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第一禁地,輪迴峰。」

半天後,李瀟,無塵,孤舟三人集合了,在一番商量后,便打算直奔主題,前往八荒內的第一禁地,輪迴峰。

據說,輪迴峰上,有著通往輪迴的大門,也有著諸多神秘的事。

無塵和孤舟,身為輪迴者,他們擁有著殘缺的記憶。

而正是這份殘缺的記憶,一直在告訴他們,這一世,必須要去輪迴峰。

「我想去第二禁地。」李瀟說道。

當初,從帝院的古籍上得知,第二禁地乃當初十大神王李瀟的道場。

因此,這一世,李瀟想要去看看,那裡是否留下了什麼。

或許,能在那裡,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先去輪迴峰吧。」無塵說道:「到時候,我們再陪你一起去第二禁地。」

李瀟聞言,也沒意見,反正不管是輪迴峰,還是第二禁地,遲早都要去。

最終,三人上路。

如今,天下大亂,四族戰鬥頻繁爆發,李瀟三人暫時不想參與進去。

因此,一路走來,三人都是沿著人煙稀少的地方前進。

直到三天後,三人來到了第一禁地,輪迴峰之外。

放眼看去,前方乃群山,翠綠青松,仙霧繚繞,天地靈力在此地更是化作了雨滴,漂浮在空中。

而在群山的中間,那仙霧繚繞的深處,有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嶽,直插雲霄,並且閃爍著神曦。

那,便是輪迴峰。

「據說輪迴峰,上通九天,下接輪迴,不知在輪迴峰上,可否找回我們的記憶。」無塵輕語道。

「禁地兇險,我們進去沒事吧?」 攻心計,嫡女要衝喜! 李瀟皺眉道。

雖說,如今九大禁地的主人,都已經離開。

但這禁地,依舊很危險,裡面有恐怖的場域,足以鎮殺真正的強者。

「我等有準備。」孤舟說道,將一件布滿了符咒的長袍送給了李瀟,道:「這是天隱衣,可避開一切兇險,能安然的穿過這裡的場域,直達輪迴峰。」

「走吧。」無塵輕語,隨即三人穿上天隱衣,便踏入了群山之中。

而就在他們剛踏入群山沒多久,這群山之外,便出現了一人。

此人,樣貌宛如少年,卻留著一頭白髮,身上更是散發著一股天道之氣。

「第一神王的道場。」這少年輕語,目光灼烈。

說罷,此人也是拿出了幾件寶物,護住身體后,便踏入群山中。

而李瀟等人根本就不知道,在他們的身後,還有一人正在前進。

同樣的,這白髮少年,也不知道李瀟等人在他之前就進入了這裡。

就這樣,雙方都是身懷秘寶,闖入群山,直逼那輪迴峰而去。

一路上,雖然觸碰到了不少場域,但李瀟三人的天隱衣非凡,遮掩了一切,蒙蔽了一切。

這裡的場域,雖然感覺到了有生靈闖入,卻找不到目標,因此也就沒有爆發。

「若輪迴峰上,真的有你們想要的東西,若你們真的找回了記憶……你們……還是你們嗎?」李瀟問道。

「我們依舊是我們。」無塵笑道:「準確的說,一旦我們找回了前一世的記憶,就意味著我們回歸了。」

「哈哈哈,到時候,你這小子,可要對我們尊重點!」孤舟笑道。

李瀟聞言,氣不打一處來,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先活下來再說吧,誰知道輪迴峰上有沒有危險。」

「呵,這你就不懂了吧,這裡其他地方都會有危險,布滿了場域,但輪迴峰上,絕對是安全的。」孤舟十分自信的說道:「那裡,上通九天,下接輪迴,地域特殊,場域無法形成,連陣法都難以布置下去。」

「只要我們到了輪迴峰,便安全了。」孤舟說道。

「希望如此。」李瀟輕語。

然而,話是這麼說,但李瀟心中總有一些不妙的感覺。

就好像,距離輪迴峰越近,越危險!

「這種感覺……」李瀟暗道,心裡相當的疑惑。

他悄悄的看了一眼無塵和孤舟,發現這兩人神色平靜,眼中卻帶著激動與期待之意,絲毫沒有一絲忌憚與恐懼之意。

這就意味著,這種危險感,只有李瀟一人感覺到了!

修士,境界越高,感知就越強大。

一些人,能在冥冥之中感覺到危險,從而避開。

而李瀟,也確確實實的感覺到了,但他卻不想退走。

只因,如今的他,唯有找到一些真相,或許才有機會渡過黑暗動亂,才能幫助這天下人族。

「終於到了!」

半柱香后,李瀟三人來到了輪迴峰的山腳下,看著那無盡頭的山峰,不由感概無比。

堂堂第一神王的道場,經歷無數個時代的變遷,依然存在。

「走!」

這一刻,無塵和孤舟看似很激動,並且記憶中,多出了一些殘缺零散的記憶,似乎在告訴他們,這輪迴峰上,有著他們想要的東西。

如此,這兩人的腳步不由加快了,宛若在奔跑,直逼輪迴峰的山頂衝去。

第一章,繼續去寫第二章

(本章完) 輪迴峰上,似乎真的沒有任何危險,李瀟隨著無塵孤舟兩人一路急沖,很快就到達了山頂。

然而,當他們來到山頂的那一刻,三人的神色頓時大變。

輪迴峰的山頂,宛若被利劍削平過,乃一片平地。

這裡,有一座廟宇,廟宇前還矗立著一座雕像,正是第一神王的雕像。

當然,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在那雕像前,竟然站著一個天族!

「呵,第一神王?你敗了。」

此人似乎沒發現李瀟等人,背對著他們,正面朝著第一神王的雕像。

他的聲音富有磁性,但也蘊含著一絲傲氣。

「輪迴迷途,終究是我先闖過來了,你——敗了!」

此人傲然,說話之間,其身上的氣勢更是在澎湃,暴漲。

僅僅是幾息之間,這人的氣勢,便達到了帝尊,甚至還在往上升!

「這是誰!?」

「好強!超越了帝尊!」

……

十幾息后,李瀟三人心中大驚,對方身上的氣勢,太過強悍,足以壓制住大道!

好在此人沒有針對他們,此刻正在盯著那雕像。

砰!

而下一秒,便看到他出手,一掌擊出,第一神王的雕像崩碎,化作了漫天粉末!

隨後,他再次出手,那廟宇也被震碎!

「神朝,終究是滅了,當初的十大神王,有幾人能闖過輪迴,呵……」

「我,風玄,終究是勝了!」

這一刻,這個自稱風玄的人狂笑了起來,笑聲卻如雷音,震的虛空崩碎。

隨即,他都沒看李瀟等人一眼,身影一閃,消失在了此地。

「風玄?」

「難道是他……」

此刻,無塵和孤舟神色一凝,從殘缺不全的記憶中,找到了關於風玄這個人的一些描述。

「黑暗陣營的第三王,人稱風王,風玄!」無塵驚呼了一聲,更是瞪大了雙眼,眼中儘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孤舟則是沉默,眉頭緊皺,眉宇間,更是閃過一絲沉重之意。

「風玄?似乎聽說過……」李瀟輕語,他這才想起來,在人皇廟的古籍上,他看到過關於風玄的描述。

此人,誕生在荒古時代之前,那便是初始時代。

而在初始時代,風玄堪稱無敵,能與十大神王抗衡,之後更是加入了黑暗陣營。

但,人皇廟內的古籍上關於風玄的記載,也僅此而已罷了。

「沒了,第一神王徹底沒了。」無塵嘆息道。

「雕像毀了,廟宇破了,回歸之路消失了,第一神王將在輪迴之中煙消雲散。」孤舟長嘆。

輪迴路,漫長而無盡,容易迷失方向。

因此,那些闖入輪迴的人,都會在現實世界中留下坐標。

如第一神王,其回歸的坐標,便是這裡的雕像和廟宇。

只要這兩樣東西還在,他便能在輪迴之中感應到,從而在茫茫無盡的輪迴中,沿著氣息,一路尋找,直到歸來。

但,如今,一切都沒了。

沒了坐標,第一神王將沉淪與輪迴之中,直到在漫長無盡的歲月之下,在輪迴路上,化作泡影,消失於這個世界。

「殘酷啊,博弈了一生,最終居然敗了。」無塵嘆息道。

「那……現在你們準備做什麼?」李瀟皺眉道。

無塵和孤舟,一直要來輪迴峰。

現在,他們來到了,李瀟卻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

不過,李瀟也看得出,這兩人對第一神王並不怎麼關心,只是在感概罷了。

「輪迴峰的山頂,有著一條通道,通往輪迴峰底部的輪迴之門。」無塵說道:「尋找到那通道再說。」

「那這第一神王呢?」李瀟問道。

「死了唄,還能怎麼樣。」孤舟沒好氣的說道:「這世間就是這麼殘酷,第一神王回歸晚了,他的對手先一步回歸。」

「從此以後,十大神王的第一神王,就徹底消失了。」無塵說道。

說著,無塵揮了揮手,道:「無所謂,第一神王和我們沒關係。」

「就是,死了就是死了,還能怎樣。」孤舟說道,便和無塵在這山峰上尋找了起來。

對此,李瀟心中雖然有很多疑惑,但也沒繼續問。

正如無塵和孤舟所說的那樣,第一神王既然和他們沒關係,那麼死了就是死了。

「嗯?你們是誰!?」

半柱香后,正當李瀟等人在尋找通往輪迴之門的通道時,那白髮少年也來到了山峰上。

狂少的惹火寶貝 他一出現,便凝視著李瀟三人,同時其身上更是散發著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

「看來是同道中人。」

「嗯,有著輪迴的氣息。」

無塵和孤舟皺眉,盯著那白髮少年,神色緊繃。

只因,這白髮少年,可不是白髮歐陽秋,而是另一個人。

並且,此人身上,有著輪迴的氣息,無塵和孤舟能清晰的感覺到。

而唯有從輪迴中闖出來的人,身上才會有這等氣息!

「是敵是友?」無塵神色戒備,對於能闖過輪迴的人,他十分忌憚。

只因,他不知道,在前一世,他與這人是敵是友。

他更是不知道,此人的前一世的記憶,是否已經找回。

「看來風玄來過了。」

然而,這白髮少年卻沒有理會無塵等人,而是看向四周,當看到廟宇和雕像的碎片后,嘴角不由露出一絲輕蔑之意。

「世人,都以為第一神王無法歸來了吧?」白髮少年輕笑道:「有意思,倘若有一天,第一神王再現時,風玄,我很想看到你那豐富多彩的表情。」

這話一出,李瀟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都是帶著震驚之意。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