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

薛流星拱手一抱,眼中儘是悲傷、後悔和困擾,他拱手一抱,正待離去之時,正好看到了那神像膝蓋上的經書,心神一動,也顧不得那麼多,知道趕快提升實力才有資格重新站在蚩靜心的面前,當下一步踏出,將那琅琊之書捲起,一瞬間離開了這裡。

一旁的蚩靜心並未阻攔,她只是幽幽一嘆,眼中泛起了一抹複雜的光芒,先前的刀意更是引動了她的內心。

在她心中,一直都以為她將薛流星當作朋友,對薛流星照顧也是憐惜對方,可她還是在方才的回憶悔恨當中,看到了一絲愛意,哪怕是一點點,仍舊是讓她道心大亂,尤其是她現在心中另有其人,這人雖佔據她心大半,可她仍舊不允許心中在有另外之人的一絲位置。


也正是如此,她才讓薛流星拿走了琅琊之書,而後閉上眼睛,斬斷了這一絲的情義,在這一絲情義斬斷之後,她的眼角滴下了兩滴淚珠。

血獅王和薛恩平因為她動搖的緣故,而走向了兩邊,如今薛恩平走入京都,以藉助一些隱藏手段謀奪血獅軍團的主導地位,而血獅王更是要借蚩靜心,來換取進階之道,獲得更高成就,以鎮壓血獅城的種種堪憂。

她說不出誰對誰錯,可她卻知道,這一切都非是左右她心中之愛的理由,她要愛的人,必須是入的她心之人。若不然,她寧願一死。

幸而蚩瞞天以死?

蚩靜心扭頭看去,心中鬆了口氣,可接著又擔憂了起來:「他到底還是難逃被追殺的命運……」

「咦?你醒了?……」

這個時候,李浩然從神像腦後走出,看了眼消失的琅琊之書和那薛流星心中頓有明意,轉而看向了蚩靜心。

蚩靜心淡淡一笑,輕柔的說道:「方才可是多謝了!」

嗡!

李浩然一步躍下,看著蚩靜心說道:「這是你們蚩族的蚩尤金甲敗神訣,還有一些輔助修鍊的丹藥……」

藏玉悄然送出,蚩靜心心神一震,雖是接住了,可心頭卻是泛起了一團濃烈的震動和興奮。

此法乃是蚩族的秘傳之術,非是蚩族血脈不得修行,如今盡數掌握在蚩族半神強者手中,蚩族的弟子若要休息,就必須想辦法拜入蚩族的半神強者之手。

蚩靜心沒有想到,蚩瞞天竟隨身帶著這部功法。

「……你能不能看看這蚩瞞天的手中,有沒有一種名叫固魔祖血丹的丹藥?」

蚩靜心握緊了手中的藏玉,激動的無法說話,許久這才心思一動,似乎想到了什麼,看著李浩然問道。

李浩然拿出蚩瞞天的藏玉,仔細探究了一下,這才拿好處了三個黑色的丹瓶,丹瓶之上印刻著一行字,正是蚩靜心所要的。

「太好了!父親得此丹藥定能夠更進一層,我在也不用成為他進階的工具了!」

蚩靜心心頭大喜,渴望的看著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一動,暗道血獅王竟會拿女兒換丹藥,可當真是一代大魔啊。不過,他也知道了血獅王府內的一些問題,也是暗暗一嘆,將這丹藥送到了蚩靜心的手中。

有此丹藥,可換蚩靜心無憂,也算是李浩然完成了對蚩靜心的承諾。

「你且速速將此法記憶,藉助我給你的輔助修鍊之法,儘快掌握此法!我去下面看看……」

李浩然心中雖在想著,可也知道輕重,看了眼滿眼興奮和激動的蚩靜心,接著拋下了一句話,轉身朝著水道的下方探去。

既然此處有更為強大的機緣,那麼他或許過去碰碰運氣。

蚩靜心聽聞李浩然的話后,心神微動,將那本蚩尤金甲敗神訣拿出,眼中閃爍出了一抹決然之意,在平復心情之後,毅然打開了此書。


此術乃是蚩族根本秘術之一,如今蚩瞞天雖死,卻也不是她能夠保住的,如今她唯有修鍊此術,倘若有些成就,或許能夠拜入蚩族半神修士之手。

如此的話,一可以解除血獅王的危機,二來可以解除因持此術,而帶來的身死之危。三或許可以幫助李浩然脫罪。

畢竟萬獸迷宮之內,廝殺是常見,你總不能只讓自己人殺別人,而不讓別人殺自己吧!

且說蚩族的律法向來嚴格,蚩瞞天因密境而死,那殺死蚩瞞天的李浩然自然不會因此獲罪。

可這律法都是強者定下來的,蚩瞞天的老師更是半神武者,對方若要為弟子報仇,又怎會忌憚律法,那東西在半神強者面前,無異於白紙而已。

正是想通了其中的關鍵,蚩靜心才平復心情,借著為數不多的時間,參悟起了那蚩尤金甲敗神訣。

而這個時候,李浩然已經進入到了這水道的最底部的空間。

水下空間頗為巨大,如同是黑洞一般,四方都是一片黑色,看不到任何的光芒。

然,在李浩然身前卻有一點光芒,這一點光芒之中蘊含著一方魔宮。

魔宮浩大,總共有九千多重,看樣子像是一處皇家宮殿,內中布置著一座座的陣法,更有極為強大的幻陣籠罩,讓人看不清內中的真實景象。

如今李浩然正站在這光點之外,手持著破禁神符,心中生出了一股猶豫。

眼前的宮殿內固然會有一些豐富的寶物,可內中也同樣蘊含著一股怨念。

這股怨念極為深重,若非是他的浩然正氣因鑄就天脈發生了變化,他也不會察覺到。

陰寒冰冷之氣,讓人頭皮發麻。

他可以肯定的是,這裡面定然已經誕生出了怨靈,甚至是更為強大的鬼靈。不過,這裡面魔氣衝天,最後可能存在的還是那異化的煞魔。

怨念濃厚的地方,常常會生出煞氣鬼物,加之魔氣侵擾,這些鬼物就會發生異變,變成鬼不鬼,魔不魔的煞魔。

這種魔極為罕見,感知力極強,進攻性極強,且毫無意識,完全是各種怨念和慾望交織成的怪物,一切生靈皆可殺之。

「……那蚩瞞天既然有信心進入這裡,定是有保障!……莫非是這圓珠?」

李浩然一動,抬手拿出了一枚圓珠。

這枚圓珠正是蚩瞞天手中時刻握著的圓珠,內中蘊含著一滴魔血。


看了眼手中的圓珠,李浩然也不知道用法,不過他卻從上面沒有探究到任何控制之法,暗道這可能是要用在某個物件上的東西。

想到這裡,李浩然將那地圖拿出。

地圖所示之地就是眼前的這一道光芒內的空間,他循著上面的痕迹,一點點找去,最後在一個角落裡面,方才發現了一根石柱,這根石柱上面有一隻眼。

而那隻眼的形狀,竟和他手中的這一滴魔血相同。

李浩然見此,心中明悟,直接激發了手中的破陣神符,一躍而入。

一道光芒從李浩然身上閃過,接著李浩然就來到了這一片層疊宮殿的最外面。

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巨大的門樓,門樓後面約九里之地就是那一片宮殿。

在外面看時,這一處宮殿金碧輝煌。可站在內中一看,李浩然卻發現,這片宮殿黑牆、灰瓦,泛著一層淡淡的煞氣,讓人心生恐懼。

尤其是門樓後面和宮殿大門前的這一片地方,竟橫躺著數百具的屍體。

這些屍體存留的時間長短不一,顯然是蚩族進入內中探尋的武者之身。只是李浩然不知道,這些人為何會死在這裡。

啪嗒!

「咦?這門樓好生奇怪,竟貼滿了符道的符籙,這裡面竟還有玄黃境的手段?」

李浩然走入門樓,正待他舉頭四處觀望的時候,卻看到了門樓頂部的景象,不由讓他為之一動。 第五百三十二章加固封禁的獎勵

門樓頂部刻畫著一隻騰飛的魔龍,魔龍背生兩翼,有五爪,鱗片為墨色,油光發亮。不過這條魔龍身上盡數都是符籙。

各種各樣的符籙,雜亂的貼在龍軀之上,似乎是小兒玩鬧之舉,有似乎蘊含了特殊的規律。

符籙有魔族特有的紫符,有儒門武者以書為符的玉符之道,更有劍門的劍符,還有道家的硃砂黃符,更有妖族的千妖混血之符,亦有鬼族的鬼符,更有龍族的十二變龍文符咒。

這些符籙似乎封禁,可在李浩然眼中,更像是在幫助這貼著符文的魔龍集聚力量一般。

這其中定還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李浩然心中想著,他抬手在空中一點,一道漣漪浮蕩開來,接著一隻墨傀被他繪畫而出。

轟!

墨傀被化出,經天地元氣的改造,化實為了一個石頭人,這個石頭人高兩米,渾身散發著一股武宗級的力量。

啪嗒!啪嗒!

石頭人落地拱手一抱,接著走出了門樓。

嗡!

就在石頭人走出門樓的那一顆,一股細微的空氣震動在門樓頂部的符籙之下泛出,接著李浩然赫然發現,頭頂上那雜亂的符籙正閃爍著一團光芒,將那魔龍送到了前方宮殿正門之前。

魔龍漸漸顯化出來,發出了一聲咆哮之吼,那一雙眼睛緊盯著前方的石頭人,似乎並未看到李浩然一般。

轟!

一道吐息從魔龍口中噴出,接著魔龍那巨大的身軀徑直朝著石頭人撲來。

這一擊石頭人並未反抗,而是在李浩然的控制下,化成了一團元氣,在那魔龍吐息之力下消失。

石頭人消失,那魔龍身上魔光一閃,復又消失在了原地。

李浩然抬頭看去,只見那魔龍復又回到了門樓頂部之上。

「移神生殺萬符天引之術?」

李浩然心有所悟,想到了先前修鍊時,吸收的一步符引天書中的一種陣符之術。此術藉助符文之力控制某種生物,然後封禁在隱蔽之地,作為守護洞府抑或是墓穴的一個禁制。

不過,此法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倘若有人能夠破開保護符籙的符文之力,將符籙揭開的話,那此術也就被破了,禁錮在內中的生命也會跟著消失。

想到這裡,李浩然身形一動,一躍而起,抓住了房梁,小心挪移到了這條魔龍一側,抬手朝著前方的符文抓去。

嗡!

手還未落到符文上,就被一道無形力量托起,緊接著一股精神攻擊力量,透過李浩然的手侵入了他的體內。

李浩然體內光芒一閃,那一道精神力量被他瞬間破去,接著他手中浩然正氣凝聚而出,化作了一團柔和的光芒。

浩然正氣和這符文之力相互接觸的時候,那符文之力竟如同放在篝火上灼烤的冰一般,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消失著。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符文之力消失,李浩然成功將符籙解開,那禁錮在內中的魔龍也因此化為了灰飛。

啪嗒!

再一次落地,李浩然從容走上前去,來到了那一重宮殿門前。

吱呀!

宮殿的大門上沒有一絲的灰塵,在李浩然剛剛臨近時,自行打開,露出了內中的景象。

這是一座大殿,擁有十丈之高,內中供奉著一座魔像。

魔像如同人間帝皇,穿著黃袍,帶著玉冠,坐在一個碩大無比的王座上,雖然沒有任何靈性,卻帶著一股霸氣之風。

魔像下有一香案,上面燃著長明燈,長明燈下有一白色的布條,布條存在十分久遠,乃是用上古寒蠶絲織成,用紫色的魔血,寫下了幾個古老的魔族文字。

「冥死之魔,禁忌封禁之地!亂入者,有死無生,有去無回!」

二十一個字清晰可見,猙獰可怖,散發著一股令人心寒的力量,李浩然非是魔族之人,對於這些禁忌並不在意,徑直走到前方,抬手放在了這白布之前。

嗡!

筆墨華氣書運轉,布條上的力量被他吸收,讓李浩然看到了一個散發著濃烈純陽之氣的魔族,此魔族的身形和這裡的神像一般,不過它寫下這些字的時候,卻顯得極為倉促。

精神之力極為磅礴,能夠顯現出來光影的,莫不是那些擁有極大願力之人,就是那些心有執念,特別眼中的人物。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