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月千歡點頭,繼續道:「先生你還沒回答我之前的問題。」

「這,的確龍鳳榜沒有年齡限制。但你這小娃娃這般年幼,怎麼能參加龍鳳榜?這是必死無疑的!」

「多謝先生的好心。但霽華不怕!也沒有誰能殺我。」

霽華抬頭挺胸,驕傲矜持。

雲夜排隊在霽華的身後。他開口:「有勞先生為霽華登記。」

浮蹤客看傻眼了。

他早就報名了。不過現在等在邊上。看見霽華去報名,浮蹤客只覺得月千歡他們是瘋了!

霽華才多大,居然參加龍鳳榜?

還不等中年男人回答。人群中躁動起來。

有人高聲嘲諷道:「真是天下之大,什麼人都有。一個奶娃娃參加龍鳳榜,這是鄙視我們所有人嗎?」

「沒錯。他不能參加龍鳳榜!」

「哼。參加了,可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宰了這麼好看的奶娃娃。」

七嘴八舌的嘲諷,充滿惡意。

雲夜眸光一戾,抬頭看向月千歡。月千歡搖搖頭,嘴角勾著雲淡風輕的微笑。

只見霽華冷著小臉,轉身看向人群。「你們誰對我有意見,站出來!」

「哈哈哈,怎麼的。你這奶娃娃還要凶人了?就是老子有意見,怎麼著?」 虎背熊腰的大漢一站出來。對比霽華那矮小的個子,令人心頭一緊。

然而下一秒,震驚所有人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霽華腳尖一點,粉嫩小巧的拳頭一握。朝大漢砸出去!

大漢毫不在意。環手抱胸哈哈大笑:「奶娃娃,就你這樣秀氣的拳頭也想……」

「砰!」

霽華眼眸中閃過冰冷的金色光澤。

他的血脈中,力量沸騰匯聚到拳頭上。這是血脈之力,純粹的力量!

「咔擦——」令人牙酸的骨碎聲。

眾人目瞪口呆,傻眼看著大漢倒飛出去。砸在人群中,還帶倒了一堆人。一個個哀嚎,半天爬不起來。

這力道!

「天生神力啊!」

「傳說中的霸王,也不過如此吧?可是這就是個小娃娃啊!」

「可怕!」

「哼。」霽華拍拍手。邀寵的朝月千歡咧嘴笑了笑,又看向中年男人伸出手。「我證明了我的實力,我可以參加龍鳳榜!」

「這……就算你天生神力,參加龍鳳榜也太危險了。」

「先生就快給我玉牌吧。雲夜叔叔還在我後面等著呢。」

「哎,好吧。」中年男人看看月千歡,看看雲夜。一副無聲聲討不負責的家長的眼神。

要不是他得統計報名。恐怕就要對月千歡口誅筆伐了!

讓一個奶娃娃參加龍鳳榜,這不是胡鬧發瘋嗎?

月千歡自然看見了中年男人的神色。眸光閃了閃,心底閃過驚詫。這個中年男人倒是格外的好心。

這時。那虎背熊腰的大漢爬起來。帶著一群人煞氣騰騰衝過來了。

月千歡眼底閃過冷意。開口:「雲夜,霽華交給你了。」

「嗯。」

見月千歡走來,眾人紛紛退讓開一條路。

連奶娃娃都這麼兇殘。這大人該有多厲害?

月千歡冷淡傲慢的看著大漢一眾人。不給他們開口的機會,五指張開虛空中一按。「咔擦!」

「咔擦咔擦——」

「噗!」

骨碎聲咔擦,一個眨眼間。大漢一群人,瞬間爆成了血霧。

人群大驚。紛紛驚駭看向月千歡。

這什麼境界?

一手悄無聲息的就殺了大漢他們?這一群人,好歹也是武王境界的實力啊!

月千歡緩緩勾唇。「誰還有意見嗎?」

有些人,不給一點沉痛的教訓,永遠不漲記性!

為了接下來幾天可以安靜的享受一下寧靜。月千歡沒有耐性的,直接出手殺招!

眾人面色發白。齊齊低下頭,無人敢與月千歡對視。

他們心底想的,這該不會是哪個大宗門,很久不出山的老怪物吧?看著年紀輕輕,實際早就登峰造極了。

遠處,「踏踏」傳來一陣整齊的腳步聲。

有人抬頭,「是天坤宗。」

「天坤宗來了!聽說這次龍鳳榜,是天坤宗負責!」

「哼。他們完蛋了。敢在龍鳳榜報名的地方殺人,天坤宗不會放過他們的!」

「不錯。就算她在厲害,難道能跟天坤宗斗不成?」

……

聽到眾人的議論紛紛。

月千歡挑眉。抬頭看向遠處,一群衣著華麗的人。

為首的男人鬚髮花白,脊背挺直,眼眸中闔著雷電之光。月千歡突然收到了浮蹤客的傳音。 「你們快走!這來的是天坤宗的外宗宗主,何雲雄。他可是4階武尊!要是被抓住,你們就完了!」

四階武尊?

月千歡挑了挑眉。嘴角泛起淺淺的冷意。

武元界已經強大到,隨便可見四階武尊了嗎?她倒是想,和他一戰!諸多秘寶加身,哪怕她此刻是九階武聖巔峰,也有信心和四階武尊一戰!

眾人也看到了何雲雄,齊齊變色,震驚不已。

「怎麼是何宗主?」

「何宗主身為外宗宗主,根本用不著負責龍鳳城的守衛巡邏啊?」

「管他何宗主為什麼來。反正這個女人死定了!」說話的人,不懷好意,眼中凝聚惡毒。

這樣強悍的實力。最好讓何雲雄殺了,這樣他們參加龍鳳榜就不會碰上,也好多些實力。

浮蹤客見月千歡還不走,急了。「你沒聽見嗎?月千歡,我的月大姑奶奶,快走啊!小爺我可不想看到你香消玉損!」

「我有辦法可以攔住何雲雄,你帶上霽華他們趕緊走!這何雲雄為人嚴謹,不通變換,最難纏了!」

「他可不會看在你長這麼好看,就不對你下手的。啊啊啊,他過來了!你……」

「這個距離,他聽得見你的傳音。」月千歡無語的揉了揉耳朵。

真吵!

浮蹤客當即閉嘴。

他和月千歡他們,都還不算朋友。他這個被威脅入伙的,可不想被何雲雄當做同夥給抓了。

有些急切的看了看月千歡,浮蹤客嘆口氣。看來很快,他就可以恢復自由了。

此時,雲夜和霽華都報名完了。

走到月千歡身邊,雲夜皺眉。「沖我們來的?」

「看樣子是的。」

何雲雄氣勢洶洶走來。無形的威壓散開,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紛紛跪下埋下頭。

下跪的眾人中,唯有月千歡他們三個站的挺直,絲毫不受影響。

何雲雄直勾勾盯著月千歡,目光更火辣直接。

最終,他率領天坤宗二十多名弟子站在月千歡面前。何雲雄沉聲嚴厲開口:「你可是月千歡?」

「不錯。」

「那麼他叫霽華,這是雲夜?」

聽此,月千歡眼底閃過趣味。這是知道他們的身份?

纖纖玉指摸了摸幽光月的劍柄。月千歡嘴角笑意加深,「是我們,尊者有何指教?」

跪下的眾人,只覺何雲雄一瞬間,周身的威壓更猛烈了。咆哮沸騰的威壓,讓天地都微微變色。

就在眾人以為月千歡等人要頭灑血,身死此地。月千歡做好攻擊準備時。

何雲雄突然一拂袖。帶著一眾弟子,彎腰行禮:「本宗外宗宗主何雲雄,率領天坤宗眾弟子恭迎小師叔歸來!」

月千歡:「???」

何雲雄跟著看向霽華,目光灼熱了幾分。

「本宗也恭迎霽華小師弟!」

眾人:「????」

哈?

什麼鬼?

說好的劍拔弩張,說好的要開打了,都準備好見血了。結果這是什麼神展開?

月千歡也愣住。直到霽華扯了扯她袖子,「娘親,他好像認識我們。」

「……天坤宗的何宗主是吧,你剛剛說什麼來著?」 剛剛可能風大,她沒聽清楚。她的幽光月都忍不住要出鞘了好嗎!

何雲雄仍然是那副肅穆嚴厲,有眼含炙熱目光的樣子。他擲地有聲,雷霆陣陣道:「小師叔不解,本宗明白。」

「自從師尊仙逝前收下小師叔,小師叔就一直遊歷在外。還從未回過天坤宗!」

「我等一直遍尋小師叔您的下落。今日終聞小師叔您帶著小師弟來到龍鳳城,特此來迎接!小師叔,這裡有信物。您看!」

月千歡一瞅,嘴角抽搐。

這不是神老從月家傳承之地挑來玩的玉簡嗎?

不過看到玉簡,月千歡和雲夜頓時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聽何雲雄的意思,這估計就是神老為他們安排的身份。還真「特殊」,非同一般!

月千歡倨傲冷淡的點點頭,「原來是天坤宗的師侄。」

何雲雄七百六十多歲。而月千歡年紀輕輕,叫他一聲師侄。何雲雄不僅沒有生氣,尷尬,反倒更加激動了。

握著的拳頭緊了緊,才忍住情緒。

何雲雄起身,脊背挺直,不怒自威。「小師叔剛來龍鳳城,還沒有落腳的地方吧?師侄我已經準備好了住處,請小師叔和小師弟前去。」

「好啊。」

「小師叔您請!」何雲雄目光一掃。

天坤宗眾弟子畢恭畢敬的退讓開一條寬闊的路。將一堆懵逼回不過神的吃瓜群眾,全部擠到了外邊去。

月千歡邁出一步,朝人群中勾了勾手指頭。「你想去哪兒?」

「嘿嘿嘿。我沒去哪兒啊。我這不是等著你們報名完嗎?」

浮蹤客屁顛顛走過來。

他瞪大眼看著月千歡三人,好像重新認識了一番一樣。

月千歡他們和天坤宗眾人氣勢浩蕩離去。出了報名地方,登上靈船直接去龍鳳城內城。

原地,所有人傻傻的愣了許久許久才回過神。

一人乾巴巴開口:「我剛剛沒看錯吧?」

「我,我可能眼睛花了,耳朵還有點不清醒。」

「啪!」一巴掌抽他臉上。「清醒了嗎?」

「清醒了。」

「那剛剛是真的嗎?」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