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要考慮將你的建議推薦給我的姐妹們。」

「她們太保守了,總是循規蹈矩。」

「呵呵,你可以讓她們來找我。」

瑞克露出了男神一般驕傲的微笑。

「若是被我發現你和她們在一起那個,那麼你就有麻煩了。」

蕾絲一把捏住瑞克……

「俄,開個玩笑,親愛的小貓。」

「咱們出發吧,不然杜勒克上校要發火了。」

「我可不想承受他的怒火。」

瑞克忍著疼,把蕾絲那捏著他的那隻手掰開。

「小心以後你也用不了,能不能對小兄弟客氣點?」

「要不,咱們再來一次?」

蕾絲想起了昨夜的天崩地裂般的感受。

「快走,你看,杜勒克上校正在用不友好的表情看著我們呢。」

「該死。」

蕾絲髮現瑞克手臂上的終端顯示儀激發出杜勒克上校顯露一絲玩味的臉。

「瑞克,你這個混蛋,小心我切了你的屁股。」

「我們已經等了你半天了!」

能量充能終於結束。

瑞克與蕾絲兩人緩緩從半空中降落到地面。

幸好那輛跑車還在。

兩人上車,一個急轉彎。

漂移式的掉頭啟動,箭一般的朝迪拜軍用機場駛去。

……

「夏洛奇,利劍分隊現在什麼地方,是否需要鳥巢支持?」

量子合成孔徑通訊儀終於亮起了黃色的燈光。

二棍用詢問的眼神看向夏洛奇與大鵬。

「告訴鳥巢一切順利,小鳥正飛往巢穴。」

特戰隊沿著卡蒙塔拉山脈一路向東北而去。

越往裡走越深入大漠。

xu利亞與yi拉克交界地人煙本來就稀少。

加上連年混戰,村莊燒毀。

炮火烽煙中,原來的居民早就流離失所。

他們不是成了逃亡者,就是成了游擊戰士。

一夜跋涉,離開yi拉克艾國基地已有五十公里遠了。

夏洛奇始終保持著領域遮蔽。

這讓基地中的維尼氣的七竅生煙。

他原本想幹掉特戰隊再回國述職。

這樣好減輕他基地被襲擊的罪責。

但忙活了一夜,愣是沒找到夏洛奇等人。

維尼憑藉兩天中的衛星圖像,判斷出了夏洛奇等人撤退的路線。

因此,不動聲色的在卡蒙塔拉山脈中以卡雷龍鎮為中心向東北、西南兩個方向進行縝密的地毯式搜索。

結果兩名深網高手先後被累暈死過去。

基地內負責衛星圖像處理的一共八名士兵。

尋摸了一夜,也沒有發現維尼判斷的卡蒙塔拉山脈兩個方向有人跡可循。

第二天凌晨,維尼沮喪的終止了搜尋任務。

懸在夏洛奇頭頂的兩顆衛星悄悄的飛離。

夏洛奇抬眼一看,立刻感知到了那股窺視的能量不見了。

哈哈一笑,收了領域。

對大夥說,找個安靜的山坡,大家好好睡一覺。

四下一看,晨霧瀰漫的卡蒙塔拉山腳下似乎有一個不大的湖泊。

特戰隊員們披著朝霞,奔向那小湖泊。

二棍當即脫掉外衣,露出一身的腱子肉,短褲下藏有昂然一物。

「噗通!」

二棍如蛟龍般跳進了湖水。

「哇,好涼快,你們還不快點?」

「這個傢伙,這麼性急。」

大鵬罵罵咧咧道。

他也想好好洗洗,可傷口還隱隱作痛。

只好咽了咽吐沫,對著二棍責罵起來。

「你不能等大伙兒喝幾口水再下去洗么?」

「就是,就是,該打。」

酒桶、傾城剛想學二棍。

聽大鵬這麼一說,覺得對。

於是反戈,一起聲討起二棍來了。

「你怎麼樣?困不困?」

夏洛奇問黛麗絲。

「你說呢,大哥?」

黛麗絲眼睛一翻,直接撲進夏洛奇的懷裡呼呼大睡了起來。

夏洛奇背了她大半夜,鐵打的人也有累的時候。

夏洛奇感覺自己的雙臂也快要斷了。

不過,看著黛麗絲那副依戀自己的樣子,不由的無限幸福起來了。

隊員們在湖水中打鬧。

青藤與牽牛花兩人跑到較遠的地方洗漱去了。

晨霧瀰漫,剛好如簾幕般遮擋開來。

一邊是曼妙的女子柔美,一邊是陽剛的嬉戲打鬧。

卡蒙塔拉山脈似乎也沉醉了。

天空中迅速的飄來一塊紫色的烏雲。

朝陽升起在特戰隊員身後起伏的山巒線上,露出半張窺探的臉。 卡蒙塔拉山谷春日的上午是酣睡的。

特戰隊員們補血充能。

二棍與酒桶去抓了一頭野山羊與四五隻野兔。

青藤與牽牛花在山坡上拔了滿滿一衣兜野菜。

夏洛奇在儲物空間中撈出七八條靈魚。

扁二是少不了的,烤串也是少不了的。

烙餅與野蔥、羊肉就菜湯。

一大早大伙兒就著湖水與霞光吃飽喝足。

美美的洗了澡,睡一覺。

夏洛奇摟著黛莉斯,感覺她軟軟的胸脯壓在身上,幸福爆棚。

蝸牛摟著牽牛花。

青藤靠著大鵬。

二棍與酒桶還有傾城三人倒在野花剛剛盛開的山坡上,枕著微沖蓋著外套,進入了夢鄉。

臨近午時,不遠處的天空中傳來直升機螺旋槳的噠噠聲。

夏洛奇第一時間醒了。

世界多稜鏡第一時間開啟。

十幾架阿帕奇艾國直升機朝這邊撲了過來。

關鍵,夏洛奇感覺到有兩股極強的能量場籠罩著這邊。

「快,進入戰鬥!」

「快,翻山,尋找山後的岩石掩體!」

夏洛奇的喊聲驚醒了整座卡蒙塔拉山脈。

直升機已經開火。

四五枚火箭彈追著特長隊員的腳後跟炸開了。

幸好,夏洛奇讓大家睡覺時不要脫了單兵系統。

眾人依靠著單兵外骨骼輔助系統噌噌噌的就翻到了山那邊。

山那邊是懸崖峭壁,巨大的岩石參差不齊。

眾人快速的躲入岩石下方。

還剩兩枚單兵火箭彈。

二棍瞄準其中一輛阿帕奇「嗖」的發射了出去。

那阿帕奇的預警能力很強。

二棍瞄準的時間極短,一秒瞄準,第二秒擊發。

這可是專門訓練來打這種帶自動預警直升機的。

冒婚新娘 可是,這輛阿帕奇還是搖著身子側著躲開了火箭彈。

夏洛奇看見它幾乎是貼著山頂飛。

當即一個跳躍,抓住它的尾翼。

一個千斤墜,就把它拉了下來。

然後旋轉身體,跟扔鏈球似的把它扔向另一架阿帕奇。

兩架輕敵的阿帕奇撞在了一起,轟的一陣火光。

同時墜地。

七八枚火箭彈襲來。

爆炸掀起的氣浪將夏洛奇震的飛出去老遠。

眼看著就要摔到懸崖下。

夏洛奇腰間單兵系統的虎爪繩索嗖的射出。

死死的釘在山岩上。

夏洛奇盪了一個鞦韆,又回來了。

四架阿帕奇壓制,後面八架往下放人。

「走,往懸崖下走。」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