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強大的肉身!」

「這個霸凌天今天是真的遇到對手了。」

「二人看過去不分仲伯,誰贏還很難說!」

「………」

周圍的人眾說紛紜,都是為二人的力量感到驚嘆。

孫圖收回手,腳尖一點,往後退了一些,臉上也是帶著凝重,他這一拳已經用上了全身的力氣,雖然霸凌天也後腿了一些,更是雙腳完全沒入腳下的磚石,可是他總感覺,這個霸凌天,沒有儘力!!

事實上,霸凌天也確實沒有儘力,否則恐怕二人都討不到好處。

「來而不往非禮也,孫圖,你也試一試我這一拳!」,霸凌天縱身一躍,將雙腿拔了出來,隨即身影一動,帶著凌厲的拳風,朝著孫圖而去。

「哈哈哈!」,孫圖剛剛落地,就看到霸凌天已經要到自己的跟前,大笑一聲,伸出雙掌,準備接下這一拳。

砰!!

霸凌天的拳頭狠狠地落在孫圖的手掌上,強大的衝擊竟然將孫圖擊退,因為他沒有像霸凌天一樣將雙腳沒入腳下的磚石,霸凌天這一拳讓他不斷的後腿,每後退一步,都會在地上留下鞋印。

「嗯?」,孫圖臉色一白,喉嚨也是多了一絲甜意,霸凌天這一拳,竟然讓他受到了不小的震撼,甚至隱隱有一些強勢!

「不賴啊!」,見自己這一拳被孫圖擋住,霸凌天咧嘴一笑,這一拳可並不普通。

霸凌天的家族天生都是煉器的天才,從火族內出來的靈器,是品質最高,最為優秀的,當然,價格也是貴的離譜。

霸凌天身為族長之子,在這方面的天賦猶有過之,沒事的時候就會在家裡施展拳腳,鍛造靈器,而剛剛這一拳,正是他融合了煉器時的領悟,將自身力量發揮到極限的一拳。

如果是同境界的對手,又沒有修鍊過肉身,在這一拳下,恐怕早已敗戰而逃,而孫圖能夠接下,倒也是讓他暗中點頭。

「呵呵,好強的一拳!」,孫圖咧嘴一笑,目光炯炯的看向退開的霸凌天,「時間已經浪費了很多,這樣吧,我們都發揮自己的實力,一招定勝負!如何?」

霸凌天這一拳確實強悍,接下這一拳后,孫圖只感覺只體內翻滾,顯然那一拳還有特殊的效果,讓他極為難受。

這種感覺之下,時間拖的越久,對他也就越是不利,那還不如一擊定勝負!

「哈哈哈!好,正合我意!」,霸凌天大笑著答應,二人你一拳,我一拳的攻擊,他也早已厭煩,更何況對他們來說,時間並不充裕。

「來吧!!」,孫圖雙目緊閉,深吸口氣,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出現,那種內斂而厚重的感覺讓人驚訝。

霸凌天確實膝蓋微曲,看著對面的孫圖身上不斷湧出的氣勢,目露凝重之色,隨即右腳後撤,雙手虛握,收於胸前。

轟!!

孫圖感受著體內不斷滿溢的氣勢,雙目陡然睜開,那眼中竟然多了一些血絲,讓他的臉上憑添了一絲猙獰。

「哈!!」

一聲輕叱,孫圖腳下用力,化作一道黑影,讓人看不清行跡,而在他離開原地后,那腳下的地面,才緩慢的化作碎石塌陷,甚至一些石塊化為塵埃飄散。

「好強的氣勢,好強的力量!」,霸凌天眼中的凝重更勝,雖然孫圖化作了一道黑影,隨時有可能從背後攻擊,可是他知道,孫圖不會這麼做。

因為,他霸凌天不會這麼做,更加不屑於這麼做,所以,他就在原地等待,等待孫圖的正面進攻!

似是知道霸凌天所想,孫圖的身影竟然也筆直的朝著霸凌天衝來。

「來了!」,霸凌天身上緊繃,身體前傾,右手的拳頭筆直的轟了出去,身上的氣勢也是在這一刻提升到了極限。

轟!!

在二人接觸的瞬間,一股強大的氣流出現,竟然將二人周圍的沙塵全部吹散,煙塵飄蕩。

全靠身體的力量,這樣的情況讓周洪都是暗暗心驚,產生那樣的氣流,恐怕二人的肉身力量已經是常人難以企及。

很快,塵埃落盡,二人的身影也露了出來,兩者的拳頭也是接觸在一起,並沒有分開。

「你果然很強。」,孫圖先開口,將自己的拳頭收了回來。

「你也不弱啊。」,霸凌天的嘴角多了一絲血跡,顯然是受了傷,至於嚴不嚴重,只有他自己知道。

「呵呵呵。」,孫圖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一抹遺憾之色,「可惜,是你更強。」

「是我輸了。」,言畢,孫圖身體一晃,竟然筆直的向後躺去。

霸凌天一步向前,將其扶住,緩慢的將其放到地上。

「呼,要快點了。」,他回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傳承,和周洪一起走了過去。 「幸不辱命!」,霸凌天對著周洪點了點頭,又回頭看了看躺在原地的孫圖,「他是一個好對手。」

「是啊。」,周洪也是收起微笑,他認識孫圖比較早,雖然也不希望見他受傷,可是,他們現在也還有更要緊的事情要做。

「走吧。」,周洪道,二人的身影也是繼續向前,而前面不遠處,就是祭壇,因為周洪的傳承,霸凌天前面的路已經被清空,就好像當初禽獸幫助他們一般。

「霸凌天!周洪!你們這麼做,不怕遭天譴嗎?!」

「你們這是在逆天而為!會後悔的!」

「我看大家各憑實力!你們也不要太過分!」

看著二人的身影有過,不斷的有人出口譏諷,甚至咬牙切齒,只是因為被周洪扔下來,心有不甘。

可是這些聲音,二人卻是充耳不聞,因為他們中任何一個人如果也有朋友擁有周洪現在的實力,恐怕局面都會反轉,到時候難道他們就會顧及所謂的顏面?就不會過分?

天譴?不過是無能者嫉妒的一種表現罷了,擁有實力,又何懼什麼天譴!

嗒!

霸凌天走上祭壇,原地修鍊,那祭壇頂上不斷發著淡淡紅光的符號,彷彿正等著他去接受,去領取。



木之祭壇,這裡的傳承爭奪幾乎已經到了結尾,因為此刻的祭壇上,距離那傳承一步之遙的地方,只剩下了兩個身影。

而那擂台以下的人,卻都注視著這兩個人影,不時的議論著。

「上面那兩個人是誰?」

「你居然不知道?歐陽玄認識嗎?上面那兩個中有一個是歐陽玄的朋友!」

「歐陽玄?你說那個被靈宗追殺,還曾一人滅國的歐陽玄?」

「廢話,他那個朋友,叫什麼端木青楊的,現在就在上面!要爭奪那個傳承!」

與此同時,祭壇頂端的兩個人影,正是端木青揚,還有第二名的那個男子,可是此刻,那個男子卻是面露猙獰,不再掩飾自己的殺意!

「沒想到,竟然會有人比我先到祭壇頂端!」,那個男子一頭翠綠長發束成馬尾,再配上一身白綠色衣服,卻是顯得有些脫俗,但臉上的表情,卻是與之格格不入。

「家師常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沒什麼大不了的。」,端木青揚臉上的表情沒有變化,反而有一絲鬆懈之感。

畢竟到了這一步,所需要的,也只是勝利罷了。

「哈哈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撿我 ,青衣男子對天一笑,語氣中的譏諷絲毫不加掩飾,「你可知道我是誰?」

「我沒興趣。」,端木青揚依然清淡開口,似乎對此並不感興趣。

被他這麼一說,氣氛頓時有些尷尬,那青衣男子更是語氣一滯,胸口發悶,彷彿是他厚顏無恥,想要自報家門一般。

「你!」,他深吸口氣,「你給我聽好了!我可是木族少族長!姬文!」

「哦。」

然而,回應他的,是端木青揚淡淡的一個哦字,顯然絲毫沒有將其放在眼中,只是直愣愣的看著姬文身後的傳承。

「可惡!!」,姬文見自己即使厚著臉皮自報家門,依然被其無視,甚至連自己本人在這裡都沒有引起他的注意,額頭上青筋暴跳,顯然已經怒不可遏。

「呼。」,他長呼了一口氣,換了換心中鬱悶,「你對這傳承有興趣是嗎?嘿嘿嘿,那你恐怕沒機會了!這個東西,可是我的!」

「你的?」,這一次,端木青揚終於多了一絲其他的神采,「誰規定的?它的主人嗎?」

一時之間,氣氛變得劍拔弩張,二人顯然是為了爭奪這份機緣,準備向對方出手了。

祭壇之下,冰憐兒幾人遙遙看著上面的情況,卻是愛莫能助,他們的速度趕不上端木青揚,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也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它的主人?」,姬文搖了搖頭,不說誰也不知道這傳承的主人是誰,就是知道,恐怕也早已死去,又有誰會去在意。

「如今這裡的一切都已經被光族所掌控,我族組織合作,這才換來這一份機緣,又豈是你能懂的?」

「光族嗎?」,端木青揚眉頭一皺,他自然知曉歐陽玄與光族之間的矛盾,「那看來,不能讓給你了,哪怕真的是它的主人開口。」

噌!!

一聲輕鳴,他那一直掛在腰間的軟劍在這一刻抽出,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哦?你要阻我?」,姬文一笑,在這裡,二人都不能使用靈力,勝負還不好說。

「可惜,你還不夠資格啊。」,聲音還未落下,他的手中則多了一把摺扇,扇動間竟彷彿可以割碎空間。

「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面對突然爆起的姬文,端木青揚眉頭一皺,顯然也是感受到了危險,特別是他手中的武器,一看就頗為不凡。

叮叮…

二人交手,不斷的發出武器碰撞的身影,那摺扇竟然能夠擋住端木青揚的軟劍。

「我這可是家族的至寶,上品聖器,甚至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聖器級別,你的破劍怎麼與我的相比?」,姬文的臉上帶著得意,他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獲得勝利一般。

可是他忽略了一件事,能夠和聖器相拼的武器,又怎麼會是凡物?

叮!

端木青揚劍尖一指,將姬文擊退,一身衣袖竟然在風中抖動。

「不對!這裡哪兒有風?」,姬文雙目一眯,看出了不對勁,而這之下,是一股極度的危險之感。

「哼,看來要趕緊動手,以免夜長夢多!」,他不再猶豫,手中摺扇打開,輕輕一扇,那摺扇的邊緣的空氣立刻化為一道風刃。

在這裡不能使用靈力,這風刃,本該是靈力光刃才對。不過即使失去靈力,降為風刃,也是極度危險,畢竟端木青揚也同樣不能使用靈力。

總裁的蜜糖寶貝 看著風刃接近,端木青揚突然懂了,他將軟劍立在面前,手指劃過劍脊,一絲鮮血流下,略顯猙獰。

隨即右手揮動,一道帶著一絲鮮血的風刃同樣飛出。

砰!!

二者接觸,端木青揚的風刃直接講姬文的風刃撞滅,帶著餘力朝姬文飛去。

姬文面色一沉,急忙打開摺扇攔下。

「這不是風刃,是劍氣!」

「看出來了嗎?」,端木青揚冷漠的聲音傳來,「太晚了。」

唰!!

又是一道帶著一絲鮮血的劍氣橫掃而來,姬文的臉色終於變了。

劍氣本該和姬文手中摺扇發出的風刃一般無形無質,沒有靈力填補其空缺,端木青揚這才利用自己的鮮血,從而佔了一絲優勢。

「該死!該死!該死!!」,姬文面對端木青揚的攻擊,不斷的防禦,他也沒有想到端木青揚竟然對自己這麼狠。

可是,眼下的他已經處於劣勢,一味的防禦,又可以撐得住多久?顯然,這個答案是,很短。

唰!!

一道劍氣劃過他的後腦,那修長的那位齊根而斷,髮絲披散,令的姬文很是狼狽。

「機會!!」

端木青揚雙目一凝,趁機一腳將其踢了出去,姬文的身影從祭壇跌落,一路滾了下去,一直滾到祭壇底部,他掙扎著看了一眼端木青揚,一口鮮血噴吐,竟然暈了過去。

端木青揚收起軟劍,朝著那個特殊的符號走了過去,手指輕輕接觸,開始接受傳承。 轟!!

一樣的祭壇崩塌,威壓不再,眾人也都紛紛逃離,而那姬文,卻是因為無人相幫,竟然與那祭壇一起沉入地底。

咚!!

天空中傳來一陣悶響,隨之而來的,是狂暴的靈力狂潮,好在眾人也都有了經驗,紛紛採用各自的方法防禦。

「他成功了!」,冰憐兒等人激動的對視一眼,等著靈力狂潮湧過,來到下方,等著守著半空中人立漂浮的端木青揚接受完成儀式。

遠處,火之祭壇。

「這是,木屬性靈力!」,霸凌天此刻距離那祭壇頂端不過幾步而已,他看向悶響傳來的方向,感受著空氣中多出來的靈力屬性,雙目一亮,眼中也是多了一些欣喜。

「青揚成功了啊。」,他也起身,再度向前一步,也距離那個祭壇更近了一些,「那我也要快點了。」

不只是他,遠在金之祭壇的秦壽和丁盼二人此刻也感受到了空氣中那活躍的木屬性靈力波動,彷彿是在迎接著主人的到來。

「希望是那個端木青揚吧。」,丁盼目光中有些凝重,畢竟他對端木青揚還不是很熟悉,心想有可能是別人。

「一定是他。」,秦壽則微微一笑,顯然非常肯定。

「你怎麼知道。」,對於秦壽這份相對端木青揚的信心,丁盼也是有些疑惑道。

「因為…他是舉世罕見的木靈體啊。」

「嘶…」,丁盼倒吸了一口冷氣,他也沒有想到那個端木青揚竟然是靈體,這麼一來,恐怕冥冥中的這份機緣,也會被追加到他的身上。

「難怪你這麼有信心,那端木青揚竟有如此天賦。」

「不。」 腹黑狂妻 ,秦壽搖了搖頭,「這和天賦沒關係,只不過是身為同伴和朋友,對他的一種信心,我相信,他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光之祭壇附近,獨孤酉陽帶著身後幾個黑影不斷的在周圍環繞,試圖靠近,可是每次一靠近,似乎就總能遇到那另外幾個黑衣人。

「可惡,他們到底是誰?」,獨孤酉陽咬牙切齒,如果不是那幾個人,恐怕他早就成功了!何必再在這鳥不生蛋的地方繞這個圈子。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