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

那破空之音再次響起,就連虛無也是傳出了陣陣的「咔咔」碎裂之聲,王毅雙手之上都凝聚出了那錐形的靈力,也是攜著一股神鬼辟易的氣勢猛衝而去。

「轟???」

一聲劇烈的轟鳴再次猛地爆發而出,那鏗鏘有力的對擊更是連綿不斷,那刀影無數、根本就看不清誰真誰假,那王毅也是不顧一切的向著這壯漢的腦袋突刺而去。

這壯漢心中也是震撼不已,暗自想道,這小子難道是鐵做的嗎?竟然無視我的進攻,他這身體的抗擊能力不是一般的強!

此刻王毅也已是衣衫盡破,雙手之上更是有無數的刀痕,這些刀痕也就是皮外傷,他毫不在意,依然視死如歸的突刺著。

這壯漢此刻也是只有防禦之力,毫無還手之餘,正節節退敗,不贏的向身後退去,王毅這猛烈地攻擊也是讓他有些吃不消。

就在這時,這壯漢所踩得地面出現了數道龜裂的痕迹,而這壯漢卻還是毫無知覺,依然在抵抗著王毅的攻擊。

下一刻,一道身影頓時破土而出、那凝聚出的聚靈拳也是猶如拳套般的大小,正急速的向這壯漢的下巴猛衝而去,這壯漢頓時低頭一看,也是怔愣了一下,想躲都來不及了。

與此同時,王毅左手的錐形靈力頓時就消散開來,轉變成了一層純厚的靈力。

「噗???」

這壯漢悶哼一聲,張嘴便是噴出了一大口的鮮血,整個身體也是被這一拳打得凌空騰起。

就在這時,王毅再次伸出了左手,猛地朝著壯漢猛地一握,那壯漢便是在再次急速下降,向著王毅飄去,而王毅右手的錐形靈力,也是順勢突刺而出。

待這壯漢緩過神來之時,王毅右手的錐形靈力已經從他的胸部,穿透而過,更是激起了一腔熱血。

那殷紅、滾燙的鮮血更是飆射而出,只在瞬間就染紅了全身,此刻這壯漢雙目瞪著王毅,其中充滿了震驚與無法置信之情,嘴中還不停的吐出鮮血,臉色在這一刻更是蒼白無比。

而站在原地的王毅,看見這壯漢的神情卻是斜嘴揚起了一抹微笑。 從天空鳥瞰的時候,這些蟲巢並不大,實際上,這些蟲巢非常非常的大,小的也有五百多米,長的近兩公里,如果不是鄒子川見識過蟲巢,根本不相信這是斑斕殼蟲的蟲巢,實在是太大了。

而且,蟲巢與蟲巢之間的距離也至少有五百多米。

幾人轉個蟲巢,前面是一個開闊的地帶,趙烈似乎對這裡的環境很熟悉,轉彎后立刻停住了腳步。

銀色的月光慷慨的揮灑在沙漠之上,斑斕殼蟲蟲巢巨大的陰影投射在地上,在那遠處開闊的沙礫地上,兩條細長的軟體正在互相接近,那「沙沙」的摩擦聲音正是那軟體在地上移動的聲音。

兩個軟體呈現粉紅色,有點像人類的舌頭,表面有一層粘膜。

終於。


兩條移動的軟體前端接觸在了一起,先是試探著碰觸,然後扭結成了一個球體,球體不停的抽搐著……

看著那兩團糾纏在一起的軟體,鄒子川依稀有些眼熟,似乎是在哪裡看到過。

「那是什麼?」鄒子川壓低聲音問道。

「這是斑斕殼蟲的母蟲在交配,死亡大沙漠的氣候條件很適合斑斕殼蟲交配,無論是哪裡的斑斕殼蟲,都會回到死亡大沙漠交配,交配之後,蟲巢就會有一段時間的靜養,靜養之後,這些蟲巢就會離開……」

「蟲巢裡面的母蟲不交配的話不能繁殖嗎?」鄒子川有點不解,因為,每一個蟲巢裡面都應該有母蟲,哪怕說,應該是不需要公蟲的存在,根本不需要千里迢迢回到加侖星來繁殖。

「能夠,每一個蟲巢都是雌雄同體,但是,為了避免過於頻繁的近親繁殖,每隔一段時間,蟲巢都會回到死亡大沙漠尋找其它的蟲巢母體交配。」趙烈解釋道。

「原來如此!」

鄒子川點了點頭,這是一個高度進化的智慧生命,它們不光掌握了星際遷徙能力,而且掌握了科學繁衍的方法。

從趙烈的介紹中鄒子川知道了一些斑斕殼蟲的秘密,在加侖帝國,斑斕殼蟲是除人類意外最大的一個種族,被人類稱為蟲族,具備初級智慧生命,以肉類為主食,少量蟲族吞噬稀有金屬,不會飼養動物,繁殖力強大,攻擊力強,社會性群居動物,不過,加侖星的人並不知道斑斕殼蟲還有星際遷徙的能力。

蟲王的任務是產卵,分泌的蟲王物質激素可以抑制工蟲的卵巢發育,並且影響蟲巢內的工蟲的行為和制定蟲巢裡面的持續。

蟲王除了繁殖指揮工作外主要是為星際旅途提供足夠的食物,它那肥胖的身體儲藏著肉類分解出來的營養液體,渾身都是肉孔,雄蟲和工蟲可以通過吸管吸食。

蟲王擁有很特別的精神力量,這種精神力能夠尋覓到空間跳躍點,它可以通過精神力在星際中聯繫其它的蟲族飛船,而且為雄蟲和工蟲提供情報,下達命令。

在一個蟲巢裡面,擁有大量的等級,蟲王之下的稱為雄蟲,也就是鄒子川看到的耀金色斑紋的黑色斑斕殼蟲。雄蟲數量相對稀少很多,除了與蟲王交配外,還肩負著保護蟲王的職責,相當於蟲王的近身侍衛,它在除了食肉外還吞噬稀有金屬,它們在製造能夠星際旅行的巢穴時候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為,它們能夠吐出一種類似於蠶絲一般的金屬絲,構成最簡單的推進器。所以,它們雖然不捕獵,但是,必須在大量最高等級工蟲保護下進入星球尋找稀有金屬。

而普通的斑斕殼蟲被稱為工蟲,工蟲的任務主要是採集食物、哺育幼蟲、分泌一種膠質絲構築飛行巢穴、泌漿清巢、保巢攻敵等工作。蟲巢內的各種工作基本上全是工蟲們乾的。

工蟲的壽命一般是三至十年。在寒冷季節,工蟲較少活動,工蟲數量決定於蟲群的興盛。

工蟲主要是保護雄蟲獵食,而且是最高等級的工蟲保護。

蟲族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顏色越深越強悍,但是,越是強大的蟲族越不喜活動,只有在外敵過於強大的時候一些強大的蟲族才會出現。

而越是年輕的蟲族越好動,而且,在發育期食量驚人,在為母蟲提供龐大食物的同時還要為填飽自己的肚子,所以工蟲捕獵特別瘋狂。

母蟲只在進行星際旅途中為雄蟲和工蟲提供食物,一旦食物不足的情況下,母蟲會實現切斷年輕工蟲的食物供應,只為高等級的雄蟲和工蟲提供食物……

工蟲以五年一個等級,最低的等級是幼年工蟲,五年之後,幼蟲從斑斕鮮明的色彩變為灰色,再五年,灰色進化到純黑色……

工蟲一級:色彩斑斕!

工蟲二級:暗灰色!

工蟲三級:純黑色,沉重而壓抑。


雄蟲一級:銀白色。

雄蟲二級:耀金色。

雄蟲三級:黑色其中有金色斑點,和工蟲三級很類似,個頭大很多而已,不好動,

……

從趙烈和藤千秋的嘴裡,鄒子川知道了很多秘密,顯然,加侖帝國的人類對這個強大的鄰居也有著深入廣泛的研究。

趙烈他們知道蟲巢能夠飛行,但是,他們並不知道蟲巢居然能夠飛出外太空。

這是一個強大的種族。

「有什麼辦法可以消滅它們?」鄒子川直奔主題。

「消滅它們?!」

趙烈和藤千秋都是一臉獃獃的看著鄒子川。

「有問題?!」

「問題很大……」

藤千秋再一次說出了人類初期和斑斕殼蟲的恩恩怨怨,人類開始進入這顆星球的時候,和斑斕殼蟲進行長達百年的戰爭,人類出動的數百六級高手,在整個大陸獵殺斑斕殼蟲,試圖把這種強悍的動物趕盡殺絕。

「情況怎麼樣?」

「非常不好,這種絞殺行動雖然造成了斑斕殼蟲的數量急劇減少,但是,卻反而讓人類捅了馬蜂窩,斑斕殼蟲的繁殖能力突然加速,人類是殺不勝殺,而且,斑斕殼蟲的進化能力越來越快,幼蟲到成蟲,然後到高級的銀色斑斕殼蟲到耀金色斑紋的黑色斑斕殼蟲,時間幾乎縮短了一半,最後,人類不得不放棄……不過,讓人詭異的是,當人類停止了獵殺后,斑斕殼蟲的繁殖力突然又下降了……如此反反覆復獵殺了幾次,人類摸清了一個規律,那就是斑斕殼蟲似乎有一種本能的反應,當種群遇到了外來力量打擊的時候,就會產生危機感,而大量的繁殖後代……」

「大量繁殖後代的後果是可怕的,高峰時候,整個大陸都是一些幼小的斑斕殼蟲……」

……

「老鼠!」鄒子川嘆息了一聲,莫名其妙的念出了兩個字。

「什麼是老鼠?」藤千秋一愣。

「人類聯盟一種最彪悍的動物。」鄒子川又長嘆了一聲,人類的科技無論是發展到怎麼樣的程度,始終是拿老鼠沒有辦法,而且,人類的腳步走到哪裡,老鼠就跟隨到哪裡,當人類的宇宙飛船向宇宙深處挺進的時候,老鼠也完成了這個目標。

「很厲害?!」藤千秋和趙烈心臟一跳,異口同聲道。

如果有一種動物比斑斕殼蟲的生命力更強,這足夠引起任何人的重視。

「不厲害,沒有斑斕殼蟲厲害,只有人類的拳頭大,但是,殺之不盡。」

「哦……」

藤千秋和趙烈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沙沙……」

「沙沙……」

……

就在這個時候,那糾結一團的軟體慢慢的縮回到了蟲巢裡面,突然,就在那軟體進入洞口的瞬間,停頓了一下……

「不好,快跑!」

趙烈赫然一驚,猛然後退,瘋狂的朝大沙漠跑去。

「啊……」

藤千秋和奧普的反應略慢,張嘴看著瘋狂逃逸的趙烈,而鄒子川在第一時間已經跟隨在趙烈身後掠向了大沙漠。

鄒子川和趙烈屬於是同一類人,對危險有著天生的直覺,而藤千秋雖然武功高強,但是,畢竟沒有歷盡磨礪,和鄒子川趙烈他們比起來差了很多,至於奧普,完全就是一個菜鳥,這甚至於是他第一次深入到大沙漠,在以往的時候,都是在沙漠的邊緣地帶徘徊,希望碰碰運氣,撿一點屍鳥的骨骸。

「沙……」

一條軟體猛然揚起,朝藤千秋和奧普席捲而來,空中彷彿盪起了一圈一圈的漣漪,聲勢無比的駭人。

「快跑!」藤千秋到底還是武功高強,雖然比趙烈鄒子川慢了一步,但是還是反應了過來,猛然一腳踢在蟲巢的邊緣,身體赫然飛起,在奔走之間,居然不完提醒發獃的奧普。


「啊……」

可惜,已經遲了,那長達數百米的軟體如同利箭一般朝奧普卷了過來,奧普剛待反身奔跑的身體猛然被那軟體凌空帶起,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毫無懸念的,奧普那強壯的身體被那如同閃電驚雷一般的人體拖向蟲巢。

「大人,救命啊……」奧普發出驚恐的呼救聲音。

「蓬!」

鄒子川的身體赫然停下,雙腳蹬在黃沙之上,帶起一蓬沙霧。

「快走,這裡是蟲巢,蟲王在發情期間是最危險的,不能力敵!」趙烈也停住了腳步。

鄒子川的動作沒有停頓,那紫芯弓已經握在手中,彎弓搭箭……

……

PS:月票慘不忍睹,求幾張月票,裝點一下門面,月票啊……(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哼,一開始我在使用藤鞭之術之時,這道身影就已經布下,一直等待最佳出手的時機!」

王毅的雙目依舊是冷若寒冰,但是嘴角上的微笑卻是越發的濃烈,這站在王毅面前的壯漢,此時渾身一怔,雙目瞳孔極速縮小,緊隨其後嘴邊也是揚起了一抹微笑。

那充滿震驚的雙目此刻也是變得黯淡無光了起來,他的整個身體也是彷彿捏軟的黃瓜一樣,癱在了地上,那心臟的部位便是再次飆射出一腔熱血。

王毅看著這弟子倒下也是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右手上的錐形靈力瞬間便化成無數的藍色小點,消失在了這虛無之中。

這弟子手上的儲物戒倒是引起了王毅的注意,王毅雙目一亮,便將其放進了自己的儲物戒之中,隨後看向了那空中。

「叮叮叮叮叮???」

「轟轟轟轟???」

那不絕如帶的打鬥聲還在持續著,那兵器的對擊之聲更是響徹天地,震耳欲聾、久久不散。

王毅再次大步一邁,腳踩靈力,凌於空中,化作一道長虹,向著那眾人疾馳而去。

王毅看見那姓孫的弟子與那虎宗的二人此刻正被三個靈動境二重天的惡徒拖著,正在激烈的對峙之中,還未分出高低。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