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

華新一臉邪魅的凝視著韓夢穎。

韓夢穎理都不理華新,從購物袋裡面拿出了夏奈爾的衣服,開始對著鏡子比劃了起來。

「穎姐!」

「我好想你!」

華新突然抱住了韓夢穎,深情的說道。

「我……」

韓夢穎嬌軀一僵,旋即就軟了下來,就那麼任由華新抱著。

「小華!」

「……」

韓夢穎話到嘴邊,便不知該說什麼了。

「穎姐!」

「你好好換衣服吧,我先出去了!」

華新鬆開了韓夢穎之後,就離開了衛生間。

幾百年腥風血雨的殺伐,積攢了太多太多的思念。此刻,華新終於得償所願,能夠再次看見穎姐!

「其實!」

「穎姐也想你!」

韓夢穎怔怔的說道。

可惜,華新已經離開了衛生間,並沒有聽到韓夢穎喃喃自語的聲音。

「嘖嘖!」

「這才是我心目中的穎姐!」

換上了一身夏奈爾的韓夢穎煥然一新,以往的韓夢穎再次回來了。

經過歲月的打磨,以及洗髓伐骨。

整個人的氣質得到了升華,此刻顯得異常的美艷恬靜。

「討厭!」

韓夢穎白了華新一眼,一副小女兒態。

就連韓夢穎自己都沒有發現,現在的口氣同幾天前的口氣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就這裡吧!」

「一品天下!」

華新同韓夢穎出了門后,兜兜轉轉,來到了一處裝潢大氣奢華的酒樓前。

「咦!」

「夢穎好久不見!」

華新同韓夢穎肩並肩的正準備向裡面走去時,一邊一道身影走了過來。

「真是你!」

一身名牌的青年兩眼放光的凝視著韓夢穎,眼中儘是貪婪。

「我朱康啊,怎麼兩年不見,就不認識我了!」

朱康向韓夢穎伸出了自己的手道。

「哦!」

韓夢穎淡淡的哦了一聲。

來人是朱家的公子,以前對自己窮追猛打過一陣子。

只是和万俟家聯姻之後,就不敢再招惹自己了。

「認識!」

「好久不見!」

韓夢穎只是淡淡的哦了一聲,伸出手蜻蜓點水一般的同朱康的手砰了下,還不待朱康握住她的手時,就收了回去。

「……」

朱康手握了個空,面子上頓時就掛不住了。

「槽!」

「賤人!」

「還特么以為自己是兩年前的韓家大小姐么?」

「兩年前就是被人玩殘的貨色,現在連韓家都被人給滅了,還特么給我擺譜,以為自己還是韓家千金小姐么,給臉不要臉!」朱康的臉色一黑,心裡憤恨道。

「好久不見!」

「賞個臉,一起吃頓飯吧。」

朱康臉上任然掛著自以為迷人的笑容凝視著韓夢穎。

「抱歉!」

「我已經有約了!」

韓夢穎淡淡的說道。

「夢穎!」

「兩年了,我一直都在打探你的消息!自從聽說你和万俟南山聯姻之後,你知道我有多傷心多難過么?我還是那麼的愛你。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看來老天也看在我這份痴情的份上,再次給了我一次機會,把你送到了我的面前!」

「夢穎,做我女朋友吧!」

「我會好好的疼你,好好的愛你,然後娶你照顧你一輩子,讓你做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朱康深情款款得凝視著韓夢穎,突然表白了起來。

「抱歉!」

「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韓夢穎順勢就挽住了華新的手臂。

「他是哪家的公子?」

朱康一來就見到了華新。

但華新一身平民化的打扮,並沒有被朱康放在眼中。

「哈哈!」

「夢穎,你就別和我開玩笑了!」

「你看看你,一身夏奈爾,而這個人呢,一身廉價的平民裝,你們走在一起,誰都不會相信你們是一對,你就不要隨便找一個人來糊弄我了吧!」朱康苦笑的凝視著韓夢穎,旋即看向華新,「這位兄弟,不是任何人你都可以做她的擋箭牌的!你還是識趣一點,走吧,這個地方不是你能夠進去的。」朱康眸子盯著華新,充斥著冷厲之色,恐嚇威脅著。

「嘿嘿!」

「你是準備和我槍女朋友的么?」

華新嘴角一翹,不由凝視著朱康。

「搶你女朋友?」

朱康聞言,不由愣住了,無奈的大笑了起來。

「夢穎啊!」

「你要找擋箭牌,也找個有身份點的好么?」

「別隨便拉一個農民工就過來充數,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朱康苦口婆心勸說著韓夢穎。

「抱歉!」

「他就是我男朋友,我們有約,就不打攪你了!」

韓夢穎挽著華新的手臂,就準備繞開朱康,向裡面走去。

「你們能進的去么?」

「韓猛穎,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現在是什麼身份?」

「勞資能看得上你,那是你的榮幸!」

「以前,你給勞資裝,勞資讓著你,現在,你特么什麼都不是,你還給勞資裝!」朱康見一無所有的韓夢穎還給自己裝,本性立刻就暴露了出來,惡言惡語的說道,「沒了韓家,你屁都不是一個!我奉勸你最好跟著我,還能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有我朱家罩著你,以前圈子裡覬覦你而不敢動你的人現在也不敢動你,否則一個什麼都不是的韓夢穎,不過是一個長的漂亮點的女人罷了!」

「還有你,趕緊給勞資滾蛋!」朱康點指著華新,「你算什麼東西,也能挽著韓夢穎!」

(本章完) 「咔嚓!」

華新驟然抓住朱康的手指,輕輕一掰。

「啊!」

猝不及防之下,朱康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你算是個什麼東西,敢這樣說穎姐!」

「疼疼!」

「快尼瑪給我放手!」

朱康疼的嘶啞咧嘴,抓著華新的手指使勁掰著,咆哮的說道。

「道歉!」

華新冷漠的一擰朱康的手指。

「疼疼!」

朱康尖叫了起來,嘶吼道。

「你特么算個什麼東西,敢掰斷勞資的手指,你特么死定了!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拯救不了你,快特么鬆手!」朱康咆哮著。

「道歉!」

華新冷漠的說道,輕輕的往上一掰。

「啊!」

朱康疼的額頭上冷汗潺潺而下,整個人頓時矮了一截。

「沒了韓家,她算是個什麼東西!」

「勞資看上她,是她的榮幸。讓我給她道歉,呸,不可能!」

朱康滿臉輕蔑的咆哮著。

「槽!」

「你特么算是個什麼東西!」

華新聞言,頓時就怒了,一腳踹了過去。

撲通!

朱康頓時如同狗一般的摔在了地上。

「道歉!」

華新把玩著朱康的手指,疼的朱康連連慘叫著。

「不道歉是吧,那我就配你好好的玩玩!」

華新不由蹲在了朱康的面前,伸手輕輕的拍打著朱康的臉頰。

雖然一點不疼,但啪啪的耳光輕輕得抽在朱康的臉上。讓朱康內心充滿了屈辱,眸子裡面充斥著熊熊的怒火,不斷的慘嚎著。

「咔嚓!」

華新旋即又掰斷了朱康的另外一根手指。

「這清脆的聲音,還真是好聽,像音樂一樣!」

「啊啊啊……」

朱康疼的臉上肌肉直抽搐,冷汗更是不停的涌了上來。

「咔嚓!」

旋即,又是一根手指被華新給掰斷了。

「啊啊啊……」

朱康疼的臉都綠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