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對抗,說是對抗,也不過就是我找機會,給他添麻煩罷了。」老者的聲音有些苦澀:「敗是沒敗,不過,仍舊失手了不少次了。」

「失手?」聽到這個詞,蘇嵐有些新鮮。

「你知道,當年白起坑殺趙國四十萬降卒,到底是因為誰在背後指點么?」

老者的一個問題,頓時讓蘇嵐眼神嚴肅了起來。

這段歷史,他還是知道的。

長平之戰,白起坑殺趙國四十餘萬降卒,算是隋國戰爭史上,有名的殺俘事件。

而那之後,殺降不詳這句話,也就正式的在隋國流傳了開來。

只是,蘇嵐不知道,這件事情,居然和老者的那位師兄也有關係。

「是的,當年,白起就是聽了我師兄的話,這才造下如此的殺孽。殺降不詳,雖然這方天地已經與大陸隔絕開來,但是天道循環,白起為了成為戰神,經受不住誘惑,現在仍舊在承受著萬魂噬心之苦。」

老者的話,帶著極大的悲苦:「只是,殺人者在遭受報應,指示著,卻借著這場戰爭,成功的轉為了鬼修。」

「那之後呢?」蘇嵐不由自主的繼續問道。

現在,蘇嵐明白,老者所謂的失手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了。

只不過一次失手,趙國的四十餘萬降卒便丟失了性命,而且,以鬼修的能力,落在的他手中的鬼魂,焉有倖存之理。

只怕剛剛死亡,鬼魂便已經被老者師兄拘走,化作他實力的一部分了。

但是,這肯定不是惟一一次。

老者說的清楚,這失手,可不止一次。

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之後,之後我們一次次交手,雖說我的實力不如師兄,但是他不忍心對我下殺手,所以我還是成功了幾次,只不過,到後來我又一次失手了。」

說道這裡,老者又嘆了口氣:「東漢末年,有賊人張角得半部天書,自稱天公將軍,率領黃巾軍起義。你知道,這傳下天書的人是誰不?」

「又是你的師兄?」蘇嵐開口問道。

黃巾之亂的事情,蘇嵐還是知道的。

只是,蘇嵐沒有想過,這和老者的師兄也有關係。

為了成仙,回到仙界,這老者的師兄也真是沒少出幺蛾子。

在蘇嵐的心中,已經將老者口中的大陸,轉變成為了仙界了。

這一點,倒是沒錯。

所謂得道成仙,最初的起源,不過是一群回不去家的人,想辦法回家罷了。

而他們的那個家,就是地球人口中的仙界了。

「是啊,不過,東漢末年天下大亂,民不聊生,他也趁機收集了龐大的鬼魂,全部轉換成了鬼力,這一次,我沒來得及阻止他。」

老者的聲音中,帶著濃濃的自責。

不過蘇嵐有一點倒是看的明白,這位老者的自責,其實和那些無辜的百姓,沒有太大的關係。

因為,在老者的記憶中,魂修在仙界其實也是有的,而他們的待遇,與地球別無二致。

「那麼,之後呢?」

「那一次之後,師兄忽然來找我。當時,已經是晉朝了,他說,自己已經幡然醒悟,得知鬼修之路走不通,所以,這之後,不會再有意殺人了。」

蘇嵐一愣:「他會這麼做,我想他是騙你的吧。」

回歸仙界,如此大的執念,自然不會是輕易可以打消的。

一想,就可以想明白了。

「確實是騙我的。」老者答應的乾脆利落:「只是當時,我沒有看明白。」

「也可能,是你不想明白。」蘇嵐搖了搖頭。

就如同蘇嵐剛剛所想,這樣的事情,不可能想不到的。老者的師兄會如此做,自然就是為了麻痹住自己的師弟,不讓他干擾自己的計劃而已。

而他接下來的計劃,肯定是不允許被破壞的。

「是啊,我真的想讓師兄回頭,要知道,枉造殺孽,是肯定要引起天道反噬,到時候萬雷焚身之苦,足以讓鍊氣士身死道消,沒有轉世輪迴的可能。而且,師兄的計劃即使成功,到了大陸之上,也不免被圍攻致死的結果。」

「有的人,只顧得了眼前,哪想的了那麼多。」

「所以,我不能讓師兄一世英名毀於一旦。因此,當師兄和我說這些的時候,我心中是多麼高興,你知道么?」

「我當然知道。」蘇嵐點了點頭。

老者明知道自己不是師兄的對手,但是為了避免師兄墜入魔道,這才想方設法去阻攔師兄的計劃。

而那時候,雖然魔道是墜入了,但是,身在這仙界之外的地球之上,以他們的實力,天道的懲罰,還落不到頭上。

這樣一來,總算也能落得一個善終。

「那時候我就和師兄說了,只要之後勤修善事,將鬼力脫去,那麼,在死後自然是不渝天道懲罰的,那時候,師兄也答應了。而且此後很多年間,他也確實沒有做出任何殺人奪魂的舉動。時間長了,我慢慢的也就放心了,以為他真的醒悟了。」

「我想,這應該是為了麻痹你吧。」

「不僅僅如此,他在等,等一個機會。」 「機會?」聽到這裡,蘇嵐心中咯噔一聲。

老者師兄需要穩住自己師弟才能夠執行的計劃,這個機會,到底是什麼,而老者師兄想要的,到底是多強的力量?

「難道,又是一場天下大亂?」

「這一次,得從元朝末年開始,那時候,朱元璋從一個窮要飯的,慢慢收攏手下人馬,將元朝推翻,建立了大明朝,這其中,自然少不了眾人輔佐。而裡面,有一個人,叫做劉伯溫的,你知道嗎?」

「劉伯溫?」蘇嵐一愣,怎麼又和這個人扯上關係了。

不過,蘇嵐還是點了點頭:「你說的是劉基吧。」

這個人,相信很多人都會熟悉,曾經,他也經常出現在各種影視文學作品裡面,成為和諸葛亮一樣的,智多幾近妖的角色。

只不過,在大多數人的心目中,他們知道的,多是清朝的那些辮子們,對於劉伯溫,現在已經出現的越來越少了。

而劉伯溫,伯溫只是他的字,他的本名叫劉基,字伯溫。

明朝的開國元勛,據說是有著經天緯地之才,只不過因為過於聰穎,受到朱元璋的猜忌,這才沒有落得一個善終。

「額…」老者的聲音一頓,許久之後,他才慢吞吞的說:「你這麼說,倒也不是不對。」

確實,蘇嵐的話,說的很正確,只不過,對於老者來說,他聽著蘇嵐的這句話,總覺得哪裡有些怪怪的。

「這個劉伯溫,也是你師兄的弟子?」蘇嵐問道。

要知道,同樣是老者師兄的手筆,劉伯溫和張角與白起的畫風可差的多了。

張角,那是一個純正的反賊,而且殘忍狡詐。至於白起,這個戰國時候的名將,則是一個毀譽參半的角色,喜歡他的人尊稱他為軍神,而不喜歡他的人,則叫他殺神。

但是劉伯溫可就不同了。

劉基佐朱元璋平天下,論天下安危,義形於色,遇急難,勇氣奮發,計劃立定,人莫能測。朱元璋多次稱劉基為:「吾之子房也。

在民間傳說中,他是有名的謀臣,精通經天緯地,幫助朱元璋統一國家,建立了明朝。

甚至於,他在民間有著:「三分天下諸葛亮,一統江山劉伯溫;前朝軍事諸葛亮,侯朝軍事劉伯溫。」的說法。

能夠和諸葛亮相提並論,可見在謀劃一道上,他有著怎麼樣的造詣。

不僅如此,劉伯溫還是詩詞大家,他與宋濂、高啟並稱為明初詩文三大家,有著作《誠意伯文集》傳世。

在民間口口相傳中,劉伯溫一直都是一個正面角色。

就連最後,劉伯溫的死,也是朱元璋名聲之上抹不去的污點。

而這樣一個人,居然會是老者師兄指派的人?

要知道,老者師兄的目的,可從來都不會是安定天下。

這劉伯溫,到底是怎麼混出這麼大的名頭的。

「不是,劉伯溫,並不是我師兄的弟子。」老者的否定,讓蘇嵐點了點頭。

我就說么,這老者師兄,怎麼會教出有這麼一個好名聲的弟子來。

「他就是我師兄自己入世的身份之一。」

「咳咳…」後面這句話,頓時讓蘇嵐嗆住了。

他沒想到,這一次,老者的師兄居然不是指揮弟子,而是自己親自上陣了。

「你沒想到?」蘇嵐的反應,顯然並不在老者的意料之外,他笑著問出這一句之後,這才感嘆的說道:「其實,又豈止是你,就連我,也沒有想到。」

「那,他化作劉伯溫入世,到底是為的什麼?」

女主播養成計劃 蘇嵐覺得,老者師兄這一次,肯定是圖謀甚大。只不過,在歷史上,並沒有留下劉伯溫的負面記載。

而聽老者話中的意思,這一次,他被自己師兄欺騙,肯定是沒有阻攔成功。

那麼,他到底做了些什麼?

「之前,我並不知道師兄有什麼圖謀,有些事情,我也是後來才想明白的。原來,師兄經過前兩次的殺戮,已經明白了一個道理。單純的依靠鬼魂,是不能將他送到大陸之上的。」

「為什麼?鬼修修的,不就是鬼魂之力么,只要鬼力足夠,他還破不開屏障?」蘇嵐問道。

要知道,已經有人成功的,從這個世界中回到了仙界。

而那些人,雖然不是依靠的鬼修能力,但是,這也已經證明了,所謂女媧建造的屏障,是可以被打破的。

既然其他人能,那麼,老者的師兄,自然也是有希望的。

「數量不夠。」老者搖了搖頭:「要知道,即使是那幾次世界大戰,聚攏的鬼力,也不能讓他一次性突破屏障。而且,戰爭結束之後,是需要很長時間休養生息的。」

蘇嵐點了點頭,戰爭,從來就都是消耗人口最快的方式,而戰爭之後,發生戰鬥的國家,人口數量很可能銳減,十不存一,也是經常有的事情。

「而這段時間,休養生息的時間內,鬼力,其實也一直都是在不停消耗之中的。這樣的情況下,他的力量,其實根本積攢不起來。要知道,天地靈氣如此匱乏的情況下,實力越強,一身力量就逸散的越快。」

「那麼,這一次,他想到了什麼辦法?」

蘇嵐的問題,頓時讓老者的聲音,都變得有些激動起來:「呵呵,這一次,他想到了一個我都不敢想的地方。他不滿足於普通人提供的鬼力,他將自己的目標,放到了龍的身上。」

神廚萌寶:媽咪是大神 「龍?在地球上,是有龍的?」蘇嵐挑了挑眉毛。

龍是確實存在的,這一點,蘇嵐在老者的記憶中已經見到過了。

但是,在地球之上,龍,卻不一定是存在的。

要知道,龍的實力,即使在仙界也是一等一的仙獸。趨吉避凶,對於他們來說,自然也是很簡單的事情。

在兩國鍊氣士戰鬥的時候,龍族,就已經遠遠的避開了戰鬥的地方。這樣一來,最後仙界崩塌之時,自然也不會將他們捲入其中。

「他要找的,並不是神龍,而是龍脈,古時候隋國的龍脈。他想要藉助隋國整個民族的氣運,來加持己身。」 「龍脈?」聽到這個詞,蘇嵐心中一震。

這個詞語,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從小痴迷於各種武俠小說的他,對於這個詞語實在是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

那些武俠小說中,正道的仁人志士們,一旦聚到一起,又貪多喝了幾杯酒,總不免要痛罵幾句朝廷。

而這其中,對於自己實力不足,不能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的惋惜之情,最後都化作了一句話:「要是能找到這狗皇帝的龍脈就好了。」

傳說中,龍脈聚集著一個國家的氣運,能夠當皇帝的人,都是因為龍脈的興盛,而當龍脈消失,或者被損毀之後,氣運,自然也就消失了,那時候,國也就亡了。

龍脈,就是一個國家國運的具現化,就是這麼神奇的一個東西。它承托著一個國家的興亡。

不過,蘇嵐倒是覺的,龍脈這個東西,如果真的存在的話,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神物,相反,它更像是天道為了懲罰天子而設置的詛咒。

想想看,只要有龍脈的存在,只要你能找到龍脈的存在,就能夠輕輕鬆鬆的毀掉一個國家。

那樣的話,想要反抗暴政的還罷了,但是那些心生不端,不滿足於眼前利益的邪惡之人,只需要找到龍脈的所在,那麼,再旺盛的國家,也不過輕輕一刀就倒下罷了。

這樣的話,給了心懷叵測者一個巨大的機會。

而對於一個國家,則是災禍的根源。

就像是修鍊金鐘罩之人,所必須要有的命門一樣,任你渾身似鐵打,只要找到你的命門,那麼只需輕輕一戳,再強大的功夫也得立時破在當場。

所以說,龍脈這個東西,絕對不是祥瑞,而是金鐘罩的命門一樣的存在。

君不見,就像是這老者的師兄,都將自己的心思,打在了這上面。

不過,蘇嵐之前還以為,這龍脈不過是那些不堪古時候封建王朝暴政的農民們,為了安慰自己,所YY出來的東西罷了,沒成想,居然還真的存在。

老婆太嬌蠻:冷情總裁請接招 「這龍脈,可不是你心中所想的那樣。」老者輕輕撇來一眼,直接看透了蘇嵐心中所想:「龍脈著,一方水土之氣運也。龍這種瑞獸,可大可小,能隱能現,可化作巨龍吞雲吐霧,也可以化為山巒守護一方。這龍脈,其實只不過是龍修行的時候,居住的地方所形成的生靈而已。它非生非死,非物非人。就是這麼一種特殊的存在。」

「搞了半天,這龍脈,原來就是龍窩?」蘇嵐思索了半天,這才從老者半文不白的話中,領悟到了他想要表達的意思。

「額….你這麼說也沒有錯。龍居住的地方,自然是有靈之地,龍脈則可以加持這種靈氣,讓一方水土更加怡人。因此帶動民族崛起,國家強盛,也自然是不再話下。說到底,這隻不過是水土有靈的附帶作用罷了。」

原來如此,蘇嵐點了點頭。

看來,這老者口中的龍脈,和武俠小說中所說的那種,根本沒有半點的關係。

「那,為什麼到了明朝的時候,你師兄才會出手?」蘇嵐開口問道。

至於龍脈有沒有被他成功得手,這件事情,已經無需再問了。

要是失敗了的話,這老者會如此凄慘的待在這裡么。

「他,想要的是幫助國家強盛所加持的氣運。」老者嘆了口氣:「雖然在他和我說過之後,就再也沒有枉造殺孽,只是在戰爭年間,才收集一些亡魂維持自己鬼力不散。但是,他終究是鬼修,天道不允許的存在。而龍脈有靈,這種氣運加身的東西,是不會讓我師兄找到的。」

「所以呢?」蘇嵐聽到老者這麼說,點了點頭之後,繼續問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