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古老的聲音,楚澤的身影,都是被黑色光圈所籠罩,那原本看似搖搖欲墜的黑色光球也是被納入光圈的籠罩範圍之內。

砰砰砰!

望著那突如其來鎮壓而來的神秘古塔,被封印在黑色囚牢裡面的生死炎,猶如富有生命般的出現一道道紫色的赤紅雙眼,一道道火焰的朝著那光圈怒噴而去,不過每當這些極端厲害的火焰接觸到那神秘古塔發射出來的黑色光圈時,卻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黯淡消散而去。

那番模樣,猶如黑暗遇見了陽光,雪花飄落進火海一般。

見到這一幕,生死炎掙扎的也是越發的劇烈,不過,在這神秘古塔的光紋中,生死炎的抵抗也是逐漸的虛弱下來。

光芒浮現間,而楚澤身體中原本由於火焰所受傷的身體,竟也是奇迹般的的開始癒合起來。

黑色神秘古塔的光影一路以一種蠻橫碾壓的姿態鎮壓而來,沒有因為任何的阻礙出現停滯,而那生死炎在那種黑光的籠罩下,生死炎猶如困於囚牢的野獸般是爆發出哀鳴之聲。

在這黑色塔影的光紋之下,那種神奇的力量,對於生死炎而言,竟是出現幾乎是絕對的鎮壓!

而在這般的恐怖力量面前,那生死炎也是顯出了原型!

一道紫色的小蛇,雙瞳中充斥著黑白藍三色,極為人性化眼珠轉動間,看上去頗為靈動,很明顯,這個小蛇,具有靈智。

而在楚澤注視火焰小蛇時,後者似乎也是發現了他,當下那對蛇瞳中便是泛起了凶芒,一股股恐怖的火焰,不斷的朝著楚澤方面湧來,不過,在黑色光圈的保護下,卻是徒勞無功!

「這便是進化後生死炎的本源所在么……」 「這便是進化後生死炎的本源所在么……」

眼睛緩緩眨動,楚澤不由得在心中舒了一口氣,目光帶著謹慎戒備之意的盯著眼前的這道火焰小蛇,雖然這火焰小蛇露出了本體,看上去極為的弱小,而且周圍的那一大團火焰看上去也似乎黯淡了不少。

不過這些也僅僅是表面看上去而已,身處在其中,便是能夠真正體會到這裡恐怖的高溫,方才知道這看似黯淡的火焰,可輕易焚燒天靈境巔峰的強者至屍骨無存,即便是靈丹境強者也不能長時間抵禦這恐怖的高溫。

無敵掃碼系統 而眼下,楚澤不但要在這恐怖的高溫之下抓取生死炎的本源,而且這生死炎最核心的部位的溫度,恐怕即便是靈丹境的強者都難以忍受,而這條火焰小蛇,則正是這個核心所在!

只要將它抓住,便是真正地將生死炎捕獲!

這個過程看似簡單,卻是極為危險的場面,一不小心,就會灰飛煙滅!

所幸的是,在神秘塔影的庇護下,楚澤能夠輕鬆待在這個保護傘下免遭受那般恐怖的高溫,此時的他正聚精會神的盯著眼前的這道小蛇。

隨即緩緩伸起修長手掌,那濃郁的光圈隨著跟著楚澤的手臂蔓延,緩緩的朝著那火焰中的小蛇輕輕探去。

瞧得楚澤的動作,以及那黑色塔影出現的光圈所形成的囚牢在不斷的收縮,令得火焰小蛇似是察覺到一種危機的感覺,極為靈巧的化為一條小蛇尾巴一甩,細小的身軀便是猶如閃電般,在光圈的籠罩下四處穿梭,藉此來躲避楚澤的手掌抓取。

不過,不管它如何穿梭,在神秘的光圈下,生死炎猶如困獸一般在囚牢中,始終都是在周圍火焰的範圍之內,而且它所能夠運動的範圍也在不斷地圍攏收縮著,即便是後者爆發的一次次攻勢對於黑色光圈始終沒有意料到的效果。

因此,不管它如何蹦躂亂竄,都難以逃出這對它來說宛如天羅地網般的封鎖。

生死炎雖然具備一定的靈智,可想要達到真正的正常人類那般智慧,卻是需要極為長久的時間進化,所以,眼下的生死炎完全是憑藉著本能的察覺到危險,想要依靠蠻力突破眼前的牢籠。

「想跑?」

化為火焰小蛇的生死炎,在神秘黑塔的奇異光環的籠罩下,它的一舉一動都是在楚澤的視線之下一目了然,楚澤見到這生死炎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心下也是安定了不少,身體保持著安靜,雙手卻是施展著奇異的印法。

「嗤!」

身體寂靜了半晌,猛然間,楚澤的手抓猛地出現在了一處生死炎的面前,若是不仔細看之下,竟是難以發覺到楚澤的手掌上竟是印著一道極為淺淡的符紋。

那符文上布滿著一道道極為玄奧的晦澀的紋理,那每一道紋理猶如巨鯨吸水般不斷的吞噬的靈火塔第八層的火焰,這是丹塵子遺留在楚澤識海中,最後一道助其煉化生死炎的一道保命神物——噬炎符。

透過光圈楚澤的手掌狠狠探出,一把鑽進火焰壁之中,旋即手掌的上的符紋便是落在火焰小蛇身上!

「哧哧!」

在其右手上的光圈包裹中,一條火焰小蛇正瘋狂地四處亂竄,尖利的嘶鳴聲,不斷地響起。

隨著火焰小蛇被楚澤被抓住,更為準確的說是被噬炎符封印住之後,那周圍的火焰也是變得黯淡了許多,不過卻並未就此湮滅。

楚澤眼睛泛著一股狂熱,死死地盯著手掌中那條火焰小蛇,一抹慶幸之色浮現於臉上,此次的能夠在這必死之局,沒有讓得他丟掉小命,還能如此輕易地將生死炎捕獲到手!

主要是歸功於體內的神秘黑塔的功效,以及丹塵子老師遺留下的一道噬炎符。

所謂險中求富貴,這話,當真是不假!

不過,掌心中傳來生死炎所散發而出的溫度,那種恐怖的高溫即便是在噬炎符的封印下,已經令得生死炎的變得虛弱,使楚澤手掌有種不太劇烈的灼痛,這讓得楚澤有些慶幸,若是那奇異光圈與噬炎符缺少任意一種,恐怕他都拿生死炎沒有辦法,畢竟,那種經過上千年時間積累的火焰,實在是太過恐怖了點。

不過,如今既然已經將生死炎封印成功,那麼接下來,便是達到了最重要的一步了,煉化生死炎……

目光緊緊望著那在噬炎符開始變得愈發虛弱的火焰小蛇,楚澤眼中逐漸地湧現一抹森然,旋即手掌緊握,輕聲喃喃道:「成與敗,便看此舉了啊!」

來參加煉丹大會的目的,便是要捕捉一道靈火,將其收服以及抗衡體內的生死炎,不過,此次的目標與原來計劃倒是出現些許的偏差,沒有想到這生死炎竟然會一開始就跟靈火塔的奇異寒炎開始爭鬥互相吞噬進化,而楚澤也是僥倖在兩者進化過程中,最為虛弱的時候介入,不得不說這一切都是太過機遇。

來到這裡的目的,便必須將生死炎搞定!

話音落下,楚澤不再有絲毫的遲疑,身形一坐,便是盤腿懸浮,手掌之上,那火焰小蛇則是緩緩下沉,最後,順著楚澤的手掌,湧進了其身體之中!

隨著生死炎的入體,楚澤身體瞬間便是僵硬了起來!

真正的大戰與對恃,終於是拉開序幕,楚澤若是能夠將靈火煉化吞噬,恐怕他的實力,將會再度呈飛躍似的漲動!

熬過這一次,楚澤得到的好處,將會無以倫比!

熬不過,會在此次中煉化的過程中,徹底化為粉末,而到時,不管再出現何等奇迹,怕都是再難以將之挽救!

融合!

生死炎一進入楚澤體內,便是立刻爆發出極其恐怖的溫度,在這般高溫下,即使楚澤體有著神秘古塔的光圈庇護下以及噬炎符削弱生死炎的本源,即便是雙管齊下壓制生死炎,也是逐漸變得滾燙乃至灼痛了起來,進化后的生死炎雖然體積不大,不過這乃是准天火層次火焰,其中溫度,自然是非同凡響。

體內,生死炎的大部分威力雖然被神秘古塔的光圈壓制住,做著困獸猶鬥般的劇烈掙扎,不斷地釋放著恐怖溫度,而在那越加強烈溫度下,楚澤原本平靜的臉色,也是緩緩浮現一抹痛楚。

然而,體內雖然再度出現生不如死的灼燒劇痛的楚澤,卻並非是不能忍受,當下強穩住心神,對著那在體內肆意破壞的生死炎包圍而去。

此刻的生死炎,雖然被楚澤吸收進了體內,不過明顯還具備自己的意識,因此對於楚澤的圍剿,它卻是頗為狡猾的四處竄動,恐怖的高溫下,已經是令得楚澤的內部身體已經出現扭曲。

「該死的!」

劇痛令得楚澤面龐都是出現扭曲之狀,他緊咬牙關,一聲暗罵,死死的咬著牙,這個時候若是堅持不下來,那先前所做的一切不僅會變得徒勞無功,而且一不小心便是在恐怖的高溫下,飛灰湮滅。

那種劇痛不斷的擴散著,此刻的楚澤渾身上下都是被冷汗所打濕,劇痛令得他的頭腦都出現眩暈起來。

這個時候,他才真正的感受到,想要煉化這生死炎這種靈火,究竟有著多麼大的困難!

在楚澤這般的拚命的堅持的時候,那神秘黑塔的光圈似乎也是強大了不少,竟是出現一面性壓倒性的姿態壓制著生死炎,令得後者反抗之力變得虛弱了不少。

片刻時間之後,隨著生死炎的本源力量削弱,原本帶著驚人破壞力的生死炎,終於是變得略虛弱,楚澤頓時施展出準備已久的煉化火焰的印法,將之團團包圍而住。

此時的生死炎,因為具備著自己的意識,所以楚澤若想要將之吞噬煉化,那就必須先將它的意識給抹去,而現在楚澤的舉動,將生死炎之中,將其中的那份意識,給徹底消除!

楚澤的目的,自然也是讓那些智慧的生死炎出現了那種本能的危險,頓時間引發了後者拼了命地反抗著,不過到了此時,它幾乎已經淪為了砧板上的魚肉,是殺是剮,全看楚澤的意願……

捕捉靈火以及煉化靈火本來便是一件極為驚險的事情,一不小心便是飛灰湮滅,但倘若是熬過那個過程,便猶如鳳凰涅槃重生!

生死炎的反抗,並未取得太大的作用,隨著時間的推移,生死炎的反抗也是越來越微弱,生死炎的原本出現一些靈智也是在逐漸消失殆盡,被噬炎符侵蝕了。

侵蝕,進行得極為緩慢,不過楚澤也並不急,畢竟不管怎麼說,靈火都是天地間最具毀滅力量的東西,想要凝聚自己的靈智,那所需要的歲月,可是一個極為漫長的歲月,如今想要將之抹去,短時間內就想將之搞定,無疑是在痴人說夢。

這般緩慢侵蝕,不知持續了多長時間,或許是一月,也或許是更久,時間的概念,在這裡變得極其的模糊……

那團三色火焰,已經從以前的劇烈掙扎反抗變化成了現在的安靜溫和,這顯示著,生死炎之中的靈智,已經逐漸地消失殆盡……

「咔……」

寧靜的體內,突然間有著一道細微的咔嚓聲音響起,而隨著這聲音的響起,楚澤安靜的心神也是狠狠地跳了一跳,此刻,後者正懸浮在其中,黑白藍之色的火焰光芒,時而熾熱時而極寒。

原本充斥著攻擊與破壞性的生死炎,經過楚澤長時間的侵蝕,那絲意識,終於是徹底消散,而現在的生死炎,也正如它剛剛出生時一般,不具備絲毫攻擊性。

「終於成功了么?」 「終於成功了么?」

隨著生死炎僅存意識的消散,楚澤也是不由得鬆了一口氣,整個人猶如從水底里撈出來一般,渾身上下濕透,軟趴趴的倒在地上。

抹除生死炎靈智是一件極為耗神的事情,而且對自身專註力有著極為的嚴苛要求,畢竟事關自己及小命,楚澤也不得不小心謹慎。

「接下來,便是該煉化了……」

片刻之後,楚澤再度盤坐起身,目光落向那漂浮在眼前的這道充滿著黑白藍三色的小火團,此刻的生死炎安安靜靜,彷彿剛出聲熟睡的嬰孩般。

見到這一幕,楚澤嘴角微微一笑,旋即心神再度投入那生死炎中,將其緩緩移進經脈之中,然後,開始依照丹塵子傳與他的控火之法,悄然運轉……

煉化失去意識的生死炎,比楚澤想象中的要輕鬆。

當然,順利歸順利,可卻是一個極為耗神水磨工夫過程……

這種長時間將精神力專註其中,是一種讓人極度枯燥的過程。所幸的是,楚澤在這一方面卻是沒有太大的不能接受,畢竟,他能夠將一種武學演練十萬遍,可想而知的楚澤心性有多麼的堅韌,當然,想要成為強者的過程中,這樣的心性也是不可缺少的。

隨著時間的緩緩流逝,楚澤全身心的投入到煉化的生死炎當中,雖然整個過程對人的耐性要求極高,在楚澤這般的熬心費神下,他終於是將生死炎幾近煉化完成。

當生死炎在被順利煉化的那一刻,楚澤也是蘇醒過來,心神望著那安靜流淌在經脈之中的生死炎火種,一股喜意,緩緩地從內心深處攀爬而出,最後令得少年的臉龐上布滿愉悅笑容。

緩緩睜開眼來,心神一動,一道火團在其掌心處的浮現而出,見到這樣的一幕,楚澤卻是輕輕一笑,原本對自己極具攻擊性的火焰,現在卻是變得猶如自己的手臂般,控制起來得心應手,沒有絲毫的遲滯之感。

接下來,就該提升實力了吧。

靈火淬體!

「呼……」

心中閃過這道念頭,楚澤的雙眸緩緩閉上,靈炎訣卻是在此刻緩緩運轉起來,隨著楚澤功法的運轉,靈火塔第八層中極寒的火焰之氣,陡然變得劇烈起來。

「轟隆隆!」

雙手間,散發出一股股吸力,將那那些暴涌而來的一道道肉眼清晰可見,宛如液體般的湛藍色的極寒靈氣吸入體內,沿著楚澤的雙掌湧入,然後朝著楚澤周身的經脈匯聚向丹田。

「好精純的極寒靈力!」

就在那湛藍色的靈氣湧入楚澤身體的剎那,楚澤全身上下出現冰寒凍骨之感,一波波極端冰寒的力量,不斷地對著其身體之中鑽去……

那一道道湛藍色的火焰光芒,印照著楚澤那平靜的臉龐,不過,此時其體內的狀況,卻並非是表面上這般平靜,那雄渾得宛如洪水般的極寒之力,呼嘯在他體內經脈之中,所帶來的那種冰寒,幾乎快將其經脈冰凍起來。

不過這種冰寒之痛,與先前楚澤煉化生死炎相比,顯然是不值一提,因此,楚澤並未在意,心神一動,體內靈力呼嘯而出,與那雄渾的極寒靈力摻雜在一起。

下一刻,楚澤心神一動,生死炎火種浮現在丹田的上方,將那一波波湧來匯聚之後的靈,猶如巨鯨吸水般的將其吞噬盡數而進,最後化為一道道極為精純凝練的靈力落入丹田中。

「嘩嘩嘩嘩!」

隨著這匯聚之後的靈力在被生死炎淬鍊過之後,楚澤能夠感覺到,丹田中的靈力正一種極為驚人的速度在變得強大與雄渾起來,這也令得楚澤眼中有著震驚之色閃動。

如此雄渾與高質量的靈力,比起他往日所吸收的那些,不知道強橫了多少倍,這靈火塔第八層果然不愧是靈火呆過地方……

短短數分鐘的時間,楚澤體內所增強的靈力,便是足以媲美他苦修數日,這等驚人的效率,若是被外人知曉,簡直就是震駭世俗。

而且,最令楚澤驚喜的是,體內靈力在與極寒靈力融合之後的靈力,摻雜著一絲絲細小的湛藍色,並在生死炎的淬鍊之下,變得越發的深邃,那凝結的深邃靈力所產生的威力比以前強了不止一籌,沿著經脈運轉,最後直接是灌入丹田之內。

現在的他,自信即便是面對天靈境後期的強者,不用依靠武學,都能夠憑藉著靈力的質量便是能夠保持不敗之地。

「小傢伙,給我狠狠的煉化這些靈氣!」

楚澤再度凝神,不斷的將湧入體內的丹田滾滾極寒靈力一點點的煉化,然後源源不斷的灌入丹田之中,而那丹田也是在這般源源不斷的灌注中出現了不小的變化,先前丹田中靈力有些鬆散的靈力光團,也是在不斷的收縮融合,楚澤能夠感受到,這樣的靈力彷彿是在變得越發的凝練純粹以及凌厲。

與此同時,楚澤也是意外的發覺,生死炎在吞噬那些湧入的火焰之氣的冰寒靈力之後,隨著時間的推移下,原本略顯暗淡火苗也是吞噬這些冰寒火焰之氣,在逐漸的旺盛了起來,這一發現令得楚澤驚喜不已。

這等機緣,不僅是他不能放過,這剛剛才煉化的生死炎更是不能放過,要是放過,那也實在是太遭天譴了……

空曠的靈火塔第八層之中,生死炎在楚澤心神的控制下,如同無底洞一般吞噬這裡的火焰之氣,將這之中瀰漫的極寒靈力源源不斷地吸收著,小火苗也是逐漸的變得越來越旺盛。

這樣的一幕,若是落在外人的眼中,恐怕會引起震怖之感,所幸如今的靈火塔第八層中並無他人,不然的話,這番動靜,必然會引人窺視……

而在這般無人打擾之下,生死炎在主人的控制下吸收得肆無忌憚,隨即將其源源不斷的輸入到丹田中。

丹田中匯聚的靈力變得越發的雄渾與壯大起來,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下,那丹田中的靈力也是逐漸的變得越發深邃。

……

呼呼。

低沉而響亮的之聲,不斷地在這靈火塔第八層中呼嘯著,那一片猶如藍色的火焰之氣,也是捲起一陣陣火焰旋風,聲勢驚人。

而在這片藍色火焰旋風之中,都是朝著一個方向涌去,那裡盤坐著一道身影,周邊彷如黑洞以一種頗為瘋狂的速度,貪婪地吞噬著周遭那澎湃的火焰之氣。

伴隨著這種吸收,如今楚澤的周身彷彿也是披上一層厚厚湛藍色的冰層,渾身上下,瀰漫著一種無法形容的極寒之感。

咔嚓!

忽然間,楚澤的雙眸掙了開來,身體上覆蓋的一層厚厚的寒冰突然崩裂開來,一道赤裸著上身的身影閃現出來,他的身體,看上去極為的線條化,並沒有太過驚悚的肌肉鐵塊,但是都看得出來,在這近乎完美般的肉體下,必定是蘊含著一股爆炸般的可怕力量。

當然,最為重要的是,如今在楚澤丹田的修鍊上,竟然是在這短短數天之中,開闢了五道經絡。

每開闢一道經絡,便意味著,這種力量,比起之前,可是足足強悍了一倍之多,看來這靈火塔之內的火焰之氣,對於肉體的錘鍊,果然是有著極端驚人的神效。

而且,當楚澤肉體在火焰之氣的錘鍊下愈發強橫時,他體內的靈力,同樣是在這種錘鍊下,逐漸地變得越發的凝鍊以及雄渾,他這些年的修鍊,皆是步步為營,穩紮穩打,根基如磐石般穩固,若是因為一次的晉級便是導致根基不穩,哪怕才是有些得不償失。

所以,此番進入這靈火塔,楚澤倒是真的獲益不淺,之前的一番苦戰,倒是值得……

而在楚澤這段時間的修鍊中,不遠處的生死炎,同樣是有了不小的變化,原本融合之後的生死炎有著黑白藍三色,不過在這般火焰的洗禮下,顏色也不是一開始的黯淡,反而是擁有了一絲生氣光澤,看得出來,在這靈火塔中,藉助於這裡面火焰也是在逐漸地被變得強大起來……

而至於當這生死炎能夠強大的何種地步,楚澤的心中,也是無比的期待與好奇……

……

隨著的時間的流逝,原本在第四五層的人員也是煉化各自的獲取的火焰,開始從靈火塔裡面出來,帶著一臉意猶未盡之色,頗為不甘的被從靈火塔內走出,他們的實力只能支撐他們獲取較為低等的火焰。

而在隨著的時候這些人員陸陸續續的出塔,對於石宣大師等人而言頗有些煎熬,直到現在,他們都還搞不清楚,那成功踏入第八層的,究竟是何人……

這些參賽選手在出了靈火塔后,卻是被塔外石宣大師等人那凝重的面色嚇了一跳,起初還以為出了什麼變故,但在他們略作打聽后,臉上都是帶著一絲恍然以及……驚駭之色。

抬起頭來,目光頓在那靈火塔第八層的位置,那一層,應該有好多年都沒有人能夠踏入了吧,想不到今年竟然有人能夠闖入哪裡?

靈火據說也是在那一層呢,難道今年真的會有人能夠將那靈火塔中的那道傳說中的靈火給收服嗎?

那個人……到底會是誰?

塔下的眾人不由得相互間竊竊私語,彼此間都面帶震撼,以及濃濃的疑惑與好奇。 眨眼間,已是有著六日時間過去,但那靈火塔之外的人數不僅未曾減少,反而是在不斷地增加著,黑壓壓的一片,氣氛也是在這人山人海中醞釀著,各種各樣的目光都匯聚想那靈火塔的第八層中,那裡,一道光點紋絲不動。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