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啊!你要多神奇才夠?」

緊接著,夏洛奇感覺到了山谷崖居旁的那幾個洞府的門也緩緩開啟了。

吱嘎吱嘎的。

「哈哈!」

幾聲怪笑從那些洞府中傳出來!

「想封印我,門都沒有!」

「我狂戰天狼是該死的任泉能封印的么?」

「說的對,我玄謎之鷹是那龜兒子任泉能封印的么?」

「就是就是,我隕石天豬是那王八蛋任泉能封印的么?」

三個洞府中伸出三隻可怕的惡魔頭顱。

「三十一天魔性天棲居的混沌怪獸?」

夏洛奇此時靈力在身,立刻感知到了那幾隻怪獸的能量。

混沌境初級初階!

「嗯,應該是任泉爆炸時被無辜殃及的傢伙!」

夏洛奇心中暗道。

「看來自己引動紫月,似乎要將三十一魔性天的碎片給解除封印了啊!」 「定!」

夏洛奇心力一凝,四周洶湧的紫色湖水凝固在那裡不動了。

修鍊塔內其餘人均沒感覺,只有雲居在觀看紫月之潮。

發現竟然在半空中凝固住了,不由愕然。

他是聽到了旁邊府穴中恐怖嘶吼聲的。

由於修鍊塔隱隱有股能量護體,那潮水只能在其十米外洶湧,無法逼近。

雲居和尚才有機會探出腦袋去看,誰在那裡嘶吼。

一看,傻眼了。

這些不是野區的怪獸么?

這麼可怕的怪獸!

竟然有這麼可怕的怪獸?

狼牙如戟,鷹嘴如鉤,豬頭吊炸天!

可令雲居意外的是,三隻怪物即將出洞時,與湖水一樣凝固在那裡動不了了。

天上的紫月也是如此。

「今天怎麼了,跟見了鬼似的。」

雲居心裡直打鼓。

趕緊去叫茹連達等人。

帕慕克與浪凡等細密畫師只是看了幾眼就不再多看,這套武功似乎適合修鍊古武的人去參看。

帕慕克、浪凡、花蝶、鳥語四人對這修鍊塔的結構十分感興趣。

四下看,四下用筆畫。

漏窗、梁架、柱礎、天花、藻井等無不精細,每一處都蘊藏著無窮的靈力。

只是這些能量太荒涼了,令人有久遠的隔閡感。

正在看的入迷。

雲居在喚。

「快走吧,這裡似乎要出事了。」

剛說完,夏洛奇那邊已經完成了與此間寶塔、湖水、紫月等物象的溝通與交流。

可惜只有一絲靈力透露出來,否則就能將這裡全部帶走。

夏洛奇通過頻率與心跳間的聯繫,僅僅獲得了一小口紫色湖水與一縷月光。

還有兩片混沌樹葉。

修鍊塔卻無法收為己有了。

原以為能夠將此寶塔重新收入元靈之海。

封印能量太強大了。

隨即,靈力一松,巨大的封印能量再度降臨。

那三隻倒霉的怪獸僅僅是露出了頭嚇唬了一下人就被洞府之門給關了進去。

不甘心的吼叫聲在門后截成兩段。

「任泉,你不得好死……」

還在罵任泉呢!

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夏洛奇與摩蘇雅兩人正處在冥想狀態中,帕慕克留下護法,其餘人均隨雲居回歸。

得到原本屬於自己的靈力湖水的滋養,夏洛奇發現精神力元丹之海的那絲裂縫孔洞竟然出現穩固的跡象。

不像以前泄露出一絲精神力后隨即關閉。

這一絲湖水的採納后,竟然與精神力元丹之海形成了一縷極為微弱的聯繫。

小的微乎其微,幾乎可以忽略。

這可比之前什麼也沒有強太多了。

從零到千分之一,這就是一個巨大的進步。

夏洛奇坐在那裡還想再努力調動心跳與呼吸的頻率,多吸收些靈力湖水,發現這次沒戲了。

被那封印能量直接給拍散了兩者之間的共振。

夏洛奇睜開眼,摩蘇雅也跟著睜開了眼。

「我們是不是以前就認識?」

摩蘇雅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

「你覺醒了?」

這回輪到夏洛奇來問摩蘇雅了。

「覺醒?」

「什麼意思?」

摩蘇雅一頭霧水。

「剛才你感覺到什麼了?」

「我覺得那月亮好熟悉啊!」

帕慕克見這兩個小怪物再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聽也聽不懂,也就懶得聽。

還是四處走走看看,對這修鍊塔的結構十分著迷。

這可是夏洛奇按照古華夏神州大地的著名樓台建造的。

岳陽樓,天下第一樓!

被夏洛奇搬到這裡來了。

帕慕克只管痴迷,夏洛奇卻有些惋惜。

這次機會太好了,若是能夠多打開些自己精神力元丹之海的封印,那該多好啊!

「咦,天上的紫月怎麼缺了一角?」

夏洛奇抬頭看,真是的,原本是渾圓的紫月,現在似乎被狗咬掉一塊。

「哦,剛才冥想,一塊紫月飛到我心裡去了。」

摩蘇雅幽幽的說。

「感覺不舒服么?」

夏洛奇有些緊張。

「倒也沒有不舒服。」

「只是覺得有很多記憶忽然湧進了腦子。」

「但卻模模糊糊的,根本看不清楚。」

「哦,原來這樣。」

夏洛奇點頭道。

看來摩蘇雅的心靈與記憶被封印的很厲害。

「現在是不是看我順眼多了,不再像小乞丐了?」

「誰說你是小乞丐了?」

摩蘇雅臉有些紅。

夏洛奇現在英俊的很,對所有二八芳華的少女都有顏值殺傷力。

「走吧,既然咱們冥想結束了,就不要呆在這裡了。」

夏洛奇心想,今天只能吸收一絲紫靈湖水,那明天再來吧。

「你們兩個冥想結束了?」

帕慕克問。

「嗯,結束了,師傅。」

夏洛奇很禮貌的對帕慕克說道。 「雲居大師,那個自有天您四處查探過么?」

夏洛奇回到雲峰禪寺,在方丈室中坐下,晚餐全是素食,不過絕對能吃飽。

夏洛奇有意靠近雲居,不經意的問道。

「嗯,那個自然。」

「但什麼也沒有,四處都是雲霧籠罩。」

「走遠了就會遭遇隱隱的時空亂流能量。」

「哦,雲居大師竟然知道時空亂流?」

「這是普通的說法,按照我們佛門中的認知,這應該叫做劫淵。」

「多謝大師相告。」

「這位小施主,好像對我發現的自有天很感興趣。」

「師傅,不僅夏洛奇兄弟感興趣,就連我們也是深感興趣啊!」

「太神奇了!」

夏洛奇表示讚歎。

「帕慕克大師,明天一早就開始給我畫些礦工吧,如何?」

「嗯,這個自然。」

「今晚我就給你畫出來。」

「那太感謝了。」

帕慕克大師很快就吃完。

進入自己的禪房,夏洛奇、摩蘇雅兩人也緊跟離席。

雲居知道帕慕克大師要作畫了,不禁內心欣喜。

吩咐沙彌給帕慕克師徒端去上好的香茶。

點上梵香。

帕慕克對雲居的周到很是欣賞。

作畫的心情也舒暢了許多。

雲居是很了解帕慕克的,畢竟以前在一起相處過。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