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素法則引導成功!」

「時空法則連接成功!」

片刻后。


木白昏沉沉的醒來了。

他一臉震驚的望著身前這小鎮!

這正是已經被毀滅的格蘭鎮!他出生的那個小鎮!就算是化成了灰,木白也認得。

「我、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是幻象嗎?」

「這不是幻象,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我只是將你引導回了過去而已。」

「什、什麼……這怎麼可能?」

聞得幻夢此言,木白的大腦頓時陷入一片空白。


「去吧,現在就去親手改變你的命運!」幻夢堅定的說道。

「可、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木白萬分驚駭道。

幻夢道:「你以你的力量,還無法激活鴻蒙圖中的時空法則,所以我才會引導你去巨騰城,通過七大界主神遺留的元素神陣,利用這神陣的力量,強行為你打開了時空法則。但是你要記住,雖然你已經回到過去,但你只能做一件事情來改變你平凡的命運。如果你想要篡改歷史的話,那你就會消失。因為時空法則再強大,也會受到輪迴之道的束縛,這一切都是已經發生過的,你只能選擇順從,從中參悟命運造化。」 木白還是一頭霧水,但他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確回到了過去,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還有一點,千萬不要讓別人發現你的存在,因為你不屬於這個時空。」幻夢最後提醒道。

木白苦笑道:「我明白了。」

從極度震驚中恢復冷靜的他,旋即飛起身子,進入了格蘭小鎮中。

……

木家的鐵匠屋外。

呼——

木白的身影突然從天而降。

望著身前那低矮的石屋,木白心緒無比複雜,眼淚瞬間濕潤了眼眶……

「啊——不行——我——我快、快撐不住了!」

一名樣貌清秀的紅髮女子躺在床上,臉上布滿汗珠,雙手攥緊床單,像是要將那床單撕裂一般,口中痛苦的大聲喊叫著。

身旁只有一名中年婦人在照看著女子,站在床榻前,婦人一臉焦急,道:「使勁兒啊,不然孩子就保不住了!」

這正是木白出生的一幕。

木白站在屋外,雖然沒有進去,但通過神念,已經把屋內的情況觀察得清清楚楚。

從出生那一刻起,他就沒見過母親的樣子,現在他終於見到了,比他想象中要漂亮得多。

「這、這就是我母親嗎?」

那一刻,木白幾乎有種推門而入的衝動,但他還是忍住了。

……

木武在破舊的小廳里焦急得來回走動,怎麼也沉不住氣,嘴裡念念有詞,向神祈禱著母子的平安。

突然,那婦人從房間內出來了,臉色很難堪,雙手和粗糙的藍裙上布滿鮮血。

木武臉色一變,慌忙問道:「怎麼樣了?」

婦人道:「孩子和母親,你只能選擇一個。愛麗絲現在難產了,你如果要孩子,我就給她剖腹,把孩子接生下來,否則孩子就會悶死在肚子里。」

這婦人的話宛如一道晴天驚雷炸響在木武心中,他臉色瞬時一片蒼白,身子一晃,差點兒栽倒在地。

過了良久,他顫聲道:「我、我可以進去看看愛麗絲嗎?」

婦人輕輕點了一下頭。

半個小時后,屋外的木白只聽一名清脆的嬰兒哭聲傳入耳內,再也聽不到女子的叫聲了。 木白身子猛地一震,渾身不覺已經流滿冷汗。

也就是從他出聲的那一刻起,從此木武看著他的眼神便再也不一樣了,因為是自己間接成為殺死母親的殺手。

如果不是幻夢極力勸阻的話,木白早就衝進屋了。

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不……我不想接受這樣的結果!」木白情緒激動道。

幻夢道:「你來這裡,是為了改變你自己的命運,而不是為了別人!或許等到你成為鴻蒙至尊的那一天,你就擁有這個能力去改變一切!」

……

木白在格蘭鎮,親眼目睹了自己從出生到成長的過程,直到進入格蘭見習學院……

留級第三年……畢業考核結束后,見習學院外。

當晚。

木白站在陰暗的角落中,臉色難堪的注視著前方那燈火明亮的學院。

「你個白痴,還是滾回去吧。」

「哈哈哈——怎麼這個白痴也來了?」

正在舉行畢業晚宴的教室里,木白最好的兄弟藍德,帶著他一起進入教室中后,頓被周圍的同學一陣冷嘲熱諷。

……

親眼目睹著這一切,木白目光一亮,突然明白了什麼。

他喃喃道:「原來是這麼回事,現在的我,就算回到了過去,我也什麼都改變不了,只是給我自己一個機會!這是我還未完成的事情而已。」

呼——

穿著一身破爛布袍的『木白』,帶著無比絕望的神情,忽然從學院大門急速奔跑了出來。

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木白注視的視線中。

「喂、兄弟!等等我啊!你要去哪兒!」

藍德急忙追了出來,可是已經看不見『木白』的身影了。

「唉……你到底在想什麼,就算所有人瞧不起你,還有我把你當兄弟啊!」藍德停在大門處,跺了跺腳,無奈的嘆息道。

木白神色一動,凝神望著藍德那精幹的身影,心裡頓時流淌過一股熱流。

「謝謝你,兄弟!」木白喃喃說了一句,身影瞬間消失在了角落中。

現在,他完全明白自己該做什麼了!

……

小鎮的後山上。 「而你,在我眼裡窩囊的就像是個狗熊,你省省心吧……」

『木白』耳邊無數次回蕩著滄夢那冷淡的話語聲,那每一個字,就如一柄刺刀,深深插入他的心中。

「咳……」『木白』悶哼一聲,張口便吐出了一道殷紅鮮血。

「連她都如此看待我,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木白』臉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神色,望著腳下那黑漆漆的崖低……

「沒有人天生願意做廢物,他們辱我、笑我、賤我、罵我,我受夠了,或許死對我來說是一種解脫。」

……

山崖前,當木白的身影降落在這裡時,他一眼就望見地面上那一灘鮮紅血跡。

蹲下身子,他伸手觸摸著那灘未乾的血跡,放在鼻尖嗅了嗅,突然攥緊拳頭!

「你要變強!你要證明給所有人看!你不是廢物!也不是白痴!你是一個天才!你要改變自己的命運!現在我就給你這個機會!」

咻——

木白一個縱身,頓時沖入懸崖底下。

很快,木白就已經追上『木白』墜落的身影。

這個時候的『木白』已經完全陷入絕望,對於他來說,只有死,才是一種解脫,他已經沒有任何出路可走!活著,只會更加痛苦!

木白伸出那沾滿鮮血的右掌,頓時輕輕按住『木白』的後背,將一絲神魂的力量,引導入了『木白』的血脈中。

瞬間,『木白』身上頓時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一道耀眼的青光從身體上閃耀出,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青龍幻影!

沒錯,木白的神魂沒有經過任何覺醒訓練,突然間的覺醒,木白一直都不明白其中原因,只將這歸納於自己的運氣,現在他才明白,這一切都不是偶然,而是緣於他自己。

神魂覺醒這是果,而原因便是木白現在親手所做的一切!

幻夢開啟了鴻蒙圖內的時空法則,讓木白回到過去,給他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這個機會就是掌握因果,只有如此,才不會影響過去所發生的一切結果。

……

待『木白』一臉欣喜和激動和離開山崖后,木白的身影重新出現在了山崖上,一臉若有所思。

現在他才感覺到鴻蒙圖的力量是多麼的恐怖!

————

十章完。 夜,寂靜無聲。

木白矗立在山崖上,任由涼風吹動著衣袍。

經過這十幾年對自己從出生到成長,再到自己親手改變自己命運的觀察,他內心多了不少脫體悟。

如果不是神魂覺醒的話,只怕自己到現在還是一個普通人,這不是自己努力,就可以去改變的。

「命運、命運……到底需要多大的神通才能夠將它如玩物般掌握在手裡呢?」

木白攥緊雙拳,目光深遠堅定的望著那漫天時辰。

他相信自己,只要勇敢加持的去做,最終就一定會達到自己的目標。

現在,他進入這逆轉時空中的第一階段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的成長過程,已經沒必要再去關注,畢竟都是過去的事情,自己什麼也改變不了,只能任由它自然發展。

幻夢道:「現在你應該有所體會,想要改變命運,就算你能夠逆轉時空,也仍然逃脫不了命運之手,我所能給你的只是一個機會,這一切,在冥冥之中,也都是註定了的。你能夠得到鴻蒙圖,這是你的機緣,只要它的力量可以幫你達到你想要做的一切。」

木白微微點頭,道:「該做的我都已經做了。現在,我應該可以離開這裡去尋找元素本源了吧?」

幻夢道:「想要離開這個由時空法則創造的空間世界,你得靠你自己去突破。這裡的時空和空間,和你原本所在的時空、空間,屬於兩個完全不同的平行世界。如果你無法參悟其中的玄妙,不但你在另外一個平行世界中會永遠消失,在這個平行世界內,同樣也會消失,你已經完全不尋在了。」

「是這樣嗎?」木白皺緊了眉頭。

「你還有不到二十八年的時間,這個平行世界里,你可以繼續修鍊,如果能夠回到原來的世界中,你所提升的實力依然可以保留下來。這麼一說,你明白了嗎?」幻夢笑盈盈的問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