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這可是你自己說的。」田秋爾小聲道。

再次抬頭,秦石已經徑直朝著蕭正南走去。走到那處,他伸出手,輕輕將地上的秦村長扶了起來。

「村長,沒事吧。」秦石溫柔的問了一句。

秦村長搖了搖頭,便由著幾個年輕人的攙扶,走到了下面去。

「秦石,決定要動手了嗎?不再做縮頭烏龜了?」洛天光在一旁,挑釁似挑釁似的說道。

秦石冷冷道:「真正的縮頭烏龜就是自己打不過別人,然後擄走了別人的親人,有本事就和男人一樣堂堂正正的戰鬥。」

「你……」洛天光被氣的說不出話,過了一會他才冷冷笑道:「又要逞口舌之能嗎?你到底是打還是不打,那天在我們洛家,你信誓旦旦的說要打贏我,甚至一年之後要去滄海宗打贏元嘉公子,牛皮吹的那麼大,真正要打的時候怎麼就縮回去了呢?」

秦石也沒回答,只是走向秦村長,然後二人耳語了幾句,村長交出了手中的令牌塞到了秦石手上。

「打,我是肯定要打的。」秦石走上前來,「只是這彩頭可要先說清楚。」

他說這話,頗有自信,看的眾人有些發愣。

「我代表先秦村跟你打,我押一個晶礦,你也壓一個晶礦,誰贏歸誰,你敢不敢。」秦石道。

洛天光微微皺眉,隨後對著拓跋元嘉看了一眼,拓跋元嘉微微點頭,表示贊同。

「怎麼不敢,一個就一個,大家作證,上來吧。」洛天光大聲喊道。

「慢著,不急。」秦石繼續道:「在場各位村長,有沒有要押寶在我身上的,也可以一起來賭,雖然我也不擔保穩贏,但是總比不比試直接就把令牌送出去的好。」

這話一出,洛天光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驚恐。除了那蕭正南的村子,另外有八個村子,若是大家都押上而自己輸了的話,那不僅今天的事情完成不了,甚至連自己的祖業都要被自己敗光的。他明顯有些慌張了起來,眼神不停在洛遠白和拓跋元嘉二人身上晃悠。

洛遠白抿著嘴也不說話,一旁的拓跋元嘉卻陷入了沉思。

思索了一會,拓跋元嘉起身道:「秦石,這條件倒是可以答應你,只不過我要求由蕭正堂村長來做公證,你可願意。」

這話一出,旁邊的冰兒猛的起身,開口道:「不可……」

她神色凝重,顯然是知道一些內幕。

洛遠白眉頭一皺,低喝一聲,「冰兒,不得無禮。」

冰兒無奈,對方畢竟是她伯父,此刻她目光憂慮看著秦石,希望他不要答應。

「好的,蕭村長一看就知道是個正人君子,到時候肯定會公正對待我們的。」秦石特意將「正人君子」這四個字喊的特別的重,估計就連路邊一條狗也能聽得出他話里的意思。

只不過拓跋元嘉等人的臉皮也算挺厚,立馬就說道:「既然秦兄弟你答應了,那這事就這麼辦吧。」

秦明和秦巧月等人聽了這話頓時大驚,他們急忙走上前來。

「大哥,他們這麼做定是有陰謀,你別答應。」秦巧月剛被那蕭正南抓過,知道他的計劃,可是此刻也沒時間詳細的說,她只是緊緊抱著秦石的手臂不停哀勸,可是秦石的目光卻依然堅定,絲毫沒有改變。

「各位村長, 主角團只有我沒有超能力 ,儘管開口吧。」

眾位村長一陣商議,陸陸續續便有人同意秦石的說法,除了幾個和蕭正堂關係較好的村子沒有參與之外,一共有六個村子決定和秦石統一戰線。

一看多數人還是支持自己的,秦石心裡也有些興奮。只是那些人臉上分明掛著的都是喪氣的表情,他們根本不相信秦石能夠在和洛天光的比試中獲勝,更何況那個公證還是蕭正南,連豬都看得出他和洛天光沆瀣一氣。

「算了,就當是令牌免費給他們了。」

「反正就算不押,這東西也是保不住的。」

「這極北之地,今後可真的是難待了。」

眾人竊竊私語,卻逃不出聽覺敏銳的秦石的耳朵,他也沒多想,微微一笑走上台去。 「洛天光,看來我們今天這場戰鬥還是挺貴的。」他笑道,惹的那洛天光氣紅了臉。

原本以為殺這秦石就猶如殺一隻雞一般容易,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多鬼主意,此刻自己已經是騎虎難下,而秦石這邊似乎頗為輕鬆。

「秦石,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洛天光狠狠罵了一句,他伸手一翻,身邊赫然多了一隻靈獸,手中也多了一柄寒光閃閃的寬劍。

「哇……」眾人紛紛發出驚呼,這洛天光身邊的靈獸,分明就是四階初期的邪眼狻猊,手中那把也是地階高級的神兵,閻冰神雷,更加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這兩樣東西他之前分明沒有帶在身上,此刻一瞬間就拿了出來,分明是身上帶著一個空間戒指。

眾人本就不相信秦石能贏這洛天光,此刻看到他那麼多寶物,心裡更加是後悔萬分。

「早知道就不押這秦石了,如今東西保不住,關鍵是得罪了洛家以後日子難過啊。」

「我也是這麼想的,要不我們去把東西要回來吧。」

幾個村長剛想返回,可是對上那拓跋元嘉惡狠狠的目光,卻又生生縮回了頭。

「靈獸,神兵,空間戒指。」秦石心裡微微一忖度,光靠洛家的實力,要給洛天光裝備這些恐怕不太可能。肯定是這拓跋元嘉,將這些東西給了洛天光讓他來殺自己。

只不過自己的命只值這麼點東西,秦石苦笑了一聲。

「秦石,你今天必死無疑。」洛天光大喊一聲,似乎是在為自己打氣鼓勁,他右手猛的運氣,身形一動,就要攻上前來。

這洛天光似乎非常著急想要殺了秦石,此刻迫不及待就使出了自己最強的功法。

「嘗嘗我這招,神兵版的漁舟唱晚。」

洛天光氣勢大放,煉魂期八層的頂峰,地階高級神兵,傳奇功法天下霸唱的第一式,漁舟唱晚。這些東西猶如一個個的光環,照的那洛天光的形象無比的高大。

洛家第二天才,「雁陣驚寒」唯一的繼承人,此刻他站在台上,那一身高手的氣勢,惹的眾多村長驚嘆連連。洛遠白坐在那裡,心中也頗為得意,他轉頭對著洛冰兒笑道:「冰兒,你身上的血脈是天生,這沒話說,但是你哥的骨子裡才真的有我們洛家的戰鬥的天賦,這一點你可比不上他。」

洛冰兒沉默不語,卻聽洛遠白繼續說道:「秦家那個廢物,估計第一招就要喪命。」

他言語間滿是得意,好似對他來說死一個人,又是一個外姓人,根本不足為慮。洛冰兒抿著嘴也不說話,她臉上的神色無比的擔憂。

台上發出隆隆的戰鬥之聲,這一招神兵版的「漁舟唱晚」可遠比那天蕭正堂使用的要強的多,兩人雖然實力只差兩層,但是這招的威力卻有著雲泥之別。

「死吧……」

光芒一閃,洛天光猶如離玄之箭,整個身體朝著秦石彈去。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這一招太過強大,比試場上連空氣都好似被扭曲了一般。這秦石一定逃不過這招,就算他有天階功法,可是對方有神兵啊,眾人都這般想著。

「轟!」正這時,秦石身上的氣勢也是瞬間猛漲,他右手一翻一把巨刃已經握在手上。眼看著那炮彈一般前來的洛天光,他口中低沉喝道。

「元陽九重浪……」

「轟轟轟……」也是排山倒海的氣勢,一層又一層,猶如驚天波濤,朝著那洛天光涌去。

「嘭……」

功法對撞,響聲震天,木屑在空中狂暴的飛舞,才一招,整個比試場就瞬間被擊垮。那些上好的鐵梨木根本禁不住二人這一下功法的對撞,此刻斷的斷,碎的碎,完全沒了形狀。

空中瀰漫著不知道是煙塵還是木屑,濃濃的遮住了二人身影,也不知這一招功法對撞誰贏誰輸。偶來的陣風,吹開了那漫天的塵屑,卻見那原本的擂台早已化作了廢墟,廢墟的中間站著二人,看上去卻是各自無恙。

「秦石……秦石他還活著。」

不知誰說了一句,讓眾人均是喜出望外。那一招神兵版的「漁舟唱晚」是在場大多數人見過最強的功法,本以為秦石必死,可是如今一招對上,場地已經滿是狼藉,可秦石卻好似沒事人一樣,這不由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秦石的手中,握著一把寬厚的巨刃,刀身鋥亮,上面一條栩栩如生的銀龍盤踞,看上去威武無比。但是讓人驚訝的不只是它的外形,這把巨刃上頭青色的氣息環繞,那實力一點也不比洛天光手中的那把閻冰神雷弱小,分明也是一把地階高級的神兵。

「快看,秦石也有神兵,他也有神兵……」眾人紛紛狂喊起來,他們終於意識到今天自己的令牌可能還有保住的希望,只是這一份希望已經全部寄托在了秦石的手中。

洛天光站在那裡,臉上肌肉不斷抽動。這一次功法對轟,其實自己是佔了一點上風的。武道稍微高深點的都能看得出來,秦石消耗更大,受損也更多。但是問題是自己用出了神兵,最強的功法,而且自己的實力還比對方強了一層,可是自己依舊只是佔了一點點上風。

想到這裡,洛天光心裡一狠,他轉頭看去,一旁那邪眼狻猊還匍匐在那裡等候自己的命令。若不是自己小瞧了對方,剛才用上這靈獸,也許此刻秦石已經是屍體了。洛天光憤恨的看了一眼平靜站著的秦石,心念一動,那邪眼狻猊站起了身。

「轟……」一股氣勢從它的身上散發出來,四階一層的靈獸,實力甚至比煉脈期九層的武者還要稍微強上一些,比實根境星河期一層的武者稍微弱些。

「嗷……」 明末江山如畫 ,發出一聲嚎叫。它慵懶的望著秦石,眼神好似在說,「這種實力的對手還要我出手,真是無聊。」

喧鬧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靈獸他們見過,但是靈獸作為召喚獸的,他們卻從未見過。要飼養靈獸,並將它馴服何其困難,不用想,肯定又是那拓跋靈風給這洛天光的。

秦石看在眼裡,冷笑了一聲。

「這場比試,可以用丹藥,可以用靈獸,什麼都可以,沒有規則。」洛天光看了身旁的蕭正南一眼,邪惡的笑了起來。


本以為這秦石也會慌張起來,可是洛天光轉過頭卻發現秦石的嘴角有一絲冷笑。

「怎樣,怕到笑了?廢物永遠是廢物,靈獸沒見過吧。」洛天光得意起來,身旁的蕭正南也滿是笑容,他心忖自己應該不用出手了,這一下秦石必死無疑。

「有靈獸又怎樣,要是這場比試沒有規則,那倒是簡單了。」秦石握著青龍逆魔刃,威風凜凜的站在那裡。

洛天光冷笑道:「哦?你別告訴我你也有召喚獸,而且還是四階的那種?」他冷冷笑道,「也許你還不知道靈獸的厲害,死前讓你見識一下吧。」

他伸手一指,那邪眼狻猊眼珠一定,身體猛的一彈,就朝著秦石飛掠過去。邪眼狻猊是屬於敏捷型的靈獸,最擅長的便是速度,而且它那一雙邪眼,若是對上了對手的眼神,那一層靈獸的威壓瞬間就能讓那些比它弱小的對手恐懼無比,甚至無法動彈。

「嗖……」這狻猊猶如一個鬼魅,眨眼間就閃到了秦石身前。

秦石心念一動,右手的寒月戒指猛的閃光,他身前頓時出現兩團影子。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卻見這邪眼狻猊落在了一旁地上,身上寒毛倒豎,弓著背豎著尾巴盯著那秦石身前的東西。

洛天光一驚,不由脫口說道:「空間戒指,你竟然也有……」

待這話說完,他驚訝的發現,秦石身前的兩團影子,竟然是一個石人和一隻魔龍。這石人擋在秦石身前,顯然是一個防禦力近乎變態的傀儡,而那魔龍則慢慢變大身形,摩拳擦掌朝著那邪眼狻猊而去。

感知之下,這慢慢變大身形的魔龍,實力竟然也是在四階上下,這讓洛天光簡直難以接受。本以為自己得到了拓跋元嘉的賞賜,便能完全碾壓秦石,沒想到對方擁有的,比他還多。

「嗷……」邪眼狻猊象徵性的叫了一聲,然後步步後退。靈獸已經初具靈智,它知道什麼叫做恐懼,此刻小龍臉上掛著一些類似人類的壞笑,它慢悠悠朝著對方走去,好似是在享受戰鬥帶來的快感。

洛天光簡直就要崩潰,如今這秦石自己對付不了,他的身旁又多了一個實力強悍的石人。如今的他,只能轉頭求助一旁的蕭正南。

蕭正南會意,便走上前道:「比試規定,靈獸可以使用,但是傀儡不行。」

底下人紛紛私語,明顯是在譴責那蕭正南明目張胆的偏袒,只是蕭正南眼光一掃,他們便都閉嘴不敢再說。


秦石冷笑道:「之前說沒規定,現在又那麼多規定,不過我無所謂,既然不能用,你替我搬開它吧。」

蕭正南正想在拓跋元嘉面前展露一手,此刻聽了這話,心裡頓時大喜。


「既然這樣,那就得罪了。」他身形一閃,朝著撒旦一拳擊來。 這蕭正南長的虎背熊腰,頗為壯實,以至於這一拳的威力,著實不小。那撒旦傻傻站著,看上去有幾分笨拙,眾人一看這情勢,都覺得它受不住這一拳,定會被擊碎了。

撒旦雙腳未動,只是簡單伸出一拳,與那蕭正堂相對。這一拳樸實無華,門外漢看來簡直就只是伸出了手,將拳頭往前探了一探,其餘什麼都沒做過。

「嘭!」

兩拳相交,一股強烈的空氣震動蕩了開來,惹的前排那些人都摔在了地上。

巨響過後,那蕭正南被生生打退了有個十步,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形。再看那傀儡石人,卻依舊是一動不動,穩如泰山。

蕭正堂大怒,好不容易有機會再拓跋靈風面前好好表現一番,可是卻弄的如此狼狽。他臉色一沉,大聲喝道:「秦石違規,使用傀儡石人對敵,若不收起,殺無赦。」

蕭正南氣勢大放,他根本沒有等秦石收回石人,便猛的運氣右拳,朝著秦石而來。

那右拳比平時大了一倍有餘,分明是一種極為霸道的功法,這一拳若是轟在秦石身上,只怕不死也要滿滿喝幾壺。好在秦石也沒將撒旦收回戒指里,此刻它擋在秦石身前,猶如一道天然的屏障,萬分的堅固。

「嘭……」蕭正南和撒旦已經打上了,只要撒旦腳步稍微移動,或者秦石走出了它的保護範圍,蕭正堂就可以轉而攻擊秦石。

洛天光見狀忽然閃動身形,也朝著秦石而來,他拿出了全部的實力,押寶在這一次攻擊上。只見他輕盈一躍,忽然跳到了空中,隨後在天上飛舞起來。

「怎麼可能,他怎麼會飛?」眾人不明真相,紛紛驚嘆。秦石卻知道這是那羽化晶的作用,想到這東西對方是從自己手中搶走的,他心裡一陣恨意。

「秦石,去死吧……」

那閻冰神雷之上,開始泛出淡紅的光芒,這一招「漁舟唱晚」用盡了洛天光所有的真氣,務求一擊必殺。

秦石兩眼一眯,也開始動作起來。

地龍戰衣加犀角獸附身,他將自己的防禦提升到最大,隨後心念一動,他的身體微微顫抖起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