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我都聽著,我們好久都沒有見面了,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聚聚,在飛機上飛了那麼久,我現在的臉色一定很差,我回去休息休息,晚上記得電話call我,一定會以最好的狀態,出現在你們面前!」

空氣中,瀰漫著緊張的氣氛,硝煙滾滾。

言辰風捏緊的拳頭,骨節摩擦著,發出恐怖的聲音,臉色鐵青,像是下一秒鐘就會殺人。

都已經決定滾蛋了,還要說那麼多的話,有意思嗎?

再者,他身為老公,還在會議室里,程燁竟然當著他的面,對他老婆說一些曖昧的話,簡直是將不怕死的精神,發揮到了極致!

沈凌菲疲於應付,正準備敷衍了事,程燁促狹的笑容,看得她不好意思開口。

言辰風冷聲提醒著,漆黑的臉,快要反光,薄唇掀動,冷酷無情:

「程大設計師,沒事情囑託的話,就趕緊回去躺著吧,稍微運動身體,就腎虛不已,還好是現在單身生活著,若是有了另一半,只怕走路都要扶著牆走路了!」

程燁不屑一顧,嗤笑道:

「呵呵,嫉妒,*裸的嫉妒!」

優美的聲音弧線,在空中劃過,漸行漸遠,伴隨著程燁的遠去,逐漸變小:

「你就是嫉妒我天天飛來飛去,自由自在,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你,只能坐在辦公室,板著一張臉,處理著永遠處理不了的公文……」

沈凌菲用盡全力,抱緊言辰風精壯的腰身,生怕他控制不住情緒,對程燁下了狠手。

不過……

她皺眉看著程燁遠去的背影,不止一次猜想著問題:

到底是經歷了什麼,現在的程燁,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而且,還有點兒小小的犯賤!

今天,從她進來到現在,程燁說話之餘,一直有注重,控制著度!

而這個「度」,一直維持在能夠刺激到言辰風,卻又令言辰風想要揍他,師出無名的程度。

「一個人,怎麼可以賤到這種地步?」

沈凌菲發自內心的深省,實在是程燁走的太快,否則,她一定要攔著他,好好地問上一問!

言辰風注視沈凌菲的動作,久久不見她回神,心中不免有些吃味!

男人咳嗽了兩聲,拉扯著沈凌菲的衣袖,冷哼一聲道:

「怎麼?你一直盯著他看,是心猿意馬了嗎?」

質問的話語,脫口而出,心中更加贊同程燁剛才說話的內容。

相比較自己,程燁的時間,排的很空閑,有很多的時間,可以陪同在沈凌菲身邊,陪她去天涯海角,任意一個角落。

而他,如程燁所說,只能坐在辦公室里,處理著永遠都處理不了,單一而又繁瑣的公文。

女人應該都喜歡帶她們遊山玩水,體驗生活,享受人生的男人吧。

而他,除了讓她衣食無憂外,根本沒有能力陪她去旅遊。

言辰風吃醋的模樣,格外的可愛,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不外如是!

沈凌菲柔若無骨,趴在了男人寬大而又溫暖的懷裡,抬頭看去,言辰風措不及防的抱緊溫香軟玉,表情有些無辜。

修長的食指,打磨在言辰風的白色襯衫上,有一下,沒一下,輕巧的划著,力道被完美的掌控。

她似乎喜歡上了撩撥言辰風的感覺,手上的動作,不僅沒有收斂,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發的肆無忌憚起來!

耳畔,男人的呼吸聲越發的急促,言辰風最終抵不過,一把抓住沈凌菲作亂的手,放在了嘴邊,親吻著,目光專註且堅定:

「你知道的,我心裡只有你!」

她當然知道!

沈凌菲心底偷笑,抵不過他的一往情深,乖巧溫柔地趴在男人胸口處,低聲淺笑:

「其實,老公根本就不用擔心那麼多,當初,我沒有選擇和他在一起,現在也不會!」

「真的嗎?」

言辰風有些不確定道!

在愛情面前,沒有人會成為永久的強者,哪怕是再如何驚才絕艷的人,也會止步不前!

因為深愛,所以擔驚受怕!

「當然!」

沈凌菲一口承認道!

他愛的卑微,她何嘗不是如此?

言辰風眼底的期待和希冀,如一塊燒紅了的烙鐵,焊在了她的心田!

從此,傷疤腐化成了一塊爛肉,徹底掩埋,一道觸碰,便是撕心裂肺的痛!

沈凌菲主動擁吻言辰風,相差十幾厘米的身高,因為兩顆相近的心,不再是問題。

空蕩蕩的會議室,只有他們兩個人,恍惚間,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誓言:

「我對你的心意,從來都不是隨著時間的轉移,而有所變動,正如地老天荒所代表的含義,從來都只是永永遠遠!」

夜幕降臨,沈凌菲哄好了球球,等待孩子睡著了以後,悄無聲息的溜到了客廳。

跟隨在她身後的,還有同樣沒有睡著的言辰風。

客廳的燈開了一盞,僅夠照明之用,廚房燈火輝煌,在萬家燈火盡數熄滅的時候,脫穎而出。

幾分鐘后,沈凌菲提著熱水出來,口中咬著一碗泡麵。

彼時,言辰風正躺在沙發上把玩手機,刷著新聞。

聽著腳步聲逼近,連忙起身,想要幫忙。

看著沈凌菲越走越近,手裡拿著的東西,赫然是一包包裝精緻的泡麵?

言辰風大跌眼鏡,感覺此生是不會再愛了!

饒是如此,還是起身幫忙卸下了沈凌菲手裡的東西,他全程黑著一張臉。

泡麵的流程,他早已經爛熟於心,拆開包裝,撕開調料包,倒入開水,一系列動作,如行雲流水。 同樣的動作,為什麼換了他來做,那麼富有美感,那一份淡然,幾乎可以把此生見過的人,都比了下去。

如窗外的玄月,任憑星星的光滑再如何明媚,也比不過月的風姿卓絕!

邪王的禍水罪妃 忙完手上的工作后,言辰風重新坐在沙發上,伸手攬過沈凌菲的纖腰,引導著她,趴在自己的膝蓋上。

男人低下頭,眉宇間,儘是風輕雲淡,周身縈繞著的優雅氣質,為無邊的月色,加分了不少。

修長如玉的手指,骨節分明,穿梭在女人如海藻般長而黑,且濃密的髮絲間,無意間摩挲著頭皮,帶來一陣陣悸動。

沈凌菲咬牙忍著,粉拳緊握,擱在男人的腿上,良久,終於敗陣下來:

「別動,癢!」

她抬手拍上了男人作亂的手,哭笑不得。

言辰風繼續加大了手上的力道,不為所動,低沉的嗓音,性感且沙啞:

「大晚上等了那麼久,你說給我的驚喜,居然是一盒泡麵?」

聽出他語氣裡面的不滿,沈凌菲羞澀一笑,也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些敷衍過頭。

不過,錯誤從來都是別人犯的,自己怎麼可以承認?

她語氣惡劣,挑眉道:

「怎麼?賞賜你一碗泡麵,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你可不要因為我脾氣好,善解人意,就得寸進尺啊!」

說著,竟然就要爬起來身!

「好好好,你脾氣最好了!」

言辰風趕緊捋順了她的毛髮,生怕她脾氣上來,造成了什麼難以想象的後果。

男人低沉的嗓音,笑著說道:

「還善解人意?呵呵!」

笑聲帶著嘲諷,涵義深沉!

修長如玉的手指,纏繞上女人海藻般韌性十足的長發,肆無忌憚地把玩著。

沈凌菲微微合上眼眸,享受著此刻難得的平靜與安寧。

如果,一輩子都這樣,該有多好?

沒有多餘的人,或者物,來影響和破壞他們的感情。也沒有一些危險分子,像是*一樣,岌岌可危。

歲月靜好,方能此心如一!

沈凌菲突然想到了什麼,推開言辰風的手臂,爬起身,和他面對面坐著:

「今天在公司,為什麼表現的那麼反常?」

聞言,言辰風的表情頓了頓,繼而,解釋說道:

「男人之間的事情,說給你們女人聽了,你們也不會懂!」

語氣彆扭而又可愛,惹人心疼,一下子就激發到了沈凌菲的萌點。

「還沒有說,你就說我不會懂!」

沈凌菲埋怨道:「你是不是對我用盡了耐心,再也不想和我說話了?」

女人尖銳的指甲,在空中肆意揮舞著,像只抓狂的貓咪。

男人強有力的手掌,禁錮了女人作亂的手,放在滾熱的胸膛上:

「怎麼會!對任何人的耐心用盡,也不會對你倦怠!」

三分鐘時間剛過去,沈凌菲迫不及待的揭開泡麵,端在手裡,吃的不亦樂乎。

言辰風寵溺的目光看過去,像是縱容孩子犯錯誤的父親,眼神甜膩。

抽了張面紙遞過去,沈凌菲尷尬的接了過去,擦拭著鼻涕,眼眶中溢出來眼淚,被辣的夠嗆。

言辰風起身接了杯水,又走了過來。

溫熱的手,拍上女人骨感的後背:

「吃慢點兒,又沒有人跟你搶,都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咪了,還要麻煩別人照顧,你羞不羞?」

「要你管我?」

從泡麵中抬起頭,沈凌菲不滿的嘟囔了一聲,故作高冷道:

「你覺得麻煩,大可以不用照顧我,何必在這裡說酸話?」

聞言,言辰風哭笑不得:

得,好心使成驢肝肺!

早知道是這個結果,就等著她好好嗆上一喉嚨的辣椒,然後再給她遞水拿紙。

「你啊!」

言辰風恨鐵不成鋼,食指輕點上她的額頭,責備道:

「我如果不想照顧你,早就把你一個人扔在外面吃泡麵了,還要在這裡辛辛苦苦浪費口水罵你?」

沈凌菲眨巴著眼睛,眼底光輝燦爛若星辰:

「其實,你是想要吃我的泡麵吧?」

「噗哧!」

言辰風忍俊不禁,寵溺的目光,尤甚過往:

果然,吃貨的世界,是常人所無法理解的!

為了證明自己確實沒有想要吃泡麵的想法,接下來的幾分鐘,言辰風坐在沙發上,正襟危坐,板著臉,一言不發,不苟言笑。

沈凌菲無聲的進食,時不時地抬頭看一眼男人漆黑的臉,在手機燈光的照射下,稜角分明,格外有型。

卧室的門,無聲無息的開了一條縫隙。

黑暗中,一道好奇的目光,看向門外,格外的小心翼翼。

嗅著鼻尖淡淡的香味,球球忍不住吸溜一口口水,捧著叫囂不斷的手機,光腳跑了出來:

「媽媽,媽媽來電話了!」

「球球?」

沈凌菲尖叫了一聲,和言辰風同時看向聲音來源地。

大半夜,是誰打了電話過來?

言辰風小心眼想到!

畢竟,今時不同往日,現在,程燁回來了,他要時時刻刻的防備著,萬一,程燁那傢伙,趁著他不注意,對他老婆動了不應該的心思……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