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莫不是萬象太極劫?傳說中只有笑風雲一人,在渡過造聖滅劫時引出的雷劫?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我記得連魔帝和五行大帝都曾說過他是最有可能成為帝境強者的人,連他都是在渡過造聖滅劫時才引出這等程度的雷劫,魔炎屏障內的武者,根本不可能!」

詫異的驚呼之聲,當即自天艷陽等四名尊者的口中略帶顫抖地傳出,只見此刻四人不僅神情動容,身體更是出現了劇烈地顫抖,望向蒼穹上雷劫內的眼神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不怪他們如此,實在是萬象太極劫太過讓人驚駭,即便是一手創造出『風雲七界』的笑風雲,也只是在渡過造聖滅劫時引出過這般雷劫,當時,也讓許多遠古強者為之驚嘆,但歲月變遷,滄海桑田,今日黑炎屏障內的武者只是破尊靈劫,這般潛力,到底強到了什麼地步?!

將要破碎的黑炎屏障中,劉歌那宛若皓月般的明眸內,瞳孔驟然一陣緊縮,駭然道:「真的是萬象太極劫……怎麼可能,傲大哥只是渡過破尊靈劫而已,竟然是這種程度的雷劫……」

而且若是在正常的情況下,能夠突破到尊者境的武者,均不是凡俗之輩,絕不可能與愚笨二字掛鉤,在知曉要面臨突破之際,必然會做上諸多的準備,但暫且不說傲爽此番突破本就有些倉促和出乎意料,面臨著四名尊者境強者的覬覦,渡劫的難度也會增加數倍不止。

晴朗的明空,轉眼間便鋪上了一層漆黑如墨的色彩,只有半邊透發出白色虛芒的劫雲,偶然會綻露出一些並不算明亮的色彩,猩紅色的狂雷閃爍,恐怖的景像,看得所有武者心底驚駭,並且讓他們難以想象的是,除卻部分雷霆化作一條條雷龍之外,還有一部分,竟是隱隱間要化作人類的形狀。

「我沒有看錯吧,那一道道雷光凝成的人影,是人形雷劫!難道是劫中劫……萬眾千軍?!」

傳說中,在一些強悍的雷劫內,是有可能伴隨出現一些劫中劫的,而劫中劫的強度,除卻和渡劫之人的悟性和潛力有關外,還和引出的雷劫有極大關聯。

不過傲爽只是渡過破尊靈劫而已,能夠引出『萬象太極劫』這樣讓許多遠古強者聞風喪膽的兇悍雷劫就算了,連劫中劫,都是讓人無法想象的萬眾千軍?

「嘩啦啦!」

這時,一陣陣響動之聲驀然自半空中傳出,許多武者起初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可當他們看到自己佩戴的靈器竟不受自己掌控地或是脫手,或是自劍鞘、刀鞘內破鞘而出,並都是飆射向蒼穹之上后,他們的神情終是一陣驟變。

發現這一現象后,一名尊者悔恨不已地道:「借兵!是劫中劫萬眾千軍在借兵!雷劫之內的天威,直接勾動了天地靈氣的力量,咱們的靈器根本無法抗拒!」

眾所周知,品級在天階以上的靈器,都是有著器魂這種誕生出靈智的靈氣存在的,而莫要說天階靈器,隨隨便便地一把靈器,器身都擁有靈氣,否則堅硬程度會大打折扣,正因為此,在天威的勾動之下,他們被劫中劫萬眾千軍強行借用。

「呼……好大的……陣仗啊……」

古井無波的聲音,緩緩在傲爽唇角地律動之下被吐出,與此同時,那彷彿是亘古未曾睜開的雙眼,終於是從一條縫隙的情況下開合,而就在那一瞬間,也不知是錯覺還是如何,君臨意和伊靈心等四人,只感覺在前者的身體周側,似乎有著數道身影與他合為一體般。

畫龍點睛莫過於此,單單是眼神,似乎就包含了亘古的滄桑,和穹宇的漫長。

「傲大哥!快停止下來,萬象太極劫和萬眾千軍,根本不是現在的你能夠抵抗住的,突破的機會以後肯定還會有,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見前者悠悠睜開雙眼,伊靈心先是一喜,可想起天空中的異像后,心頭又是一陣跳動。

「若是事出無常,那必有妖,可我自己的身體,我很了解……」

搖了搖頭,不知怎的,傲爽那雙原本銳利無比的眼神,似乎經過了某種蛻變之後,變得內斂了許多,只有一種無盡的深邃之意。

「該來的,總會來,躲也躲不過,萬象太極……萬眾千軍……好!今日……太極萬象煉我心!一人獨挑百萬軍!」 第1163章太極如天!萬象化雷!

一把把樣式各不相同的靈器,在昏暗無比的天空中飛馳著,雖然器身內所迸發出的靈芒實在不值一提,可最終還是被漆黑劫雲內那一道道人形虛影穩穩地握在了手中,器蘊之聲大作,鋪天蓋地的威壓,如潮水般洶湧而下,所過之處,將無數空間擠壓而碎,裂成粉末飄逝。

黑白兩色的虛芒在天地間穿梭著,那般場景就好似有人在岸邊向河裡扔石子一般,時快時慢的速度,讓人看得目不暇接,可其中所蘊含的濃郁天威,卻是讓所有人都噤聲不敢言語。

「草泥馬!都傻站著幹什麼?還不快退,這可是令不少武者聞風喪膽的『萬象太極劫』和劫中劫『萬眾千軍』,你們這群吃軟飯的,還奢望著我們這四個老頭子攔住天威不成?!」

天艷陽雖然嘴上這麼說,可其實他也是剛剛反應過來而已,沒辦法,傲爽引出的這兩種雷劫,即便是單一出現都足以讓人感到恐怖,兩者一同出現,簡直可以說是讓人驚悚了。

見到四名尊者都以超光速的急速離開,剩餘二十幾名巔峰靈王哪敢廢話,況且前者都爆粗口了,縱然他們不了解究竟什麼是『萬象太極劫』和劫中劫『萬眾千軍』,可也是撒丫子就跑,根本都不帶回頭的,而不得不說,在預感到巨大危機之下,人類的潛力的確會被無限激發並且放大,尤其是對於武者來說,此刻的他們,就有種連聖階強者都望塵莫及的感覺。

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天艷陽等四名尊者消失得快,二十幾名巔峰靈王的速度也足以讓人驚嘆,這般場景落在劉歌和伊靈心等人眼中時,嘴角抽了抽的同時,額頭上出現數道黑線。

「你們先進入萬鱷之源內吧……咦……不對……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望著那四周升騰而起的百丈魔炎,傲爽的眼底深處泛起一絲感動,他見過魔天施展過這招,所以知道這是後者在臨走之前留下的,至於他魔天何要走,起初他還有一瞬間的疑惑,他甚至暗想會不會因為魔天宗的仇怨而前往北域了,但當他探查萬鱷之源內景象時,他終於知道了一切,小吞天大鱷面臨著降生,因為靈氣不夠,魔天和墨龍應當是外出尋找靈石了。

這些想法看似很多並有些屢不清頭緒,可都是瞬間在傲爽心頭劃過的,或許在某一時刻他的確是猶豫了,畢竟恰巧是自己渡過破尊靈劫之時,小吞天大鱷也降生在即,就是這麼巧。

拋開平等血契不說,傲爽從未忘記,自己修鍊的《大鱷造體訣》師承何處,以及兩年之前在吞天大鱷的腹中,自己曾許下過什麼諾言,並且他的行事風格,向來就是但求無愧於心。

小吞天大鱷,哪怕今日我傲爽不能成功渡過破尊靈劫,我也務必將你保住,不就是靈氣不夠么,在遠古殺場內低價購買的靈器,以及這幾年來收集的丹藥和靈草,賭上我的全部!

一名武者,除卻生平所學外,一身的財富莫過於空間戒內的靈物了,而這次,傲爽的確是賭上自己的全部了,雖然如若小吞天大鱷不能完美降生的話,對於它將來的成長會造成極大的影響,可他的初衷,完全就是全心全意的,讓前者能夠順利、完美地將天賦最大化激發。

「兄弟,在這種關鍵的時刻我怎能退?即便是面對著劍尊等劍盟強者我都不曾退……」

不管傲爽怎麼說,君臨意就是不願進入萬鱷之源內,而其他三女雖未說話,可也是從原本盤坐的狀態站了起來,眉宇間除卻濃郁的憂愁,以及堅定外,還有一股違抗天威的煞氣。

「不行,什麼事我都可以答應你們,唯獨這件事,聽我的,你們知道,我傲爽從不求人!」

天劫將至,傲爽不能有絲毫的猶豫,雖然『萬象太極劫』和劫中劫『萬眾千軍』這兩種雷劫他從未聽說過,可從四人的神色,與天艷陽等人的舉措中也能看出,這一仗,硬得很。

話音尚未落下,傲爽不待幾人再說話,便運轉識海內的渾厚靈魂之力,以地魂師巔峰的靈魂力量,強行將四人捲入了萬鱷之源內,而後又扭動項鏈最中心處額頭大小的深綠色靈石,切斷了項鏈內空間與外界的聯繫,如此一來,只能讓外面的人進入,裡面的人卻無法出來了。

「我能夠想象,劫雲轟落之時你們挺身而上的身影,可我不能那麼做,你們都是那麼的閃耀,將來,也是那麼的讓人期待,我知道,在靈玉大陸的巔峰上,必定會刻上你們的名字!」

一道道人影,浮現在傲爽的眼底,這一刻,同時面對著雷劫,小吞天大鱷的他,或許也曾感到過失措,但,他同樣有不能失敗的理由,因為,他不想讓關心自己的人……失望……

「巔峰過,失落過,輝煌過,落魄過,這一刻,我只想……打出我最耀眼的顏色!」

聲音由急到緩,由淡漠如高山流水,到鏗鏘有力如風雲叱吒,傲爽的身影,在同一時間騰空而起,一雙深邃無比的眼神直視向蒼穹之巔的漆黑劫雲,滿是與天爭鋒、作對的戰意!

「轟!」

猩紅色的水桶粗劫雷,自天空中劃過凜然的弧度,轟然響落在了傲爽身旁不及十米處的湖水上,水浪翻天,細密的電芒碎渣鋪滿了整個湖面,可在此期間,後者的神色卻不曾出現任何變化,甚至說他根本沒把這般景象當回事一般,只是淡漠的神情越發冷峻,如寒星初現。

「太極如天!萬象化雷!千軍為劫!萬眾成威!」

轟鳴的巨響,好似巨人的嘶吼,響徹在天地之間,無形的音波,化為實質的音浪,將整個空間都徹底洗刷了一番,唯獨在將要到達傲爽這裡之時,被一層幽黑色的靈魂之力盪開。

「破尊靈劫……這就是天地大勢了吧,不過很可惜,你的『勢』,在我這裡不夠用。」

勢,可以理解為氣勢,氣場,在戰鬥中,籠罩在尊者級武者身體周圍的一圈近乎於『領域』般的存在,這種氣勢,比之靈王境武者的『演靈化形』手段要強悍得多,也要繁瑣的多,但千法雖繁,大道至簡,真正將其中精髓領悟到后,困難也會變得簡易起來。

轟隆隆!

似乎傲爽的話,觸怒了天威一般,或許也是他那平靜的神色實在不討喜,下一刻,黑白兩色的虛芒,已然卷積著大片猩紅色的雷劫傾瀉而下,而就在這個過程中,那些傲立於蒼穹之上,手持靈器的人形虛影都不曾挪動,但他們身體內那強悍的氣息,早已自成一股巨大的震懾之力。

「我說過,我有我的『勢』,不會受到你的沾染!」

此時的傲爽,就如同一株絕世青蓮,而何為青蓮?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傲立於半空之中,雙眼內驟然爆射出大片的精芒,《暴身》和《困龍拳》的心訣在心頭劃過,一道道虛渺的人影隨之自眼眶內迸射了出來,由原本的掌心般大小,不消片刻變為七尺高。

「暴身!狂龍擊!霸龍擊!」

再強悍的雷劫,也會有著一個限度之說,況且傲爽的實力,也的確達到了能夠與破尊靈劫相抗衡的程度,所以此刻的他根本沒有任何的畏懼之說,體內的力量瞬間變得暴動起來不說,兩式兇悍無比的拳法,虎相龍形地被他打了出來。

「砰砰砰!」

萬千雷光之內,傲爽轉瞬之間就與劫雷碰撞了數百次,一圈圈肉眼可見的靈力波動將下方的湖水掀起百丈來高,和猩紅色的雷光電弧交錯糅合到一起,偌大的聲勢,莫說是天艷陽等人了,縱然是一直處於暗中的兩名達到天魂師之境的老者,神情都無比凝重。

而一張一合之間,雷光電弧緊緊地貼在傲爽的身體表面,除卻一直傳來『嗤嗤』地令人心頭生麻地脆響外,那股十足的力量感,將傲爽整個人的身體震得顫動不已,這時,他那強橫的體質就開始發揮效用了,換做尋常武者,恐怕早就會生出諸多傷口。

「給我破!」

一聲暴喝,傲爽將肉身力量催動到極致,幽黑色的精純魔氣將整個人包裹進去后,這才堪堪將附著於身體表面的猩紅雷電震開,凝重地望向蒼穹之巔的太極圖案,和那馳騁而立的大片人形虛影,心底泛起一抹驚駭。

不愧是令諸多遠古強者談之色變的『萬象太極劫』,怪不得,在遠古之時也只有笑風雲一人在渡過造聖滅劫時出現過一次,這還只是第一波攻勢,就已經如此強悍,思索著自己一身所學,傲爽也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

最近更新確實有些不給力,小雪跟大家說聲對不起了,不過事出有因,因為個人的原因出了些事情,多多擔待。

對了,下個月要開始了,大家可以來,《魔舞日月》的正版網站幫小雪頂頂人氣,這本小說因為是第一次寫,很多地方和方面我都沒想到,等下一本小說吧,有月票和富裕的可以打賞打賞,謝謝了。 第1164章雷劫空間

昏暗的天地間,全然被各種各樣的異象所充斥,魔天在臨走之前留下的魔炎,也早已被『萬象太極劫』內的天威泯滅,半空中除卻傲爽一人在對抗著劫雷之外,原本的天艷陽等人早已消失不見,就連隱藏在暗中的兩名達到天魂師之境的老者,也屏息凝望著這邊的場景。

此前他們還有一些或是阻攔傲爽,或是阻攔雷劫的意圖,可當真正見識到這般偌大的陣仗之後,心中一切的想法都被驚駭之意給衝散了,因為換做是他們,同樣承受不住這般力量。

《龍傲戰紋》先不要開啟了,對魔氣的消耗實在太大,這不僅是一場硬仗,還是持久戰。

眉宇間出現顯而易見的濃重,如今單單是『萬象太極劫』一劫出手,就讓自己感到了無與倫比的壓力,若是劫中劫『萬眾千軍』中那些氣息渾厚的人形虛影再出動,不知道屆時的自己,會有多少的把握能抗受下來,怪不得,在遠古之時也只有笑風雲引出過這樣的雷劫……

眼底深處浮現出那道盤坐於虛空之中,眼神狹長,渾身透著一股不拘束縛,盡顯洒脫之意的身影,傲爽只感覺自己心臟跳動頻率都變得快了一些,笑風雲,風雲笑,何人能懂我孤傲,恐怕世間任何存在,都無法束縛住你吧,命運的枷鎖,也被你一一打破,我不能說我會像你一樣,因為我不是你,我就是傲爽,但不管我走到哪裡,到了何處,同樣不會低頭!


似乎感受到了下方那名少年身體內的戰意,蘊含著天威的雷劫,不允許自身的意志受到任何忤逆,經過一番『轟隆隆』地風雲匯聚之後,猩紅色的雷光化為血龍,電芒變為血虎,狂風演變血鷹,漆黑劫雲呈現出血狼之象,還有等等靈獸虛像,在蒼穹之巔狂猛地衝擊下來。

傲爽不敢大意,『萬象太極劫』的強悍所在,便是以太極的力量為根,演變出萬千種虛像,通過他們將力量完全地呈現出來,配合著天地大勢,以雷霆萬鈞地手段轟殺渡劫之人。

「來得好!亘古蒼蒼……穹宇漫漫……強者,必將逆天威,化龍飛!還有……鱷相……」

一絲絲深灰色的鱷煞之氣將整個人包裹進去后,傲爽攤開右手掌心,一縷縷精純,青藍相間的意念之力,頓時自掌心內的手印型印記內逸散而出,於身前演化著《蒼穹手》的虛影。

在小吞天大鱷將要面臨降生之際,傲爽能夠感覺到,這股鱷煞之氣的強橫程度亦是更勝往西,『啪!咔咔!』的聲響不斷傳來,整條右臂的衣衫碎裂后,鱷甲狀的鱗片附著其上。

下一刻,當身體內那澎湃無比的力量激涌在喉嚨處,面臨著強勢爆發之時,傲爽整個人不退反進,祭出詭步,深紫色身形直衝向蒼穹之巔,十道《蒼穹手》的大手印護在身體周側,一條數百丈長,被鱷甲之下包裹的巨型手臂,轟然向『萬象太極劫』的中心處砸了過去!

《蒼穹手》之中所蘊含的的,正是『勢』的本源力量,意念之力,而巨鱷斷天臂內迸發出的鱷煞之氣,更是只有純正血脈的鱷族才能擁有的強橫氣息,這兩種力量在傲爽那細緻入微地控制之下,完美地糅合在一起,因此其中所爆發出的力量,根本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龍吟,虎嘯,鷹擊,狼吼,猩紅色的劫雷,轉瞬之間便被巨大的鱷甲手臂盪開,在大手印的包裹之下,此刻的傲爽好似那披靡四方,殺伐果斷的傲世魔神,聲勢驚人地與蒼天爭鋒!

萬千虛芒之中,傲爽輕易間便衝殺進了『萬象太極劫』之中,而這僅僅是開始而已,因為直到此刻,那些手持靈器的人形虛影還是沒有動,這就是說,劫雲的力量還有很多。


劫雲之內,好似一方與外界迥然不同的世界,一道道猩紅色的雷光撕天裂地,傳出一聲聲如厲鬼般的凄厲嘶吼聲,恐怖的力量,恐怕就算是尊者境的武者親至,都難以與之抵抗。

除此之外,上方太極圖像內蘊藏的磅礴力量,也好似能夠開天闢地般那樣渾厚,讓得原本戰意衝天的傲爽都是身形一怔,但已經將長弓拉至滿月之狀,豈會有任何不射箭的理由?

猩紅色的劫雷形態各異,感受到傲爽的氣息后,頓時化作一頭頭兇悍靈獸的虛像,自四面八方攻殺而來,它們的速度極快,似乎根本無視空間的障礙和距離,剛衝進來的傲爽根本都無法反應過來,便被猩紅色的雷芒將身體籠罩進去,身體在巨震之下雷芒四射,電弧縈繞。

「這是雷電之勢么,的確強的讓人可怕,還有一些讓人麻痹的功效,這也是屬性力量吧……」

所幸的是,傲爽曾經在魔天演化出的『重力空間』內煉體,對於各種意念之力有了一定的適應,一道道奇異的雷電,好似紋印般印烙在身體表面,如一條條靈蛇般要滲透入身體內。

正如傲爽所想,當武者在渡過破尊靈劫之時,不管出現怎樣的雷劫,其中都會附加代表著『勢』的意念之力,如今的劫雷內的雷電力量恰是如此,而這兩種屬性力量所代表的意念之力,就是麻痹和凍結。



水有千變萬化,可分為冰、熱水與冷水,世間萬物皆是如此,感受著劫雷內的力量,傲爽雙臂曲震,一縷縷青藍相間的意念之力如洪流般席捲開來后,頓時將眼前的大勢分隔開來,動用其中的吞噬之力,煉化著一小部分的雷劫力量。

「先細細觀察一番吧,劫雷空間進來容易,可想出去無異於會困難許多,並且既然都進來了,若不是不拿到些甜頭,或是徹底破了這黑白太極圖,我出去之後不一定又要面對怎樣的情景。」

想到這裡,大片的深紫色光暈自腳底泛起,整個人頓時消失在了原地,不得不說,在靈魂之力達到了地魂師巔峰的境界后,傲爽對於各種力量的控制比以往要更加嫻熟,細緻入微,並且,即便是當年創造出《詭步》這門身法靈技的詭王,也只是巔峰靈王境的武者而已。

由劫雷幻化而成的靈獸虛影,好似誕生出了靈智一般,根本不需要天威控制,便可自主地對傲爽進行圍殺和轟擊,只可惜它們的速度實在和後者不處於一個檔次,往往全力一擊,都只能泄憤地撕碎前一刻留下的殘影。

「破尊靈劫就強悍如斯,那麼造聖滅劫……」

傲爽簡直不敢想象,當自己有朝一日面對造聖滅劫之時,又會是一副怎樣的情景,而也就在一瞬間,他猛然想起,笑風雲在遠古之時面對的『萬象太極劫』,不管是聲勢還是兇悍程度,應當都要超過眼下的太多。

畢竟,破尊靈劫代表的是『勢』,而造聖滅劫則是空間的力量,其中的差距有著判若雲泥之別,就如同天靈師階的武者能夠飛翔,但靈王境武者會擁有演靈化形的手段相差不多。

修鍊之路,從來都是越來越難,縱然從古至今,有不少武者停滯在巔峰靈王的境界,不能成為尊者,可巔峰尊者不能成為聖階蓋世級強者的武者又有多少?且不說數量,單說能夠成為巔峰尊者的人,絕對當得上天才二字,況且,他們早已是尊者境的武者了。

當初成為天靈師時,傲爽尚能狂傲地藉助著劫雷的力量來錘鍊肉身,但今時今日,恐怕他真沒有那個想法了……

而也是頭一次,傲爽在修鍊上感到了壓力,這皆是因為,如今出現的『萬象太極劫』實在太兇悍了,簡直稱之為變~態都不為過,況且這還是『萬眾千軍』並未出手的情況下,如果兩者真同時出手的話,他簡直無法想象那時的場景。

收回心中思緒,傲爽竭力地煉化,和推衍著劫雷內所蘊藏的雷電力量,雖然這種過程無異於會極為緩慢,但如今卻沒有比之剛好的方法了,最起碼他沒有想出來,沒辦法,儘管觸摸到了『勢』的門檻,可只要沒成為真正的靈尊,一切都還是紙上談兵。

「接下來這步棋,我究竟從何處下子,又從何處收子……底牌還是不能盡出,留著些手段,以備不時之需吧。」

身形隱匿在萬千劫雷之中,縱然身旁不時便會出現十數道靈獸虛影,但傲爽的眉宇間卻不見任何驚慌,完全是一副淡然的從容,而腳下的步伐每每踏出之時,都會有一番一步踏出,踩出一片新天地的大氣概。

什麼是底牌?不到最為關鍵的時刻,無論如何都不能掀開的牌面。

打個比方,如果傲爽在火力全開之下,將『萬象太極劫』打通,但全力施為的同時,他自身的消耗也必然極大,到時還如何面對『萬眾千軍』?沒有了相應的手段,武者再孤傲,心中也不會有任何底氣。


「世間沒有絕對的死局,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或許那剩餘的一,所代表的便是生機!」 第1165章詭步的第四層境界

「爽小子,小吞天大鱷的事情你不用擔憂,我這裡便籌集了一千億下品靈石,龍哥那裡也弄來了兩條龍脈,完全足夠讓它來進行完美降生了,你只需一心突破劫雷即可。」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