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宗主。」

炎陽宗眾人聽了葉陽的話,都覺得心情澎湃,能有這樣關心宗門的少宗主,夫復何求?

「少宗主,沒想到少宗主居然突破到了二次蛻凡的境界。」

「少宗主神氣境就能擊殺一次蛻凡,聽說剛突破到一次蛻凡又殺了二次蛻凡的鄧權和申天屠,眼下少宗主二次蛻凡,說不定還真能殺死三次蛻凡的高手呢。」

「聽說少宗主捨己為人,從歃血魔陣中拯救了諸多門派的天才弟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沒有人否認,這個消息肯定是真的。」


「少宗主太帥了,威武霸氣!」

眾多弟子興奮起來,有弟子疑惑道:「對了,少宗主,眼下狩獵大會並沒有結束,應該這兩天就會進行最後的決賽,以少宗主的修為,就算不能取得第一名,也能在決賽上大放異彩,少宗主打算怎麼辦,要不要繼續參加狩獵大會?」

「狩獵大會,我當然會繼續參加。」

葉陽看見炎陽宗沒事,就準備回隱龍城繼續參加狩獵大會,畢竟狩獵大會也是一個機會,憑藉這個機會不但能讓炎陽宗揚名,甚至如果他取得第一名,還能成為乾天學院的聖徒。

到時候擁有這個身份,就再也沒有人敢欺負他炎陽宗。

這是葉陽內心的打算,打算回隱龍城,將狩獵大會的第一名拿下。

他還真不信,憑藉他如今的修為,就算不使用九轉龍神訣的力量,諸多試煉弟子中又有何人是自己的對手?

葉陽認為,自己取得第一名如探囊取物,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你們放心,我肯定能在狩獵大會上大放異彩,壯大炎陽宗。」

葉陽對眾人道,就看見方鶴似乎要對自己開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他知道方鶴想對自己問什麼,無非是方妙音的事情,他揮退了眾人,隨後在議事大廳中,把方妙音的遭遇告訴了方鶴。

「什麼?妙音體內的武魂又爆發了?」

方鶴臉色一變,似乎早就知道方妙音的武魂會爆發。

葉陽對此並不奇怪,方妙音是方鶴的女兒,他這個父親知道自己體內女兒的武魂有什麼異變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

「我早就知道妙音體內的武魂時不時會躁動,以前爆發時所產生的冰霜寒氣我還能壓制,如今沒想到已經嚴重到了這種程度。」方鶴臉上也不知道是喜是憂:「也好,妙音被雲頂天宮的人帶走了也好,相信以雲頂天宮那樣的大勢力,肯定能找到辦法壓制妙音體內的武魂,徹底解決後患。」

「方長老,你放心,那個雲頂天宮的人帶走妙音師妹,只會對妙音師妹有好處,不會害她。」葉陽也有些自責:「都怪我,都怪我沒有實力,如果我實力夠強,當時就能控制妙音師妹體內的武魂了,也不至於什麼事都不能做。」

「少宗主,你無需自責。」方鶴道:「以少宗主的修鍊天賦,相信不會呆在南域這個渺小之地,要前往中域那個真正的武道界闖蕩吧?」

「沒錯,等解決一切,把宗門安頓好,我就會前往中域闖蕩。」


葉陽點點頭,臉上有著思念:「我前往中域,主要是前往不老神林尋找我消失的父親。」

「少宗主,你若是前往中域,希望能幫忙照顧一下妙音。」方鶴道:「葉陵宗主洪福齊天,相信不會有事,只是因為某種原因暫時不能回來,相信以少宗主的本事,肯定能找到蛛絲馬跡,找到葉陵宗主。」

葉陽也這麼認為,自己的父親並沒有死,雖然父親前往中域的不老神林為他尋找靈藥就沒有了蹤跡,而且一消失就消失三年,但葉陽始終認為,自己那偉岸父親不可能輕易出事,肯定在某個地方等待自己,等待自己的出現。

「方長老,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妙音師妹,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


葉陽對方鶴拍了拍胸脯,隨後就離開了議事大廳。

本來他見到炎陽宗並沒有事,應該就要立即前往隱龍城,參加接下來最後的擂台賽。

但他想了想,若是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炎陽宗被什麼敵人找上門來的話,到時候自己恐怕要內疚一輩子。

因此他決定暫時不前往隱龍城,先留在炎陽宗,將九轉金丹煉製出來再說。

九轉金丹的所有材料,在狩獵大會的前幾場試煉中已經被葉陽湊齊,葉陽現在打算煉製九轉金丹,就是想要在今天將炎陽宗的實力提升。


炎陽宗的確太弱了,連一名坐鎮的蛻凡境高手都沒有,在這個大陸,沒有蛻凡境高手坐鎮,就真的是不入流勢力。


葉陽煉製出九轉金丹,就是想把方鶴趙乾等幾名修為靠前的長老,讓幾人成功蛻凡,達到蛻凡境。

這樣他離開炎陽宗前往隱龍城,就算有敵人殺上門來,憑藉他留下的寶物,應該也能牽制住敵人一會兒。

「我將修羅之翼施展到極致,從隱龍城回到炎陽宗,用不了一個時辰。」

葉陽盤坐在煉器房裡,喃喃自語著:「就煉製九轉金丹,把方鶴等幾名長老的修為提升到蛻凡境,再給幾人留下傳音玉簡,留下幾件靈器以及諸多符籙等寶物,就算趁我不在的時候雲風海申天坤兩人殺上門來,憑藉我留下的東西,炎陽宗應該也能堅持一會兒。到時候我收到傳音玉簡的消息,一個時辰趕回來足夠了!」

一切都計劃好了,為了避免炎陽宗出事,葉陽幾乎把一切都盤算好,不能讓炎陽宗有半點陷入危險的可能。

「主人,你留下了如此多的寶物,若是還擔心炎陽宗的安危,可以布置一座防禦陣法。」

就在葉陽喃喃自語的時候,腦海里突然響起了小妖的聲音。

「防禦陣法?」

葉陽眼前一亮,「對了,自己怎麼把陣法忘了?龍王塔里寶物不計其數,難道還沒有幾座強大的防禦陣法?有防禦陣法在,就算有敵人殺上門來,若是破不開陣法,又能把陣法里炎陽宗的弟子怎麼樣?」

「主人,你目前的修為,只能布置一些低級陣法。」小妖道:「不過憑藉低級陣法,也能防禦三次蛻凡的高手了,龍王塔里有一道『金剛防禦陣』,大約能防禦三次蛻凡連續不斷半個時辰的攻擊。」

「半個時辰?足夠了。」

葉陽暗暗思索,「有那什麼『金剛防禦陣』,再加上我留下的寶物,完全可以不用懼怕有敵人殺上門來。」

能殺上炎陽宗的人,估計也只有黑蓮教和雲峰宗,外加一個南宮月,不過南宮月正在參加狩獵大會,因此葉陽最大的擔心,是申天坤和雲風海兩人。

還好眼下他心中懸著的石頭終於放下,憑藉金剛防禦陣,再憑藉方鶴等人聯合起來用寶物對敵,要阻擋兩人一個時辰又有何難?

而在這一個時辰,自己就能聞訊趕回炎陽宗,到時候一切的敵人,都是死路一條。

當然,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葉陽的計劃,他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敵人會殺上門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以防萬一。

「眼下,我還是煉製九轉金丹,將方鶴等幾名長老的修為提升到蛻凡境,就立即動身前往隱龍城,參加狩獵大會最後的決賽。」

葉陽安靜下來,將儲物袋裡的藥材拿出,準備開始煉製九轉金丹。(久等了,吐血大爆發十更,雖然遲了一個小時,不過終於完成了,十更!我的天。希望以後還會有今天的瘋狂,求支持) 砰砰砰!

一株株靈藥,在葉陽的強大元力下炸裂成了一團團粉末。

煉製九轉金丹有兩種方法,其一用丹爐,先把所有藥草煉化為藥液,再進行融合,其二就是直接用強大元力將靈藥蒸發成藥粉,剔除其中的雜質,再將所有藥粉進行融合,也能煉製出九轉金丹。

第一種方法更為保險,但煉製的時間就很慢,通常需要一兩天才能結束。

而第二種方法則可以把這個時間大大縮短,但若是對元力沒有強大控制,常人根本不敢擅自使用這種方法,因為一旦失敗,就會浪費所有的靈藥。

眼下葉陽最缺的就是時間,這一兩天內還有隱龍城的最後決賽在等著他,他哪裡有時間慢慢用丹爐煉製,直接選擇了最快捷的方法。

當然,他並非魯莽行事,而是他對元力的控制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造詣,幾乎爐火純青,尤其運轉九轉龍神訣后,龍神氣息微微一施展,所有的靈藥基本上就全碎了,而雜質自然而然也被蒸發乾凈。

煉製丹藥的過程,再次讓葉陽體會到了九轉龍神訣的神奇,體會到了這門功法的強大。

時間一晃,所有的靈藥全都在葉陽的元力下化為了粉末,五顏六色,最後融合為一起,在空中顯現出了十顆丹藥的胚胎,居然葉陽想要同時煉製十顆九轉金丹。

「我這十顆九轉金丹,沾染了我身上龍神的氣息,能將藥效發揮到最大。」

葉陽運轉九轉龍神訣,不停地將遠古巨龍似的元力傳遞而出,加持在身前懸浮的十顆丹藥之上。

半個時辰后。

砰!

其中一枚丹藥突然炸開,爆炸產生的強烈元力將整個煉器房都震得嗡嗡作響。

「炸丹了。」

葉陽臉上並沒有失望,因為在炸丹的同時,其餘九枚丹藥的胚胎徹底成形,顯現出了耀眼的靈光以及沁人心脾的香氣。

「大功告成,沒想到我第一次煉製丹藥,成功率就高達九成,煉製出了九顆九轉金丹!」

嘩。葉陽大手一抓,就能身前懸浮的九枚九轉金丹抓在手中,本來尋常的九轉金丹只是普通的淡金色,但葉陽手裡的九枚九轉金丹,全部都是耀眼的金色,品質達到了最純凈,是極品丹藥。

「主人,這也是你擁有九轉龍神訣,成功率才如此高,才能煉製出如此純凈的丹藥。」

小妖的聲音響了起來,「不過就算擁有九轉龍神訣,第一次煉丹的成功率也不能如此高,不愧是主人。」

「九枚九轉金丹,可以讓我炎陽宗多出九個蛻凡境高手!」

葉陽神情激動,終於,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若是放在以前,炎陽宗多出這麼多蛻凡境高手他幾乎想都不敢想,現在一切就要實現,而且是他親手完成。

看著自己的宗門漸漸壯大,這種一件極為自豪的事情。

「走,去把方長老他們聚集起來,我就用雨露靈泉加上九轉金丹,一舉創造出幾個蛻凡境高手!」

嗖的一聲,葉陽就竄出了煉器房。

外面夕陽西下,晚霞染紅了半邊天。

黃昏時刻,蕭條景象,炎陽宗上下卻顯得十分興奮,因為不但他們擔心的少宗主葉陽安然無恙的回來了,而且葉陽修為再次突破,達到了二次蛻凡的境界。

甚至就在剛才,葉陽傳出消息,要大大提升宗門的實力,讓炎陽宗多出幾名蛻凡境高手。

聽見這個消息的弟子,全都炸了。

「你們聽說了嗎?少宗主說要讓炎陽宗多出幾名蛻凡境高手,是真的還是假的?」

「當然是真的,少宗主一言九鼎,怎麼可能會有假?」

「想要蛻凡何其困難,少宗主要怎麼樣才能讓我們炎陽宗出現蛻凡境高手?」

「看著吧,此次少宗主強勢回歸,強大簡直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或許擁有我們不知道的手段呢。」……

在這議論之中,幾乎炎陽宗所有的弟子,再次聚集在了內門廣場上,所有的目光,此刻都凝聚在了內門廣場深處的方向,那裡,是炎陽宗的議事大廳。

此時,議事大廳里,有九尊炎陽宗修為靠前的人物。

大長老方鶴,二長老趙乾,三長老楊銘……五位長老,都擁有築基七重以上的修為,而剩餘的四人則是炎陽宗弟子,幾乎都是核心弟子,羅馳,楊毅,李猛,還有參加狩獵大會在南宮月等人手裡身受重傷回歸的陳東,赫然都在其中。

「今天,我將你們所有人聚集在這裡,所為何事,想必你們都知道了吧?」

葉陽望著眼前的七人,淡漠開口,無形之間身上就透露出一種深不可測的威嚴。

「知道了,少宗主把我們聚集在這裡,是想讓我們成功蛻凡?」

此時的楊毅羅馳兩人簡直受寵若驚,本來他倆只是尋常的外門弟子,但在葉陽和江虎對陣之中,選擇站到葉陽這一邊,因此從葉陽那裡得到了諸多好處,在葉陽的幫助下突破到築基六重成為核心弟子已經很讓他們欣喜了,沒想到葉陽居然把他們集結在這裡,要幫助他們蛻凡,這讓兩人幾乎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感覺很不真實,前來議事大廳的路上,楊毅羅馳甚至拳腳相向,要看他倆到底是不是在做夢。

不僅羅馳兩人受寵若驚,幾乎在場所有人都受寵若驚,駭然的同時又有些欣喜。

就在眾人欣喜的時候,方鶴髮出了詢問:「少宗主,我經脈固化,要蛻凡難如登天,何況這裡還有幾名修為只有築基六重的弟子,要蛻凡就更加困難了。」

「方長老不必擔心,你經脈再固化,我也能為你洗筋易髓,今天,就在今天,我至少也要讓炎陽宗多出三名蛻凡境高手。」

葉陽自信滿滿,目光掃了眼議事大廳里的九人,道:「方長老,趙長老,還有陳東,你們三人都有築基八重以上的修為,今天務必成功蛻凡。剩餘的人都是築基六七重,的確太弱了,不能短時間裡成功蛻凡,但以我的手段,能將築基六重的修為提升到築基九重,以後慢慢修鍊,等境界穩固,再配合九轉金丹,就能成功蛻凡。」

「九轉金丹,少宗主,什麼是九轉金丹?」

陳東盯著葉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才十餘天沒見,在他眼裡本來就強大無比的葉陽,現在變得更加強大,已經達到了他無法想象的地步。

「九轉金丹,是我偶然得到的一種古方,可以煉製出來一種築基九重神氣境武者服用后,就能百分百成功蛻凡的丹藥。」葉陽解釋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