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的釣魚知識好像還挺豐富的啊。」季知意陰陽怪氣地讚美。

但是他知識豐富不代表她就要跟著他在冷風中釣那些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上鉤的魚。

「還好,一知半解。」顧南楓面不改色。

「呵呵……」

季知意雙手托著臉,靴子在地上無聊地一下一下的點著,鬱悶地看著面前一動不動的魚竿。

話說,這真的是魚窩嗎?

魚呢?

顧南楓並沒有過多理會她的小情緒,目光專註地盯著魚竿。

驀地,季知意看到顧南楓的魚線微微動了下,她驚喜地睜大了眼睛,「哎,有魚上鉤了!」

顧南楓把魚線拉起來,一條看起來一斤左右重的魚掙扎著被釣上來。

「這魚是野生的,肉質鮮美,回去讓陳嫂煲個魚湯給你補補。」顧南楓瞥了一眼已經放進桶里的魚。

「陳嫂?她不是回老家了嗎?」

上次她落水,顧南楓就讓陳嫂時不時煲些湯送過來讓她喝,但送了大概半個多月,陳媽就請假回老家辦事了。

「昨天打電話來,說回來了。」顧南楓輕描淡寫,一言帶過。

「哦。」

見顧南楓釣到了魚,季知意有些興奮,本來對釣魚毫無興趣還略有怨言的她突然來了一點興緻,眼睛直勾勾地一直盯著面前的魚竿。

然而她的魚線一直平靜如山,一動不動。

很快,顧南楓的魚線又動了,季知意眼看著顧南楓轉著線就將魚釣了上來,一條差不多兩斤重的大魚。

不一會兒,剛放下去的魚線又動了一下。

季知意一看,果斷挪著小板凳往顧南楓旁邊移去。

等到顧南楓給力地釣上第三條魚的時候,季知意已經和他差不多只有半個手臂的長度了。

當顧南楓的魚線第五次有動靜的時候,季知意的臉都要黑完了。

明明都是同一個湖,還靠的這麼近,憑什麼她連一條魚都釣不到?

難道是因為他錢多?不僅招女人,還招魚喜歡?

哼!這湖裡的魚可真夠勢利眼的。

季知意鬱悶至極之時,迎面吹來一陣風,頭頂上的楓樹輕輕搖擺,楓葉零零散散地飄落下來。

打開手掌,很輕易地抓住了一片楓葉。

初冬時節,這裡的楓葉卻還沒有凋零,洋洋洒洒的飄滿了空中,像是熱情似火的精靈。

與這麼唯美的畫面不符的是顧南楓的魚桶里又多了一條魚。

兩人的釣魚之旅是被雷聲破壞的,轟隆隆的驚雷聲夾雜著幾道閃電,宣告大雨即將到來。

「好像要下雨了。」季知意抬頭望了望已經暗下來的天。

「嗯,快把東西收拾一下,回車裡。」顧南楓把漁具一一拆卸、摺疊,連同裝魚的桶一齊放回了後備箱。

兩人剛把東西收拾好,雨滴就忽然喧囂而下,兩人立馬跑回車裡,險些被淋得濕透。

什麼嘛,這冬天的雨居然按著夏天的節奏下。

說下就下的,還下的這麼大。

雨水沖刷著路邊的楓樹,樹上的楓葉被雨水打濕,水滴沿著葉子邊緣往下滴落,砸在地面上。

剛才在空中飄逸落下的楓葉在地面上已經被擊打得狼狽不堪,沾上了泥濘的雨水。

遠處的湖面,無數的雨滴像絲線一樣飄落在上面,白茫茫的煙霧開始從湖面上飄起來,朦朦朧朧,美得讓人都不捨得移動目光。

季知意坐在副駕駛座望著外面的天色,雨水落下來,在裡面卻聽不見什麼聲音,雨水打在車窗上面,隔著車窗,外面所有的景物、山峰看起來都朦朦朧朧的。

「好漂亮啊。」季知意情不自禁地讚美著,這是在喧囂的城市裡所看不到的煙雨風景。

「以後可以常來,姑姑可是盼著你來的。」

顧南楓慢慢行駛著車子,為得就是讓她可以細細欣賞外面的景色。

兩個小時后,車子開回了北城,季知意轉頭望向外面,雨還在下,沒有停止的意思。

「哎,你看,那邊有個橘子園,好多橘子啊。」季知意指著遠處的橘子園說道。

橘子園很大,鋪蓋了整個山頭,一片橘橙色在雨霧的籠罩下隱隱約約,像是一副單調而又雅緻的水墨畫,美不勝收。

「現在這個時候橘子還沒有熟透,過陣子熟了的時候這個園子就會對外開放,到時候我們可以自己來摘,你想怎麼摘就怎麼摘。」顧南楓是見縫插針地尋找和季知意約會相處的機會。

「真的能讓我自己摘?」季知意有些驚訝地看向他,她可以隨便摘那些橘子?

「嗯,這個橘子園每年果子熟后就會開放兩個星期供客人自行選摘,之後才進行大規模摘剪。」顧南楓說道,嗓音低沉性感,目不斜視地看著前方的路。

「行,那到時候就去自己摘。」季知意不掩激動。 神秘小樹足夠的強大,便可以保護江寂塵了,無懼萬道之力的侵襲。

「這裡,還有沒有另外的太古仙靈樹?」

江寂塵這時候,開口問神秘小樹。

聽到江寂塵的話,神秘小樹很人性化的點點頭。

顯然,這片混亂虛空之中,其它的虛空浮陸還有太古仙靈樹的存在。

「很好,我們先去尋找太古仙靈樹,待你進階到萬道之力也破不開你的防禦之時,我們再尋找命途花!」

江寂塵心中瞬間有了注意。

不過,江寂塵需要先療傷,恢復部分修為,再行出發。

現在,神秘小樹擁有了治療之力,江寂塵的恢復,變得非常的快。

一個月後,江寂塵的道身和力量,竟然恢復到了七成。

如此,再行走在混亂虛空之中,江寂塵勉強可以行走百里,而不至於重傷,最多也只是輕傷而已。

於是,接下來半年時間,江寂塵與神秘小樹配合,找到了十顆太古仙靈樹。

而神秘小樹在吸收之後,已經變得無比的強大,凝出的防禦之道,已經無懼常態下的萬道之力。

所以,在神秘小樹的防禦下,只要沒有遇到萬道之力風暴,便可以自由的穿行在各塊虛空浮陸之中。

不過,在混亂虛空之中,極難尋到聖潔之地。

雖然尋到了幾處,獲得了三樣無上的仙藥,但是,就是沒有命途花。

顯然,命途花太過稀有珍貴,想要尋到,並不容易。

這一天,江寂塵繼續在混亂虛空中飄行,尋找聖潔之地。

而這時候,他在神秘小樹的護持下,不斷地深入混亂虛空之中。

但是,越是深入混亂虛空,這裡的萬道之力,越是恐怖驚人,漸漸的,強如神秘小樹,都有不支之勢,有數次,防禦光幕,差點被破開。

嗡!

然而,就在此時,毫無徵兆,虛空震顫,四方萬道之力,突然向這裡擠壓過來,直接凝成了萬道之力風暴。

「不好!」

見此一幕,江寂塵不由得臉色變了一變,心中生出大兇險感。

他知道,萬道之力風暴絕不是他和神秘小樹可以抵擋的。

好在,經過近一年的療傷休養,江寂塵已經恢復到了巔峰狀態,甚至更強了。

再加上神秘小樹不斷進化,所以,面對萬道之力風暴,他依舊有一絲活命的機會。

另外,越是深入混亂虛空,越是容易形成萬道之力風暴。

江寂塵一路深入,終於還是遇到了萬道之力風暴。

生死之間,江寂塵反而表現得很平靜。

畢竟,這個時候,驚恐和慌亂,沒有任何作用。

所以,江寂塵立刻催動全身的力量,同時神念傳音給神秘小樹道:「催動最強防禦之道,與我配合。」

「現在,我們已經被萬道之力風暴包圍住,已不可能衝出去了,只能處於萬道之力風暴之中,隨波逐流而行。」

於是,江寂塵和神秘小樹剛配合好,凝出最強的防禦,下一瞬間,江寂塵便已經被完全萬道之力風暴淹沒其中。

「不妙!」

江寂塵驚呼一聲,被萬道之力風暴淹沒那一瞬間,他便感覺到,身上的防禦如在風雨飄搖之中,隨時都要碎滅。

但好在,江寂塵能夠繼續咬牙堅持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這次會是生是死,會隨這萬道之力風暴漂流到何方?

一切都是未知,且兇險萬分。

萬道風暴之力,狂暴到極點,江寂塵身處其中,幾乎感覺到自己被撕碎成了千萬片。

「最壞不過一死!」

「既然如此,我倒不如靜心悟道。」

「此時,身受萬道侵襲之苦,反而可以最好的體會萬道之力。」

但這一瞬間,江寂塵突發奇想。

想到便做,沒有任何的猶豫,江寂塵靜心,默默體會萬道之法。

此時,哪怕萬道之力,割去血肉,磨掉骨頭,他渾然未覺,沉浸於感悟萬道之中。

魔道、鬼道、仙道、妖道、天使之道、毀滅之道、收割之道等等,身處萬道之力風暴之中,一切應有盡有,可以盡情地感悟。

這一瞬間,江寂塵甚至忘了生死。

時間流逝,渾然不覺。

也許是一天,一個月,也有可能過去了一年。

這一天,江寂塵驀然睜眼,發現,自己竟然赤著身體,飄浮在混亂虛空之中。

萬道之力風暴早已不知在什麼時候消失了。

四周,反而是聖光點點,飄在虛空,美麗迷人。

江寂塵看向四周,目瞪口呆,感到難以置信。

「這裡四周,竟然都是聖潔之地。」

「而且,我僅憑肉身之力,便可以抗衡混亂虛空中的萬道之力,這…….」

突然醒來,便發生了如此驚人的變化,江寂塵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呢,一時之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這一切太過驚人,太過不可思議了。

「我一定是在做夢吧!」

江寂塵用力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臉,然而,一陣痛感傳來。

「這、這不是夢!」

江寂塵失聲驚呼。

這一瞬間,他終於明白,這一切都是真的。

「我明白了,我感悟了萬道之力,進入了一種無我之境,在不知覺間,借萬道之力修復道身,並進入到了混亂虛空最深處。」

江寂塵喃喃自語地開口道。

「好極,妙極!」

「我既然不死,待我出去,那死的便是你們了!」

江寂塵取出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眼中卻有冷芒閃動。

「四周這麼多的聖潔之地,總有命途花!」

收拾心情,江寂塵開始打量著四周的聖潔之地。

這裡是混亂虛空最深處,所以,才會有如此多的聖潔之地,但這裡的萬道之力也最是可怕。

然而,江寂塵現在已經無懼了,可以赤身面對。

「既然我已無懼混亂虛空中的萬道之力,那我便可以隨便尋找命途花了。」

江寂塵這時候,傲然一笑,充滿了強大的自信。

於是,接下來,江寂塵的身影出現在各處的聖潔之地上。

「命途花,我終於尋到你了,哈哈…….」

不久之後,一處聖潔之地上,傳來江寂塵得意的笑聲。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