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時間為限,若是輪迴殿那五位老祖之一無人能出現在羅蘭山別院的話,我們將視為輪迴殿暗中派遣老祖進入落劍山,到時我們三宗必上輪迴殿討一個公道!」接著白焰當即對於空曠的天際叫囂道。

然後禁錮了輪迴殿幾位老祖的修為,帶入飛行靈器之後,飛馳而去。

至於輪迴殿會不會知道這個消息大家根本不用擔心,因為他們都知道每個宗門除了他們這些明面上的老祖,還有亞聖階中期的老祖隱在暗處,以備不時之需,不過如今這個局面,輪迴殿的亞聖中期老祖也不敢露面,否則只怕也會被其他三家的同階老祖把他一併帶走。

羅蘭山位於青雲閣、近神塔、天王殿的勢力交界處,在那裡有一個榮譽公會的分堂,主要是負責處理三宗之事,如今卻成為軟禁輪迴殿這幾位長老的最佳之地。

雖然距離遙遠,但如今他們所乘坐的乃是亞聖階的飛行靈器,速度自然更加的快捷,僅兩天的時間,便已經到了目的地,將輪迴殿眾人留下,三宗又各留了兩名老祖之後,大家又各自回府。

畢竟對於亞聖階老祖來說,修鍊才是誰重要的事情,這些俗務若非必要,他們根本不便參與。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輪迴五祖真的進入了落劍山?」雖然一直無條件支持著李逸晨,但如今大家分道揚鑣之後,白焰老祖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是的!」向修傑當即點頭說道。

「可你們這樣做有沒有想過,萬一十日之內他們趕出來了,此事如何收場!」此時顧不得追問他們是如何逃出來,而是想著此事如何做得更完美,畢竟能把輪迴殿孤立起來,受到三宗的攻擊,這對於青雲閣的發展來說,無疑也是一件極好的事情。

「死人是不會再走出落劍山的!」李逸晨卻是微微一笑道。

「死人?輪迴五祖都死在落劍山了?」聽到李逸晨的話,白焰連同此刻還在飛行靈器中的幾位亞聖老祖一下子不自覺的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頓時所有的目光都向著李逸晨投了過來,顯然對於落劍山所發生的一切,要不要如實彙報,他們還要尊重李逸晨的意思,畢竟這其中關係到一些李逸晨的秘密。

「這個什麼時候說都可以,現在關鍵是要請幾位長老解毒,不知道在場老祖有沒有精於丹道的?」李逸晨自然沒想過隱瞞什麼,但是他現在更關心的卻是身向修傑他們身上的毒。

之前與近神塔和天王殿同乘一飛行靈器不便於翻開煉天老祖的儲物戒指,已經浪費了兩天的時間,如今有這麼好的條件,他自然不願意讓向修傑他們白白送命。

「之前我已經看過他們的情況,以我的能力只怕無法解開五彩玄天毒,只有回宗門之後,多找幾位老祖,看看能不能找出克制之法!」 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玉虛老祖乃是此行之中唯一精通丹道的老祖,但此時也只得無奈搖頭。

「不用想解毒之法,只要能分辨出解毒的丹藥便可!」李逸晨直接將煉天老祖儲物戒中的丹瓶分了一半給玉虛老祖。

「這……你怎麼有這些?」精神力大致掃過一遍,玉虛老祖也被李逸晨拿出的這些丹藥所驚住。

「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我們先分工尋找解藥!」李逸晨說著已經開始著手分辨起解藥,同時示意向修傑他們,對於落劍山之事,不需要半點保留。

玉虛老祖雖然也好奇落劍山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李逸晨又為何會有這麼多的毒丹,但他亦明白此時為向修傑他們尋找解藥才是首要之事,所以也只得按住好奇之心,開始全身心的投入到手中的丹瓶,對各種丹瓶進行分析。

而白焰等幾位老祖聽完向修傑他們的講述之後,一個個看向李逸晨時眼神都變得異常凝重起來。

此刻他們終於明白為何就連向修傑等長老似乎都有一種以李逸晨為主的感覺,此刻他們亦明白李逸晨不僅是修鍊天賦高得離譜,而且手段更是神秘無比。

「還好李逸晨足智多謀,否則我之前一時衝動極可能把青雲閣帶入無比被動之地!」白焰老祖此刻也不由嘆息起來,他總算知道為何李逸晨他們一出來就急著要離開。

「看來我也得收回我當初的看法,李逸晨無論將來是否自立門戶,只要他願意,他都永遠是我青雲閣的弟子!」旁邊的極火老祖也是連連搖頭道。

顯然在此之前他也不是太贊成青雲閣頂著那麼大的壓力給予李逸晨莫大支持,但這次李逸晨的表現卻足以令青雲閣大多數人改變對他的看法。

當然同時他們也震驚於李逸晨的手段,對於進入落劍山的那五位輪迴殿老祖,在場老祖可以言勝,但卻沒有誰敢說有必殺的把握,可是從向修傑他們口中講述,李逸晨幾乎數息之間悉數誅殺,無論李逸晨藉助何等外力,能夠擁有此等手段,李逸晨可以說已經有與他們差不多同階的地位。

何況李逸晨還得到天神遺骸中的好處,按李逸晨的天賦來看,邁入亞聖應該也是不久之事,一想到這裡,這些花了數千年才邁入亞聖的老祖,突然覺得也許在不久的未來,李逸晨將會站在他們需要仰視的地方。

「如此說來這次落劍山之行,到是我們青雲閣得了大機緣,尤其是安晴和馬艷華,你們兩人回宗之後更要抓緊修鍊,不要浪費了你們體內的天神真血!」片刻這后白焰老祖開口說道。

雖然說李逸晨斬殺輪迴五祖在落劍山中不少散修也親眼目睹,但顯然這個消息十日之內絕對不可能傳出來,而那時輪迴殿也先得把這個在虧吃下。

至於其他的事情,反正誅殺近神塔和天王殿之事無人得知,到時打死不認,至於輪迴殿,這些年哪怕不因為李逸晨的問題,與青雲閣之間的矛盾也在不斷升級,自然不懼再添新恨。

何況進入落劍山搶奪機緣,若是畏首畏尾那還不如不去算了!

飛行靈器極快落入青雲閣的地盤,而此時李逸晨他們雖然還沒有找出解毒之丹,但早已收到消息的青雲閣總部卻已經請出數位丹道老祖在那裡守候,隨即大家一起投入到解毒丹的尋找之中。

雖然他們表示李逸晨已經可以休息,但是似乎來毒丹之道多出幾分興趣的李逸晨此時卻也捨不得離開,鑒於李逸晨表現出來的實力和立下的功勞,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只得任由他參與其中。

終於在第八天的時間解毒之丹被尋找出來,而向修傑等人服下之後,亦化解了身上之毒。

雖然他們沒有如同安晴和馬艷華那般得到天神真血的傳承,但同樣感受過落劍山高層的劍意,此刻自然也需要閉關消化一番,同時也調節一下解毒之後的身體。

而安晴和馬艷華更是一回來就立刻閉起關來,落劍山上步步驚心,哪怕得到天神真血以及部分他們體內的法則之力,但兩人卻根本沒有時間去消化,而如今安穩下來,全力消化自然也成為他們的第一要務。

對於他們的要求,青雲閣更是大力支持,直接提出有什麼需要她們兩人直管開口,只要青雲閣拿得出來的都可以給她們。

這樣待遇李逸晨顯然更不例外,尋找完解毒丹后,在一眾參與的老祖羨慕的眼光中將所有毒丹收起之後,李逸晨也開始閉起關來。

劍意!李逸晨調動劍意斬殺輪迴五祖之時可以說對劍意的接觸和領悟完全超越在落劍山任何一個角落修鍊所能比擬的程度,此刻自然不可能放過這個參悟的機會。

同時他得到的魂族真血以及法則之力可遠勝安晴和馬艷華,此時亦需要好好的消化一番,而在尋找解毒之葯的這個過程中,李逸晨似乎對於丹道又從另一個角度多了一些認識,這也需要好好消化一番。

更有在空間通道中淬鍊后的肉身之力的融合……

忙!李逸晨發現只是修鍊自己都完全忙不過來,哪怕不滅真解可以數法同時,但李逸晨仍然有一種忙不過來的感覺。

不過再忙也得去做……

直至一年之後,一股浩瀚的氣息不受控制的從李逸晨修鍊的靜室中湧出,瞬間瀰漫著尊王界青雲閣整個榮譽戰堂,引來無數人的關注之時,李逸晨也終於完成了一次閉關。

而在無數的積累之下,李逸晨的境界終於突破到了道心境後期巔峰,雖然對於天道力的修行來說這僅僅只是一小步,但對於靈境的境界來說,李逸晨此時卻相當於已經邁入亞聖之境。

同時突破的不僅是武道修為,還有李逸晨的精神力和肉身之力,而精神力的突破亦使得李逸晨的陣道和丹道亦一舉邁入亞聖。

同時在大道互通之下,李逸晨對於融陣之法亦有了新的認識,如今已經能夠做到無危險情況下的五陣相融。

而對於劍意的領悟,更是令李逸晨對於當初修鍊的金劍九訣,從第四訣直接領悟到了第七訣!

這也使得李逸晨更感覺到金劍九訣的不凡,因為此時他能感覺到,金劍九訣的第七訣不僅要對劍意有著無上的領悟,更要亞聖階修為才能完全將威力發揮出來,如此一來,李逸晨對於最後的兩訣亦更加期待起來,只不過如今他一時還無法完全領悟。

靈火三式亦在這個過程中對於前兩世煮海、焚天完全領悟,對於第三式滅世也可以勉強施展……

這一趟落劍山之行對於其他人來說收穫如何李逸晨目前還不清楚,但是他知道對於他來說,這一趟絕對是一個大豐收。

當然還有輪迴五祖的儲物戒指如今也只看過煉天老祖的,而那枚戒指中的毒丹已經令青雲閣不少亞聖階老祖眼紅不已,其他四枚相必也不會差到哪裡。

不過感覺到自己的靜室之外已經守滿了無數的人,李逸晨此時也不便去查看,只得站起身來,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恭喜老祖!」當李逸晨走出房門之時,門口一眾弟子,甚至還包括當初他在榮譽戰堂中見過的那些師兄們,一個個齊齊行禮道。

「你們這是……」顯然李逸晨也有些跟不上這個節奏。

尤其是被人喊著老祖,雖然他知道這是聖域對亞聖階強者的尊稱,但心裡還是有種怪怪的感覺,好像一下子自己也變得數千上萬歲的老怪物一般。

雖然兩世為人的確也數有著萬年以上的人生經歷,但自己畢竟重生了,在李逸晨的心理,這一世他還只是一個小清新,不想要一下子變得這麼老的感覺。

「回老祖,這是青雲閣的規矩……」而此時人群中的柯悟也開口道,畢竟事情發生在榮譽戰堂,作為榮譽戰堂的大師兄,他自然也是第一時間趕來。

「柯師兄,他們也就算了,我們這間至於這樣嗎?」看著柯悟也叫自己老祖,李逸晨不由有些無語起來。

「回老祖,你在突破以前我是師兄,但突破之後,你見著所有尊階同門,你則無條件都高一級!」柯悟也是有些無奈,這次落劍山之行,雖然他也有所感悟,但還是差了那麼一丁點來突破最後玄關。

原本柯悟覺得自己不出十年就能突破應該算快了,可是沒想到,李逸晨閉關一年又突破了,而李逸晨一次又一次的刷新著每個境界的突破時間,柯悟無奈之餘似乎也有些麻木起來,當然與李逸晨落劍山的生死經歷同樣也令他為李逸晨而高興…… 「好吧……」雖然不喜這些繁文縟節,但李逸晨知道也不能因為自己的喜好壞了青雲閣的規矩,不過好在如今他的身份已經貴為老祖,隨意的交待幾句,在他的要求下那些弟子也就退了下去。

當然其實不僅是李逸晨,就連那些弟子也有一種怪怪的感覺,除了榮譽弟子之外,大多都是活了數千年的老傢伙對著李逸晨這麼一個小青年叫老祖,他們又何嘗不是怪怪的。

「好了,現在沒外人了,就別張嘴閉嘴叫老祖了,還是叫我的名字吧!」 總裁換換愛 李逸晨也知道此時柯悟不可能再叫自己李師弟了。

「好吧,反正我也用不了幾年就要突破了!」畢竟有過落劍山出生入死的經歷,柯悟到也沒有太多的客套。

在告訴李逸晨青雲王要見他之後,同行的途中,柯悟也將李逸晨這一年閉關所以生的事情大致給李逸晨說了一下。

由於李逸晨在落劍山入口前的那番話,輪迴殿有口難辯,最終只得接受近神塔、天王殿和青雲閣的要求而做出賠償。

而在兩個月前,終於有當初在落劍山目睹了一切的散修亞聖老祖出來,將落劍山所發生之事公之於眾。

不過青雲閣卻表示,他們只看到李逸晨斬殺五祖,但並沒有看到近神塔和天王殿兩宗之人的死因,所以只承認斬殺五祖,卻不接受斬殺其他兩宗之人的事實。

但對於輪迴殿,隨著雙方衝突在這一年中不斷加深,青雲閣也直接表明,既然輪迴殿要對青雲閣弟子下毒,那麼出於自衛,殺人也無不可。

當然青雲閣這番強硬言論也使得兩宗矛盾再度升級,大有隨時都可能爆發宗門大戰之勢。

作為青雲王自然也是亞聖階的存在,尊王界雖然靈氣已經十分濃郁,但仍然不容許亞聖階強者出手,所以青雲王居住在摩雲窟的核心地帶還有一片亞聖之地!

而進入這片土地之後,所有人將不受到任何限制,哪怕是大聖出手也沒人會管!

兩人通過青雲閣構建的傳送陣直接從尊王界傳入亞聖之地,不過這一路走來可就苦了柯悟,原本又是長老又是榮譽戰堂大師兄的他在尊王也算身份斐然了,但進入亞聖之地卻見著誰都只能呼老祖而行禮。

不過好在這段路程並不算太長,很快李逸晨便被帶到了一座雄壯無比的宮殿之前,但李逸晨卻發現這座宮殿不僅僅是雄壯那麼簡單,同時更暗含著一個巨大的陣法。

這個陣法具體屬於什麼級別,李逸晨不好評價,但他卻可以肯定一點,這座陣法一旦催動起來,要絞殺輪迴五祖那樣的角色一定不會比自己在落劍山時麻煩多少。

行至門口,柯悟只是告訴李逸晨,青雲王就裡邊便沒有跟進去的意思。

李逸晨到也沒有多說,便直接邁入宮殿之內,哪怕身為青雲閣弟子,李逸晨剛一進入宮殿亦感覺自己立刻被陣法的力量所籠罩,而若是主陣之人真起殺心,估計自己連三息都支撐不過。

看來七大勢力的底蘊還真不是自己所能想象的!

李逸晨自然明白青雲大殿這樣的修建並非針對自己,但同樣也從這點看得出青雲閣的底蘊並非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道心境後期巔峰?你成長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更些!」隨著一句令李逸晨心驚不已的話音傳來,前方雙手背負的青衫男子也緩緩轉過身來。

「是你……你就是青雲王?」看著眼前男子,李逸晨心裡頓時泛起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這一刻他似乎突然明白為何當初自己還沒有表現出太多實力的時候青雲王會給自己那麼大的支持,總算明白為何自己在初尊界、中尊界那般囂張,青雲閣依然給自己無盡的袒護,原來這一切不僅僅是因為自己的潛力得到青雲閣的重視,更是因為所謂的青雲王就是天老闆!

天老闆!當初在青雲大陸給李逸晨天運神劍之人,當初在青雲大陸將九大凶地領主收拾的服服帖帖之人!

當然如同天老闆就是青雲王,以他亞聖階的修為來說,不要說收拾九大凶地領主,就是他想毀滅整個青雲大陸也不是做不到的事。

青雲閣、青雲大陸……這兩個名字僅僅只是偶然嗎?

不過這一刻李逸晨沒有心思去糾結這個問題,「既然你現在肯見我了,那是不是有些話也可以對我說了?」

青雲王卻搖了搖頭,「你所見過的天老闆乃是我的兄長,而並非我本人!」

「你的兄長?」李逸晨不由一愣,再仔細一看,青雲王雖然與天老闆極其酷似,但細看之下下,到也確實有些不同之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想知道的事情,其實我也不知道,我雖然與兄長是孿生兄弟,但他卻因為偶然的機會在五歲不到便被帶入上界,而我卻一直留在這裡,所以對於你想知道的答案我也無能為力,我能告訴你的只是我知道的事情……」青雲王微微一笑。

當年天運神劍危機之際化出九道分身,連同其自身十劍暴發出驚世之威發出斬天滅地之力后,打破空間遁入空間通道,也就有了如今的落劍山。

而其實落劍山形成之時,如今的七大勢力雖然已經存在,但卻並非如同現在這般獨霸王整個聖域。

事實是上界為了尋找天運神劍分身,亦費盡手段強行打通空間通道,進入聖域,在初步鎖定天運神劍分身的位置之後畫地為牢的圈出摩雲窟這塊地,後來更是將範圍縮小至落劍山,隨即對落劍山布下多重禁制。

但他們費盡手段的搜索之下卻依然未能找到天運神劍分身。

而作為上界之人進入此間,他們同樣要承受著聖域的世界法則的壓力,哪怕他們在摩雲窟加入諸多禁制,但依然無法完全化解這樣的壓力。

而且在聖域並不合適天道力的修鍊,所以經歷千年尋找依舊無果之後,上界之人只得無奈退去。

但完全放棄他們又心有不甘,所以在一些上界勢力暗中護持下也就有了如今聖域的七大勢力。

七大勢力統治著整個聖域的同時,更以絕對的手腕控制著摩雲窟,其目的除了自身的發展壯大更重要的便是尋找天運神劍的分身。

因為當初那些上界之人離開之時對於他們找到天運神劍分身許諾的報酬那是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勢力都無法拒絕的誘惑。

而雖然他們的背後是由不同上界勢力所護持,但那些上界勢力似乎又達成某種協議,對於七大勢力下了一條死規,七大勢力相互之間不得爆發大規模戰鬥,否則必將受到上界懲罰。

想必是上界那些勢力誰也不敢保證自己護持的力量在未來的歲月中會不會被其他勢力發展好而吞沒從而失去尋找天運神劍分身的機會才立此公約。

當然若是哪個勢力在自身的發展中因為經營不善而自己衰落消失,那就不關其他勢力的事了。

而事實上七大勢力之間也的確謹守著這個約定,這麼多年來最大規模的一場爭鬥也就是當年對靈火上人的圍剿,而從青雲王的嘴裡講出來,事情卻是另外一番模樣。

當年剿殺靈火上人並非如同傳言中的那般,而事實上卻是因為靈火上人好像發現了一些關於天運神劍的蛛絲馬跡,所以才會遭到七大勢力的剿殺。

這也是為何輪迴殿對於李逸晨一直不願意放過的原因!

輪迴梯、靈火上人的傳承並不是重點,而天運神劍分身的消息才是真正的重點。

其實不僅是輪迴殿,就連其他五大勢力也同樣緊盯著李逸晨,只不過如今他們存著坐山觀虎鬥的心思,所以才先讓輪迴殿和青雲閣折騰,他們在等待著合適的時機而已。

原本青雲王並不打算這麼早與李逸晨見面,更沒想過這麼早給李逸晨講這些,但因為李逸晨在落劍山與劍靈一起收復子劍靈的時候,一絲氣息外泄驚動了上界在摩雲窟留下的禁制。

不過好在上界的禁制經歷了歲月的沖刷已經無法將所有的信息完全傳遞到上界,但上界依然聯繫上青雲閣徹查此事。

同樣青雲王相信青雲閣收到這個指令的同時,其他六大勢力也已經收到同樣的指令。

如此一來,在落劍山表現最為妖艷的李逸晨自然無形之中已經處於風暴的中心,那麼他自然需要知道這些事情。

「我怎麼覺得我成為這天運劍主是好像是霉神附身呢?」消化完了這一切,許多之前自己覺得無法解釋的事情一下子變得無比的合理起來,但李逸晨臉上更多的卻是無奈。

天運劍主,有著自己的命運,也有著自己的使命!

李逸晨還記得當初天老闆的這句話,如今他卻覺得這不是自己的命運,這是天運神劍帶給自己的命運而已,無論自己願不願意只要不想死,都得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如果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會拒絕成為天運劍主嗎?」 報告少將,夫人要離婚 青雲王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 「這個到不會!」被青雲王這麼一問,李逸晨更加無奈起來。

天運劍主的身份的確給他帶來不少麻煩,但同樣也給他帶來了不少的好處,可以說若非天運神劍的幫助,哪怕有著上一世的經驗,李逸晨也不敢保證如今的自己是否已經有了破虛進入聖域的實力,更不要說如今他已經臨近聖域的巔峰。

「這不就結了,享受了劍主身份的好處,自然也要承擔劍主使命!」青雲王卻是微微一笑,但對於他和上界的關係並沒有多作解釋。

「也就是說,接一來我將會成為七大勢力的重點關注對象了?」李逸晨問道。

「算是吧……不過如今誰也不願意來做這個出頭鳥,所以他們在也只是關注你而已,距離對你出手應該還需要一陣時間的醞釀,當然若是你突破亞聖階的消息被傳出去的話,那麼估計他們會提前發動!」青雲王並沒有否認要李逸晨地說法。

七大勢力可以說除了青雲王之外對於天運神劍的了解都十分有限,但他們仍然知道那是上界都十分看重的東西,僅憑這一點便足以說明此劍的重要性。

若是李逸晨得到此劍,只要能確定這個信息,他們自然可以不惜一切前去搶奪,但在確定這個消息之前,自然誰也不願意輕易站出來與青雲閣開啟宗門大戰。

畢竟那樣就算滅了青雲閣自己也要承受極大的損失,極可能勢力衰退到聖域的二、三流勢力。

但如果知道李逸晨這麼變態的突破速度,大家自然能想到這可能和天運神劍有關,同時也會意識到,若是此時他們不對李逸晨完全控制,一旦等李逸晨成長起來,極可能會成為第二個靈火上人。

當年的靈火上人雖然最終殞落,但在圍剿靈火上人的過程,大家付出的損失卻是十分的慘重。

「這個到也好辦!」李逸晨微微一笑,隨著修為的提升他自然有辦法掩飾自己的境界,他相信只要不是大聖境根本不可能看透他的修為,而縱然大聖境在,他若一直催動沙核之力對方同樣未必能看得透他的修為。

「嗯,這段時間你就在青雲閣中吧,至少目前這裡是安全的!」青雲王也微微點頭道。

「如果真的局勢發生到不可扭轉之時,青雲閣是選擇保我還是保住這片基業!」李逸晨自然明白青雲閣若是要保下自己需要承受多大的風險。

「青雲閣為劍主而生!雖然現在表面上青雲閣聽從我的安排,但事實上,我會聽從你的安排!」青雲王沒有直接回答李逸晨,但他這番話顯然比任何回答都更加有力。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