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之道,第三個境界,無我無劍,我明白了!」洛天輕聲開口,手中握著龍淵,輕輕的一揮。

「嗡……」劍芒閃出,一道黑色的劍芒,從龍淵劍中飛出,朝著那飛向洛天的十幾道劍芒飛去。

下一刻,並沒有聽到任何碰撞之音,黑色的劍芒,同那些無形的劍芒竟然融合到了一起,最後暴漲,帶著驚天的氣息,飛到了洛天的跟前。

「以後只要劍道第三個層次之下的用劍者,都無法傷到我!」洛天低聲自語,伸手一點。

「嗡……」那黑色的劍芒,竟然刺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不過卻是彷彿穿透了一般,劍芒從洛天後背透體而出。

「劍道突破了,他之前一直在感悟劍意,突破劍道第三個境界!」尹易天開口,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天才,墮天仙王的劍道,當世,能夠匹敵者近乎沒有,這些劍氣肯定蘊含著墮天仙王的劍道,十萬八千劍,絕對能夠讓人收穫匪淺!」唐星火眼中露出感嘆。

「接下來,該是煉化這隻翅膀了!」洛天眼中露出笑容,邁步朝著那黑色的翅膀走了過去。

而就在洛天再次行走間,一聲鳳鳴之聲再次響起,讓洛天的臉色再次變化起來。

「還來?」洛天暗罵一聲,原本他以為已經結束了,卻沒想到還有問題。

洛天連忙拿出丹藥開始恢復起身上的傷勢來,以備什麼突如其來的狀況,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也在仔細的觀察著洛天,畢竟還有一個看不見的敵人存在。

洛天等了半天,也沒有什麼異樣發生,這就讓洛天有些疑惑了,小心翼翼的邁步走到了魔雲翅的跟前,手中閃過陣陣的魔氣,搭在了魔雲翅之上。

「嗡……」就在洛天將手搭上的瞬間,魔雲翅便是散發出陣陣的烏光,鳳鳴之聲不斷的在洛天的耳中響起,同時黑色翅膀上那一根根黑色的羽毛散發出陣陣的神則。

下一刻,洛天的身軀猛然一顫,定在了原地,神魂則是被一股巨力吸收著,彷彿進入到了另外一個空間一般。

昏暗的空間,狂暴的氣息肆虐,洛天灰色的神魂站在空間之中。

「終於有人來了!」

「我應該謝謝你,若不是你將那些破劍氣弄沒,我也不能出來!」冰冷的聲音在空間之中回蕩,一隻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黑色的身影龐大無比,外貌有些跟鳳凰相似,但是卻沒有鳳尾巴,只有三根黑色的羽毛,好像三把利劍一般,插在那裡。

「你是?」洛天眉頭微微一皺,感覺到這神魂非常強。

「受死吧!墮天,你到死都不將我放走,想讓繼續被人奴役,想的美!」瘋狂的聲響起,黑色的身影,朝著洛天席捲而來。

「還要幹掉這魔雷鳳的神魂么?」洛天心中自語,說話間,那龐大的身影已然衝到了洛天的身前,黑色的利爪,抓向洛天。

「神魂,就好辦多了!」洛天臉上露出笑意,鎮魂師的氣息爆發而出,同時一步邁出,灰色的神魂掄動著拳頭朝著那黑色的鳳魂轟了過去。

「你……」鳳魂瞬間感覺到洛天身上那股碾壓一切的氣息,聲音之中帶著不可思議。

他是誰,當年可是能夠同墮天仙王大戰的人物,雖然如今只剩下兩個翅膀,但是神魂卻依然強大。

能讓魔雷鳳的神魂感覺到強大的壓力,甚至實力被削弱,可見洛天這個鎮魂師,對於神魂來說,是何等的強大。

「咔嚓……」就在魔雷鳳驚駭間,洛天能灰色的拳頭已經打在了他那兩隻黑色的利爪之上。

轟……

無形的波動,從兩人的碰撞之下爆發,朝著四周席捲。

而外面,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只看到洛天定在那裡,隨後便是有強大的神魂之力,從洛天的身上瀰漫,化成風暴席捲在洛天的周身。

「小鳥,還不快快被本鎮魂師煉化!」洛天身軀倒退了兩步,看著同樣被他震飛的魔雷鳳,大笑一聲,竟然主動朝著魔雷鳳沖了過去。「你做夢!」魔雷鳳大喝一聲,雖然心中驚駭洛天的實力,但是還是咬牙朝著洛天飛了過去。 黑色的祭壇之上,洛天站在那裡,但是風暴卻是不斷的從洛天的身上傳出,強大的神魂之力,不斷四溢,讓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的臉上露出驚駭,震驚洛天神魂的強大。

昏暗的空間中,洛天不斷出手,同那隻黑色的魔雷鳳對抗,縱然是洛天是鎮魂師,也是被那強大的鳳魂震的不斷倒退。

一人一鳳在這奇怪的空間中不斷的大戰,兇險無比,一但一方失敗,那麼最後的結局便是魂飛魄散。

「不愧是讓墮天仙王出手的魔雷鳳,連我鎮魂師的威壓都能抗住!」洛天心中驚訝魔雷鳳的強大。

鳳鳴之聲響起,殘暴的氣息從黑色鳳魂之上傳出,轟鳴中,魔雷鳳張口一吐,一道黑色的閃電,朝著洛天劈了過去。

「不過,小鳥,你註定要被我收服!」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神魂之力,凝聚成一把灰色的魂劍,落在了洛天的手中。

「咔嚓……」黑色的閃電碰撞在灰色的魂劍之上,再次阻擋住了洛天的腳步,同時洛天手中也是飛出一道灰色的劍芒斬在了魔鳳那龐大的身軀之上。

「噗……」灰色的劍芒異常的強大,斬在魔鳳的身上,讓魔鳳身上瞬間便是有大片的黑羽崩滅,化成神魂之力席捲。

「你還有什麼本事啊?跟著我,或許還能讓你苟延殘喘!」洛天氣勢如虹,不斷的揮出手中的魂劍,爆發出滔天的氣息,配合著鎮魂師那強大的壓力,不斷的同魔鳳碰撞起來。

轟轟轟……

轟鳴之聲不斷席捲,魔鳳絲毫不懼,兩者開始血拚起來,洛天每一劍都是讓魔鳳湮滅不少身軀,而魔鳳的手段也是讓洛天消耗掉了不少神魂之力。

「若是換做其他人,此時已經被你打敗,可惜你遇到了我!」洛天不斷開口,這麼下去,也是註定魔雷鳳被他擊殺。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怪物,區區仙王初期,就有如此強大的神魂,而且神魂上的氣息,壓制住了我一半的實力!」魔雷鳳心中憋屈,自己已經手段盡出,但是卻依然拿不下洛天,這就讓他有些焦急起來。

魔雷鳳是異獸,自然驕傲,縱然是真正的鳳族,魔雷鳳都不看在眼裡,洛天一個小小的仙王初期,他生前一口氣便可以震殺,魔雷鳳自然不想被洛天奴役。

「魔雲展翅!」魔雷鳳終於有些堅持不住,雖然憋屈,但是隨著同洛天出手,他也知道自己不是洛天的對手,大吼一聲,龐大的身軀滔天而起。

轟鳴之聲震蕩八方,整個空間更加的昏暗起來,黑色的氣息從魔雷鳳的身上傳出,整個龐大的身軀,化成一塊黑色的烏雲,帶著無上的氣勢鎮壓而下。

「終於動真格的了!」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凝重,手中灰色的魂劍轟然暴漲,帶著驚天的劍意,被洛天操控,力斬而下。

劍道第三重,無我無劍!

劍道第三重那可怕的劍意徹底發揮出來,昏暗的空間隨之變色,再配合上洛天那強大的神魂,足以斬掉任何仙境的神魂。

「人呢?」就在洛天揮劍之時,化成黑色烏雲的魔雷鳳卻是瞬間失去了對於洛天的感知,感知中,只有一把驚天的魂劍,帶著滔天之威,朝著他斬了過來。

魔雲化成兩隻黑色的翅膀,舞動起來,卷天動地,化成一股恐怖的風暴席捲而起,風暴中有黑色的閃電交織,讓洛天的臉色也是變化起來,不過洛天依然自信。

電光火石間,灰色的魂劍便是同那驚天的風暴碰撞在了一起,讓人驚駭的一幕出現了。

那灰色的魂劍,強勢無雙,直接斬滅的風暴,劈砍在了黑色的翅膀之上。

轟鳴之聲掃蕩八方,洛天灰色的神魂,臉上帶著笑意,看著那漸漸重新匯聚起來是的魔雷鳳。

剛才那一擊,消耗了洛天三成的神魂,而洛天卻能夠感覺到魔雷鳳的消耗,比起自己要更大,因為現在他能夠感覺到魔雷鳳的虛弱,自己鎮魂師的氣息,足以碾壓魔雷鳳。

「過來吧,小鳥!」洛天大笑一聲,伸手一抓,強大的吸力從洛天的手上傳出,灰色的風暴瞬間在洛天的身前匯聚,魔雷鳳烏黑的雙眼中露出驚恐。

「現在服了么?」洛天冷笑一聲,看向虛幻無比的魔雷鳳,若是對方再反抗,他不建議送對方上路。

「服了……服了……」魔雷鳳驚恐無比,他好不容易復甦過來,可不想被滅掉。

「那就別反抗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開始不斷的在魔雷鳳的身上下起了禁制。

而就在洛天下著禁制的時候,外界那從洛天身上散發出了風暴也是隨之平息,讓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長長的出了口氣。

不過就在兩人鬆氣間,一道虛幻的身影卻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後,讓兩人驚呼起來。

「洛天,那個東西又出現了!」唐星火大喊,同時一團青色的火焰瞬間從唐星火的手中飛出,朝著那虛幻的身影席捲而去。

青色的火煙強大,但是那個虛幻的身影,卻是彷彿沒有感覺到一般,長長的舌頭盤在了洛天的脖子上,那強大的火焰,透過了那道虛影,轟向了大殿的牆壁。

「怎麼回事?」洛天此時正收服著魔雷鳳,卻是感覺到了一股窒息之感,猛然間睜大了雙眼。

「嗡……」神魂回到了身體之中,洛天的臉色猛然一變,那股窒息的感覺更加強烈,彷彿有一條濕潤的長蛇盤在自己的脖子上一般,讓洛天的臉色難看無比。

「趁著我虛弱么?」洛天明白過來,猛然轉身,但是那道虛幻的身影也是隨著洛天轉身而移動,讓洛天看不到對方的真容。

「主子,在後面啊,他無視我們的攻擊!」唐星火大喊,目光看向飄蕩在洛天身後的那道虛影。

「到底是什麼東西!」洛天大喝,伸手朝著後面抓了過去。

不過在洛天伸手的時候,那道猙獰的虛影卻是再次消失不見,而洛天的脖子上多了一道淤青,同時一個奇怪的印記出現在了洛天的脖子上。

黑色的印記,非常顯眼,讓洛天嘴角抽搐,感覺這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是什麼印記?」洛天感覺到了脖子上的冰冷,心中暗罵,自己這身上的印記還真多,有鬼谷的,又有那個看不見的東西的。

「到底是什麼東西啊,什麼時候跟上我的?」洛天心中疑惑,不過那道虛影不出現,洛天也拿對方沒有辦法。

「魔雲翅,這只是其中一隻,另外一隻必然會在這裡!」洛天心中自語,伸手將黑色的魔雲翅抓了起來,同時開始煉化。

嗡鳴回蕩,隨著洛天煉化之力的席捲,那黑色的魔雲翅漸漸的縮小,化成一顆黑色的圓球,彷彿一顆丹藥一般。

「讓我吃了他?」洛天目光之中帶著疑惑,隨後便是聽到了魔雲鳳肯定的回應。

洛天伸手將那黑色的圓球吞了下去,在吞下去的一瞬間,陣陣的轟鳴之聲便是在洛天的身上傳出,洛天能夠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在他的身體之中遊盪,最後遊盪到了洛天的後背的經脈中。

「啊……」極致的疼痛衝擊在洛天的後背,洛天感覺到那股強大的氣息,衝破了洛天的後背的經脈,在洛天的後背之上生長起來。

洛天躬身,汗水從洛天的額頭之上流淌,而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則是震撼的看著洛天的後背。

鳳鳴之聲不斷響起,一隻黑色的翅膀,緩緩的在洛天的身後撐開,足足一丈多長,翅膀之上散發著陣陣的神則,給人一種心驚之感。

「這……」黑色的翅膀撐開,血脈相連的感覺瞬間傳遞在洛天的感知當中,那隻翅膀彷彿身體的一部分。

洛天嘗試了一下,黑色的翅膀緩緩的扇動,瞬間開始抽取洛天的修為,一股狂暴之力在黑色的翅膀之上席捲。

呼……

風暴席捲,瞬間吹盪在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的身上,尹易天還好,唐星火的臉色卻是微微一變,修為運轉,才能抵擋住那風浪。

「若是全力施展,仙王初期,可以吹飛多遠?」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感覺這罪沒白遭。

黑色的翅膀緩緩收起,唯一讓洛天無語的是,自己背後都長了翅膀了,那鬼谷二字還依然存在。

「走吧,也辛苦兩位了,接下來,有資源的話,我會送給兩位!」洛天輕聲開口,沒將話說死。

三人邁步踏過了祭壇,一條黑色的通道出現在了三人的視線當中。

準確的說,是一座橋,只有十幾丈寬,但是卻不知道通往哪裡,而長橋下面則是無盡的深淵,一眼看不到底,只能聽見那陣陣的風聲從長橋之下傳出,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三人不敢大意,從進入不老山開始,所遇到的事情,都是能夠要了三人的小命的事情,誰知道這橋上又有什麼貓膩。洛天依然站在最前端,唐星火和尹易天兩人站在洛天的身後,在長橋之上行走著,唯一讓洛天欣慰的是,那個虛影再也沒有出現過。 「你們是不是不打算問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就要動手?可以!不過我勸你們到時候可不要後悔!我出手可沒啥輕重!到時候殘廢了,可別怪我無情!」

駱林笑了下,搖了下頭,牽著宋微和黃晶晶的小手,把她們兩人都拉到一邊,看著她們帶著驚慌擔心的眼神,輕拍了下她們的柔軟小肩膀,眨了下眼睛,示意她們別擔心。

轉身,整個人的氣勢一變,冷冷的看著那幾個神情冷峻的軍人,毫無感情冷血的說。

「嘶!…好!你很猖狂!…我不問怎麼回事,怎麼樣呢?打了我家的小強!那就對不住了!…」

「我來!隊長!…」

「草!…我去會會這個目中無人的小子!」

「隊長我去!…太過分了!敢在這撒野!簡直是不想活了!…」

駱林的這話一說完,頓時這些人可真是群情激奮啊!

這幾個當兵的全是見過血的鐵血軍人,現在被調到這當起了警衛,但骨子裡面的熱血未冷,哪裡見過像駱林這種人啊?更加受不了的是,他一個小小的少年竟然不把他們放在眼裡,心說稍微給他一點懲戒就好了。

隊長就是那個黑紅臉的大漢,粗造的大手一擺,這幾個年輕傢伙馬上不吱聲了。

「我來!小夥子!做人不要太目中無人!…小心以後吃虧啊!我跟你就隨便玩下,你放心絕不傷害你!…」

黑臉軍人漢子眼中閃著絲不屑,還是給駱林看個一清二楚,心中更是冷笑,對每一個對手都不能掉以輕心,獅虎搏兔宜盡全力,何況人呢?

也不能怪那個黑臉漢子要主動出手,他覺得駱林只是個少年,可能是小孩子之間的爭鬥,自己出手有輕重,給了小強家面子,也不會傷到這個少年。

「哈哈!…嗯!看你這人還知道進退!我就不廢了你了!…」

擦!誰知道自己的好意變成了對方的嘲笑,是個人都受不了這個,何況一個鐵血軍人?

這時,駱林突然發現,二樓有個窗口有個妙曼的身影,在暗紅色的窗帘后出現,他的心神閃動了下。

就在這時候,那個黑臉軍人出手了。

「好!小子!接著吧!…」

被氣的七竅生煙的黑臉漢子,看到駱林神情有點發獃,馬上結實的長腿在青石台階上猛地一蹬,一條如同獵豹一般的狂猛身影,瞬間就到了駱林的身前,一條帶起勁風,閃電似的呼呼腿影,踢向駱林的右肩膀。

邊上不遠處大門邊上的宋微,黃晶晶兩小丫頭驚嚇得抱作一團,一臉驚懼的看著那個彪形大漢軍人就要踢到駱林了。

誰知道這時,駱林身體根本不動,右手抬了下,修長的手掌,輕拍在那條鋼鞭似的鐵腿上,黑臉軍人瞬間感到踢出去的腿,猛地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力,猛地往上一掀,黑浪漢子不由自主的猛地往後一仰,來了個空中翻騰兩周半。

駱林淡然一笑,抬起右腿,猛地往上一踢,這一腳正好踢在那個黑臉漢子翻轉過來的下巴上。

黑臉漢子悶哼一聲,倒飛了出去,嘴裡飈濺出一絲嫣紅鮮血,翻滾著狠狠地摔在十幾米處,他衝出來的台階下。

這下整個小院可就安靜了,陳小強也真蒙了,眼裡閃著極度的驚恐,他知道今天這事情越來越大了,而這個打他的人,竟然如此的厲害,連警衛連魯大個,魯連長都不是這個惡人的對手,其他人就不要說了,這才幾下啊!就倒下了。

其他幾個警衛員可都驚立當場,口瞪目呆,看著站在原地帶著不屑冷笑的駱林,心裡麻石那是又氣又怒,還沒辦法,單挑輸了啊!還說啥?

魯隊長可是個拳術好手啊!怎麼就幾下就輸了?

他們只看到魯隊長去踢駱林,接著就不知道怎麼回事,魯隊長就摔了回來。

「哼!井底之蛙!怎麼!我有資格囂張嗎?啊!現在啞巴了啊?草!怎麼不服氣啊!一起上!…不過,我就不會客氣了!…看什麼看!上啊!…」

駱林看了眼半天都沒爬起來的那個黑臉漢子,帶著譏諷和挑釁看著那幾個已經肺都要被氣得爆炸年輕軍人,繼續冷嘲熱諷,他當然生氣了,他開始還想講理來著,誰知道這些人竟然跟他動手,越想越不爽,還不如鬧大了再說,反正自己在理。

「草!…你當我怕你啊!…打!…旋風連環腿!…」

一個眼中閃著暴怒的年輕絡腮鬍子軍人,暴喝一聲就沖了出來,往空中一跳!一連串的帶著殘像的腿影,就向駱林的腦袋踢了過去,好傢夥!這是要人的命啊!

「住手!!!…」

一聲嬌喝從二樓爆然響起。可惜已經來不及來。

「看我的…奪命無影腿!!!…」

駱林猛地一矮身,一股強勁的勁風,呼的下,從他的頭頂刮過,他蹲下身子,雙手猛地一按地面,整個身子如同一股狂猛的旋風一般,從地面猛地卷向空中正當力竭往下落的絡腮鬍子軍人身上,化作一片虛影的腿影,狠狠地連續不斷地踢在他身上。

「嘭嘭嘭….嘭啪….嗯!…咔啪!!!」

慘啊!那個絡腮鬍子軍人,如同一隻沙袋般被駱林無影無蹤的腿,直接踢飛撞在遠處二十多米處的一堆雜物上,一陣亂響過後,絡腮鬍子軍人口吐鮮血,一臉蒼白,無神的兩眼充滿驚懼的倒在散落了一片的雜物堆地面上。

「切!…無聊!這種功夫還出來丟人顯眼!不知所謂!…」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