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親,我……」寶寶看著墨九狸有些猶豫道。

「沒事的,寶寶想做什麼就去做,你忘記了,娘親很厲害哦!再大的麻煩娘親也不怕……」墨九狸笑著說道。

「娘親最好了!」寶寶聞言開心的捧著墨九狸的臉頰,吧唧吧唧親了好幾下說道。

然後才拿著丹藥,來到白衣男子的身邊蹲下,小手粗魯的掰開男子的嘴巴,將丹藥塞了進去……

丹藥入口即化,不多時藥效就已經有了效果了!

許久,一直昏睡的男子睜開一雙紅色的眸子,看向對面的寶寶,終於看到剛才一直在自己耳邊說話的聲音的主人了……

只是,沒有想到這小丫頭,長得還真是可愛精緻,這麼漂亮的小姑娘,他看著都喜歡了……

「漂亮叔叔你醒了啊!」寶寶看到對方睜開眼睛,開心的問道。 據說唐代豐幹禪師,住在天台山國清寺。一日,漫步於松林,忽聞山道傳來孩童啼哭聲,循聲而去,看到一個稚齡小孩,衣衫襤褸,相貌卻清奇。詢問近處鄉鄰,無人知曉是誰家孩子,豐幹禪師心生慈悲,便將這小男孩帶到國清寺。因爲他是山道撿回來的,所以大家都叫他拾得。拾得長在寺中,從小沐浴佛光,浸潤菩提,心性淡然,灑脫自在。

所以,他從不問自己何處而來,只記住自己的名字叫拾得,每天在佛前聽禪誦經,做些零碎的閒事。喧囂的紅塵於他,卻是荒寒曠野,倘若踏出佛檻,交錯的世路,會讓他迷失方向。他在雲上,築起一座簡單的寺院,有鐘鼓、經幡、佛像、蒲團,有云水,有禪心。這個樸素的小廟,小得只有幾片青瓦,幾盞佛燈。

拾得與另一位高僧寒山認識,相交莫逆,一起修行,參禪悟法。昔日寒山問拾得曰:“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乎?”拾得雲:“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寒山雲:“還有甚訣可以躲得?”拾得雲:“我曾看過彌勒菩薩偈,你且聽我念偈曰:‘老拙穿破襖,淡飯腹中飽,補破好遮寒,萬事隨緣了……’ 如若能夠體會偈中的精神,那就是無上的處事祕訣。”

二人不爲世事纏縛,灑脫處世,端坐雲層,靜瞰冷暖人間;

。他們將禪意掛在眉間,將彼此的佛心,在山水中攤開,感染世間有靈性的萬物。讓草木也會參禪,螻蟻也知佛性,落葉也懂慈悲。後世人謂寒山拾得乃文殊、普賢二大士化身。姑蘇城外的寒山寺有一座寒拾殿。二人的塑像,立於殿中。寒山執一荷枝,拾得捧一淨瓶,披衣袒胸。嬉笑逗樂,象徵了人間的吉慶與祥和。

翻讀拾得的詩,是爲了在禪意中,看清人世百態,看清真實的自己。“常飲三毒酒,昏昏都不知。將錢作夢事,夢事成鐵圍。”人生多迷幻,看到枝頭上粒粒飽滿的青梅,我們無法抑制住對春天的渴望。徜徉在車水馬龍的街頭,我們經不起繁華物事的誘惑。在冠蓋如雲的京城。我們對功名利祿,難以自持。多少人,被愛情的傷,被浮名的酒,被錢財的毒。給藥啞了嗓音。轉過身,只看到優雅背後的狼狽,看到富貴背後的貧瘠,看到榮耀背後的慘淡。

當一個人窮困寥落的時候,錢爲主,人是奴。而一個人腰纏萬貫之時,人爲主。錢是奴。我們總是千方百計地想要掙錢,不惜付出一切代價,也許有一天,真的夢想成真。可是,錢卻賺走了你的青春,你的樸素。你的情感。而我們,只能躲在華麗的帳簾裏,吝嗇地數着僅剩的一小段光陰,生怕它們似水一樣,從手指的縫隙間流走。

日月兩盞燈。春秋一場夢。當一個人的心清澈明淨,步履也會隨之淡定從容。記憶無言,會收存着曾經走過的足跡,而每一段路程,都鐫刻着過往的身影。每一程,都有山水爲伴,清風相隨。當我們覺得離佛很遠的時候,其實只在咫尺天涯。當我們以爲離佛很近的時候,又遠隔蓬山萬里。此岸和彼岸,只是一道淺淺的河流。

只有覺悟,纔可以給那些無處安放的日子,找到歸宿;只有覺悟,才能夠給不堪一擊的生活,找到依靠;只有覺悟,纔可以給浪跡江海的船隻,找到港灣;只有覺悟,才能夠給空靈縹緲的靈魂,找到主人。

一個寧靜的初秋午後,聽一首意境空遠的《寒山僧蹤》,琴音淺淺,一弦一韻,如同大自然一草一木的呼吸。秋水無塵,蘭草幽淡,此刻,無論多少浮躁的心靈,都可以在瞬間歸於平靜。隨着清遠的韻律,我們彷彿頓然了悟,放下執念,和這個繽紛的凡塵告別,告別曾經愛過的,告別曾經怨過的,去深山禪林,在縹緲的雲霧裏,尋覓僧蹤。

古苔寂寂,一條幽深的山徑,通向菩提道場。那裏有手持禪杖的僧者,有云中對弈的仙人,也有山間砍柴的樵夫,有荷鋤採藥的藥農。而我們,就是這山林裏缺席的人,總因貪戀紅塵繁華的煙火,每一次,都是遲來的一個。幽靜的山林,收存了太多高僧修行的背影,而我們聽着琴曲,要尋訪的,是唐代那位富有傳奇色彩的高僧,寒山。

“一自遁寒山,養命餐山果。平生何所憂,此世隨緣過。”究竟是什麼,可以讓一個凡人,甘願放下人間富貴,不住高牆庭院,而居山野荒林,不吃佳餚美味,而食菜根山果?可以拋散富貴,忘卻喜憂,萬事隨緣,不強求,不執著,視生死爲草芥,視榮辱爲雲煙?這是寒山的詩,淡定超脫得讓世人爲自己的執念羞愧。讀寒山這個名字,似乎比讀任何經卷都要熟悉。寒山的詩,也許被世人冷落過,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後,他的詩如雨後春筍,一時間風靡整個歐洲。詩中描述人間百態、山林野趣,宣揚因果輪迴、幻化虛無,所表露出的深刻的禪機、淡然的意境,讓世人癡迷。因此,他甚至贏得了比李白、杜甫還要高的聲譽。

寒山淡定從容的境界,是他與生俱來就有的佛性嗎?關於他的身世考究,有這麼一段記載:“寒山乃爲隋皇室後裔楊瓚之子楊溫,因遭皇室內的妒忌與排擠及佛教思想影響而遁入空門,隱於天台山寒巖。”寒山出身於富貴之家,才華橫溢,年輕時,照例進京參加科考,落選的原因,讓人深感嘆息;

。據說,唐代選官量纔有四個標準,分別爲,身材豐偉、言詞辯正、書法遒美、文理優良。而寒山的文章和書法皆風流,可惜他身材矮小,相貌亦不夠端正,故一直名落孫山。

此後幾番落第,令他無顏回鄉,滯留在長安,落魄潦倒。煌煌的大唐盛世,卻不能滿足一個男兒遠大的抱負。夢碎長安,前程無路,人情涼薄,他的人生陷入一種絕境,最後帶着傷痛的記憶,浪遊天下,去了山上獨居。

寒山的夢,就像破碎的青花瓷,華麗而頹敗。說到底,寒山隱居山林,也是避世。他被世俗逼得無路可走,只想找一片安寧的淨土,棲居疲憊的身心。但不可否認,寒山有靈性慧根,佛只度天下可度之人,他與佛有緣,所以世俗會想方設法,將他送至佛祖身邊。不僅是爲了度化他,亦是爲了度化更多的世人

世事猶如棋局,楚河漢界,涇渭分明,成者爲王,敗者爲寇。這世間,沒有誰,敢站在朗朗乾坤下,說自己這一生,只做贏者,不做輸家。也沒有誰,敢說自己是絕對的清白——世俗的染缸,不會偏袒任何人。寒山是佛界的高僧,但也是紅塵的敗者,世間之事,總是難以兩全。當一扇門已經關閉,你只能開啓另一扇門,在新的世界裏,一切重新再來。現實就是一把利刃,那浸染着血跡的刀口,永遠都不會有慈悲。

其實,寒山也只是比我們早些嚐盡人生冷暖滋味。在趕往靈山的道路上,他走得匆忙,也走得灑脫。而我們,困在塵網中,死心塌地地做紅塵的奴隸,以爲這樣,就是報答世俗的生育之恩,以爲這樣,就沒有背叛真實的流年。也許將自己囚禁在命運交織的網裏,算是一種執迷不悟。難道你強橫地把網撕開,將脆弱的靈魂驅趕出來,這樣,就是仁慈嗎?只有當一個人心甘情願去做某件事,你的支持纔是善舉,否則,都可以視之爲殘忍。

寒山作爲一代高僧,他的隱逸,他的了悟,是通過時間的幻化以及個人的智慧所參透的。蓮臺可以是靈,度化他的真身,讓他成佛。蓮臺也可以是繭,有些人坐上去,只會越縛越緊。也許有一天,我們真的如願以償,到了靈山,整日裏聞着舊檀木的冷香,又是否會想起俗世裏煙火的溫度?

寒山的詩,也不是句句空靈,字字出塵,他的心已經走進菩提境界,交給佛祖封存。所以他無意迴避世俗的一切,他的詩,有超然絕塵的意味,也有消極遁世的思想,亦有世態炎涼的感嘆。倘若不是他入山做了隱士,不是生長在大唐那個羣星燦爛的年代,也許耀眼的詩壇上,也會留下他的光輝。他生前雖藉藉無名,身後卻聲名遠播,以致唐朝蘇州城外的一座著名的寺院,以他的號命名。如今,只要去姑蘇城外的寒山寺,就可以看到他的塑像,被香火供奉於廟堂,寒山手執一荷枝,披衣袒胸,嬉笑逗樂。那祥和的目光,讓人只想放下雜念,靜靜地看佛祖,拈花一笑。

“日月如逝川,光陰石中火。任你天地移,我暢巖中坐。”無意之時,日月如流,稍縱即逝,光陰似電,一閃而過。在歲月的雲煙裏,回望曾經,千年如一日。糾纏於現世的迷霧中,坐看紅塵,一日又似千年。而寒山卻說,任由天地相移,我自端坐岩石,聽山風過耳,清泉潺潺,乾坤明朗,日子安寧。這是一種令人神往的境界,一直以來,我們都以爲很遙遠,其實,就在他的身邊。

也曾有情過,也曾有義過,也有過執著,有過不捨。寒山將這一切,趁世人不備時,擲入壺中,揀盡寒枝烹煮,一飲而下,便抵達了這種終極的境界。他以寂寞爲清寧,以飄零作歸宿,一枝荷,就是他此生的所有。這樣一個傳奇人物,一代名僧,卻連真實姓名也沒有留下,就這樣靜靜地走過千年,以號行世——寒山子。; 第398章

「你叫什麼名字?」男子聲音有些沙啞的問道,他有些意外這小女娃看到自己的眼睛,竟然一絲一毫都不詫異和害怕,這還真的讓他驚訝了……

「我叫寶寶!你怎麼會躺在這裡的哦?」寶寶說道。

「被人打傷了!」男子簡單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你現在好些了嗎?能走嗎?是我娘親救了你,但是我們只能救你,不能送你回去哦,我們還有重要的事情呢!」寶寶想了想說道。

男子的嘴角抽搐了下,他也不需要他們送好吧,不過對方救了自己確實是真的,不然他真的很有可能丟臉的,在這個低級界面掛了的……

「那你替我謝謝你娘親!」白衣男子微微一笑道。

「漂亮叔叔,你笑起來真好看,雖然沒有我爹爹好看,但是,是我見過笑的第二好看的男人了!比香叔叔,川叔叔,琰叔叔還有表舅舅他們笑的都好看……」寶寶誠實的說道。

站在寶寶身後,躺著中槍的顧琰三人,聽到寶寶的話,頓時哀怨了,寶寶你說實話前,難道不需要考慮一下叔叔們的感受們么?再說了,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男人啊啊啊……

竟然讓第一次見到的寶寶,覺得比他們笑的還好看……

而白衣男子聞言嘴角扯了扯,臉上有些不自然,不為別的,而是因為他討厭第二,這讓他想到一直壓在他頭頂的那個混蛋……

即便已經消失了那麼久,可是每次別人在他面前誇他的時候,總喜歡說的話就是,除了那個人,你是最好的……

天知道,他無比的厭惡第二這個詞,哪怕第三第四也比這個第二順耳……

可是,看到面前萌版的寶寶,他心裡很不爽,卻沒有表現出來……

「漂亮叔叔,你叫什麼名字啊?」寶寶好奇的問道。

「我叫紫天!」紫天說道。

「天叔叔,你現在能走嗎?還是要在這裡再躺一會兒再走?」寶寶看了看躺著沒起來的紫天問道。

紫天有些哀怨的看著寶寶,這小傢伙是在嫌棄自己么?剛才不還說自己長得好看么?怎麼這麼一會兒就想讓自己滾了?

其實紫天是不知道,寶寶雖然不懂自己為什麼想救這個好看的叔叔,但是她卻不想給娘親惹麻煩,因此也沒介紹紫天給墨九狸等人認識……

她知道有自家娘親的丹藥,天叔叔是不會死掉的!只要他不會死,她就放心了,自然是早點打發他滾蛋最好啦……

紫天本來想說他現在不想走,調息一會兒再說!可是想到這個界面的玄氣,他十分的無語,自己就是在這裡調息一輩子,也不會好一點的……

「嗯,我馬上就要離開了!」紫天看著寶寶說道。

「嗯,我知道了漂亮叔叔,那你走吧!」寶寶甜甜一笑說道。

「寶寶是嗎?天叔叔記得你了,以後有機會我再來看你!」紫天坐起身看到寶寶說道。

忽然想到什麼,看著寶寶問道:「寶寶,你不害怕我么?」 一個男人因嚴重的酗酒問題來找美國催眠大師米爾頓?埃瑞克森做治療。他整個家族都是酒鬼,他的父母、岳父母、妻子和弟弟都酗酒,而他已經發生過11次酒精中毒,他實在厭倦了與酒爲伍的日子,希望得到解脫之道。

一般情形下,埃瑞克森會將酗酒者轉給匿名戒酒協會,但這次例外。他問這個男人做什麼職業,男人回答說在報社工作,而“酒精則是從事這份工作的危機所在”。

聽到這裏,埃瑞克森回答:“這樣吧!既然你希望我針對這歷史悠久的問題想個辦法,我建議你去植物園去看看那些可以在缺水缺雨情況下存活三年的仙人掌。然後自己好好反省。”

埃瑞克森最後竟然讓仙人掌加反省就令一個酒鬼戒酒了。我實在難以理解,他到底是玩了什麼鬼把戲?最近讀了介紹埃瑞克森治療的書《催眠之聲伴隨你》,看到另一個效果更爲神奇的故事,立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一位女士做了子宮癌與結腸癌手術,術後產生了後段結腸的緊縮反應,排便過程因此變得異常疼痛,主治醫師介紹她來找埃瑞克森,希望催眠療法可以幫助她。

埃瑞克森立即對她說,你如此痛苦,擴張結腸是唯一的解困之道,如果她每天都換上泳裝,將汽車輪胎扔進游泳池當坐椅,盡情享受水流的舒適感受,擴張的過程一定輕鬆很多。

她依計行事,一年後,她的結腸問題已痊癒,不僅如此,體內的癌細胞也徹底消失了。

在這位女士的故事中,埃瑞克森在催眠中將兩件事聯繫在一起,一件事是游泳,一件事是治療結腸。游泳很簡單。而治療結腸卻很難,埃瑞克森暗示她,只要她每天游泳,結腸就好了。她接受了暗示。每當游泳時,內心深處都會覺得這是在治療結腸,因此游泳可以有效地調動她內在的自愈潛能,最終幫她治好了癌症。

美國心理學家馬爾茨在《心理控制術》一書中稱,潛意識其實並不具備思維的能力,它只有一個作用——幫助你實現目標,他因此將潛意識稱爲“目標追尋系統”,類似於導彈的制導系統,如你設置了一個目標,潛意識就會調動一切資源來幫助你擊中這個目標。依照這個理論。每個人的人生就是他自己創造的,他先設定了目標,而後潛意識幫他實現這些目標。

這可以用一個例子說明。一個女孩很想親近一個男孩,但每當她作出努力時,內心就有一個聲音說“沒有人會喜歡你”。這個聲音如此確定,以至她認爲結果必然如此。所以,她會有意無意做出很多行爲,讓男孩疏遠自己。女孩同時有兩個目標,一個目標是渴望親近男孩,另一個目標是“沒有人會喜歡你”,相比之下。第二個目標更爲確定,所以她的“目標追尋系統”最終幫她實現了這一點,而男孩也果真對她沒有什麼興趣。

埃瑞克森那兩個治療故事的關鍵是,他給來訪者設定了新目標,而且是催眠狀態下設置的,所以他們深信不疑。接下來他們的“目標追尋系統”就幫助他們實現了被設置的目標。

強悍的潛意識暗示

催眠無處不在,催眠治療師也不知有多少,埃瑞克森之所以能被譽爲催眠治療中的no.1,也許是因爲埃瑞克森家族的生命力太強悍了。

《催眠之聲伴隨你》寫到埃瑞克森爸爸的“求婚記”。16歲時,爸爸化名查理離家出走。用身上所有的積蓄買了一張“能買到的最遠程車票”,最終到了威斯康星州的一個村莊。在這個村莊,他攔住一個銀髮莊稼漢說:“你需要一個聰明的年輕人協助你工作嗎?”

銀髮莊稼漢收留了他。接着,他看到了一個女孩在偷偷看自己,於是問:“你是誰家的女孩?”女孩回答:“我爸爸的。”他接口說:“現在你屬於我了。”

七年後,“查理”正式向這個女孩提出求婚,女孩給了他一隻手套。在當地,這意味着拒絕。被拒之後,“查理”昂首闊步離開了,整夜無法入眠,第二天清晨再度去見她:“我並未向你要一隻小手套,我要一雙。”他最終如願。

80歲時,爸爸心臟病發作,送到醫院時已暈迷,醫生對埃瑞克森的姐姐說,你的爸爸過不了這一關。她對此嗤之以鼻:“你根本不瞭解我爸爸。”

爸爸醒過來後問:“發生了什麼事?”醫生回答說:“你經歷了一次非常嚴重的心臟病發作,需要兩三個月休養。”聽到此話,他勃然大怒:“兩三個月時間,真是笑話!你是說我得浪費整整一星期的時間待在這裏?”一星期後,他果真康復出院。

埃瑞克森的媽媽在93歲時跌傷了骨盆。她說:“我都這把年紀了,竟還發生這種荒謬的事,我一定得設法痊癒。”她果真做到了。

爸爸活到了97歲,媽媽也活到了94歲,埃瑞克森沒活到80歲,但他一出生就有色盲、音盲和閱讀障礙,17歲患有脊髓灰質炎而全身癱瘓,3年後奇蹟般站起,但一生都受到脊髓灰質炎復發的折磨,他的生命更是一個奇蹟。

家族和個人強悍的生命力,其背後的核心原因也許是埃瑞克森家族不會選擇消極的目標。也正因如此,埃瑞克森通過催眠給來訪者發出積極的暗示會非常強有力。

《心理控制術》還介紹了一種理論,認爲所謂的人格其實是由無數念頭組成的思想體系,而這些念頭會有一致性和排外性。

前面提到的酒鬼,酗酒背後藏着一整套思想體系,而其他不一致的念頭很難被接納,所以改變就很難發生。

埃瑞克森的高明之處是他從不和來訪者的症狀或症狀背後的思想體系對抗,他只是同時安置一個新的目標,而且目標貌似和思想體系一致。

前面提到的女患者,很可能愛好游泳,游泳是她的享受,因此埃瑞克森建議她多游泳。只是同時給她加了一個新的鏈接——游泳可以治療結腸癌。她對此深信不疑,於是她的“目標追尋系統”會幫助她完成這個新目標。

不過,這位女士可能有另一種信念——“結腸癌很難治”,如果埃瑞克森直接攻擊這個信念。試圖以“結腸癌是可以治的”的積極信念加以替代,那很可能無效,因爲她的思想體系會自動排擠這個新的信念。所以他繞了一個圈子,以“你做好a,就可以完成b”這樣的小把戲,給她設置了新的信念。

其實,“有了a,就會有b”這樣的暗示在我們的生活中比比皆是,有些時候是以積極的方式出現的,而很多時候是以消極的方式出現。並且。比較關鍵的一點是,這種暗示給我們的人生製造了很多迷霧。

現在很流行風水,風水先生的很多說法就是在暗示“有了a,就會有b”。

某君最近想租一套房子,一個懂風水的朋友說。要在市中心的小區找最中間的房子,這樣會很有財運。

一段時間內,某君和女友很執着地找市區內的房子,但某君實實在在感受到,他不想住在鬧市中,他不喜歡市區內總是有一種車水馬龍的背景噪音,在他內心中一直藏着“山下、湖邊和森林旁的一棟房子”這樣的心像。所以最終還是決定那套用來住的房子,還是要遠離市區。

這個決定的作出有些難度,直到某君開始明白,他們是受了那個懂風水朋友說的那句話的暗示,“有了a,就會有b”的反面就是“沒有a。就會沒有b”,所以他們無形中擔心,如果不住在市區,就會沒有財運。

相比北方,廣東人尤其講風水。而且講究非常多,完全按照這些講究設計的房子,會讓人覺得很不舒服,一是覺得不好看,二是覺得自己被限制住了,所以必須得遵守這些條條框框才能怎麼樣。

關於風水,着名心理學家申荷永有一個說法。申老師的一個住處是一個小湖的島上,要到這個島上,就要走過一個小橋。申老師認識的神人很多,每個神人到這個島上都會說說這個島的風水。有意思的是,這些很有名的神人的說法是不一樣的,有人會說這個島的風水非常好,有人則說這個島的風水非常兇。對於這些說法,申老師說,他的迴應都是哈哈一笑。他特別相信天地人相互感應的道理,所以認同風水對人很有影響,但最重要的還是“人心要定”,如果你的心很定,那麼這些影響就會減輕。

說起來,還是人的心創造了自己周圍的世界,即便風水要影響自己的運氣,也是因爲先影響了自己的心,假若心很定,譬如像埃瑞克森那樣積極而堅定,那自己就會獲得很大的自由。

埃裏克森不只在催眠中使用暗示操縱來訪者,在其他治療中也使用。

在一所醫院內,有一個叫赫伯特的病人,他不進食,因爲認爲自己沒有胃,所以必須給他用導管強行餵食。他還一直站着睡覺,醫生對此毫無辦法。

埃瑞克森首先要讓赫伯特明白,他有胃。埃瑞克森給他餵食時故意輸入空氣。餵食結束後,赫伯特打了一個大飽嗝,使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有胃。

赫伯特之所以站着睡覺,是因爲他認爲自己只能站着睡覺。埃瑞克森爲了證明他可以躺着睡覺,讓赫伯特做了一次特殊的水療,讓他只能躺着,而且不可能不睡。於是赫伯特相信了自己可以躺着睡覺。

但赫伯特仍不承認自己有胃口。於是,埃瑞克森安排赫伯特去農場幹活,並請求體重159公斤的女廚師幫忙,要她做一桌子她最愛吃的食物,但早上和中午不得進餐,要等晚上赫伯特回來後,當着赫伯特的面大快朵頤。

結果,赫伯特看着女廚師吃得津津有味,自己的胃口終於被調動了,忍不住請求:“我可以吃一些嗎?”

通過這些努力,赫伯特逐漸恢復了日常生活能力,但他仍不願和人交往。埃瑞克森知道,赫伯特患病前是非常喜歡玩牌的,所以對赫伯特說,你一定會升起玩牌的慾望。

埃瑞克森的辦法是,讓兩個彪形大漢押着赫伯特看四個重症精神疾病患者打牌,他們完全是在亂出牌,口裏說的和手裏打的牌根本不是一碼事,讓曾經熱愛打牌的赫伯特看得無法忍受,於是請求道:“讓我趕緊離開這些白癡,只要你們讓我離開這兒,我甘願和你們玩牌。我實在受不了他們如此瞎胡鬧。”

幾個月後,恢復了日常生活能力和交際能力的赫伯特康復出院,體重也從40公斤增至82公斤,而且每日辛勤工作。

這真是一個無與倫比的治療故事,原來操縱也可以這麼美。 第399章

「不怕啊,為什麼要害怕你啊?天叔叔可是我見過第二好看的叔叔哦,寶寶才不會怕你呢!」寶寶奇怪的看著紫天說道。

「哈哈哈,好的!我知道了,寶寶,天叔叔走了,我們後會有期!還有,謝謝你和你的娘親救了我!」紫天摸了摸寶寶的頭,一絲紅光悄然沒入寶寶的頭髮中消失不見,包括寶寶在內,誰都沒有發覺。而紫天的臉色也因此白了一分。

「天叔叔保重,以後別再受傷了哦!」寶寶笑著說道。

然後,寶寶就看到紫天雙手在空中劃了幾下,墨九狸等人感覺到天空的變化,齊齊抬頭看向天空,只見不知道何時天空,竟然打開了一道縫隙……

紫天深深的看了眼寶寶,飛向天際的裂縫中……

「寶寶,再見!」紫天的聲音從天際傳來。

「天叔叔,再見!對了,你的戒指在我這裡哦,就當我救你的報酬啦!」寶寶晃了晃手裡的戒指說道。

聞言,已經飛到了裂縫中的紫天,腳下一個趔趄,心中哀嚎!土匪啊土匪啊,怎麼可以拿走他的戒指啊啊啊,那可是他一輩子的心血啊啊啊……

沒了戒指,他真的是孤家寡人一隻,一貧如洗了啊啊啊啊……

瞬間,寶寶在他心裡的小天使星形象,直接變成了小土匪,如果此時不是身在空間裂縫中,紫天很想再次昏死過去,不要醒來算了!反正,醒了也什麼都沒了……

直到天空中的裂縫消失,寶寶才回頭看著墨九狸等人道:「娘親,我們走吧!天叔叔已經回去了,只是不知道他怎麼會把天空撕開的呢,好厲害的樣子啊!」

墨九狸等人聞言嘴角抽搐了下,當然厲害了!估計寶寶看到的那個男人,應該不是浩天大陸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傷那麼重,醒來還能撕裂空間了……

而且剛才寶寶跟對方的對話,他們也只能聽到寶寶的聲音,對方他們不但看不到,也聽不到對方的聲音……

現在看到對方輕易撕裂天空離去,想來對方應該是非常強大的強者了!總之不管怎麼樣,對方也已經離去了,以後的事情就留到以後再說吧……

路遇美男的事情,就這樣告一段落,成為墨九狸他們進入萬獸森林的第一段插曲,誰也沒有多想……

幾個人繼續趕路,因為時間來得及,他們也沒有太趕,累了就休息,不累就繼續,大概過了兩個多月的時間,他們已經到了萬獸森林的內圍了……

穿過內圍就是另一邊的萬獸森林中圍,然後是外圍,然後就除了萬獸森林了……

而且,到了內圍深處,幾人也發現這裡面的魔獸數量和等級都強了一點點,好在前面他們都的不慢,現在即便速度放慢了不少,也是來得及的……

進入內圍后,寶寶就再也沒有出手的機會了,因為隨便一隻兔子,實力都比寶寶強悍,這讓寶寶十分的不爽,感覺自己被打擊了…… 很多人以爲,心理治療是教導別人怎麼去處理問題,這是過於簡單的想法。當然有教育成分,但心理治療不是教學,比教學有趣多了。高道行的治療大師,一般說話不多,也不以爲自己對別人的問題有一定的答案。但是他們對人生的種種事情有特別的看法,他們的一舉一動,往往爲求醫者帶來新的體會。與君一席話,茅塞頓開,其中過程有時像高僧談禪。

現時治療的派別很多,也有不主張過多談話的。這世紀被公認爲奇才的米爾頓.艾瑞克森是策略派(gic)的始創人。他認爲:語言所能表達的東西是很有限的,人越談得多,越不能自拔。 醫不小心:帝少的天價寵兒 如果心理治療的目的是使人有所改變,則少談爲妙。

艾瑞克森小時候在農場長大,有一次見他的父親拉牛往前,用盡力氣,那牛就是不動。父親叫艾瑞克森來幫手,艾瑞克森抓着牛尾巴,向相反方向一扯,牛就乖乖的向前走了。策略派的道理,就是怎樣找到那一下扯力,令人不知不覺的就範。

因此,艾瑞克森的治療個案,都是十分清新有趣的。其中有一個非洲紫羅蘭皇后的個案,讓人印象深刻。

一次,艾瑞克森到美國中南部的一個小城講學,一位同僚要求他順道看看他獨身的姑母。同僚說:我的姑母獨自居住在一間古老大屋,無親無故,她患有極度的憂鬱症,人又硬皮,不肯改變生活方式,你看有沒有辦法令她改變?

艾瑞克森到同僚姑母家去探訪。 妻子的外遇 發現這位女士比形容中更爲孤單,一個人關在暗沉沉的百年老屋內。周圍找不到一絲生氣。艾瑞克森是位十分溫文的男子,他很禮貌地對這姑母說:你能讓我參觀一下你的房子嗎?姑母帶着艾瑞克森一間又一間房間去看,艾瑞克森真的想參觀老屋嗎?那倒不是,他是找一樣東西!在這老婆婆毫無生氣的環境裏。他想找尋一樣有生命氣息的東西。終於在一間房間的窗臺上,他找到了幾盆小小的非洲紫羅蘭——屋內唯一有活力的幾盆植物。姑母說:我沒有事做,就是喜歡打理這幾盆小東西,這一盆還開始開花了。艾瑞克森說:好極了!你的花這般美麗,一定會給很多人帶來快樂。你能否打聽一下,城內什麼人家有喜慶的事,結婚、生子或生日什麼的,給他們送一盆花去,他們一定會高興的不得了。

姑母真的依艾瑞克森所言,大量種植非洲紫羅蘭。城內幾乎每個人都曾經受惠。不用說,姑母的生活大有改變,本來不透光的老屋,變的陽光普照,充滿彩色鮮明的小紫花。一度孤獨無依的姑母。變成城市中最受歡迎的人。在她逝世時,當地報章頭條報道:全市痛失我們的非洲紫羅蘭皇后:(urn)。幾乎所有人都去送葬,以報她生前的慷慨。

若風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艾瑞克森的一次探訪,就改變了這位老婆婆的下半生,幾句輕描淡寫的話,就有千軍萬馬的威力。難怪他是這世紀傑出的一代宗師。

一位年輕人帶着妻子來見艾瑞克森,他說:“我愛我妻子,我不想失去她。但她和我的一個朋友背叛了我……我知道這事已經一個禮拜了,儘管如此我還是愛她,我不想失去我們的兩個孩子。我確信婚姻還是可以繼續的,我也確信她對自己的荒唐行爲有了認識。”

我用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證實了丈夫所言確實發自肺腑。他原諒她。想留住她,他已經嚴肅思考了自己的婚姻和孩子,也對現實情況進行了評估。於是我對他說:“好的,現在你去隔壁房間吧,關好門。找些書看看。”

現在只剩他的妻子和我了,她說:“我希望你明白,我丈夫並不知道所有的事。其實背叛的時間已經不止一個禮拜了。”

“你的意思是還有其他男人?幾個?”

“我可沒那麼說啊。”

“你希望我瞭解的比你丈夫要多吧。究竟幾個男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