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痛啊!!」這一下夢兒可沒留情,龍邪立刻捂住直接的腦袋,淚水花花的在眼眶裡打轉轉。

「別忘了你這次出來不是玩的。」夢兒皺緊了眉頭。自從洛奇說過不回去,打算把王的資格讓給龍邪的時候,她就有了一個打算,雖然那打算和她來此目的是一致的——讓龍邪變強,然後帶回去!

但是,看到現在從木頭升級為白痴的龍邪,她就氣不打一處來,狠狠的給了龍邪一下。

「我當然知道啦。但是,人家真的沒有出過門嘛。對世界的了解,只能從書中知道。會興奮是當然的啦…」龍邪很委屈,雖然他小時候也曾坐飛龍逃跑過一次,但是那次回來后,第一次被溫柔的洛奇和若琳狠狠的教訓了一頓,打那次他都沒有再私自外出過。只能透過書中對世界的描寫來腦補自己對世界的認識。

看著龍邪可憐兮兮的委屈樣,夢兒一下又心軟了下來:嘛,在成為王之前,還是讓他做那可愛的大木頭吧…

「好了好了,不委屈,不委屈了。」夢兒摟著龍邪,親昵的蹭著龍邪,用手幫揉著剛被自己敲過的腦袋,安慰著他:「我們出來玩也可以,但是,也不要忘記自己出來的目的。」

「……嗯。」龍邪點點頭,剛才也是太興奮,忘記了自己是抱著要變強的心才外出歷練的。從洛奇和若琳對過去隻字不提,龍邪就能感覺到在他們的身後有著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逼迫著他們,才使得他們會瞞著自己。如果是以前,龍邪會乖乖的做一個好寶寶在父母的羽翼下過一輩子,但是,現在擁有了力量的門票,他就不願意在這樣懦弱下去,他要變強,強到能保護他的父母,強到能守護他想守護的一切。

龍邪不由得有些擔心的摸著自己的胸口「但是,那傢伙真能的保證我變強嘛?不行,不能光靠他。就算沒有他,我也要變強。不能再這樣懦弱下去,我再也不要…」龍邪又情不自禁的想起拉烏魯,那個奄奄一息的身影始終纏繞著他。緊緊的握緊了雙手「什麼都做不到,什麼也保護不了。我再也不會讓那種事生。」

龍邪突然正經的盯著夢兒:「夢兒。」

「啊?」

「我,想變強。」

「我知道啊。」夢兒很奇怪,這也原本就是他們外出力量的目的啊,為什麼要那麼嚴肅正經的告訴自己?

「我要保護你和洛奇他們。所以,我會放棄玩耍,一心一意的變強!只要能變強,我可以忍受一切。就算再苦也會堅持下去。」

「………」雖然第二次聽到這話,夢兒還是有些忍不住的臉紅,撇過頭去:「誰要你保護了…笨蛋。」

聽到這回答,龍邪只能失落的低下頭。

夢兒突然又轉過身,親在了龍邪的臉上:「「但是,如果你能保護到我,我想,我會,非常,非常的開心。所以,我會幫你。」夢兒開心的笑了:這個決定,不僅僅只是為了任務。我會做到妻子的責任,讓你變強。

龍邪先是一愣,然後也露出了笑容:「啊。我會做到的。但是……要怎麼才能變強呢?」

「這個嘛……」夢兒從龍邪身邊離開,在空地上旋了個圈,等慣xìng停下來后指向了一個地方:「當然是禁地森林啦!」

龍邪有些不情願:「哎…我更想去妖獸峽谷,那裡的魔獸多一點的說。」

夢兒上了坐騎,回頭看著龍邪:「笨蛋。妖獸峽谷早已經是過去了,現在魔獸最多的地方是禁地森林。走吧,我的笨笨相公。」夢兒一甩韁繩,地行龍跑了起來。

「嗯?過去?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的目的地依舊是魔獸最多的地方?」龍邪立刻反應過來,開心的看著夢兒的背影,一甩韁繩追了上去:「夢兒。」

「哼哼,笨蛋,快點跟上吧。」夢兒以為龍邪叫自己等等,放慢了度等龍邪追上來。

但是龍邪卻說出了一句讓夢兒震驚的話:「最喜歡你了。」

「……!」夢兒楞楞的回頭,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我,最喜歡夢兒了!」龍邪看著就算很嚴格,但是依舊會為自己照想的夢兒,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感受。當然,這種喜歡和對洛奇與若琳的那種喜歡是一樣。

但這傳在夢兒耳里可不會被理解成那種喜歡。「噴」夢兒頭頂冒出一陣水蒸氣,滿臉通紅:「你,你,你說什麼傻話呢!誰,誰要你喜歡了!」夢兒突然用力的一甩韁繩,地行龍猛地拉開了與龍邪的距離。

「哎?我說錯什麼了嗎?」龍邪看著突然『生氣』的夢兒愣住了:「被討厭了?」立刻追了上去:「對不起,夢兒,等等我!」


「可惡!」夢兒摸著自己燙燙的臉龐:「堂堂我的,怎麼可以,怎麼可以被那種大木頭弄得滿臉通紅!不對,這一定是我太熱了,太熱了才會臉紅的!」但是一想起剛才龍邪那種陽光的臉龐對自己說出『最喜歡』的時候,心中一陣焦動再次浮上來,那顆芳心想小鹿一樣的奔奔跳跳到處亂竄著。

這起比自己主動親吻那大木頭的感覺來得更加的強烈……

(明天就是新的一年,祝福大家擁有幸福的一生。2o13,我們,依舊活著……) ()從前有個叫妖獸峽谷的地方,那裡是魔獸盤踞的地盤,不過,那裡已經成為了歷史。

事情原由已經弄不清楚了,但是,為了制服暴動的妖獸峽谷,就連聖教庭和學院2個相互不爽的勢力都放下了成見,與帝國聯軍一起出兵妖獸峽谷。

就算失去了聖主的庇護,妖獸們的兇悍也依舊讓人心慌。那一戰的激烈,連在滅世之戰苟且偷生下來的聖靈者們也不得不出現在戰場,才使得戰局平定了下來。可以說,人類,是靠人海戰術贏得了那場勝利。


雖然死去的人無數,但是,收穫也使得在那一戰活下來的人笑開了眉。要知道,活著的魔獸都可以被捕獲強行簽訂契約,讓其為汝作戰。就算死掉了也不虧,魔獸的皮毛,利爪,血肉,都能賣出不錯的價錢,當然,如果獵殺到妖獸,還得獲得不錯的結晶。

不說那個已經成為了歷史的峽谷,現在,禁地森林,成為了魔獸生存最多的地方。不過,有兩個想說去往禁地森林的傢伙,卻不知所蹤……


「喂,夢兒!你說這裡到底是哪裡啊?!不是說去禁地森林嗎?為什麼那麼久了還沒到?是不是我們走錯路了?」龍邪抱怨的叫道,要知道,他們走走停停差不多1個星期了,還沒見到所謂的禁地森林。

「哎呀!別煩別煩,就快到了,就快到了!」夢兒安慰道,其實她也沒多大信心,話說,按照地圖上的距離應該不會有那麼遠啊。夢兒停下坐騎,拿出了地圖:「沒道理啊,應該沒多遠啊。」看著地圖上,就那麼點點遠的程度,按照他們的行動路程來算的話,按理來說也應該到了禁地森林外圍的波蘭斯基城了的啊?還有,沒道理啊,為什麼前幾天停留過的浮水城在這地圖上沒有顯示?難道真的走錯路了?

如果一個在行的人一看,就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波蘭斯基城的確是帝蘭克斯帝國在禁地森林外圍的一個重要據點城市,但是,你拿一個世界地圖去看波蘭基斯與帝蘭城的距離,當然覺得近啦,雖然波蘭基斯與帝蘭城只有看上去只有那麼點距離,可實際路程如果只做地行龍,恐怕沒1個月休想看見波蘭基斯的影子。不過,主角他們的行程也夠快,居然已經過了波蘭基斯與帝蘭城中間的浮水城了。

「吶吶,夢兒,我們是不是迷路了?」龍邪湊過頭過來,不過,別想著這傢伙會看地圖,他連夢兒都不如。怎麼說一個剛來到這邊的傢伙,總比一個從來沒出過家門的傢伙強吧。

夢兒立刻立刻收起地圖,撇開頭:「你以為我是誰,怎麼可能會迷路!方向沒錯,我們繼續前進。」夢兒立刻上了坐騎,準備叫離開。

龍邪嘆息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星期夢兒似乎很討厭自己,一直都在生氣的避開自己。但是,龍邪怎麼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那裡使夢兒討厭了,生氣了,說出來,他可以改啊。但一說出這個問題,夢兒總是鼓起嘴巴,不理他。

「我錯了。別生氣了好不好?夢兒。」

「誰生氣了?我沒生氣啊?」

「那為什麼總感覺你避開我?你討厭我了?」

「沒有啊。我一直都最喜歡最喜歡相公了。」

「真的?」

「真的。」

「太好了。」龍邪鬆了一口氣,對了夢兒一笑:「我也是哦,一直都最喜歡最喜歡夢兒了!」

「噴」一陣水蒸汽冒出,夢兒突然駕著地行龍飛快的跑掉。

「哎?!怎麼又跑了,嗚,還說喜歡我呢。」龍邪垮了下來,自己都還沒上坐騎,這叫我怎麼追啊?!

「等等我啊,夢兒!」龍邪駕著地行龍追,可怎麼也看不見夢兒的身影:「跑哪裡去了?」看著前面的分叉路口,龍邪糾結了,這都沒留下一點記號,叫他怎麼追啊?

「嗯…如果我是夢兒,我會走哪邊呢?」龍邪看著眼前的2個岔路,開始沉思。如果是夢兒,一定會去禁地森林,那一定就是左邊了,這邊樹多嘛!

龍邪滿意的分析出自己的答案,駕著地行龍王左邊走去。

貌似有個笨蛋。右邊的路寬平坦,怎麼看都像是有人刻意鋪好的吧,要知道再往前不遠就是鄉鎮了。怎麼說夢兒也在地行龍上幾天了,總的補給補給,好好的洗個澡,然後美美的睡上一覺在出吧。順便和鎮上的人打聽一下去往禁地森林的路到底怎麼走……

「咦?怎麼越走越荒涼?喂,夢兒!你在哪裡呢?!別生氣了好不好。」龍邪對著四周大吼,認為夢兒生他的氣躲起來了,始終不認為自己走錯了。

「可惡可惡可惡!那個笨蛋,大笨蛋。」夢兒好不容易平靜下來,摸摸自己還在飛快跳動的心:該死該死,這樣下去怎麼面對那個大木頭啊。

不過,夢兒回頭一看的時候愣住了,後面那裡有龍邪的蹤影:「……算了,在前面的小鎮等他吧。」在夢兒眼裡,龍邪顯然很能dú1ì。要知道,一路上,關於野外生存的方式,龍邪可嘮嘮叨叨個沒完。哎,在情人眼裡,情人總是那麼厲害…夢兒顯然完全忘記了龍邪是個從來沒獨自出過遠門的傢伙……

夢兒一進鎮,就能感覺到各種目光投來,不過她毫不在乎。要知道夢兒臉上已經施過了迷障,除了某個大木頭,其他人根本無法看見她那迷障下的美貌:「這邊的小鎮越來越荒涼了。」相比起高華的帝蘭城,這裡肯定荒涼啦。

掌柜立刻從前台跑出來,要知道能用一隻地行龍做坐騎的傢伙身份可絕對不低:「您好,補給還是住店?」要知道,來來往往的歷游者不少,掌柜的可沒少遇到過來補給和住店的。

夢兒跳下地行龍,拍了拍手上的獸環,直接把地行龍收回了獸環:「住店。」

「上邊請。」掌柜的更加尊敬了,不僅是地行龍,還有獸環,那對方的身份絕對高貴了。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麼來這種略偏的小鎮,但是掌柜只知道對方肯定不會吝嗇錢。對掌柜的來說,有錢就是上帝,好生的服侍上帝就是好生的服侍錢。

「這位小姐,我勸您還是小心一點。」對上帝,掌柜的還是出言提醒。

「嗯?小心什麼?」

「這地方並不是很太平,強盜多如狗,我看小姐一個獨自在外的女孩子,還是不要太過露財的好。」

「怕什麼,難道他們還有聖靈者做強盜不成?」夢兒撇撇嘴,顯然不放在心上。反正來找她麻煩的又不是沒遇到過,只不過全擺平了。不過,感覺那裡有些問題。

「是是,我也只是看客官一個人提醒一下而已。」掌柜的點點頭,也不奇怪,反正也只是提醒一下而已。按照地行龍的xìng格,眼前的這位小姐沒點實力又如何能讓地行龍臣服?就算是強行簽訂契約的,也至少是個修者不是。再說,搶了就搶了,管他屁事。

「嗯?」夢兒突然一愣:「等等,你剛才說什麼?」

「啊?」掌柜的嚇了一跳,不過還是回答:「這小鎮並不太平,強盜多如狗。我看小姐獨自……」

「獨自??!!」夢兒這才現問題在在哪裡,立刻轉身離開,召喚出地行龍,飛快的離去。

「哎?!哎…」掌柜看著眼前的『上帝』遠去,嘆息了一口氣:「都怪你這張臭嘴,看吧,把客人都嚇跑了。」

不過低頭才現自己手裡多了一塊金幣,用力的咬了一下金幣:「看來,上帝還沒有拋棄我嘛…」立刻笑得和朵菊花似得。

另一邊……

「喂,夢兒,別躲了好不好?!快出來吧,我看見你啦!」森林裡迴響著龍邪的聲音。

草叢裡,幾雙眼睛一閃而過…… ()「老大,搞不搞?看樣子來頭不小啊。」

「……如果真的是三階地行龍,恐怕我們得全上才能牽制。而且還不知道坐在上面那個傢伙是多少級的呢。」

「但是這種傢伙一般都特別富有的吧。老大,決定吧,rì后是否吃香的喝辣的死活就看這一票了!」

「嗯……叫人從後面包抄,放些陷阱,我們試探一下,打不過就跑!」

「喂,夢兒,你到底在哪裡啊?嗚,這地方涼颼颼的,有種不好的預感。」龍邪突然看見四周的樹林旁竄出一大群的人,不過,貌似帶著不善,都拿著武器。嘛,管他呢,正好問問夢兒的蹤跡:「那個,請問一下……」

一個強盜頭子熊丟丟的整理了一下嗓子:「怠!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龍邪一下愣住了,這讓強盜們有些心慌,不會真的提到鐵板了吧,集體都做好了準備撤呼的準備。

一下子龍邪雙眼冒出了小星星:「哦!!這難道就是書中一直記載著久而不衰的打劫名言?!好厲害,再來一次!」

強盜們集體風化,神馬情況?打劫無數的強盜們已經總結出一套經驗,遇到老實的欺,遇到反抗的就壓,遇到搞不定的鐵板就逃,可現在怎麼辦?從來沒有遇到過被打劫了還興奮的傢伙啊!強盜們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集體愣住了:……拜託,給點面子,我們現在正在搶劫。

「咦?怎麼我感覺你們的雙眼在光,一副像看見了肥羊的眼神,但似乎又害怕對方太強大,所以猶豫不決的樣子?」

強盜們再次風化,這什麼人?為什麼自己等人的心思都看透了,而他自己本身卻還是和個木頭一樣的遲鈍:「…………」

龍邪好奇的看了下四周,尋找著被打劫的對象。但是。四周空蕩蕩的,除了對面的強盜就還有自己了:「還有啊…為什麼我沒看到你們要打劫的對象?不見了嗎?」

這種情況讓強盜們不上不下的,上吧也不是,撤退吧又不舍,最後忍不住開口提醒一下:「……咳咳,這位公子能否看一下自己?」

龍邪指著自己,不好意思的默默腦袋:「我?對喔,我都把自己忘記了,抱歉,失誤失誤。「等等!你們該不會搶劫的對象就是我吧?」

「…………」

強盜們突然有種欣慰的感覺,立刻連連點頭。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說嘛,為什麼沒有看到目標,原來就是我啊。」龍邪滿意的點點頭,總算搞清楚情況了,但是還是有一點不明白,「但是,我感覺很奇怪,附近了無人煙的,就算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回應,為什麼你們還不動手……」

「對啊,附近又沒人,我們慌什麼?!兄弟們,抄傢伙……」

「等一下!」

「怎麼了?」

龍邪深吸一口氣,調轉地行龍的方向,一甩韁繩,地行龍撒開腳丫子就跑:「救命啊,打劫啊!!」

強盜們開到熟悉的表現鬆了一口,看來對方的實力應該不是很高了,但是又有些欣慰的無奈:「總算反應過來了,不過這反應未免也太…!!」

強盜頭子隨腳一提:「!靠!你們欣慰個屁,肥羊都跑了!還不給我追!」

「啊!對哦,追啊!!」強盜們才反應過來,立刻追了上去。

「哈哈哈哈,真好玩。跑快點,小可!」龍邪回頭看了看窮追不捨的強盜,拍了拍自己身下的坐騎。被龍邪起名的小可立刻加快度,一下子消失在了強盜們的視野中,

「不行老大,他的地行龍跑太快了,我們根本追不上啊!」「不要緊,我們跟上就好了,前面已經設下了埋伏!」

「唰」突然一聲響,一條粗繩從地上攔其。但是小可並沒有停下來,反而一個加,貼著繩子往前一個前空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