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方才在清境源綾風用的不是靈力而是上古神力?』』

「是的,沒錯,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她,緣淺情深,註定只能是朋友。』』

「那你也知道輪迴之道?那你也清楚綾風她是什麼身份嗎?』』

「沒錯,所有的一切我比你更清楚。所以帝燁痕我不希望你像前世那般讓她失望。』』,梵千殤不知不覺怒了,抓著帝燁痕的衣服警告著。

「你放心,我不會在像那樣般,我尋了她那麼久等的就是今天。若是她有一天蘇醒過來了,到那時該來的還是會來而並不是你我可以左右的了。』』

「哎,你說的沒錯,如果她蘇醒了,那麼他也會蘇醒過來,一旦他醒了整片大陸再次陷入危險之境,也唯獨只有她才可婉轉這一切。』』?這個時候瓊漓悅,一直房間里思索到方才顧綾風使用的術法,她使用的不是靈力,而是純凈而聖潔的神力

「可是這上古神力不就早在幾百年前就消失了么,怎麼會出現在顧綾風的身上………..』』?這一晚所有人都在想著顧綾風,一直以來大家瞧不起的她竟然如今有這般實力,著實是深深打了個臉了。

(本章完) 謝欣和陳靜然一人提著一個箱子的一端,吃力地往外面抬去。

周冬晴看著兩人的背影,無奈地搖了搖頭,彎腰從地上撈起一麻袋貨物。

大齡未婚 眼大肚皮小,等重物離地的那一秒,她的胳膊被地心引力向下一扯,差點沒站穩。

周冬晴定了定神,手臂力量加到極致,抱著貨物繼續朝外面走。

「誰知道有這麼多……」謝欣苦哈哈地說道。

「我金貴的電競之手……」陳靜然眼角帶淚。

周冬晴看著這兩個嘴裡抱怨不斷,行動卻很誠實的室友,一人飛了一個眼刀。

「魔法護盾。」陳靜然說著就想去拽滑鼠,雙手一松,那頭的謝欣一個托不住,箱子狠狠地砸到了兩人腳上。

「陳……靜……然……今晚我就扒開你的魔法護盾好好看看,裡面到底住了個什麼妖怪!」謝欣忍痛立誓。

「扒開……扒開什麼?」陳靜然的思想被痛覺神經所佔據,謝欣的話聽得一知半解。

周冬晴冷漠地從兩人面前路過,「當然是扒開你的衣服。」

陳靜然聞言也害怕了。

她羞澀地看著謝欣,「欣欣,你拒絕高富帥們的原因難道是因為愛上了我?」

謝欣:「……」

陳靜然:「別想了,我怕傷害你。」

黑道霸主的警花妻 搬完一撥貨,回頭從她們旁邊路過的周冬晴指指謝欣腫起的腳:「你已經傷害她了。」

陳靜然:「……」

謝欣:「我該說句謝謝?」

「你們兩個,一邊待著去,影響我辦公!」周冬晴毫不留情地說道,瞧瞧這倆非得跟過來幫倒忙的貨,東西沒運多少走,工傷的工傷,心傷的心傷,嚴重妨礙她的正常進度!

礙事1號謝欣:「……」

礙事2號陳靜然:「……」

兩人抹抹眼淚,不約而同地重新干起活來。

沉重的箱子壓得兩人時走時停,等她們下一次抬著東西從郵局裡出來的時候,居然看到一夜未歸的楊梅和她男朋友從街道的另一方走過來。

謝欣愣了一下,楊梅也愣了一下,不過後者的反應速度顯然比前者更快。

「欣欣,靜然,好巧啊!」

楊梅剛和她們打完招呼,周冬晴的頭就從郵局裡面探出來。

就在兩人目光交匯、電光火石的一剎那,陳靜然忽然歡呼而起:「太好了!正愁沒有救兵!」

周冬晴剛想打開的嘴立馬合上。

「這些東西要搬去哪裡?我們一起搬吧。」楊梅說道。

「梅梅!她們昨天還……」楊梅的男朋友話剛說到一半就被她打斷了。

謝欣細心地發現,他從一見到她們開始臉色就不大好。

楊梅拉了拉他的衣角,趁他把話說完之前搶先說道:「昨天都是誤會!跟你講過好幾遍了!她們是我的室友,幫她們就是幫我,你幫還是不幫?」

「對啊,誤會,都是誤會!」

謝欣看著興緻昂揚搬救兵的陳靜然,心想你昨天睡得跟死豬一樣知道是什麼誤會嗎就在這兒可勁兒蹦躂! 似乎雨過天晴,心情也變的無比的美妙。而內心卻還在回想著那天清境源發生的事情,那雙無比可怕的眼睛似乎有幾分熟悉之感,可惜的是沒能看到他的面容。回憶中有著一股清風飄拂吹過,可以確定那人身上有一股無比奇特的藥味。

「藥味~藥味~藥王,怎麼可能他與自己有仇么?』』,聯想到藥味就馬上想起一個人,平常看似奇怪的一個人,經常出遊在外的洛軒越,也只是猜測罷了。

「喂,顧綾風。』』

「公主殿下?你今天怎麼有心情來我這兒逛,莫非是一戰不服還想在來?』』,看著瓊漓悅還是有幾分可愛之處,實則內心不壞罷了只是容易被人利用,原因都是來自於那太子殿下,哎,自古紅顏多禍水呢。

「你這個人,怎麼那麼毒舌。是在炫耀么,真是。懶得和你說,我今天只是沒什麼事無意間走到了你這。』』

「真的只是無意間?我不信,公主殿下您怎麼可能像如今般呢?』』

「愛信不信~哼~算了,算了。其實我今天來是有問題想問你的?』』,

其實在來的之前,瓊漓悅就已經把發生過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綾爹爹,在一個時辰之前。

「爹爹,女兒有很多疑惑想問你?』』

「說吧?什麼問題,我怎麼聽說你剛剛到皇城不久便和那位顧綾風比試了,而且還輸了?』』

「沒錯,我今天要問你的事情正是關於顧綾風的。』』,而後她把所有自己所看見都說了一遍,穹雁王鄒著眉頭震驚了。

「你是說那早已消失的神力如今出現了?可是帶有世間萬物,便可呼喚一切的神力?』』

「沒錯是的,那天我們不小心遭了別人暗算,是顧綾風化解了那禁制,她用的不是滄瀾皇城的內力也不是劍法更不是靈力,而是純凈而聖潔的神力。有一瞬間腦海里看見她身穿戰甲手握長劍站在一處最高的地方,就感覺很是奇怪。』』

「啊~~啊~看來真的是她啊,真的是她,老天庇佑,難道她真的回來了。』』

「她?爹爹您口中所說的她是誰啊?還有我們穹雁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漓悅啊,其實這次爹爹讓你前往皇城是另有目的,為的就是尋找她。在上古年間穹雁整個國度不像如今這般完整,曾經歷代的穹雁王一心想著獨霸這個天下,便走火入魔,令整個穹雁陷入困境,全部百姓都死於她手中。在這個時候有一位至高無上的女子出現了,她當時便是用這聖潔的神力將她擊敗。令整個穹雁起死回生,而後經過她的整頓才有了如今的盛世,大家便尊稱她為穹雁女王陛下。之所以傳言說穹雁有上古神臨庇佑實則並不是而是來自於那名女子,而那時大家都相信她還會回來。』』

「沒想到穹雁還有這等往事,那爹爹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

「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會給穹雁帶來

(本章未完,請翻頁)

很大的麻煩,所以爹爹才不告訴你,如今她已經出現了也無妨。』』

「爹爹,是不是我暫時還不能確定,待我去試探她幾番。』』

顧綾風看著這公主鄒著眉頭在發獃晃了晃「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瓊漓悅』』直到大聲呼喊她的名字才回過神,

「你不是有話要問我嗎?』』

「那天在清境源你解開那道強大的禁制用的是神力對不對?』』

「你~~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奇怪穹雁的公主怎麼會知道神力的存在,它穹雁國不是最為神秘不問世事的嗎。

「你不用管我怎麼知道的,你就告訴我是與不是,這關乎到我穹雁的存亡。』』

「沒錯,是的。』』一說關乎到穹雁的存亡便想起那抹畫面,畫面的女子正是穹雁國的。

「太好了,那你這神力是怎麼來的?你知道這神力的來源嗎?』』

「這我不能告訴你,我心中和你一樣也有許多的疑問,等我找到了答案便可全部告知於你。』』?說完一臉沮喪地望著池塘里的荷花,發著呆心裡想到「這世間或許真的是如此之巧妙,那位與自己長的相似強大神一般的女子難道真的是自己,難道真的是輪迴,若真的是自己那……..』』,

瓊漓悅望見她失神片刻並未說話心裡也在默默想到「顧綾風,倘若你真的是爹爹所說的穹雁女王那燁痕哥哥……….不管你是與不是我對燁痕哥哥是絕不會放手,除非…..除非他親自口頭告訴我。』』

「綾……..師妹,你怎麼也在這兒?』』帝燁痕忙完事物想送一樣禮物給顧綾風不料瓊漓悅也在。

「師兄,怎麼我就不能在這了?咦,你手裡拿的是什麼,是什麼?給我看看?』』,一人在搶一人在躲,小打小鬧,而顧綾風卻沒有在意,還是沉浸在方才的問題中。

「哎,師妹,這個不是給你的,你給我…….』』

「我偏不給,哼,好啦,我走了。』』瓊漓悅樂呵呵地往外邊走去

「綾風,你在想什麼?』』

「哦,沒什麼,欣賞欣賞這美景,你看多美啊~~』』尷尬地回答了一句

「方才我和公主殿下吵鬧的時候都沒能影響到你?』』

「你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我應該吃醋么?不好意思我今天沒有吃醋。』』

「你變了~~』』說完帝燁痕往外走去,心裡有著一絲絲難過。她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心頭情緒反佛也不好了,而兩人自從這之後見了也是默默不說話,大家都可以看出這兩人又是在鬧著小彆扭。剛剛好也稱了瓊漓悅的心意。

「綾風,聽說你和皇兄兩人鬧彆扭了?』』帝幽苒問道

「你們都看出來了?呵呵…..』』

「什麼叫我們看出來了,不是傻子都知道。』』旁邊梵千殤踢了她一腳,「我說幽苒公主你能不

(本章未完,請翻頁)

能別添亂了…………』』他輕聲對帝幽苒說。?顧綾風看見了梵千殤和帝幽苒的小情緒。

「好了,千殤,別說了。這怪不得幽苒公主。』』

多了兩人的吵鬧聲想出去走走不料看見了兩個人,這兩個人也看見了顧綾風,故作姿態表演著以為她會生氣,但他還是小看了她。

「師兄,你看,我們去那好不好嘛?』』瓊漓悅曖昧對著帝燁痕說,牽著他的手往一邊走去。

「好~~師妹你說去哪就去哪裡,聽你的。』』同時帝燁痕也符合著瓊漓悅說道,瞬間擁抱著她溫柔的親吻了瓊漓悅。

顧綾風看見這一幕心頭就如同一把刀狠狠地扎在了自己的心間,有著想上去打人地衝動但最終還是忍住了,本想上前去打聲招呼的看見這一幕的時候轉身悄然離去,不回頭。

走到了一處沒有任何人的地方,終於忍不住眼淚刷地往下流,周圍沒有任何風吹草動,只有這如此安靜地哭聲。忽然天空中下著瀰漫大雨,雨水一滴一滴落在她的身上,全身濕透的她行走在這黑暗的皇城內。

另一邊帝燁痕看見她離去的背影也很是心疼,其實方才的親吻並未真正的親了,而是瓊漓悅東西掉下來他剛剛好用手接到了,站在顧綾風這個位置的角度遠看似是著實有著些誤會。

「師兄,你別裝了,我知道你是故意做給顧綾風看的,你心裡還有她,你想去追就去吧。』』?瓊漓悅看帝燁痕魂不守舍的樣子不忍心說道

「師妹,謝謝。』』帝燁痕拿著雨傘往外追去。

「別哭了……..下這麼大雨,』』一個聲音頓時響起,即不是梵千殤也不是帝燁痕,而是帝天逸,他手拿著雨傘一邊輕輕扶著她。

「呵呵,是你~~』』顧綾風以為是帝燁痕,抬頭一看竟然是帝天逸,每日思念著的人沒在卻是如今這個滿懷惡意的大皇子。看了他幾眼,越看越是模糊,甚至模糊到以為是帝燁痕……….

「綾風,綾風,醒醒……..』』帝天逸對她微笑,微笑不過一秒她緩緩暈倒過去,他把她抱入在懷中,湊巧帝燁痕也剛剛好趕到,看見顧綾風靠在帝天逸的懷中,滿臉憤怒。

「綾風,這就是你對我的懲罰嗎?不惜所有投入到他的懷抱,呵呵。』』,此時兩人的誤會更是越陷越深,兩人都是爭強好勝不願意放下任何身段相互道一聲歉。

「殿下,綾風姑娘這怎麼和你…….」,帝天逸看出疊卿疑惑但沒有時間解釋吩咐著「這什麼這,你沒看到綾風被雨淋濕綾嗎,還不快去傳醫聖」

「哦哦,好,我這就去。」,顧綾風從回來的路上就一直在說這胡話「冷,我冷,,燁痕。」

本來聽見她說冷馬上抱緊她只聽見了兩個字「燁痕」,他馬上把她放了下來。「顧綾風,他都那樣對你為什麼你直到現在心裡的還是他,為什麼…….」

(本章完) 一個人倒下了,另一個人還依然堅挺。

「梅梅,我買了狼牙土豆,下來吃點兒?」

餓了一天,和陳靜然誰也肯不出門買飯的楊梅一聽到有吃的,終於草草地騰出一隻手來伸了出去:「我走不開。」

她走不開,那就只有狼牙土豆走幾步了。謝欣上前。

楊梅終於吃上了今天的第一口飯。

等她把袋子遞迴給謝欣的時候,裡面只剩幾根蔫不拉幾的小青芽兒。

「你一定吃過飯了吧。」楊梅看也沒看謝欣一眼,直接下完定論,暗示「既然你都吃完飯了,那我把所有土豆吃完就沒關係」。

謝欣:……

考慮到寢室里有兩位等待喂投的網癮少女,謝欣特意買了三人份的狼牙土豆,一來可以給自己打牙祭,二來可以為兩位網癮少女續命。

漫步動漫世界 看著此刻幾乎空空如也的袋子,謝欣想打人。

「你夠吃嗎?我還買了兩包泡麵。」

前夫生存攻略 剛才丟了一包給陳靜然。

剩下的那包本來就是打算給楊梅的,儘管此刻她的心有一點點動搖。

「哦,你給我泡上吧,另一包留著我明天吃。」楊梅頭也不回地說道。

話音剛落,寢室門被人從外面「吱呀」一聲推開。

是沉迷兼職瘋狂打工的周冬晴。

她腳步飛快,走路帶出的風猛地灌進宿舍,「楊梅,你能不能不靠別人養著?」

「冬……」謝欣剛要開口就被周冬晴打斷。

「欣欣,這個月你給她帶多少次飯了,她給你一分錢了嗎?」

說到錢,她們誰都可以不在乎。

可周冬晴絕對做不到熟視無睹。她家裡環境十分不好,除了得賺夠自己的學費,還得供著自己的兩個妹妹。

楊梅這種只請不回、給她帶了無數次飯一次飯錢都不給的行為,一次次挑戰著她的底線。

這不,謝欣給楊梅帶飯又被她撞上了。

撞不上還好,只要一撞上,她就不會當做看不見。就算室友們少年不知錢滋味,但也不代表就該放縱某些人的無度索取。

楊梅的目光終於從電腦屏幕前挪開,坐在上鋪俯視周冬晴:「周冬晴,我用你錢了嗎?同學對我好請我吃點東西怎麼了?你自己摳門還不準別人大方?」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