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帥了!」

「我每天到教堂來,就是為了見白夜閣主一面。」

「是啊,像這樣的大人物,一點架子都沒有,如此溫柔,真的很難見到呢。」

「看,他對我笑了!」

「陽光中帶著憂鬱,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讓人心醉的神父。」

「拜託,人家可是觀星閣的閣主,身份更在聖女之上,不過是來客串一下神父罷了。」

「所以呀,等以後人手齊了,就算想見一面也沒那麼容易了,更別提還能說上話!」

「別幻想了,再怎麼也輪不到我們。沒聽說過嗎,人家跟大公主才是一對兒。」

「謠言而已,兩人都從來沒有承認過,況且你看他們什麼時候有頻繁來往過了?」

「看那邊!」

「又是魏文君,真是好讓人嫉妒!」

「沒辦法,誰讓人家是精靈呢。」

「哼!以前一個連圈子都進不了的下層人,現在一下子被捧上了天,連大公主都對她特別對待,可真是讓人諷刺呢。」

「誰叫這裡是精靈大陸呢,這就是命啊。」

「不過,這個魏文君也太不要臉了吧。既然是精靈,又回到了精靈大陸,不去森林裡跟自己族人生活,卻還是堅持留在我們這邊。就像我們以她為中心,把她高高捧著吧!」

「噓,別說了,人過來了。」

一個穿著漂亮,如同公主一般的精靈少女回到了這邊貴族圈子裡,頓時所有人都迎了上去。

「魏文君,真是太讓人羨慕了!」

「剛剛閣主又握住你的手了吧。」

「沒有,那不過是普通的祈禱儀式罷了。」魏文君紅著臉說道。

「郎才,女貌,看起來簡直就像天生一對!」

「別亂說!讓人誤會可就不好了,這裡還是教堂呢!」魏文君羞怯的叫道。

那邊,夜白沖這裡微微頷首一笑,引來一陣歡呼后,沉默。

根本就找不到機會出手呢。魏文君,就是這北方城中的貴族精靈小姐了,可一直都有唐華公主的人盯著夜白,而每次隨著魏文君一起來的都有一眾貴族小姐。夜白找不到跟魏文君單獨相處的機會,也就沒辦法執行他原本的計劃。

而這過分的接觸,應該已經引起大公主唐華的注意了吧。

望海樓,上七層,

「公主,夜白最近的名望越來越大,特別是在貴族當中,如果再不加干涉的話,將來可能會不受控制啊。」岳毅稟報道。宗教,本應該是唐華公主用來維持統治的手段,可不能讓宗教反過來壓到政權之上。但維持政權的正是這些貴族,貴族們被宗教給控制,也就相當於國家直接被宗教給挾持了! 唐華皺眉,最近這段時間,她沒太在意夜白這邊的情況,倒不是說唐華不在意夜白,而是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唐華的關注。沒想到夜白居然也開始不安分起來了嗎?

一開始,唐華為什麼願意信得過夜白?絕對不是因為唐華對夜白調查的有多清楚,也不是因為花容月的原因。唐華真正放心夜白的地方,是在於夜白同她沒有任何利益糾紛的可能。夜白不會留在精靈大陸,他在精靈大陸所得的一切,最終都會變得毫無意義,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還要做爭權奪利的事,平白為他人做嫁衣嗎?

可現在,夜白好像就開始做起這種違反常識的事情來了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難道,這背後還有隱瞞著的真相?不過,最讓唐華在意的還不是這一點,唐華擔心,是否她一來就想錯了,她真的有把夜白這人看清嗎?夜白,畢竟是夜之君,畢竟是帝王,帝王的話,會沒有強權慾望?哪怕最終會離開,但在沒有離開之前,夜白難道就沒可能想當一個短期君王?

為什麼唐華會產生這樣的想法,是因為到現在為止,唐華都沒有收到本應來自白天的聯絡。隨著聖帕特里克節的日子越來越近,夜白在北方城呆的時日也不算短了,可黑暗魔法師沒有聯絡,跟暗夜精靈聯絡不上,計劃也就停滯不前,一旦這一年的機會錯過了,那可就只有再等下一年了啊。下一年的話,誰能知道會發生什麼變化,沒準夜白都已經不在精靈大陸了呢。

然後就是夜白的妹妹白天了,白天作為把夜白送到精靈大陸的人,按理來說,應該也是第一個行動,第一個趕到精靈大陸的人。唐華根據大概的時間推測,白天正常應該已經是到了精靈大陸才對,結果,唐華手握夜白的子母碎片,卻遲遲未能收到來自白天的聯絡。到底是怎麼回事?出了什麼狀況嗎?

最近這段時間,唐華一直在頭疼的,就是以上兩個遲遲未到的傳信。

難道,夜白是騙她的?唐華不禁產生這樣的疑惑,白天根本就不會來,或者,夜白已經偷偷把跟白天聯絡的子母碎片藏起來了,所以她唐華才根本收不到任何的聯絡!打一開始,夜白就在欺騙她,那麼夜白所謂的條件,所謂的弱點,所謂的目的,都可能是假的了。

「我找個時間親自過去看看。對了,夜白有沒有見過什麼可疑的人,或者對什麼人有特別的照顧?」唐華突然問道,如果白天真到了精靈大陸的話,肯定會在私底下跟夜白聯絡的。

「可疑的人倒是沒有,外面的都是雪聖女去應付的,而夜白見的都是貴族子弟。至於說特別的照顧嘛,硬要說的話,應該就只有那個精靈魏文君了。」岳毅想了想答道。

「精靈嗎!難不成。。。。。。」

唐華起身。記得夜白有說過他有可能讓人類學會精靈血契的方法,而這種事,唐華是絕對不可能同意的,因為這會引來精靈族的敵視。但夜白不在乎啊,夜白早晚是要離開精靈大陸,所以精靈族到底會不會跟北方城開戰,唐華他們到底能不能在精靈大陸生存下去,這些對夜白來說,都無關緊要。夜白只要把這種方法掌握,然後帶回去就行了,剩下的一切責任,在夜白離開以後,將由她唐華等人來承擔。而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夜白完全可能從她唐華手上奪權,先把反對者排除了再說!

唐華咬牙,握緊拳頭,希望這不會是真的吧,要不然的話,唐華也只能在夜白出手之前,先一步出手了!

······

這天,

夜白一如既往的在教堂內工作,本該在外面負責的白雪卻是走了進來。

「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看到白雪到來,夜白就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麼,沒有點原因,白雪不會在這種時間找上他的。

「沒關係,閣主您去忙就是了,不用管我們。我們又不是客人,我們可是來幫忙的。」

「對啊,對啊。倒是閣主,您每天都沒有休息,可不要忙壞了呀。」

「多謝各位關心,或許,真的要休息幾天了。」夜白看著白雪那邊說道。

白雪走上前來,其他人知趣離開,

「有人想見你。」白雪對夜白說道。

「哦?」

夜白好奇,如果是貴族子弟,肯定不會以這種方式由白雪引薦的。顯然來的不是唐華公主的人,而是外人。那麼,到底是什麼人會讓白雪親自出面?夜白已然有了一些猜想。

跟著白雪來到外面,入目所見,來者有三個,一男兩女,皆是人類相貌。

「原來如此,你們果真是追來了啊。」夜白感嘆一聲,也不知道是喜還是憂。

不用說,來的正是龍三、阿九跟雪麗三人。三人的到來,意味著他們還是繼續願意暫時聽命於夜白,同樣也意味著他們不可能在人類大陸那邊幫忙了。

精靈大陸的東邊海岸線上,唐華公主專門派有一個小隊,隨時在那邊駐守接待。所以,任何通過內海巷道正常來到精靈大陸的人,都能夠第一時間找到屬於人類的大本營,知曉一些精靈大陸的基本情況。然後每隔一段時間,東邊海岸線上聚集的人數較多了,唐華公主會專門派人把這些新來者護衛到北方城,這些幾乎都是她未來的子民了。當然,也可以自己選擇離開,如果不怕死的話。

總之,大公主唐華就是利用這種手段,不斷的增長人口,吸收人才。至於南方城,則顯得非常封閉,除了在海岸線上立了一塊標識牌以外,什麼人都沒有派過來,彷彿沒有任何招攬人才的打算。大家愛去就去,不愛去就算了。估計南方城目前還處於觀望當中,現在北方城風頭正緊,精靈族的所有注意力都被吸引到那邊去了,所謂槍打出頭鳥,南方城可不會跟著做這種冒險的事。等到北方城穩定下來,精靈族都還能容忍北方城的發展以後,南方城才會慢慢有學有樣的擴大自己。

而夜白,最近這段時間,也算是混出了點名氣來。雪麗三人,一來就聽說了白夜,自然也就猜到了是夜白,於是立刻找上了門來。

「有人監視嗎?」龍三用眼睛瞥了一下隱秘之處。

夜白沒在意的聳了聳肩,

「寄人籬下,這種待遇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不過。。。。。。」 所以,理應是陸眠讓他這麼做的。

至於陸眠,蘇離對陸眠的印象一直很好,無論是當初在S國,還是現在。

「舉手之勞而已。」

凌遇深話雖如此,卻不難想象到,一會兒陸眠出來之後,臉上的表情會是怎樣的糟糕。

她會生氣吧?

依照她的脾氣,當場發脾氣的可能也不是沒有的。

陸眠歡歡喜喜的出來,沒想到,門外不僅有凌遇深,還有蘇離。

頓時,臉上的笑意僵硬在唇角。

她沒料到,蘇離竟然也會在這。

停下腳步,用譴責的目光看向凌遇深,他一定是故意的!

否則不會特意讓她出來一趟。

有什麼話,他不能進去說,他不能在電話里說?

非要她出來,恐怕是為了讓她見蘇離吧。

思及此,陸眠憤憤的瞪了凌遇深一眼。

凌遇深抬手,按了按額角,笑得有些許無奈,「眠眠,他等了很久。」

等久又怎樣,她也沒什麼可以告訴他的。

陸眠沒好氣的白了凌遇深一眼,都怪他,如果不是他,她現在也不會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

蘇離上前兩步,薄唇抿了抿,「圓圓,可以告訴她在哪么?」

本來還不以為意的陸眠,聽到從他口中說出圓圓兩個字,頓時詫異的睜大了眼。

「你叫我什麼?」

蘇離又叫了一遍,「圓圓。」

蘇離從未叫過她的小名,可楚城卻叫過。

他現在是變相承認他是楚城了么?

「你現在是蘇離還是楚城?」陸眠直白的問。

如果他是蘇離,那她不打算告訴他什麼,如果他是楚城,陸眠對楚城挺有好感的,或許看在心情好的份上,就能告訴他幾句也說不定。

「你希望我是誰,我就是誰。」

「不,我要聽你說。」

要聽他親口承認才行。

「我是楚城。」蘇離沒有任何猶豫,就像在談論今天的天氣很不錯那般輕鬆。

沒有任何負擔和顧忌。

大方,坦然的承認了自己是楚城。

陸眠唇角微微勾起,礙於現在的情況,又壓了下去,「你來找姐姐,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姐姐在哪裡。」

楚城目光深邃,眉頭緊蹙了起來,他不相信。

「怎麼,你不信?」

看到他點頭,陸眠惆悵的嘆息,「知道么,從懷孕到生下小寶貝,姐姐經歷了多少痛苦。她的精神狀況,本來就不好,如果不是強撐著,為了孩子,她早就撐不下去了……現在,我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但是現在她不會回來,是真的。」

「她怎麼了?」楚城只想知道,喬小諾現在究竟怎麼了。

「產前她有輕微的焦慮症,產後演變成了抑鬱症。」

楚寶貝已經滿月了,在他出生的這一個月里,喬小諾情緒不穩定,有兩次夜深人靜的時候,她抱著楚寶貝站在窗口要往下跳。

第一次,是陸胤晚上應酬回來,想看一眼外孫,進了卧室才發現她危險的舉動,救了回來。

有了第一次的教訓,陸胤便讓傭人二十四小時都守在卧室門口,一有風吹草動,立即進去看。 夜白微微皺眉,雪麗三人都已經到了,按理說,白天應該才是最早動身的啊,怎麼到現在還一點消息都沒有。是因為龍三幾個比較特殊,行進速度比較快呢?還是因為白天路上遇到了什麼事耽擱了?或者,白天其實已經跟他聯繫了,但唐華公主還一直隱瞞著他夜白?

「我說,你們來的路上有沒有見過我妹妹,或者聽說過她的消息?」夜白直接問道。

龍三等人搖頭,

「還在人類大陸的時候,據說你妹妹白天是已經離開了的。不過,最近出海的人太多,我們根據以往的經驗,特意趕在了前面,你妹妹她可能隨後才會到吧,畢竟一個人出海,可不是那麼容易的,相信她應該也會找人同行。」龍三回道,知道夜白是在擔心白天。

「那海上的狀況如何?有沒有遇到什麼異變之類的?」夜白又問道。

「至少我們來的時候,什麼都沒有遇到。」龍三說道。

「那就好。」

夜白稍微放了點心下來。

「那現在你準備如何做?要立刻回人類大陸去嗎?」龍三直接問道,龍三雖然也不急這一時半會兒,但他也不想再這樣無期限的拖下去了,至少把事情變得直觀化,確定只要做到了哪一步,就能達成目的,有個目標,心境上也會舒坦許多。

「你有能夠把我直接帶回人類大陸的方法?」夜白問道。

「直接從內海逆流而上的話,海流速度很快,難度應該比較大。從外海就輕鬆許多了,深海巨獸我也並不認為會是威脅,但說真的,從來沒嘗試過。不過,這些個大陸,我已經來迴轉了不知道多少圈,又有阿九在,而且還有變化之術,順利的話,一年時間應該就可以用正常方式回到人類大陸去!」龍三說道。

「這樣嗎,那還不急。現在天天還沒有到,而且想要說服她,估計也需要不少時間。而趁著這段時間,我還有想要做的事,你們來的正好,現在正愁著遲遲無法打開局面。既然別人沒有聯絡我們,那我們只能主動找上去了。」夜白說道。

「找誰?要做什麼?」龍三不禁問道,短短時間內,夜白已經在精靈大陸發現值得他去做的事情了嗎?

「這件事目前還說不準,我要先等到那人的情報看看。」夜白回道。

以天玄月竊夢的成果為依據,再研究計劃方案。

······

望海樓上,大公主唐華召見夜白,開門見山的問道,

「今天來的三個人是誰?」

夜白看了唐華一眼,臉色有些古怪,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那天夢裡的場景。愣了愣,這才回道,

「你以前專門調查過我,應該不可能不知道他們是誰吧。又何必明知故問。」

「子君閣最晚加入的三個人,居然會追著你跑到精靈大陸,這其中,想必不會沒有點原因吧?」唐華說道。

「沒錯,是有原因,但不過都是些私事而已。你應該很清楚,子君閣都是一群無家可歸的人,對他們來說,離不離開人類大陸,實際上沒有太大的差別。」夜白說道。

唐華公主眼睛一眯,當一個人已經對另一個人產生猜忌的時候,就會處處都懷疑對方。私事?如果不是什麼大事,對方可能會追到精靈大陸來嗎?如果不是什麼大事,夜白何必不說個清楚,這種小人物的隱私也有必要顧忌?

而且,來的偏偏還是這最後加入子君閣的三個人。如果是火靈兒等,那唐華多少還不會懷疑。但龍三幾人出現在子君閣的時間,已經相當接近七君子回歸的日子了。並且三人身份都是迷,甚至剛進子君閣不久就得到了夜白的信任或者重視。所以,唐華猜測,龍三幾人會不會原本就是夜白的親信,是約定之日之前特意趕過來幫夜白的,那麼如今自然也是第一時間追到精靈大陸了。

雖然唐華的猜測跟事實有很大的偏差,但結果其實沒什麼兩樣。現在,雪麗三人確實是以近乎親信的身份,跑過來幫夜白的。

如今,夜白幫手已到,原本只是光棍司令的他,伴隨手下的到來,還不斷聚攏人心。夜白刻意隱瞞這些是為了什麼?難道真的打算取而代之,從她唐華手中奪下北方城?

「有件事正好提前跟你說一下,最近這幾天,我可能會暫時離開北方城。」夜白突然說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