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趕緊速速離去!否則我為你是問!」他拒絕了樂天的要求。

樂天突然伸出手,鬼差毫無反抗能力的被他抓在手中。

「我再說一遍,我只是借路,你不要讓我改變說法……」樂天看著鬼差。

小小的鬼差在他的面前已經不算什麼了。

鬼差嚇壞了,他連連點頭。

樂天鬆開了他。

「敢問大人是何來路?」鬼差小心的詢問。

「蒼!」樂天淡淡的開口。

鬼差臉色大變,他一個字也不敢多說了,急忙帶著樂天往前走。

樂天看著四周,他幾乎完全收攝了自己的力量,否則這道通道根本容不下他。

至於他現在是樂天還是蒼天……已經無法分辨了。

「敢問大人要去何方?」鬼差躬身詢問。

「烈火地獄……」

樂天回答。

「大人請……」

鬼差伸著手,樂天往前走去,幾步以後,樂天的身邊就出現了熊熊烈火。

他四下看了看,有自己熟悉的氣息在很遠的地方,樂天邁步向那裡走去。

地獄冥火不會對樂天造成任何困擾,它們甚至主動的避開了樂天。

「殺!」

突然巨大的廝殺聲傳來。

樂天定睛一看,前方居然有許多的鬼將在搏殺,其中不乏鬼帥一級的高級高手。

一道眸光閃現,一名鬼將被擊飛。

樂天一看,馬上沖了過去。

「賈世赫?」他開口喊道。

賈世赫驚詫的看著樂天。

「你居然來到了這裡?趕緊退走……這裡非常危險。」他急聲說道。

「怎麼回事?烈火地獄不是大業夜摩天王掌控嗎?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鬼將?」樂天皺眉。

「大業夜摩天王消失得太久了,烈火地獄早就易主了,可是最近大業夜摩天王突然回歸,原主人就坐不住了!這些都是他培養的勢力,大業夜摩天王已經有些擋不住了。」賈世赫說道。

「大膽……」

樂天哼了一聲。

一名鬼帥撲向樂天,樂天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這名鬼帥就煙消雲散了。

「看來……烈火地獄的秩序已經完全被破壞了!那就怪不得了我了。」

樂天身形一晃,消失在遠處。

賈世赫嚇了一跳,這傢伙這是成神了嗎?

「哈哈……大業夜摩天王,如果你肯做我的女人,我倒是可以給你留一塊寄生之地!」一個粗狂的聲音穿到樂天的耳邊。

「你做夢!」

他對面的女人毫不猶豫的呵斥。

「那你就只能去死了!烈火地獄只有一個主人,那就是我新鬼王!我在佔據了烈火地獄之後,,還會佔據其他的地獄,閻王也要給我讓位置!」這個新鬼王冷冷的說道。

他對大業夜摩天王出手了。

大業夜摩天王的身體飛出了許多銀針,可是對於新鬼王用處不大,只是暫緩他的步伐而已。

樂天遠遠的看著,他看到了大業夜摩天王身邊的那個小男孩,樂天的眼睛一下就涼了。

「咻……」

他的口中發出低嘯,人已經沖了過來。

「滾!」

樂天一拳轟出,新鬼王居然躲無可躲,他被秩序鎖定了。

「你是誰?」

新鬼王怒吼一聲,被擊飛了。

大業夜摩天王看著樂天,或者說……蘇紫影看著樂天。

「我來了。」

樂天沒有去理會新鬼王,他看著蘇紫影。

蘇紫影的眼中突然流出了眼淚。

「呵呵……我贏了!我贏了……大業夜摩天王,我贏了!」她的臉上全是高興的笑意。

「沒錯!你贏了……從今天起,你就是蘇紫影,世間再無大業夜摩天王!」

另一個聲音響起。

「我會保留大業夜摩天王的名號!」蘇紫影說道。

她的身上突然湧出了一道靈魂,蘇紫影看著這道靈魂,看著她緩緩的消散。

樂天伸出手,蘇紫影握住了這隻手。

「跟我離開!」他說道。

「好!」

蘇紫影淺淺的笑著,笑著帶著淚。

「吼……該死!我殺了你……萬鬼哀嚎!」

新鬼王咆哮著撲了過來。

「天之道……」

樂天口中低於一聲,他伸出手,新鬼王突然發現自己不能移動了,他驚恐的看著樂天。

「你是……四大天之一?」他連掙扎都不敢了。

樂天看著這個新鬼王。

「你很不錯!」他說道。

新鬼王嚇的一句話都不敢說。

「臣服於我……這烈火地獄就是你的!甚至這整個十八層地獄都是你的!如果你想要阿鼻地獄,我也可以幫你拿下!」樂天淡淡的說道。

新鬼王眼睛瞪得圓溜溜的。

「老鬼……我要和我老公離開了!這個破地方就留給你慢慢玩吧。」蘇紫影笑呵呵地說道。

新鬼王面色一喜。

「屬下願意跟隨大人……」他大聲的喊道。

開玩笑,對方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四位存在之一……有這樣的靠山,十八層地獄全部被自己佔據指日可待啊。

樂天身體一動,就和蘇紫影一起消失了。

新鬼王哈哈大笑。

「不用打了!從今天起……烈火地獄就是本座的了!」他大聲的喊道。

賈世赫看到了這一幕,他微微皺眉。

「算了!既然如此我也不管這裡的事了,我去找我的徒弟玩去……」他哼了一聲。

眸光一閃,一道通道出現,賈世赫走進其中。

「老賈!你跑什麼?跟著老子干!」新鬼王看到賈世赫要離開,他大吼道。

「等一段時間吧,我想給自己放個假。」

賈世赫毫不停留的就離開了,這個傢伙想拉自己當苦力?哪有那麼簡單? 於深然低頭,只是似有若無的輕扯了下脣角,特別的意味深長。

沈寧看見這道表情,心裏莫名咯噔一下。

她還沒來得及再說點什麼,只覺得後背和腰部的力道突然不見了,身子整個向下落。

她反射般的一驚,美眸合上的瞬間,兩條痠痛的手臂動作很快的緊緊扣住他的脖子。

緩緩的,下墜的身子又歸於原處,於深然就像是逗小貓似的嘴角輕輕勾起,大步往自己的住處走去。

沈寧的手猛的縮了回來,可一時間就像完全喪失了語言能力,一語不發,異常安靜的任由他抱着。

於深然的懷抱真的好沉穩有力,她絲毫不擔心他的體力,但……

越來越波濤洶涌的心湖是怎麼回事?

難道只因爲幾次的親密接觸,就被這個男人影響到了?

沈寧小心翼翼的偷喵了眼他的臉,從她的角度看去,首先看見的便是男人倨傲的下巴和性感的喉結,還有他好看得要命的側臉。

杜小翼說的一點都沒錯,於深然的確有着讓女人發瘋的資本,只是沈青說到底還是因他而死,所以就算於深然的條件再好,沈寧潛意識裏一次次提醒着自己,全世界的男人都可以感興趣,唯獨這個男人不行。

“看夠了沒?”他一停。

沈寧對上他的眸,陡然慌張的偏過頭去,“誰說我在看你。”

“喔?那你在看什麼?”他似笑非笑,尾音刻意拖得很長。

沈寧用力咬了下嘴脣,不冷不熱的丟出一句,“看星星。”

在那遙遠的小黑屋 於深然這次沒接什麼話,他把沈寧放下,掏出鑰匙開門進去。

咔嚓一聲,屋內的一切被燈光打亮。

和上回的印象一樣,於深然住的地方看上去還是一塵不染,乾淨整潔。

“進去。”於深然說話的同時扶住了她的手臂。

沈寧這次沒矯情,一瘸一拐走了進去。

於深然把她扶到了沙發處就轉身去拿來了醫藥箱。

英偉的身子蹲了下來,他唰的一下拉大她膝蓋處破掉位置,整個紅紅腫腫的膝蓋很快進入於深然的眼底。

“啊——”沈寧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應聲叫出來。

緣起無瑕 於深然厚實的大手一把按住她的腿,強行將她的坐姿固定住。

英俊的臉猛地擡起,他嘲弄的甩出一句,“原來你還知道疼。明明叫你去休息,非要逞強,活該!”

沈寧也不知道怎麼的,聽完這句話鼻子突然一酸,“對對對,我就是活該,活該我蠢,相信於教官那套一本正經的狗屁結論,活該我咬緊牙關就是被打也不說你的驗屍結果,活該我被你當槍使。我早就知道的,你本來就不是什麼有人性的人。”

一雙清澈的美眸中晶瑩剔透,沈寧覺得這會自個兒特丟人。

於深然伸手,突然捏住她小小的下巴,深邃的目光不斷在她臉上打量,透出一股子強烈的審視意味。

“說完了?”他低低的問。

沈寧打轉了好一會的眼淚啪的一下掉下一顆,聲音也染上了哭腔,“說,說完了。”

她頭一扭,下巴從他冰涼指腹間逃脫。

於深然狹長的眸一偏,兩道極具侵略性的目光從她臉上移開。

他一絲不苟的從醫藥箱裏拿出需要用的東西,一件件放在茶几上。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他拿了棉籤和消毒藥水再次在沈寧的身前蹲下。

“忍着!”他命令道。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這個小島,她不明白為什麼樂天要帶她來這裡。

重生國民男神:離爺撩不停 「做什麼?」她奇怪的問。

「等家裡人來接啊……」樂天笑呵呵的回答。

「我們不能自己回去嗎?」蘇紫影疑惑的問。

「那多沒面子?我們正好可以過幾天二人世界。」樂天眨了眨眼。

蘇紫影居然紅了臉。

樂天看了看跑來跑去的孩子。

千億狂妻:好想跟你談戀愛 「叫什麼名字?」他問。

「樂念!」蘇紫影回答。

樂天點點頭。

「小念……過來!」他招了招手。

小孩子跑過來,他從沒見過樂天,但是也不怕生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