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不錯不錯,天驕級體質雖然差了些,但也能提升自身戰力,對付普通的相同境界乃至更高,都有一戰之力!」坤老讚賞道。

龍奕雙眼眯起,突破境界的喜悅難以抑制,但卻被坤所說之言完全吸引,不由得好奇道:「何為天驕級體質?」

「呵呵,天驕級體質是凌駕在普通武者之上的體質,不但可以使你戰力遠超常人,更可以對你日後突破境界提升成功概率,比如普通武者突破到開元境的機率為零的話,那麼天驕級體質就可以提升六成!當然,這還不是體質最重要之處,至於那些事,還不是現在的你能夠清楚的。」坤老笑道。

龍奕知曉坤老在吊他胃口,縱然追問也怕是得不到結果,只將那重要之處當做了一種期待,想必日後達到某種高度,會給自己帶來不一樣的驚喜。

但這體質一事,卻完全勾起了龍奕的興趣,而聽坤老所言,天驕級體質竟然還是最差的,只是比普通武者強大而已,念及此處,便問道:「天驕級體質之上,還有何等級別的體質?」

坤老倒是對此事沒有任何隱瞞,經過敘述,龍奕對體質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普通武者的體質就如普通人有了力量,其他並沒有什麼增長,而天驕級體質卻在原本力量的前提下再次提升,不但使戰力遠超普通武者,更是可以提升突破境界的成功概率。

而在天驕級體質之上,還有著人傑級體質,人王級體質,乃至於驚才艷艷的人皇級體質!

可以想象,天驕級體質就已經是常人不能比擬的了,那麼之上的人傑、人王、人皇級體質又該何等強悍?

「體內打鼓為天驕,瑞獸顯現為人傑,天地異象為人王,龍鳳朝拜乃人皇!」坤老意味深長的念道。

但這些並沒有打擊到龍奕對武道的信心,畢竟自身還有著神棺臂助,而且心下也有一種感覺,此次能夠達到天驕級體質,與那神棺上次的煉骨有著至關重要的聯繫!

畢竟在得到神棺之前,龍奕突破境界並沒有發生體內打鼓的現象,而在經過那次神棺中的屍骨融合后,此次突破境界,便已然達到天驕級體質。

「不知道神棺的第二階段何時開始?」龍奕不由得暗暗期待起來,早便聽聞坤老所言,第一階段為煉骨,第二階段為煉血,第三階段乃是煉魂。

如今只經過了第一階段的煉骨,便達到了天驕級體質,那麼再經過煉血和煉魂呢?而且在之後還有坤老都不知道的階段,也不知那時自己會提升到何種高度?

如此一想,龍奕更加期待起來,天驕級體質又如何?又不是固定的體質,有神棺此等驚世神器,提升體質級別不在話下!

「恭喜龍小友成功突破。」王烈一直在院落外等候,此時見龍奕突破成功,內心驚訝之下,對此次比斗又充滿了底氣。

龍奕淡淡一笑,若是說出此次突破乃是第一次嘗試,只怕王烈會驚的掉下巴吧?要知道再天才的人物,能夠一次性突破境界的寥寥無幾。

「比斗在三日之後?」龍奕如今境界突破,正想與人比斗一番,這是任何人都會有的衝動,比斗不但能夠確定自身戰力,更能在比斗之中磨練血肉,使得境界更為穩固。


穿越之終極一班 不錯,到時便有勞龍小友了。」王烈抱拳大笑,可見龍奕成功突破,使得他高興到了何等地步。

「嗯,既然使者大人並無他事,在下便要歇息了。」龍奕輕輕點頭,毫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

王烈倒也不怒,反而是極為配合的離開了,龍奕年歲只有十五,剛剛突破境界免不得疲累,歇息一番也是理所應當,更何況,三日之後的比斗還全靠他呢?

然而王烈卻是完全理解錯了,龍奕可不是那種心志弱小之輩,父母之事暫且不說,只拿龍家與虎家對他的所作所為,眼下就容不得有半分懈怠,畢竟那追殺懸賞的告示還在城中貼著呢!

「是該將碎骨手修鍊一番了!」龍奕輕聲喃喃,眼底寒光一閃而過,想殺自己的人絕對不能放過,而那一枚二品丹藥,更是父母所留之物,豈能就這般被他人強取豪奪? 然而接下來的這三天里,龍奕卻是將碎骨手修鍊到了小成的地步,這等天賦簡直驚的坤老目瞪口呆。

雖然碎骨手只是最低級的初級鬥技,但也絕非這般輕易就能修鍊有成的,可以說僅僅第一個階段的入門,沒有三五個月,是根本不可能達到的,而小成階段,更是要用至少一年方可成功。

而龍奕的天賦卻是完成超出了坤老的認知,竟然僅僅用三天便修鍊到了小成階段,確切的說,應該是一天都不到,其餘兩天不過都是在熟練罷了!

「此等天賦,就連人王乃至人皇級體質的妖孽都有所不及吧?體質可依靠神棺提升,天賦又如此驚人,莫非神棺就是看重了他的天賦?」坤老愈發讚歎,可見龍奕的天賦恐怖到了何等地步,竟然能夠讓坤老這等強者都望塵莫及。

此刻,龍奕已經跟隨王烈來到了城中的一家名為演武的武館內,此次比斗場地便是設定在了此處,三大家族的年輕一輩參加比斗的共有十五人,加之龍奕共十六人。


此演武武館正是三大家族之一的柳家的附屬勢力,前來參加的也只有三大家族的長老以及家主,另外還有數位城中勢力的代表。

見得王烈和龍奕的到來,三大家族以及眾多勢力的代表都注目而視,當然,目光都是緊緊的定在了龍奕的身上。

畢竟此番成敗都要看年輕一代,但龍奕身懷神棺,真實境界豈是旁人能夠發現的?縱然是強如南宮火舞都是無法看透。

所以只是掃了一眼,他們便轉開了目光,與城主使者王烈不咸不淡的寒暄起來,但每人心中都彷彿扎了一根刺一般,對看不清深淺的龍奕極為忌憚。

龍奕隨意的聳了聳肩,對他們的勾心鬥角沒有一點在意,此來比斗,不過是為了驗證自身實力和磨練穩固境界罷了,不過在那些前來觀看的人群中,卻是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段秋?

看著那臉龐和身體被白布包裹的死死的段秋,龍奕的目光不由的玩味起來,若不是對方以仇恨的目光看來,只怕龍奕都認不出他是誰來。

「使者大人,既然已經到場,不如現在便開始比斗如何?」柳家主做為東道主,自然率先開口主持比斗,雖然看不清龍奕深淺,但對自家的年輕後代還是極為有信心的。

「如此甚好。」王烈不咸不淡的應了聲,便坐在首位上目不斜視,那平淡的樣子,讓三大家族之主都暗自心裡揣測。

在柳家主的講解下,龍奕明白了此次比斗的方式,和在龍虎城的各族會武沒什麼兩樣,無非是抽籤決定對比對手。

然而結果卻是完全不一樣,十六人抽籤對比,到了龍奕就是要大戰一場,但其他人對比就是直接有一方認輸,竟然連動一下手的意思都沒有!

可見三大家族都已然達成了協議,王烈雖對此不滿也只能忍著,畢竟人家認輸是自認實力不濟,縱然想發作都是沒有理由。

龍奕對此倒是沒有任何意見,反而是有些欣喜,現場最差的便是戰鬥經驗,武道有天賦,體質高,都是至關重要的,但經驗也是關鍵一環,若是經驗過淺,縱然被比自己境界低的武者擊敗都有可能。

所以眼下,龍奕完全將三大家族的有意刁難,當成了磨練自身的基石!

而在連番兩場比斗中,龍奕的表現著實讓王烈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境界明明已經突破到血肉再生階段,兩場下來,卻是和兩位金剛不破階段的年輕一代戰的如火如荼。

不過在第三場的時候,龍奕卻是出人意料,完全一改之前兩場的旗鼓相當,這次竟是直接以一招將對手擊敗,比之前兩次的險勝還讓人目瞪口呆。

「此子是不是有意隱藏實力?」柳家家主面色陰沉,本以為龍奕的境界在金剛不破階段,可誰知道現在僅此一招便將對手擊敗,這完全已經超出了金剛不破階段該有的戰力。

另外兩家家主也是臉色陰晴不定,如今三場下來,十六位比斗的年輕一代也只剩下了兩人,一是龍奕,二便是柳家的少主。

然而見識比三大家主高的王烈卻又是另一番想法,他已經完全看出了龍奕缺少戰鬥經驗,但經過兩場的比斗,龍奕已經完全適應了戰鬥,並且依靠著天賦將戰鬥水平磨練的超出了那些年輕一輩的幾倍!

「此等天賦,不愧為天驕級體質!」王烈暗暗讚歎,撇了一眼臉色不好的三大家主,不由得冷笑了起來。

「最後一場比斗,柳賀戰龍奕!」

柳家家主幾乎是咬著牙念出來的,本想著儘快就能將龍奕戰敗,誰料到他竟然是戰到了最後。

龍奕此刻依然立身在場中,經過剛剛的比斗,衣衫已經被汗水浸濕,不過卻沒有一絲疲累之意,反之是極為的興奮,這是一種對戰鬥的渴望!

看著走入場中的一位少年,年齡和龍奕相仿,不過他此時臉龐上滿是陰霾,那雙眼睛中滿是對龍奕的殺意。

「柳賀!」柳賀冷笑著抱拳道,縱然龍奕剛剛的驚艷,也並沒有讓他感到壓力。

龍奕本來是極其感謝這些與自己交手的人的,可一看見柳賀此等模樣,頓時失去了禮貌之意,淡淡的擺了擺手說道:「快些開始吧,小爺還要回去歇息呢。」

好狂!

眾多觀戰之人皆是咬牙切齒起來,龍奕此等作態,無非是大大的羞辱了他們一番,畢竟他們各自家族的年輕一代可都是敗了!

「你會死的很難看!」柳賀陰陰一笑,將腰間的一把佩劍抽了出來,劍刃寒光乍現之下,一股可怕的靈壓瞬間席捲而出。

「靈器!竟然是靈器!如此可怕的靈壓,難道是柳家的鎮族九品靈器?」


「不對!不止是九品!應該是……十……十……十一品!」

眾人驚顫了起來,滿是火熱的盯著柳賀手中的那把長劍,通體銀白,長有三尺三,寬不到半指,看似和普通佩劍沒什麼兩樣,但那靈壓卻是做不得假!

柳家家主此刻也是驚的站起了身來,鎮族的九品靈器可是從來沒有交給柳賀,而現在出現在眼中的卻是比鎮族還強大的十一品靈器,難道說是……

彷彿想到了什麼,柳家家主安心的坐了下去,有頂級的十一品靈器在手,縱然是血肉再生階段,哪怕是更強的五臟不化階都可斬殺!

冷笑的撇了一眼那臉色難看的王烈,柳家家主慢悠悠的說道:「使者大人若是答應將稅收減半,本家主可讓賀兒饒他一命。」 「哼!」王烈陰晴不定,盯著那柳賀手中的靈器,心中掙扎不斷,若是此次比斗敗了,丟官是小,只怕性命都要搭上,所以龍奕的生死,他此刻根本不放在心上,確切的說,他希望龍奕繼續戰下去,並且勝出!

龍奕此刻同樣打量著那把長劍,神經也暗自緊繃了起來,對靈器的威力自然不會陌生,但龍家最強的靈器不過是九品而已,還是僅此一件,可這柳賀卻是拿出了十一品靈器!

靈器共分為九十九品,對應武道的九大境,比如武體境的靈器範疇,最強的就是十一品,也只能持有十一品,再高的品次也絕非武體境能夠運用的。

而在之上的開元境,則最強的能夠運用二十二品,神魂境則是三十三品最高……

靈器不像鬥技可增加戰力,而是靈器之中具備靈性,可做到讓血肉無法再生,而且能將金剛不破修鍊巔峰的武者肉身以及骨骼刺穿!

這便是靈器的關鍵用處,血肉再生可破,將骨骼修鍊的金剛不破同樣可破!

尋常武者所用的不過是普通的精鋼武器,自然無法撼動金剛不破所修鍊出的強悍骨骼,也不能阻止血肉再生,但靈器具備靈性,足以做到這些!

所以,龍奕不得不萬分戒備起來,若是被刺上一劍,血肉無法再生是小,還可以用時間來進行修養恢復,但若是被刺進了骨骼,那傷勢可就難以恢復了!

「呵呵,你無需緊張,若是你現在跪在地上,叫本少爺三聲爺爺,並且大喊城主府廢物,本少爺倒是可以留你個全屍!」柳賀輕輕揮了揮長劍,臉龐上滿是得意之色。

「你他媽找死!」龍奕聞聽此言,當即憤怒不已,平生最厭惡的就是被人威脅,而且你威脅就罷了,竟然還只是留個全屍!不得不說,這柳賀簡直是囂張到了極點!

「找死的是你!」柳賀臉色一冷,身形划動之下,一劍橫向掃出,那靈器之上的靈壓透體而出,壓迫力瞬間撲了過去。

龍奕本是就欲躲閃,但身體卻彷彿灌了鉛一般無法動彈,被那靈壓壓制的死死的,看著那劍刃向著身體掃來,眼神一狠之下大喝一聲,竟是直接一拳成掌的拍向了柳賀。

既然無法躲避,只能強行擊殺!

「碎骨手!」

「自尋死路!」

砰!噗!

當即一連兩聲使得全場寂靜了下來,皆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龍奕和柳賀,只見兩人對面而戰,柳賀的長劍的確砍進了龍奕的臂膀內,鮮血飛濺而出,滴落在了地上。

而龍奕的手掌同樣按在了柳賀的心口處,雖然不見血光,但那聲悶響卻是牽動著眾人的心跳!

「到底誰贏了?」

「這還用說?那可是十一品靈器呀,柳公子乃是金剛不破大成的武者,區區一掌能泛起什麼浪花?」

眾人當即心中大定,不由得看向了首位的王烈,本是要看著他的難看臉色,但見到的卻是王烈的悠然自得和喜意。

「怎麼回事?」眾人大感不妙,當下再次望向了場中。

啪嗒!

只見柳賀手中的長劍掉落在了地上,而他的眼神已然失去了光彩,隨著長劍一同倒在了場中。

而龍奕,卻是一點事都沒有,看了看臂膀上的劍傷,雖然血肉沒有恢復,但其中的骨骼卻是安然無恙,就連一絲痕迹都沒有留下!

見到這一幕的龍奕心中大感震驚,本以為這次怕是要胳膊廢了,但誰想到,骨骼竟然是一點事都沒有,不由得想起了神棺中的屍骨,瞬間便明白了其中的奧妙!

「神棺中的屍骨融入了我之骨骼之中,想想也是,能夠在神棺中的屍骨豈能是那般孱弱?」龍奕微微一笑,對臂膀上的劍傷視而不見,比起融合屍骨的痛處,這點劍傷倒顯得微不足道了。

雖然現在因為靈器的靈性,血肉無法儘快恢復再生,但只要修養幾日,將那靈性去除,傷勢自然會恢復如初!

低頭掃了一眼已經氣絕的柳賀,剛剛那一招碎骨手,可是完全將其全身骨骼都給震碎,這點是毋庸置疑的,雖然是第一次殺人,但也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不知道為何,對殺人之事根本看的極輕,彷彿早就習慣了一般。

彎身將那掉在地上的長劍撿了起來,彈了彈劍刃,發出嗡嗡的脆響,龍奕滿意的一笑道:「這把靈器我要了,使者大人不會拒絕吧?」

「哈哈哈!自然不會!」王烈已然被驚喜所覆蓋,自然是極好說話,更何況,像他這等強者,堂堂幽冥府府主使者,豈會在意一把靈器?縱然是十一品也入不得眼!

「孽畜!你還我兒性命!」柳家家主從震驚當中驚醒,看著已經了無生息的柳賀,當即勃然大怒,身形翻越而起,當空一腿壓了下來,在其腿表之上,閃爍出了層層乳白色的光彩。

開元境!元力外化階段!

以龍奕區區武體境,自然不能抵擋的住開元境一擊,但龍奕卻是面不改色,自顧自的欣賞著靈器。

啪嚓!

只聞聽一道骨頭碎裂之聲,便見得那柳家家主的身體倒飛了出去,一條腿都是被打的向後彎曲,摔落在地上嘶吼連連。

在龍奕身前,王烈冷冷的掃了各大家族之主一眼,雲淡風輕的說道:「柳家家主不分尊卑,竟敢在本使者面前對龍奕出手,這柳家……已經沒有必要存在了!」

他話說的極其平淡自然,彷彿剛剛一招將柳家家主擊敗的不是他一般,就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但就是如此,才讓在座眾人大驚失色,早便知曉城主使者實力強勁,但卻從來沒見過他出手,如今一見,才知道王烈有多麼的可怕!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