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小子,那個笑面虎正在想著不好的事情,而且對象正是你小女朋友,你忍得住?」,影嘿嘿笑著,他能夠感覺到,上官清心中的思想可不像臉上那樣。



上官清隱藏的很好,雖然心中對於小瑤和柳依依的目中無人非常生氣,卻還是沒有爆發。

「在下上官清,你們可以叫我上官公子,如果託大,也可以叫我一聲上官大哥,我並不介意。」

「同時,我還是武靈帝國現任國君。」,這一段話他用了靈力傳音,畢竟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是很危險的事情,如果讓人知道武靈帝國的國君也來到了這裡,恐怕出去就會遭到暗殺。

然而,面對他自報身份,想要換取桌子上的一席之地,眾人卻紛紛無視,甚至連個反應都沒有。

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陰毒,一閃而沒,讓人難以察覺,卻被歐陽玄分明感受到了。

上官清轉頭看向窗外,用眼神示意外面的兩個部下去找白衡,心中冷笑道:「哼,白老出面,把這個歐陽玄擠走,總該有我的位置了吧?」

他回過頭,眼神掃過四人,注意到了銀鈴頭上的銀髮和耳朵,還有一旁的歐陽玄。

「這個小女孩也是極品!哼哼,看我不把你們都收了!」

「你就是歐陽玄?」,他走向歐陽玄,想要坐在歐陽玄身邊。

「明知故問。」

歐陽玄心中冷笑,暗自警覺,這個上官清他見過,雖然曾經只是太子,現在貴為國君,可是自己殺了他老子,如果這個傢伙不識趣,歐陽玄不介意讓武靈帝國再換一個國君。

「有何貴幹。」,歐陽玄冷聲道。

「呵呵,貴幹沒有,不過跟你打個商量,如何?」,上官清傳音道。

「哦?什麼商量?」,歐陽玄饒有興趣的看了他一眼。

「把你身邊這個小姑娘,還有面前的這兩位姑娘讓給我,我就替你求情,讓白老撤回懸賞令,如何?」

「就這樣?」,歐陽玄瞥了他一眼,「要不這樣,你的自己的皇位給我,再把自己閹了,此件事了,我就讓你活著出城,如何?」 歐陽玄也轉頭看著上官清,面露譏諷,甚至眼神中飽含殺氣。

用銀鈴和柳依依來換取一個撤銷懸賞的機會?他不傻,如果願意撤銷,那白衡又何必再發布出來?

至於面前的這個上官清的目的,他也差不多知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個沒錯,可是有時候,想擁有一個東西,也得看自己配不配。

「哈哈哈哈哈哈!」

上官清聽了歐陽玄的話,愣了半晌,然後瘋狂的大笑著,似乎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玩的笑話一般。

「好!好一個歐陽玄!」,他停下了笑聲,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猙獰,身為皇室,他沒有受過這樣的侮辱。

「你可知道,就在剛才,你已經失去了撤銷懸賞的機會,而且只要出了這個秘境,就是你的死期!」

上官清的話一出口,周圍吃飯的一眾強者便將目光聚集在這裡,特別是歐陽玄的身上,畢竟那天價的懸賞,又有誰不想要?如果這裡不是境外之城,恐怕歐陽玄早就應接不暇。

坐在小瑤旁邊的柳依依眼瞼一抬,美目中的殺氣宛若實質,幾乎就要出手除掉上官清。

「小姐不可!」,小瑤急忙傳音制止,「你也說了,這裡是境外之城,不能隨意動手,這裡沒有人能夠傷害歐陽玄,你冷靜些。」

聽到小瑤的勸阻,她面紗下的俏臉閃過一絲冰寒,如果有人敢對歐陽玄出手,她不介意出手除掉這個人。

「我的死期?」,歐陽明冷哼一聲,「哼,如果這裡不是境外之城,或許今天就會是我的死期。」

「不過你是不是忘了,你老子,就是死在我的手裡。」,他的嘴角漸漸的多了一絲弧度,「而且當時白衡就在現場,即使今天是我的死期,我想,帶走一個國君陪葬,不虧。」

上官清瞳孔一縮,歐陽玄說的沒錯,即使白衡在,自己的父皇也還是死在歐陽玄手中,更何況白衡現在還沒有過來,即使歐陽玄會在懸賞令的作用下受死,恐怕死前帶走自己,恐怕也不是什麼難事。

「瘋子!」

看著歐陽玄眼神里的瘋狂,上官清本能的心中一顫,那眼神似乎在說,動手吧,我等著一天很久了。

「該死的瘋子!可惡!」,上官清的心中又驚又怒,「那個白衡也是,疏忽職守,怎麼還不過來!」

歐陽玄看著上官清臉上驚疑不定的樣子,心中有一絲不好的預感,「他好像在等著誰。」



酒館不遠的地方,白衡一聽到來人傳話,便立刻朝著酒館走來。

「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真的來到了這裡。」,此刻的白衡心中緊張,上官玉已經因為自己的疏忽死在歐陽玄手中,如果這個時候歐陽玄再殺掉上官清,恐怕他這個千古罪人的名號就落實了。

就在上官清臉上的表情驚疑不定的時候,白衡走進酒館,一眼就看到了上官清和歐陽玄,還有威脅自己的那兩個女子。

「唉…」,白衡嘆了口氣,看到那兩個柳依依和小瑤,他就知道自己的公子為什麼會在這裡。

「那兩個女的和歐陽玄是什麼關係?」,白衡眉頭一皺,心中暗自警惕。

「白衡!你怎麼才過來!」,上官清看到白衡,臉色穩定了一些甚至眼神也恢復了自信,似乎有了白衡在,就天大地大老子最大一般。

「公子,在下來遲。」,白衡行禮道,同時注意了一下周圍人的情況,見他們的注意力都在這裡,心中暗道不好。

「白衡,你要找的歐陽玄就在這裡!」,上官清脫口而出,絲毫沒有在意白衡的眼色。

「公子…」,白衡無奈,誰知道自己的公子這麼沒有眼色勁,剛才那番話,恐怕就已經讓人知道了他的身份。

「怎麼辦?還不知道公子之前說了什麼,有沒有暴露身份,現在的情況恐怕對我們極為不妙。」

「公子,陛下有令,要我在這一段時間裡暫時當下對這歐陽玄的懸賞,專心護您進去秘境提高實力。」,白衡道。

「我什麼時…」

「公子!」,白衡見上官清還想要說什麼,急忙大聲制止,如果再讓他說什麼,恐怕什麼都晚了。

「來人!送公子回去!」,他沖著身後的兩個人招了招手,目光飽含殺意的看了他一眼。

被他這麼一看,上官清畏懼的縮了縮頭,畢竟自己面前的是一個靈宗,那份殺意還是讓上官清自覺的認為自己閉上嘴巴會好點。

即使身為一國之君,他也不敢冒犯面前的這個長老,並不是因為實力,而是因為這個長老的身份,是他的爺爺。

「走!!」,白衡看著上官清隨著隨從離開酒館,回過頭,深深地看了一眼同樣在看著他的歐陽玄。

「此件事了,定然取你性命!」,他暗中傳音道。

「有本事你就來,沒本事別逼逼。」,歐陽玄同樣傳音,這裡的環境特殊,他料定白衡不敢出手,才敢如此頂撞。

「哼!」,白衡甩甩衣袖,轉身離開。

「呼…」

看著白衡離開,歐陽玄才鬆了口氣,雖然知道他不敢出手,可是對方畢竟是靈宗,自己一個連靈尊都不是的靈帝,壓力還是很大的。

「小玄哥哥,你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他們要懸賞你?」,柳依依問道,似乎對此十分好奇,她還沒有看過懸賞令。

「嗯…」,歐陽玄想了想,還是決定告訴她,「沒什麼,那可以說是一個意外吧。」

「什麼意外?」

「咳咳,就是當初滅了天武后,那個武靈帝國來侵佔,那個國君想要我為他賣命,我不服,失手把他殺了。」

「失手?!殺了?!」,柳依依和小瑤相視一眼,不由暗嘆,「難怪人家滿世界懸賞你,敢「失手」殺掉一國之君的,恐怕你是第一個。」



上官清回到旅店,白衡緊隨其後,二人都面色凝重,上官清更多的是覺得自己沒有顏面,而白衡,也則是有些憤怒他的自大無知。

「你忘了我警告過你,如果你暴露身份,我們的處境會很危險!別忘了光靈帝國現在對我們可是虎視眈眈!」,白衡怒聲道。

「我知道。」,上官清稍微清醒了一些,也暗暗後悔,「可是我們就這麼放過這個歐陽玄嗎?他可是殺了我父皇!」

「我當然不會放過他!」,白衡深吸口氣,「不過,這裡不能出手,我已經派人去監視他了,只要時機正確,我就會出手。」

「太好了。」,上官清的眼中充滿了得意,彷彿看到了歐陽玄被白衡虐殺,柳依依二人在自己身下的場景。

「對了!」,他突然臉色一變,「我從沒有見過這裡的人,也沒有告訴別人我要來,這個歐陽玄…他剛才認出了我,還說我父親就是死在他手裡,他是怎麼認出我的?」

二人陷入沉思,這一點確實很古怪,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畢竟上官清確實是第一次見到歐陽玄。 晚上,歐陽玄的房間里,周雲等人也都一起來到這裡,同行的,還有柳依依和小瑤二人。

「什麼?!」,周雲驚訝的站了起來,「你說你和白衡碰面了?他沒有動手吧?」

「廢話,那白衡要是動手了,小玄還能影在這裡和你說話嗎?」,周洪看了他一眼。

「周雲,放心吧,他們沒有認出我。」,歐陽玄向他笑了笑,覺得周雲擔心的是這個,畢竟他的基業現在都有武靈。

「這個我並不擔心。」,周雲苦笑道,「我的東西都轉移的差不多了,你也說了,他們都到了這裡,城中只有一個上官臻雅,我還是有一些話語權的。」

「所以,進入秘境之前,我可能就會和他們攤牌,總是在他們的監控下工作,我不習慣。」

「這樣你不會有所損失嗎?」,歐陽玄看著他,眼神里有一些可惜,畢竟都是周雲一手打下的商業帝國。

「那點損失算什麼。」,周雲大手一揮,頗有一副財大氣粗之感,「再說,你在這裡,我還怕損失?」

「去!你以為那是沙子嗎?」,他自然知道周雲說的是什麼意思,心中的惋惜和自責也蕩然無存。

眾人開口大笑,氣氛也沒有那麼緊張。

「這是柳依依嗎?」,霸凌天向歐陽玄示意了一下他身旁蒙著面紗的可人。

「嗯,是我。」,不等歐陽玄說話,柳依依主動開口,點頭承認。

眾人寒暄了一番,倒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不過對於周洪,柳依依的表現和其他人一樣。

「對了,這次我來還有一件事情。」,周雲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面色突然有些凝重。

「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大事?」,一聽到周雲的語氣,眾人都覺得可能不是什麼好事。

「說法不大,說小…也並不小。」,周雲起身道,「原本我以為,這裡的人數已經很多了,不過我聽說,這一次,有一些學院勢力也正在好開放的路上。」

「學院勢力?」,秦壽,丁盼和霸凌天眼神一抬。

「往常是不可能的,那些學院不會派人來,畢竟這裡強者眾多,學生肯定不能來,能來的只有老師院長之流。」

「可是,這裡也十分的危險,一般學院是不可能冒著削弱師資的危險來爭奪這一絲機緣的。」,丁盼分析道。

「可是這一次,他們確實來了。」,周雲的語氣凝重,而且不像是猜測,而是肯定,「我在外面的眼線看到他們經過,路線就是這裡。」

「那是哪些學院?」,秦壽向周雲問道,早點知道底細,也好有應對之策。

「暫時不太清楚。」,周雲搖頭,「不僅是學院勢力,就連黑鐵城,這次也派人過來了。」

「黑鐵城!」

如果只是學院,大家還都沒有什麼好怕的,可是黑鐵城就不一樣的,財大氣粗,強者遍布。

「聽說這一次,還是新城主帶隊。」

「新城主?」,其他人相視一眼。

「嗯。」,周雲點頭道:「你們忘了?黑衣老師他和楊城主…」

眾人將目光聚集向歐陽玄,眼神中的意思他自然明白,可是卻也無奈。

「咳咳…別看我,我也不知道是誰,這件事情老師也沒有參與,或許只有楊師母知道吧。」,歐陽玄有些尷尬。

「叔叔什麼時候給我找了個嬸嬸?」,柳依依暗自傳音,聲音中多少有些笑意。

「這個…你回去問問老師就知道了。」,歐陽玄不好多說,只能把話都推到了黑衣身上。

「唉,還指望能夠靠著小玄的關係拉攏一下黑鐵城,真是苦惱。」,周洪搖頭嘆氣。

「你這胖子,別想著靠別人,要靠自己!」,端木青楊瞥了他一眼。

「小爺我現在不胖!」,周洪黑著臉,用充滿幽怨的眼神看著他。

「是是,不是胖子,是獃子。」,周雲出來補刀,讓眾人都無奈的笑著搖頭。

「他們什麼時候到?」

「看速度,應該過兩天就會到。」,周雲想了想,說道。

「那就等著看來的是誰了。」,歐陽玄看了看眾人。

夜已深,大家才準備離開,歐陽玄這裡恢復了平靜。柳依依雖然不是很想走,可是也已經不是年少,男女之別她還是知道的,也就說了幾句讓歐陽玄小心之類的話,然後離開了。

「奇怪,為什麼周雲會來這裡?我可不記得這個周雲和丁盼認識啊?」,旅館不遠處,白衡安排的眼線正監視著歐陽玄所在的旅館。

「不行,要回去稟告。」



幾天後,正如周雲所說,幾隊人馬也都降落在了境外之城,而歐陽玄等人,則在邊境的酒館中。

「那是…」

正在喝酒的秦壽突然看到遠處出現了幾個人影,似乎有些熟悉,「看衣服,那些好像是天坤學院的人。」

「的確是,那幾個人我們還認識。」,歐陽玄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領頭的那個我挺老師說過,是白炎靈宗,白靈,他是天坤學院的副院長。」

「白炎靈宗?恐怕現在都快要靈聖了吧?」,周洪道。

「哪兒有那麼容易。」,周雲白了他一眼,「真像你說的那麼簡單,靈聖不就滿地都是?」

「是的,再者,個人的天賦也決定了修鍊的頂點,不一定他就已經是靈聖。」,丁盼點頭說道。

「他身後那個是西門淼,還有金華山,你們都還記得吧?」,歐陽玄面帶笑意的看著眾人,特別是霸凌天。

「跟在最後的女孩子,應該是冰憐兒吧?」

「冰憐兒?!」,大家也都明白了歐陽玄的意思,紛紛看向霸凌天。

「咳咳,你們看我做什麼,還不注意點對手?」,霸凌天尷尬的低下頭,卻還是時不時偷看著遠處的冰憐兒,一如既往的白衣飄然,只是那絲冰冷,如今卻顯得有些溫婉。

「嘿嘿嘿。」,秦壽不懷好意的拍拍他的肩膀,「你什麼時候行動一下?放心,我們支持你。」

「是啊,我們支持你!」,眾人也都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