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哇」

小吾終於忍不住了,大哭起來。

李雲霄覺得太吵,懶得安慰,一揮手便將他傳送走了。

琳的靈魂之光在那縷太一玄氣的輸入下,開始生輕微變化,也不知是否幻覺,幾人都覺得更有靈性起來。

李雲霄喜道:「有這半絲太一玄氣,便可保琳大人之魂暫時不滅,我再用太衍神訣滋養她的魂光,待醒來后便可以和牧笛大人一般,修鍊那星光煉魂術,以星光之能維持下去。」

「太好了!」

燦與涿都是激動不已,拜謝道:「雲霄大人之恩,沒齒難忘。以後凡是用得著我們兄弟的地方,儘管開口,無須客氣!」

李雲霄道:「兩位客氣了,琳大人也是為了救大家才這樣的,這是我應該做的。」

接下來,李雲霄便在方寸山內施展大衍神訣。

成篇的摩訶古字在山洞內浮現,金光煌煌,規則之力運轉,揮灑而下,盡數融入那靈魂光球內。

聆牧笛面色肅然的看著李雲霄掐訣,不斷印證自己所學,也受益匪淺。

數個時辰后,李雲霄與涿、燦兩名妖族從界神碑內出來,並且將陌也叫上,一同往炎武城而去。

在一片新擴建的修鍊區上空,四人真身一下浮現而出,三名妖族都是有些詫異,不知何事。

這些建築幾乎是仿造新延城的模式來的,只是外形和規矩上稍加了修改。

李雲霄目光一掃,便飛落在下方一間密室上。三名妖族頓時會意,各自成三面將那間密室包圍起來。

李雲霄淡然一笑,道:「顧青青,遠道而來,也不跟我這個城主打個招呼。我們畢竟還是有不錯交情的,你這樣未免太見外了吧。」

陌三人一聽,頓時明白過來,立即將那密室所在的空間鎖住,任何東西都無法出入。

「嘻嘻,這不是怕打攪你嘛。這麼大的一份家業,肯定費心死了。所以我才沒好意思找你呢。」

密室中傳來顧青青的聲音,她也知道躲不掉了,只能硬著頭皮打開密室的門,走了出來。

一襲橙色長裙,面帶笑容,看見四人,頓時一顆心往下沉,但臉上卻神色不變,眼中不露半點漣漪。

李雲霄點頭道:「你說的一點不錯,我的確很忙,所以沒什麼時間跟你閑扯。把天運造化丹拿出來吧。」

顧青青眯著眼睛笑道:「那丹我吃啦,你沒看到我實力增進了許多嗎?」

李雲霄皺眉道:「你也是聰明人,真的要挨打才老實嗎?」

顧青青嗔怒道:「你怎麼一點也不相信人家?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呢?我真吃啦,啊」她還張大嘴巴,一副任你檢驗的樣子。

李雲霄一揮手,道:「抓起來打一頓,然後扔山河鼎里,加上三千種材料一起煉,把丹煉來。」

顧青青感受到三面妖氣壓迫而來,臉色大變,怒道:「李雲霄,你瘋啦!」

李雲霄不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她,同時自己取出劍殤斬紅,化出一片劍界,以防顧青青逃走。

「別打別打!」

顧青青大叫起來,三名虛極神境的強者,再加上李雲霄,任她有通天本事也逃不掉,一下就服軟了,叫道:「那丹藥在我身上,你若是打我我就真的吃啦!」

李雲霄擺了擺手,讓他們三人停下,道:「不見棺材不掉淚,顧青青大人也是喜歡犯賤的人呀。」

「你!」

顧青青氣得說不出話來,狠狠的瞪了李雲霄一眼,同時也心中震驚,怎麼一下又多出了兩名虛極境強者的手下,而且似乎對他挺臣服的。

顧青青氣惱道:「天運造化丹給你,你帶我到十方規則最強大的地方去修鍊。我剛閉關沒多久就被你打斷了,必須彌補起來。」

李雲霄道:「你去城主府讓蘇漣漪給你安排一間稍好的修鍊之地,去最好的地方,你還不夠格。」

「你」

顧青青臉色微變,心中不由得有些難受。知道自己突然搶丹走,讓李雲霄把自己徹底當外人排斥了,雖然有些委屈,但也知道這是自己自找的。

今天只有一更了,大家早點睡吧。手機用戶請訪問m. 「丹給你,地方我自己找!」

顧青青氣惱不已,將帝丹塔內得到的那個金取出,拋了過去。

李雲霄檢查了下,確認無誤后,才鬆了口氣,對顧青青的神識鎖定解除了,道:「抱歉,方圓萬里都划入了炎武城禁地,任何人不得隨意走動。」

「我就要走動,你們誰能管我!」

顧青青大怒,直接化作青光,在炎武城上空飛了幾圈,更是往那封印之地而去。

陌道:「要不要管?」

李雲霄苦笑著搖了搖頭,道:「由她去吧,只要她不胡來就是給炎武城幫大忙了。你們三位回去修鍊吧,我還有事要去處理下。」

燦和涿道:「十方規則對我二人無甚作用,我們還是回界神碑內照顧琳大人吧。」

李雲霄當下將兩人收回碑內,陌則是回到封印之地繼續修鍊,自從琳傳授他梵妖聖功以來,整個心思都浸入其內,那平靜的外表下,似乎是一座隨時可以爆發的火山。

李雲霄原本也想通過擒拿顧青青來試探下陌此刻的實力,卻想不到顧青青直接服軟了。

見陌離開后,李雲霄身影一閃,就來到城主府內。

此時的城主府也擴建了數倍之大,之前的風貌全部變換,充斥著雄偉恢弘之氣。

並且執法隊、商會、後勤、城防等等組織也相繼成立,成了一個較為完善的城務中心。

李雲霄剛踏入其內,便將城內一切感知在神識下,略微傳音出去,幾乎是瞬間,蘇漣漪就趕過來,出現在其面前。

「武決之事如何了?」李雲霄開門見山的問道。

「已經傳播出去,反應極大,到時候趕來的人肯定會很多。為了限制武者進城,我在考慮是不是將武決地點辦在火烏帝國國都里。」蘇漣漪將內心所想說了出來。

李雲霄道:「這的確是個麻煩事,你和玲兒商定吧,在這之前執法隊要先建立起來,以免人數太多造成巨大動蕩。」

蘇漣漪笑道:「盟主放心,這些我們都有所考慮,時間就定在五日後。」

「五日後嗎?好的。」

李雲霄點頭道:「此事一了,整個炎武城的建立和天武盟的結構也就基本構建完成了。你和玲兒就盡量放下手中事,專心修鍊,畢竟本身的實力才是一切根基。」

「是!」

蘇漣漪躬身應道。

她此刻只覺得,當初孤注一擲的選擇了跟隨李雲霄,是她此生最為重大和正確的決定,甚至還勝過擔任天一閣閣主。

李雲霄擺了擺手,道:「你下去忙吧,我去一趟萬星谷。」

蘇漣漪聞言,眉頭皺了起來,道:「天星子對於加盟之事猶豫不決,也許是在下資格不夠,邀請不動。若是盟主親自前往的話,必能馬到成功。」

李雲霄笑道:「當初在西域無法天,我與天星子也算是並肩作戰,同生共死的盟友了,希望能說動他吧,有五天時間,正好走一趟西域。」

很快,炎武城內的跨域傳送陣啟動。

一直以來都沒有直接跟西域的聯繫,所以只能走金錢幫的商道,先傳送至西域的主城,再施展遁術往萬星谷而去。

以他此刻的實力,不過二三個時辰就到了谷前。

「炎武城李雲霄特來拜見老友,不知老友可在谷內。」

聲音如水波一圈圈傳了進去,整個谷內都聽得一清二楚,皆是大驚失色。


李雲霄的名頭現在如日中天,除了那些閉關數年以上的老怪物,怕是無人不知。

天星子一直都在谷內,也不敢怠慢。

只見山谷內騰起金光,落在那浮雲上,正是許久未見的天星子,一閃之下出現在李雲霄身側,抱拳大笑道:「哈哈,雲霄好友!」

原本他想稱呼「雲霄老弟」的,但乍看之下,李雲霄的實力深不可測,讓他心中狂震,頓時靈機改口喚作「好友」了。

李雲霄笑道:「老哥別來無恙。」

聽見李雲叫他「老哥」,天星子這才放了心的喊道:「雲霄老弟,你現在是青雲直上,一舉成名天下知,就連老哥也要仰望你了。」

李雲霄頷首道:「老哥過度謙虛了。我不過是弄了個聯盟罷了,也多虧四方朋友賞臉,紛紛加入進來,這才有天武盟現在的名氣。就不知老哥是否賞這個臉呢。」

天星子暗呼厲害,他自然明白李雲霄的來意,這還沒說兩句呢,就直接扯到正題上了。而且是否加盟的事直接變成了是否賞臉,若是自己答不加盟,那就是說不賞臉了,這個回答還真難。

李雲霄也含笑看著他,一副耐心等待的樣子。

「哈哈,瞧老弟說的!」

天星子一拍李雲霄的手臂,笑道:「老弟難得來萬星谷一次,外面可不是談事的地方。來來,我先帶老弟到谷中遊玩,再好酒好果的伺候,我們兄弟兩人好好談談。」

不等李雲霄回答,他就拉著李雲霄往谷內飛去,同時傳令下去備宴。

谷內如同世外桃源,風光秀麗,林麓深幽,到處開滿奇花異草,修竹喬松,還有飛泉瀑布,山鳥啼聲。

李雲霄也看得有些心曠神怡,天星子只是帶他遊玩,隻字不提加盟的事。

很快,漿酒靈果備好,有弟子來報。天星子這才領著李雲霄進入谷中萬星宮內赴宴。

酒過三巡,天星子才突然說道:「老弟覺得我這萬星谷如何?」

李雲霄贊道:「世外桃源,人間仙境。」


「嘿嘿。」

天星子嘚瑟的笑道:「若是老弟整日生活在這谷內,與世無爭,逍遙自在,可願出去參與那什麼天下紛爭,雄圖霸業?」

李雲霄知道他的意思,微微一笑,道:「若是老哥無心,為何要將噬魂宗給吃了。雖說殲滅噬魂宗手到擒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肯定也死傷了不少弟子吧。既然無意王霸雄圖,又為何不愛惜弟子性命,做出如此隨意之事?」

天星子道:「噬魂宗不同!兩派恩怨已久,一山再難容二虎,我不吃它,它遲早要吃我。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何況是如此危險的門派!」

李雲霄點頭道:「老哥言之有理。小弟想想也是憂心忡忡,十萬年前魔主帝跨界而來,橫掃整個天武界,肆虐天下,無人能敵。最終天下同心,聯手將其封印,這才換來十萬年的與世無爭,逍遙自在。如今的魔界,便是西域的噬魂宗,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更何況這個睡的人還要將你趕走!」

天星子心中鬱悶不已,李雲霄三言兩語又將話鋒轉了過去,而且直接拿自己說的話來舉例,讓自己百口難言。

李雲霄抱拳道:「老哥既然有掃蕩噬魂宗,讓萬星谷變得逍遙自在的氣魄,也當有一掃魔界,讓整個天武界安享太平盛世的氣概才是。」

天星子悶悶不樂,內心一萬個不想答應,但又說不過對方,只得悶聲道:「老弟此言有理,但一來老哥年事已高,不復當年武勇。二來領袖天下對抗異族之事,應該讓聖域和化神海去操心吧,老弟何須多勞,徒增煩惱。」

「哼,聖域和化神海還靠得住嗎?當日五霞山一戰,老哥可是親自參與的。聖域的德性如何,老哥當是一清二楚。至於化神海,更是與魔界勾結,已成為天下毒瘤。」李雲霄色厲內荏的說道。

「化神海與魔界勾結一事,可是真的?」天星子吃驚起來,雖然有所耳聞,但各種雜亂的消息太多了,讓他難以分辨。

「自然是真的,此事說來也巧,小弟正好知之甚詳。」

李雲霄當下將魯聰子和泊雨擎之事詳細的說了一遍,甚至他們這一脈以來的各種恩怨,當下已不是秘密,盡數告之。

天星子聽得目瞪口呆,驚道:「如此說來,化神海不僅不能成為人族領袖,反而是魔族先鋒了?」

李雲霄眼裡射出寒光,點頭道:「正是如此。所以不瞞老哥,我下一步的打算,便是帶領眾人先將魯聰子除去,將他在化神海的邪惡勢力一舉拔除!」

天星子大驚道:「你要進攻化神海?!」

李雲霄點了點頭,道:「有這個計劃,但一切要等天武盟各項措施建立之後。如今盟主之位尚且懸著,至少等四天後武決,選出了盟主后,再布局對化神海的攻勢。」

天星子有些沉不住了,呼吸變得沉重起來,道:「看來天下真的要亂了啊!」


「何止是亂?」

李雲霄嗤笑道:「而是翻天覆地!我再告訴老哥一件事,十方規則自炎武城出,將重現天地。而我已經讓人把規則之力儘可能的封印住,延緩其擴散時間,在魔劫安然度過前,想要真正踏入神境的話,就只能加入天武盟一途,此外別無他法。」

天星子渾身一震,此事也是他首要考慮的,否則早就推辭拒絕了。就是怕跟天武盟的關係搞糟,今後在成神的路上被他們卡住資源。

但萬萬想不到天武盟竟如此絕,把十方規則獨霸了,不抗魔便不成神!手機用戶請訪問m. 天星子極度不滿起來,沉聲道:「老弟休怪做哥哥多言,那十方規則乃是天武界所有人共有,天武盟似乎沒有資格將其封鎖吧。」

「呵呵。」

李雲霄坦然笑道:「的確沒有資格,但這世上將的是資格嗎?不是,是實力。有實力便可。」

天星子道:「老弟此言也似乎有些過了,一旦封鎖規則之力,那便是與天下人作對。天武盟即便再強,也擋不住天下人怒火吧?老弟這無疑是玩火**!」

李雲霄呵呵笑道:「**也好,不**也罷。總之我們先成神啦,想要對抗天武盟的就先慢慢自己混。以天武盟此刻的實力,即便是對抗天下,抗個十幾二十年也是可以的。若是最終抗不住,簡單,我會將那規則釋放之地炸掉,誰也別想玩,一了百了。」

「啊?……啊!」

天星子張大嘴巴,他並不了解其中情況,也不知是否真能炸掉,只覺得渾身冒冷汗,訕訕道:「老弟此招未免太毒了吧?」

李雲霄冷冷道:「反正抗不過魔劫的話大家都得玩完。」

天星子擦了下額頭冷汗,道:「加入天武盟具體有啥好處和義務?」他已經被說動了,或者說是嚇動了。

「呵呵,老哥果然是聰明人,這好處多著去了,我們慢慢談。至於義務嗎,自然就是以抗魔為己任,並且聽從盟主的號令。」

李雲霄微笑著說道,知道事情差不多,幾乎是成了。

之後兩人便暢談天下大勢,各方勢力,以及將來各方的命運等等,天星子無奈之下只得答應加入天武盟。

應允后,心頭也熱了起來,恨不能早點飛到炎武城去參悟十方規則。

李雲霄道:「凡事天武盟的成員都有資格參與那盟主爭奪,老哥也可大展身手,奪得鰲頭。」

天星子擺手道:「老弟就別拿我開刷了,就老哥就點伎倆,上去就得丟人。我還是安安靜靜的找個地方修鍊,爭取早日踏入神境,延年益壽就是了。」

李雲霄微笑道:「只要能扛過魔劫,所有人都可以延年益壽的,否則即便有千年壽元,也終歸慘淡下場。」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