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答應你,」白寧揚頭看向在人群之中的黃信,「我有能力的話,一定不讓神界傾覆。」

「謝謝……」

黃信笑了。

其他的神尊亦是鬆了口氣。

對他們而言,放棄了生命,換的白寧這一句承諾,值了。

白寧既然承諾了,那她所說出的話,就一定會做到……

「走!」

轟!

突然,白寧感覺整個地面都塌陷了進去,一陣地動山搖的侵襲而來,讓她的整個身子都晃了起來。

那些站在她身邊的炎之領域強者同樣陷入了地面之中……

尹長老等人臉色大變,剛想要去阻攔,倏然間,在黃信的身後升起一道黃土牆壁。

這黃土牆壁由四周升起,就連天空都被遮擋的嚴嚴實實。

「你們領域殺了我神界如此多人,今日,我能殺一個就是一個,為那些死去的神界百姓報仇!」

黃信的眼裡浮現出火焰之色,他視死如歸,蒼老的容顏慘淡到毫無眼色,身子迅疾的突襲在人群中。

另外幾名神尊也出手了。

他們既然來了,就沒有打算活著離開,若是能殺幾個領域的強者,那他們也算值了……

「混賬!」

尹長老眼睜睜的看著白寧消失,火冒三丈,他手掌一伸,一把寬劍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噗嗤!

寬劍劃過一道劍光,襲擊向黃信。

黃信的胸前被斬開了一道大口子,鮮血源源不斷的冒了出來,他絲毫感覺不到疼痛,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得到古盒裡的屍體,但是……能夠讓你們如此氣急敗壞,我做這一切也值了,哈哈哈哈!這就是你們侵犯我神界的代價!」

說到最後一個字時,黃信狠狠的咬牙切齒,無數把劍落在了他的身體之上,鮮血狂涌而出,他依然毫無知覺,哈哈大笑著倒向了地面。

砰的一聲,栽倒在了血泊當中。

直至死亡,他嘴角的笑容依舊不曾消失,好似在嘲諷著尹長老與領域眾人…… 手機閱讀

黃信一死,其他幾個神尊也沒能抵抗太久,便已經在眾多強者的攻擊之下失去了生息。

尹長老的拳頭捏的咯咯作響,眼神中冷冽之色一閃而過:「給我搜,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將那女人找出來!」

「是,長老。」

……

神宮之內存有一個通道,這通道唯有幾個神尊方才有能力打開。

這通道直接連接著一處山脈,並且距離神宮有些距離。

白寧通過長長的通道,走到了山脈之中,她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這才望向身後緊隨而來的眾人。

「他的肉身怎麼樣了?」

當轉頭的瞬間,白寧的視線就落在了古盒之上,見到天炎的肉身安然無恙之後,她才悄然鬆了口氣。

幸好……

幸好他們走出來了。

不然,她亦是沒有絕對的把握能應付如此多的高手。

「你是誰?」

突然,一道聲音從前方傳來。

白寧愣了一下,轉頭望去之間,便見一個身著麻衣的少女怔怔的看著她。

這少女臉蛋髒兮兮的,卻掩蓋不住眸內的清澈動人,她輕輕的抿著唇,看向白寧的目光有些好奇:「你長得……有些面熟。」

「柳夜心,你在和誰說話?師父讓你好好的守著,你到處亂跑做什麼?真是找揍!」

正當白寧想要詢問出聲之際,又一道清脆的聲音突如其來。

只是這話語中趾高氣昂的讓白寧微微蹙眉,目光緩緩轉過,落向前方而來的少女。

少女的容顏秀麗,明眸皓齒,顯得嬌俏動人。

她的眉目間卻滿是不耐煩,死死的盯著柳夜心。

「我……」柳夜心緩緩的轉頭,她的聲音明顯有些委屈,卻連一句為自己辯解的話都說不出來。

莫心顏輕哼了一聲,緩緩的轉過了頭,她俏麗的眸子凝視向白寧。

這一瞬間,她的眼瞳緊縮,緊緊的攥著拳頭。

「這位夫人,你有些面熟,長得太像我認識的一個女人……」莫心顏淺淺的勾唇,「不知道你認不認識她,她叫白顏。」

白寧與白顏僅是五官有些相似,但並非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其實還是有些區別,不過,比起白顏的張狂霸氣,白寧則為優雅淡然。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白寧的神色一如既往的淡然,淡定的說道。

這個女人提起顏兒的時候頗為咬牙切齒,必然是顏兒的仇人,這種時候,她不能報出與顏兒的關係,免得讓天炎的肉身遭到損壞。

「沒關係?」

莫心顏的眼裡露出一抹狐疑。

這女人與白顏有幾分相似,若說沒關係不太可能,以白顏那絕色的容顏,世上怎會有人巧合的與她這般相似?

是的,莫心顏承認白顏很是貌美。

她比她見過的任何一個女人都要美……

若她是個男人的話,也會對這樣的女子心動,可惜她僅是一個女人,面對白顏僅有嫉妒與恨。

「我們走。」

白寧不想在這裡太過耽擱,她向身後的人使了個眼色,拖著古盒就要從少女的身旁離開。

「等一下……」

莫心顏眼眸內閃過一道光芒,出聲想要攔住白寧的去路,也就在這一瞬間,一道熟悉的氣息從後方傳來,讓她的身子驀地僵住了。

本書來自 手機閱讀

「師……師父?」

她僵硬著身子,緩緩轉過頭,望向從後方走來的女子,輕輕抿了抿嘴唇。

此刻,她的腦門已經流出了汗水,冷汗更是浸濕了背脊,衣裳緊緊的貼著後背,冷風吹過,一陣涼颼颼的感覺傳來。

她冷的打了個寒顫。

「師父,你的實力……恢復了?」

柳塵霜搖了搖頭:「恢復了一部分,還是沒有到我巔峰的時候,再給我幾個月的時間,我就能全然復原,這次我只是出來透透氣而已。」

望見柳塵霜出現之後,柳夜心又再次沉默了下來,她就像是一個透明人,默默的站在樹旁,一言不發。

柳塵霜揚頭,視線緩緩的轉過,正巧落在了正欲離去的白寧身上。

那一刻,無窮無盡的怒火從心底燃燒了起來,絕美的容顏陰冷無比。

「你和白顏什麼關係?」

白寧眉頭輕皺,不等她回來,一旁的莫心顏就已經幫她回了話。

「師父,我剛才已經問過她了,她說她和白顏沒有什麼關係……」

「沒有關係?哈哈哈!」柳塵霜狂笑了兩聲,這笑聲帶著癲狂之意,「可惜了,就算沒有關係,但凡和白顏有一分相似的人,我都不會放過,何況你們還有三分相似?」

白寧身子一僵,她知道,這一次,恐怕自己無法輕易離開了。

「該死,你們這群人統統該死,和她長相相似的女人,各個都該死!」

轟!

柳塵霜氣勢涌動而出,整個天空都變得烏壓壓的一片,透著陰沉。

白寧回頭望向身後的眾人:「你們把這肉身帶回去給他,我留下來應付這個女人。」

「夫人!」

身後那名老者臉色大變,急忙護在了白寧身前:「你不能留下來,要走,我們一起走。」

「不行,你們若是不走,就一個都走不了了,這女人的實力……比剛才那些人都要強大,你們現在就離開,快走!」

白寧的聲音陡然凌厲,厲聲呵斥道。

眾人沉默了。

白寧雖然什麼話都沒有說,但他們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若是他們都走不了,領主的這具肉身也無法保存下來,一旦肉身被毀,領域封印就會被破解。

彼時,天下就會大亂。

可他們答應過領主,會護好夫人的安全,如今怎能放棄她離去?

「我是你們的領主夫人,這是命令!」白寧的語氣再次拔高了幾分,她已經將目光收了回來,對向了柳塵霜。

眾人的心頭一顫,他們看了眼白寧,終究還是決定先護好領主的肉身。

所以,他們用那複雜的眼神望了望白寧,轉身就想要離開山脈。

「想走?」柳塵霜冷冷的一笑,諷刺的勾起唇角,「這個世上,還沒有人能從我的面前逃走,若是讓你們走了,我柳塵霜日後的臉往何處擱?」

白寧眸光一沉,閃身擋住了柳塵霜。

「你想對付的人不是我?那何必糾纏他們?」

「哈哈哈!」

柳塵霜狂笑了三聲:「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古盒裡的東西,應該是你所想護著的? 出嫁從夫:老公很欠抽 既然是你所想護著的東西,那我就要毀了她,我要讓你痛苦萬分!」

本書來自 手機閱讀

她的眼底暗藏著瘋狂的火焰,原先挑起的唇角已經放了下來。

咻的一聲,在她揚手間,已經有一道力量直接向古盒突襲而去,帶著足矣毀天滅地的力量。

白寧的臉色一白,她身體化為一道風,已然落在了古盒的面前。

噗嗤!

當力量貫徹入她的身體,白寧的身子如同離弦之箭,飛射向了遠方,重重的撞在一顆古樹之上,方才停了下來。

鮮血源源不斷的從口中冒了出來,她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眸光中隱隱透著火光。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走!」

那些強者顧不上白寧,飛快的往前方衝去,只是他們沒有走太遠的距離,就被一道白衣攔住了去路。

「住手!!!」

白寧看到柳塵霜已經到了古盒之前,她眼裡的火光更甚,支撐著身體想要站起來,腳步卻有些踉蹌:「你敢動他一下,我必會讓你悔恨終生!」

柳塵霜的手停止了動作,她從空中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地面之上的白寧,勾唇冷笑。

「我就喜歡看你如此憤怒的模樣,要怪,只能怪你與她有三分相似……雖然我沒能從她的臉上看到這種表情,但從你的臉上看到也是一樣的……」

自從當初毀了地獄領域之後,柳塵霜就徹底的瘋了。

她不只恨白顏,但凡是容顏與白顏一分相似的人,不管是嘴巴,鼻子,眼睛……只要有一處像她,她都無法忍受她們出現在面前。

「所以,我要毀了你想要保護的東西。」

大唐孽子 砰!

強大的力量自古盒內炸開。

白寧揚頭間,就望見古盒內的屍體在她的眼前四分五裂。

她的眼瞳陡然緊縮,呼吸變得困難,周圍安靜的……只能聽到她心臟狂跳不已的聲音。

毀了?

雲峰前世的肉身……被這個女人毀了?

「領主的肉身……被……毀了?」

炎之領域內的眾人亦是目光充滿了絕望。

他們好不容易才從那些人的圍攻下逃脫,誰知道半路會遇到這個瘋女人,並且……毀壞了領主的肉身……

完了,這下,一切都完蛋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