般壽命可只有500歲,你確定要用?」

意外的,她沒有猶豫,「你這裡果然有,我要買。」她的目光堅定,沒有一絲猶豫。

「可這『形魄丹』是千金難求啊,」阿魘玩味地看著女孩,「我可以送你三顆,但前提是你的故事必須能引起我的興趣。」

「故事?」女孩有些不解,「我的故事?」

女孩停頓了一會兒,迷惑,慌亂,緊張等元素慢慢侵佔了她明亮的眼眸,微張開的朱唇深吸了口氣,「我的故事得從那年成人禮上說起……」

她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一樁樁,一幕幕,不斷地在腦海中浮現,交織……

她沒有成年,按照翼族的說法,200歲才算成年,但她生性頑劣,硬是混進「禮成大典」。

那天,翼族剛成年的少男少女們,都齊聚在大殿上,而她則躡手躡腳地躲在他們身後,畢竟生性就喜歡熱鬧的她怎麼可能不來呢。

「可多多,你在幹嘛?」前面一個男孩看著十分年輕,身後一雙翅膀瞬間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陽光灑在上面帶出了一些金色,金色又反射出絢麗的光澤十分奪目,他的容貌在映襯下,顯得更加濃冽俊美。

「閉嘴,小點聲,我來湊熱鬧了,這裡好好玩。」她警惕地把眼前的男孩拉扯蹲下,「你的翅膀好美啊,等我成人禮那天一定會有一雙比你美、更耀眼的翅膀!」

他笑而不語,饒有興緻地將她從上到下細細打量一翻,越看嘴角的笑意就越濃。

「你嘛,畢竟比較胖,你的翅膀絕對是比我大的,不然撐不起你。」

說這話的時候,男孩的笑容由淺至深,真真正正開懷大笑,沒有一絲掩飾的笑容。

「於墨!」她生氣地瞪著男孩。

突然,她注意到翼族的成人禮上竟然有一個人類,就在於墨身後的不遠處,她目光凝聚,盯在他的臉上好久,周圍所有東西都影影綽綽只剩下一個輪廓了。

他的五官很端正,劍眉星目,輪廓深邃,明明就在眼前,卻無法完全看清,就如同他的心。

「人類!」她喃喃自語,自顧自地起身,徑直走進那個人類。

在她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時,卻又片刻的呆愣,秀美的面孔上,剎那間似乎掠過一絲複雜,然而很快她就恢復了冷靜,彷彿剛才那一瞬間只是錯覺。

很快他們便四目相對雙目交視,他的眼睛如裝滿上浩瀚星空,神光變幻,她的心撲通一下,他的目光溫和萬千,卻彷彿能看穿她的心思,「我們可曾見過?」

「沒有!」他沒有一點猶豫便立刻回答,很久后他又輕聲回答,「我是第一次來妖世,又怎麼會認識你?」如果仔細聽的話,那消散的尾音里似乎隱藏著一點感傷與柔情。

……

「於墨,你有沒有遇見過誰,覺得你們似曾相識,你會有這樣的感覺嗎?你看著他心裡很難過很難過,好像已經和那個人認識了很久很久,但是你想不起來他是誰。」大典后,她有些失神。

於墨一頓,神情浮現出絲絲異樣,但變化來得如此快速而又如此不經意,彷彿是她看錯了,目光渙散看向遠處,嘴唇微微闔動,「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夢中情人,我也說不清——多多,你這是思春啊!」

女孩一愣,「你胡說八道!」話一說完,也不等於墨反應過來,便轉身離去。

而於墨只能看著她遠處的背影,一怔,有些迷茫的抬起雙眼,那人已經遠處,快得像一抹掠過身卻從不停留的風,轉眼消失在眼前,既捉不住它也留不住它,只留下一抹淡淡的熟悉的氣息……

「蹉源,別亂跑,」一個長相十分魁梧的男人對身後的男孩說道,只見男孩十分恭敬地點頭,「走吧,再不回去,你傅大伯要擔心了,畢竟這妖世亂的很。」

男孩輕「嗯」一聲,眼睛卻不經意地望向不遠處,望向那空無一人的大殿,唇角淺淺勾起,只是那眼中竟帶了連自己都未察覺的遺憾和複雜。「走吧。」

「禮成大典」已經過去一段時間,可多多卻總是不能忘懷。

於墨看著前面坐在台階上發獃的女孩停住了腳步,她猛然轉過身來,眼中閃動著驚喜和希望的光芒,全神貫注地盯著於墨,她在期待,渴望地聽著她想聽到的答案,「這是翼靈,今晚我會去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你就趁機離開。」

她像個孩子般激動地接過「翼靈」,這是翼族神物,一種專門為妖力低下的妖轉移空間,去往人間的神物。

那天晚上,她手裡緊拽著「翼靈」,那是一個水藍色的通靈鑰匙,她在等,等著於墨說的合適時機。

「哈拉死了。」莊嚴的大殿上擺著一具冰冷的屍體,於墨平日里正經的眉角帶了絲古怪,神色平淡。

「誰殺的!」大殿的正中央,翼族族長就坐在那高高在上的寶座上,巨大的翅膀張開於背後,黑色的翅膀立於虛空和黑暗之中,金色瞳孔中閃爍著憤怒,他伸手指著於墨,「到底誰殺的?」

周圍滿是竊竊私語,一群翼族有頭有臉的人物皆聚於此,誰能想到,哈連剛當上族長不久便痛失愛子。

「不知,哈拉本就惡貫滿盈,得罪的仇家多了去了,誰知是哪個仇家殺的?」於墨倒是冷靜得很,殿堂一片沉寂,不遠處哈連的神情晦澀,長長覆蓋下來的睫毛,都無法掩蓋眼底令人畏懼的寒意。

「是於曳!有信報傳來,於曳剛才偷偷逃走了,不知他何時回來……」人群中的一個身材十分高大的中年男子身披一件長袍,然而鷹鉤般的鼻子越顯一股蠻狠陰鷙之氣。

伴隨著傳來的聲音,所有目光,都一起往他看去,陸續響起議論聲,嗡嗡地飛速傳遍了整個大殿。

「不,不可能是他,」一個少女的聲音顫抖著,張了張口,卻說不出話為他辯駁,她盯著地上滿是傷痕的屍體,目光沉靜如死。

越過多年時光,她想起於曳年少的模樣,意氣風發,白袍依舊,兩手抱著快要有他人長的長劍,帶著一點怯懦,一點不自信的看著她,「哈霖,聽說你爹已經把你許配給我了,那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哈霖,那死的可是你哥哥,你怎麼來是幫外人說話。」,先前的那個鷹鉤般鼻子的中年男子陰陽怪氣地說道。

她沒理會他的擠兌,只是死死地盯著屍體,一言不發。

…… 「我不會死,死的會是你!』

祕婚驚夢:印先生,別來無恙 陳強的話還言猶在耳,血月台神魂後期武修便真的死了。

雖然令那人死亡不是陳強,而是血色雷霆,可還是讓人心中震撼莫名。

「血色雷霆的爆發和他有沒有關係?」

「不會,這裡的陷阱沒有人能夠控制!」

「或許他能夠提前發現陷阱也說不定!」

……

人們議論紛紛,忽然——

「血月台只有三個人,前面有條岔路,大家都分散逃啊~!」

陳強大喊一聲,一轉身便踏上了先前看好的路徑上,幾個眨眼的工夫,便消失在霧氣深處,他竟然趁著眾人沒回過神的工夫跑了!

陳強沒有騙人,前方不遠處確實分出了岔路,一條向左,一條向右。

「確實有岔路……」

眾人定睛一看,看到了那條岔路,不少人當即動起了心思。

「兄弟們,都逃啊!」

那名被當作炮灰神魂中期武修,也大喊一聲,緊跟著一個箭步就躥了出去,所踏之地皆是陳強剛剛走過的地方。

「嗡!」

場面一下子亂了,已經有兩個人逃了,不再甘心做血月台的炮灰,而血月台的人只是眼睜睜的看著那兩個人逃了,並沒有其他舉動。

「跑!」

眾人發了一聲喊,幾乎是一瞬間,所有人都向著霧氣深處跑了出去,有個別人踏入了陷阱,當即身死道消,可更多的人終究是跑了。

「都給我站住!」

暴喝聲響起,血月台的人不是對眾人的逃跑視而不見,而是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他們還沒醒過神來。

可就是這一愣神的工夫,所有人都已經消失在了血紅色霧氣的深處。

只剩下血月台三人面面相覷,這三人一長臉,一短臉,一圓臉,湊在一起倒是頗為有趣。

「要不要追?」

長臉男子問道。

「別追了,沒有人趟路,我們沒必要以身涉險!」

圓臉男子微微搖頭說道。

「都是那個小子害的,陷害我族長老,壞我等大事,若再讓我遇到,定要將那小子挫骨揚灰!」

短臉男子恨聲說道。

……

陳強一頭就扎進了左側的通道。

「嗯,血色霧氣沒有了?」

踏進左側通道后,他才發現無處不在的血色霧氣消失了,整條通道的情況都一覽無遺。

「霧氣沒有了,是不是也意味著陷阱也沒有了?」

雖然有這個猜想,但陳強也沒敢大意,依然仔細探查。

「還有岔路?」

大概前行了十里后,通道再次分出了岔路,如同前一次一樣,分出一左一右兩條岔路。

「去哪邊……還是左邊這條吧!」

陳強沒有過多糾結,依然選擇了左邊的岔路。

正在他小心翼翼的前行的時候——

「轟隆~!」

身後傳來一聲巨響,一道閘門落下,將他身後的通道完全封死了。

「回不去了……!」

陳強目光微動,嘗試著撼動閘門,閘門卻紋絲不動。

身後路被封死,他只能繼續向前,可這一次他只前行了不到百米,便再也無法向前。

因為又有一道閘門落下,將他生生困在了中間。

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從閘門後面響起了說話的聲音。

「頭,逮住一個!要不要開啟閘門?」

說話的正是消失許久青衣傀儡。

原來這些傀儡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通道,此處是他們設置的一處陷阱。

「再等等,等青一、青二他們都過來后,再開啟!」

黑衣傀儡琥珀色的眼睛閃光乍現。

「憑頭的本事,一箭就將他射殺了,還用等青一他們?」

青衣傀儡不解問道。

「這個人戰力不弱,只憑我們兩個未必能拿下他!」

黑衣傀儡慎重道。

陳強他們在霧氣中看不遠,可黑衣傀儡卻能在霧氣中看出很遠,這些傀儡最開始偷襲時,陳強等人的動作黑衣傀儡看得一清二楚。

「他一個靈竅中期戰力能有這麼強?」

青衣傀儡倒不是懷疑黑衣傀儡的話,只有有些難以相信罷了,要知道黑衣傀儡的戰力拿到靈竅後期當中也是屬於頂尖。

青衣傀儡實力相當於靈竅中期,而黑衣傀儡的實力則相當於靈竅後期巔峰,屬於那種只差一步就能踏入神魂期的程度。

「小心無大錯!」

黑衣傀儡非常謹慎。

「說話的這些人是誰?」

陳強有些莫名其妙。令他莫名其妙的不是有人要對付他,而是這兩人毫不避諱的當著他的『面』討論如何對付他。

這樣的事情他還是頭一次經歷。

「頭,我們回來了!」

說話的是名為青一的傀儡。

「收穫怎麼樣?」

黑衣傀儡問道。

「射殺了三人!你這邊呢?」

青一先回答了黑衣傀儡的問題,繼而轉問道。

「算上這個也是三人,不過此人實力不弱,都準備好,待會我打開閘門,你們就一頓亂箭攢射將他射死!」

黑衣傀儡說道。

……

「亂箭攢射?莫非是最開始偷襲的那波人?只是這麼明目張胆商討計策,難道不怕我提前有所防備?」

聽著閘門外面的討論聲,陳強疑惑不解。

沒用他疑惑多久,閘門『轟』的一下直接沉入了地下。

可迎接他的並非是漫天箭雨,而是一張大網。

「耍詐!」

陳強暗罵一聲,急急翻身向後退避,險之又險的避過了兜頭罩下的大網。

「十個靈竅中期,一個靈竅後期!」

避開罩網,他才有機會仔細打量眼前之人,一共十一人,以靈力波動判斷,黑衣人是靈竅後期,青衣人則是一水的靈竅中期。

「這些人的氣息怎麼這麼古怪?感覺不像是生人,莫非是殭屍一類?」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