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就在兩女低聲對話時,那條大舌頭猛然一卷,將她們身邊的一隻暗蜚蟲捲入嘴中,一陣咀嚼后徑自吞咽下去,流露出滿足的神色。

這一幕看得靈芸與羅嫣膽戰心驚,可困陣環繞之下,她們根本無法逃離。

不一會兒功夫,天主已將幾隻暗蜚蟲盡數吞入腹中,趴在泥沼的一側,睜著巨大的瞳孔盯著兩女,同時流露出濃郁的興趣,「你們身上的暗之果實,只能持續三個時辰左右,看樣子那些猴子們相信那位純潔者會在三個時辰內趕來?」

「不清楚,」靈芸冷冷的回應了一句。

脾氣暴躁的天主倒顯露出耐心,不再詢問其他的問題,而是靜靜的等候著。

一個半時辰后……

天主的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匍匐在泥沼中的腦袋忽然抬了起來,眺望著遠方,眼中流露出一絲獰笑的意味。

幾乎在毫無徵兆下,它嘴巴一張,舌頭已朝著遠處卷過去。

羅嫣與靈芸齊齊回頭,朝著遠方望去,但距離太過遙遠,她們根本看不清遠處到底有什麼。

「呼,呼,呼……」

這舌頭卷出去,又縮回來,又再度卷出,再次回縮……

連續幾次之下,竟是一無所獲,不僅如此,它舌頭上竟被留下了斑斑血跡,竟是被銳器所傷。

羅嫣與靈芸也是滿臉困惑之色。

來者是誰,竟如此厲害,就連一重天的天主都無可奈何,舌頭還被他們斬傷了?

不過片刻時間,遠處就有兩道身影飛馳而來。 天主幾次攻擊無功而返,反而被遠處的兩人傷到舌頭。

那顆漂浮在黑沼上的腦袋猛然抬升,大半個身體從黑沼中爬了出來。

天主巨大的身形,這才呈現在羅嫣與靈芸面前。

「那些猴子們倒是說的不錯,來者,的確有兩把刷子,」天主低下頭詢問道:「他們是為了救你們,對吧?」

羅嫣想否定,可這等狀況她的態度似乎沒有什麼意義。

天主伸出巨大的爪子,朝著羅嫣和靈芸挖過來。

兩女以為天主就要擊殺兩人,眼睛一閉,亦停留在原地等死,可那爪子到了她們跟前,忽然張開將整個困陣以及兩人腳下的泥土一把抓起來,輕輕一拋,竟將兩人放在了自己的背部的凹陷處。

「它……沒有打算殺我們?」靈芸有些摸不著頭腦。

羅嫣的目光卻投向遠處,卻是說道:「我們連被它擊殺的價值都沒有,它的興趣恐怕在那邊飛!」

遠處的黑沼中,有兩道人影飛掠而來,速度快的出奇。

其中一道身影模模糊糊看不清本來面貌,而另外一道身影赫然便是太一天宮的鳳歌!

渾源大世界中,羅嫣與靈芸都曾見過她。

鳳歌在渾源大世界內表現的並不出眾,可現在竟能進入彼岸內,而且連容貌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莫非她就是那位純潔者?」靈芸脫口而出。@^^$

「應該是,不知另外一人又是誰……」羅嫣輕聲說道。

在渾源大世界中的時候,鳳歌就一直跟在哥哥後面,這樣看來哥哥親自進入暗域的可能性很大。

隨著遠處的身影越來越近,羅嫣凝視之下,那身形與動作的確與哥哥有七八分相似。

「咯咯咯……」

當遠處兩人靠近后,天主匍匐在地上,裂開嘴發出一連串沉悶的笑聲。!$*!

這笑聲如同悶雷在整個黑沼之中回蕩著,那些潛伏在黑沼中的毒物們驚慌之下,四處流竄。

羅征看到遠處那巨大的怪物后,眉頭微微一皺。

十四重天的純潔者,竟是一頭巨大的蜥蜴?

他目光繞了一圈后,很快落在了這隻「大蜥蜴」的後背上,在它的後背上隱隱有兩個人類的身影,即使距離遙遠,羅征亦能肯定,這兩道人類的身影是兩道陽魂!

嫣兒……

羅征體內綻放出一絲冷冽的怒意,前行的速度更是加快了幾分。

與他並肩前行的鳳歌,自是感受到了羅征的異常反應。

顯然,羅征對他妹妹的擔憂似乎勝過一切,這個小小的念頭在鳳歌心中升起后,她的眉毛亦是輕輕揚了揚。

幾個呼吸后,兩人終於來到了天主的前方。

「咯咯咯……」

天主那一一連串的悶笑聲持續了許久后才停了下來,伸出爪子朝鳳歌輕輕一指,道:「你就是那些猴子們所說的純潔者?」

鳳歌冷著臉看著這位天主,並未說話。

雖說天主與她的外形相差十萬八千里,但鳳歌還是能從它身上感受到一種熟悉感,這種熟悉的感覺提醒她,天主與她是同類。

這麼醜陋的東西當做自己的同類,這讓鳳歌非常不悅。

「回答我!」

原本平靜的天主在下一刻忽然暴躁起來。

在十四重天中,它就是這個世界的主宰,無論是暗域生靈還是光域生靈都不敢有絲毫怠慢與忤逆。

可鳳歌對它竟是完全漠視……

這時羅征站在了鳳歌前面,伸手遙遙指著天主的背後說道:「那些黑猴子將我的妹妹綁縛過來,目的就是借刀殺人,閣下若是不想被黑猴子利用,還請將她們放掉。」

羅征開口的一瞬間,羅嫣的身體微微一顫,靈芸亦一副驚喜之色,來者當真是羅征!

天主的眼瞳倒映著羅征的人影,那人族女子是一名純潔者,但這小子並不是,以非純潔者的身份竟能傷到它的舌頭,這讓天主有些難以理解。

「黑猴子想要借刀殺人,」天主重複著羅征的話。

「正是,」羅征點點頭,「還請閣下不要被那些猴子迷惑。」

「就憑那幾隻醜陋的猴子?」天主一邊說著一邊伸出爪子,朝鳳歌指了指,「讓我放了背後兩道陽魂也可以,留下她便是,這個條件你可答應否?」

鳳歌聽到這話,臉上泛起一絲冷笑望向羅征,羅征直接問道:「如果答應不了呢?」

「那你們恐怕所有人都要留下了,」天主裂開大嘴,發出一陣悶響聲,現在它不僅對鳳歌感興趣,對羅征同樣也有著極大的興趣。

它龐大的身體上的鱗片猛然展開,萬千色彩自鱗片邊緣綻放出來。

這名純潔者在這一刻綻放的光芒,竟不僅限於白色的光芒,而是一片繽紛色澤。

原本漆黑而死氣沉沉的沼澤地,忽然之間有了生氣一般,它就像是開春的第一縷春風,一念便能改變世界。

這些光芒傷不到羅嫣,靈芸,還有羅征,鳳歌,可對於沼澤中的其他生靈而言,卻是致命的。

無論是蜿蜒盤旋的枯水藤,還是落水生根的漬水草,接觸到這光芒的剎那,就化為了虛無……

更可怕的是,整個黑沼中的生靈似乎對它散發的彩色光芒有一種獨特的眷戀,藏匿在沼澤深處長達千餘丈的雨蛇,匍匐在黑沼內能入定千年的暗極鱷,在這一刻彷彿著了魔一樣沖入這光芒中,然後被湮滅成一絲絲能量,消逝在彩色光芒中。

它們竟在獻祭自己!

「天主果然很強大……」

羅征抓著標槍的那隻手微微緊捏。

鳳歌才剛剛成為純潔者沒多久,實力就遠超一般的彼岸生靈,即使是暗域生靈也不遑多讓。

眼前這天主,乃是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它對自己的理解,對彼岸,對大梵無量天光的理解都不是鳳歌可以比擬的。

「嗚……」

天主發出一道咆哮聲后,尖利的爪子已朝著羅征當頭蓋下。

羅征早有防備之下,自然不可能讓天主一拍擊中,他身形宛若鬼魅一般向一側掠去。

「轟!」

這爪子拍向黑沼的泥地后,黑沼的泥濘竟掀起一陣漣漪,朝著整個黑沼的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羅征在避開這一擊的同時已高高躍起,眼中的厲芒一閃,手中的標槍已朝著天主的眉心投射而去! 這標槍劃破黑暗時,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嘯聲。

「咻」

幾乎在毫無防備之下,標槍已徑自釘在天主的額前。

飛射而去的這一槍威力不弱,若能貫穿而進,能直接將這天主的腦袋轟碎。

但這一幕終究沒能出現,威力不俗的一槍竟連天主的表皮都不曾刺破,只是標槍槍尖刺入一部分。

「咻!」

羅征尚在懸空之際,天主的另外一隻爪子徑自朝羅征揮來,「啪」的一聲,拍在羅征身上。

「砰!」

挨了這重重一下,羅征直接被砸進了沼澤內。

鳳歌臉色一變,就要前去查看,但她尚沒邁出步伐,天主的另外一隻爪子已拍在了她的身側,就聽天主說道:「我在十四重天度過了悠久的歲月,這裡所有的生靈基本都被我吞吃過一遍,但最美味的還是暗蜚蟲,不過你的味道應該也不錯……」

「呼!」

那爪子猛然朝鳳歌橫握而去。

鳳歌的反應亦極為機警,眼看這等利爪當頭抓來,她一個凌空后翻,硬生生從中跳了出去。

「呼,呼……」

天主的利爪緊隨而至,繼續朝著鳳歌抓來,而鳳歌則保持著靈活的步伐,在黑色的沼澤上宛若蜻蜓點水一般不住地後退著。

但後退的過程中也非常驚險。

鳳歌成為純潔者后,依靠這具肉身實力有了極大的進步,在十三重天的時候,她輕輕鬆鬆爆發出三千多神鈞的力量,實力可謂遠超羅征。

現在入了十四重天後,她的肉身依舊強大,可現在她面對的是存在了無數年的十四重天天主,差距自然凸顯出來了。

「唰!」

「呼!」

「嘩!」

鳳歌身體後退的同時,不斷扭出各種形狀,與天主的利爪僅僅相差寸許。

「我看你能退到何時?」

天主的眼中流露出一絲興奮之色。

身為十四重天的主宰,它站在這一層的頂端已太久了。

整個十四重天內,似乎沒有什麼值得它在意,值得它動手……

現在終於碰到一個非同尋常的存在,天主自然十分興奮。

它身體前沖之下,另外一隻前爪也加入進來,兩隻利爪交錯之下,銳利的爪芒在黑暗中留下一道道彩色的殘影。

鳳歌緊咬著牙關,在殘影中左突右竄。

「噗……」

一道利爪徑自從鳳歌的胸口掠過,她鎖骨之下頓時出現了一條深可見骨的血痕。

鳳歌瞳孔一縮之下,就要向另外一側翻動,但天主已猜出了她的方向,搶先一步凌空抓去。

「完了……」

鳳歌心中一凜,忽然意識到被這一抓抓中,自己的彼岸之旅恐怕要結束了。

不知為何,就算面臨死亡她心中也沒有什麼遺憾。

從十三重天到十四重天的這段時間,她已經重新認識了自己。

可她若是死了,羅征……

這個念頭尚沒有完全從腦海中轉出來,她就看到利爪停在她身前尺許遠的地方,不再前進一寸距離。

鳳歌眨了眨眼,有些奇怪。

天主的利爪不僅沒有前行,反而在慢慢地後退,而那張蜥蜴一般的大臉上顯露出濃濃的惱怒之色。

它一寸寸後退的同時,天主發出一陣低沉的嘶吼聲。

鳳歌這才注意到,羅征竟緊緊抓著天主的尾巴,向後用力拖拽著!

「該死的人類……」

天主咆哮一聲,放棄追殺鳳歌,一個扭身之下直接朝羅征撲了過去。

「轟!」

泥漿四濺之下,羅征就被天主撲了下面。

「哥!」

「羅征……」

羅嫣在「大蜥蜴」的背上尖叫了一聲,可她現在根本做不了什麼,只是無能為力的擔憂著。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