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峰山,撞擊。」巫白骨劈出的兩道凌厲斧芒襲來,雲天羽立即祭出了巨峰山,控制巨峰山重重的撞擊到了兩道凌厲斧芒上,硬生生撞碎了襲來的斧芒。

「中品天器!」看到撞碎自己劈出斧芒的巨峰山,巫白骨深邃的眼眸中立即投射出炙熱之色。

「你們都愣著幹什麼,還不給我一起出手殺死他。」目光貪婪的巫白骨大聲命令道,想要迅速擊殺雲天羽,掠奪巨峰山。

但就在傷痕纍纍的千巫教分舵眾高手一起攻擊向雲天羽時,雲天羽迅速的取出了關押著人面鬼蛛的乾坤戒指,將二十八隻基本恢復傷勢,暴躁不已的人面鬼蛛釋放了出來。

二十八隻人面鬼蛛一釋放出來,立即遭到千巫教分舵眾高手的攻擊,一下子激怒了暴躁的人面鬼蛛。

在七級地獸等級的人面鬼蛛帶領下,狂躁的人面鬼蛛瘋狂的攻擊向了千巫教分舵眾高手,僅僅一個照面,就有十餘名千巫教分舵眾高手被人面鬼蛛殺死。

「不好,是人面鬼蛛,大家快閃!」看到雲天羽釋放出來的人面鬼蛛,巫白骨內心一顫,立即大聲命令道。

「嘶嘶嘶!」身體中的凶性完全被一股股噴濺出來熱血激發出來的人面鬼蛛看到驚慌的眾人想要逃跑,立即噴射出一道道蛛絲,纏繞住了想要逃跑的眾人身體,然後迅速的施展強大的吞魂能力,瘋狂的吞噬他們的靈魂。

「可惡!」被七級地獸等級人面鬼蛛苦苦糾纏住的巫白骨看到自己一名名屬下被人面鬼蛛吞噬掉靈魂命喪黃泉,發出了憤怒的咆哮聲,將一對巨斧舞動著好似風輪一般,兇猛的劈斬一隻只近身的人面鬼蛛。

「嘶嘶嘶!」連續遭到一道道鋒利斧芒攻擊,無法靠近巫白骨施展吞魂的七級地獸等級的人面鬼蛛劇烈抖動了一下身體,釋放出數萬根色彩斑斕,蘊含劇毒的蛛絲,籠罩向了巫白骨,奮力的纏繞住了巫白骨舞動的一對斧頭。

「去死吧!」自己舞動的斧頭被人面鬼蛛釋放的蛛絲纏繞住,巫白骨迅速在乾坤戒指中取出了三顆漆黑色的自爆珠,用力的扔向了人面鬼蛛。

「轟轟轟!」三聲巨響,三顆自爆珠在攻擊到人面鬼蛛身體上時突然自爆,強大的自爆力量瘋狂的破壞著人面鬼蛛的身體,將它轟成了重傷。

「唰唰!」扔出三顆自爆珠重創了等級最高的人面鬼蛛,巫白骨又將自己身藏的最後兩顆自爆珠取了出來,扔向了聚集著五隻正在施展吞魂的人面鬼蛛,將它們轟成了重傷。

耗費了珍藏的五顆自爆珠,巫白骨整個身體與兩把巨斧融合在了一起,化成了兩道急速飛馳的斧芒,劈開了一道道粘稠的蛛網,快速的向千殺堂大門處移動,想要依靠自身的實力突圍離開。

但就在巫白骨人器合一殺出重圍的一瞬間,一道濃烈的危機感出現在了他的內心深處。

「嗡!」的一聲,一道幽綠色的光芒閃動了一下,藉助時空夢境振幅了六倍速度,化作速度影子的雲天羽手持冥蛇劍刺向了巫白骨的咽喉,想要將他的咽喉刺穿,了結性命。

「刀山斧!」危急時刻,內心提前出現預感的巫白骨迅速的施展上品地訣進行攻擊,一道道威猛的斧芒連續的劈斬向了雲天羽,根本不給他近身的機會。

「雷動山河劍!」被巫白骨施展的刀山斧逼退,雲天羽果斷的變招,劈出了破壞力量可怕的雷光劍山,轟擊到了吞吐襲來的道道斧芒上,引發了一股可怕的毀滅力量,硬生生將六級道聖境界的巫白骨逼退了回去。

「上品天技!」雙臂被雲天羽施展雷動山河劍震得發麻的巫白骨一臉驚詫的看著被震退的雲天羽,驚呼了一聲。

「巫白骨,你果然好實力,這樣都殺不死你。不過面對今日局面,你覺得你還有命離開嗎?」刺殺失敗,雲天羽並不沮喪,冷冰冰的看著臉色煞白,消耗明顯的巫白骨,低沉的問道。

「難道刺殺我千巫教分舵的刺殺不是千殺堂的殺手而是你。」從剛剛雲天羽刺殺中察覺到端疑的巫白骨面色難看的問道。

「巫白骨你很聰明,殺你千巫教分舵高手,嫁禍給千殺堂的人正是我。」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痛快的點頭承認道。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們並沒有如此大的深仇大恨吧。」巫白骨雙眸噴火的看著罪魁禍首雲天羽,咬牙切齒的質問道。

「深仇大恨?難道你們平時殺人,只殺有深仇大恨之人嗎?」雲天羽冷冷的反問道。

「嘶嘶嘶!」就在雲天羽與巫白骨對話之際,數只人面鬼蛛快速的向巫白骨靠近,向他發動了圍攻之勢。

當數只人面鬼蛛吐出的一道道蛛絲縱橫交錯的纏繞向巫白骨時,一隻六級地獸等級的人面鬼蛛突然施展吞魂攻擊向了巫白骨的靈魂。

雖然雲天羽無懼人面鬼蛛的吞魂攻擊,但靈魂中沒有時空夢境存在的巫白骨卻十分懼怕,為了不讓一道道吞魂黑絲鑽進自己腦袋中吞噬自己靈魂,巫白骨整個身體高速的迴旋,化成了一個巨大的陀螺,強行劈斬近身的吞魂黑絲。

「巨峰山,墜落。」巫白骨化成陀螺雖然抵擋住了吞魂黑絲的攻擊,但卻無法顧及雲天羽,雲天羽抓住機會,控制巨峰山變化成迷你小山摸樣,重重的墜落下來,砸到了巫白骨化成的陀螺上方,將他砸成了重傷。

巫白骨被巨峰山砸成了重傷,數只發狂的人面鬼蛛立即躍到了他身旁,伸出長長的毒牙,咬住了巫白骨的身體,大量的毒液瞬間流遍了它的全身。

「不不!」身體中注入了大量的毒液,巫白骨立即感覺到身體出現了麻痹,發出了絕望的大喊聲。

不過在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可以救他了,隨著毒液完全麻痹了巫白骨的全身,數只發狂的人面鬼蛛紛紛施展吞魂,滲透進了巫白骨的腦袋中,吞食了他的靈魂。

六級道聖境界的巫白骨身死,巫墨等人更加恐慌,大約一炷香的時間過後,千巫教分舵此次前來的四名道聖,百餘名道宗、道靈境界高手所剩無幾。

就在雲天羽想要將苦苦掙扎的數名千巫教分舵高手擊殺時,大魔王敏銳的感知力突然察覺到危機,立即傳音給雲天羽道:「天羽,有道尊高手出現,速速瞬移離開這裡!」

「道尊!」聽到大魔王傳音告知,雲天羽果斷的捨去攻擊力強悍的人面鬼蛛,不惜餘力的連續施展瞬移,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堆積如山,血流成河的千殺堂。 「唰!」一道速度影子劃破長空,出現在了靳家府高大的府牆上,閃動著猶如星辰一般的眼睛,不斷掃視整座靳家府。

「上面風大,閣下既然來了,下來一敘吧。」藉助大魔王強大的感應力,確定神秘道尊高手的方位后,手持月光石,映亮周圍空間的雲天羽冷冰冰的說道。

「嗯!沒想到你一個小小的七級道宗,竟然可以發現我的蹤跡。」收斂了氣息,整個身體與黑夜融合在一起的神秘高手被雲天羽道破了行蹤后,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身體微微一閃,降落到了雲天羽、靳元潮等人面前。

就在神秘道尊高手現身後,千殺堂堂主、副堂主以及三隻人面鬼蛛也出現在了靳家府大堂外,目光冰冷的看著雲天羽等人。

「千殺,是你!」當靳元潮看到神秘道尊高手身後的千殺堂堂主時,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

「靳元潮,我真是小瞧你們靳家了,你竟然敢請高手對付我千殺堂,今天我要不殺光你靳家族人,絕不為人。」面色陰沉的千殺好似一匹受傷的孤狼,目光陰冷的看著靳元潮,惡狠狠的說道。

「閣下也是千殺堂的人?」雲天羽沒有理會滿身殺意的千殺,目光直視著神秘道尊高手,面色不善的質問道。

「我不是!我只是他的一位朋友。」神秘道尊高手看到雲天羽面對自己,不但沒有留露出懼意,反而露出了一絲怒氣,有些意外的說道。

「你不是千殺堂的人來這裡湊什麼熱鬧。你很喜歡管閑事嗎?你很喜歡晚上出來嗎?」面色不善的雲天羽毫不客氣的喝斥道。

而靳曉丹聽到雲天羽生氣的喝斥,精緻的臉龐上立即浮現出醉人的紅暈。

「轟!小子,你知道你在給誰說話嗎?你以為你表現得強勢一下,我就會饒你性命,告訴你,今天你們一個人也休想活著離開。」被七級道宗境界的雲天羽當眾喝斥,神秘道尊高手神情一怔,緊接著一股可怕的威壓氣息在他身體中爆發了出來,惡狠狠的說道。

「道尊,此人是道尊高手。」並不知情的靳元潮感覺到神秘道尊高手散發出的可怕氣息,臉色立即變了,內心緊張了起來,不斷拿目光尋找鶴天涯和地昊鳴。

「影大人,不要和他們廢話了,讓我將他們全都殺了吧。」離突破一級道尊境界只有一線之遙的千殺有些控制不住內心的怒火,一臉森然的說道。

滅絕師太的美麗春天 千殺聲音剛落,一道模糊地殘影好似鬼魅一樣突然出現在了他身旁,輕輕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一道骨骼碎裂聲傳了出來。

「啊!」自己肩膀骨頭被人輕輕一拍擊碎,千殺立即發出了痛苦的大叫聲,整個人受到了極大驚嚇,就想迅速閃避。

不過當千殺全力閃避的一瞬間,千殺感覺自己腳下大地中傳出了一股強大的吸力,牢牢地吸住了他的雙腳,使得他根本無法移動身體。

「咔嚓!」緊接著,閃現在他身後的地昊鳴又拍了一下千殺另一個肩膀,將他另一個肩膀骨頭也拍碎了。

「找死!」神秘道尊高手看到千殺有危險,毫不猶豫的祭出了血紅色長劍,將自身的速度提升至巔峰,劈出了一道凌厲的劍光,攻擊向了突然出現在千殺身後的地昊鳴,神秘道尊高手劈出凌厲的劍光襲來,一道鋒利的長劍劃破漆黑的夜空,一劍絞碎了劍光,刺向了他的胸口。

「嗡!」鋒利長劍絞碎劍光刺來,神秘道尊高手果斷將異變元嬰之力灌注到手中血紅色長劍中,兩個尖細的劍尖頓時撞擊到了一起,一道道能量光暈瞬間激蕩了出來。

「蹬蹬蹬!」感受到鋒利長劍中傳出的可怕力量攻擊,神秘道尊高手整根手臂震得發麻,身體不受控制的連續後退,一口鮮血差點噴洒出來。

「二級道尊!以你如此年紀就修鍊到二級道尊境界,確實有猖狂的資本。」以速度著稱的鶴天涯刺出寒天劍擊退神秘道尊高手后,在黑夜中閃現了出來,一臉孤傲的說道。

「你們是誰?」 掠情邪少:戀上瘸子小嬌妻 感覺到鶴天涯刺出寒天劍尖傳出的可怕力量,神秘道尊高手臉上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冷冷的問道。

「我們是誰你還不配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束手就擒是你最好的選擇。」鶴天涯背負著雙手,傲氣的說道。

「啊啊!」就在鶴天涯震懾住神秘道尊高手時,五道慘叫聲在漆黑的靳家府中傳出,地昊鳴依靠強橫的實力,輕鬆將千殺二人以及三隻人面鬼蛛擊殺了。

「唰!」千殺等人身死,神秘道尊高手明亮的眼眸中閃爍出一道懼意,站在原地的身體突然化成了一道殘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在我面前你還想跑嗎?」鶴天涯看到神秘道尊高手想要逃跑,身體微微一閃,也消失在了漆黑的夜空中。

瞬息之間,一道巨大的聲響在漆黑的夜空中爆開,神秘道尊高手好似斷了線的風箏,從半空中墜落向了地面。

「地昊鳴給我好好教訓一下他,讓他知道厲害。」氣不順的雲天羽看到神秘道尊高手被鶴天涯震落向地面,立即傳音給地昊鳴下達了命令。

「轟隆隆!」接到雲天羽的命令,地昊鳴身體中立即浮現出一股土黃色能量,化成了一張能量大手,重重的擊中了墜落下來的神秘道尊高手身體,將他又轟擊到了半空中。

「雲公子,您這兩位朋友是什麼境界高手。」靳元潮看到道尊境界的神秘高手在鶴天涯和地昊鳴面前,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倒吸了一口氣,震驚的問道。

「他們是七級道尊境界高手。」雲天羽沒有隱瞞鶴天涯、地昊鳴的實力,淡淡的說道。

「七級道尊境界!」得知鶴天涯和地昊鳴的實力,靳元潮喉嚨一滾,臉上露出了驚駭之色。

靳元潮做夢也沒有想到,保護雲天羽的竟然是大陸神龍見首不見尾,擁有力拔山河,撕裂大地的七級道尊高手。

而無論什麼家族,只要家族中出現一名這等級數的高手,就可以成為王朝頂級勢力。

「他難道是大夏王朝的皇子!」想到雲天羽竟然被兩名七級道尊高手保護,靳元潮開始猜測起雲天羽的身份。

「噗噗!」好似一個皮球,被鶴天涯和地昊鳴在半空中來回擊打的神秘道尊高手承受不住二人轟出的一股股可怕力量,連續噴出鮮血,臉色變得煞白。

「有種你們殺死我,不要再折磨我了。」感覺到鶴天涯和地昊鳴的可怕,內心絕望的神秘道尊高手大聲咆哮道。

「好了,不要折磨他了,讓他墜落到我面前,我有話給他說。」雲天羽聽到神秘高手不甘的大吼聲,立即傳音命令道。

聽到雲天羽的命令,鶴天涯猶如虛幻般的手掌重重的擊中了神秘道尊高手的胸口上,將他轟擊到了雲天羽面前,把地面砸出了一個大洞。

「你現在服不服!」雲天羽俯視著口吐鮮血,傷痕纍纍,倒在地坑中的神秘道尊高手,冷冰冰的質問道。

「你,你到底想要怎樣?」身體傷勢嚴重,連抬動手臂力氣都沒有的神秘道尊高手虛弱的問道。

「我想怎樣!我看你實力還算不錯,想要收服你,不知道你願意臣服於我嗎?」雖然神秘道尊高手在鶴天涯和地昊鳴面前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但他乃是貨真價實的二級道尊高手,如果可以收服,將會大大增加雲天羽掌控的力量。

「這不可能,我是不會臣服於任何人的。」神秘道尊高手硬氣的說道。

「那你選擇死了?」雲天羽冷笑一聲,低沉的問道。

「我也不想死!不知道我還有其他選擇嗎?」神秘道尊高手強撐著站起身來,深吸一口氣,虛弱的問道。

「其他選擇!那好,我再給你一個機會,和我比試,如果你可以贏了我,我就放那你離開,但如果你無法戰勝我,那你必須乖乖臣服於我。」雲天羽與神秘道尊高手對視了一眼,感覺到他對生的渴望,沉思了一下說道。

「和你比試,贏了就能離開,輸了臣服於你,不知道你想和我比什麼?」神秘道尊高手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雲天羽,感覺雲天羽所說的比試絕對不簡單。

「比速度怎麼樣?只要你的速度可以勝過我,我就放你離開,但如果你的速度不如我,那你必須臣服我。」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說出了比斗方法。

「比速度!你要和我比速度!」聽到雲天羽比斗方法,神秘道尊高手露出了濃濃的詫異之色,任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自己輸給雲天羽的可能。

「怎麼樣,你敢嗎?」雲天羽看著一臉驚詫的神秘道尊高手,緩緩的問道。

「你真的確定和我比速度,如果我贏了,你就放我離開?」神秘道尊高手以為自己聽錯了,又詢問了一遍。

「不錯,我保證!」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保證道。

「那好,那我答應了,如果你可以在速度方面勝過我,我就臣服與你,但如果你輸了,希望你可以履行承諾。」聽到雲天羽的保證,傷勢嚴重的神秘道尊高手長舒了一口氣,果斷的點頭答應了雲天羽比斗方法。 「靳家主,我們先離開幾天,你們利用這幾天好好收拾一下,等我再回來時,我們就離開這裡前往大夏王朝。」因為神秘道尊高手等人搗亂,雲天羽興緻全無,準備找一個地方與神秘道尊高手比斗速度,將他收服。

「好!雲公子一切小心。」感覺雲天羽越來越神秘的靳元潮點了點頭,恭敬地說道。

「我走了!」雲天羽沖著目光柔和的靳曉丹微微一笑,命令鶴天涯帶著自己,地昊鳴帶著傷勢嚴重的神秘道尊高手,離開了靳家府,進入到了千塹山脈邊緣一座狹長的山谷中。

「你先療傷,等你傷勢復原,我們再比拼速度!」進入到了濕度極大,飄蕩著絲絲霧氣的山谷,雲天羽坐在了谷口一塊光滑如鏡石頭上,淡淡的說道。

「你要等我傷勢復原再比拼速度!你可知道我的速度就算一般三級道尊高手都比不上,更不要說七級道宗境界的你,如果我恢復傷勢,你必輸無疑。」神秘道尊高手一臉詫異的看著雲天羽,好心的提醒道。

「如果我現在贏你,你肯定不服氣,與其那樣,不如堂堂正正贏你,而且世界上沒有那麼多必須。」雲天羽露出自信的笑容,緩緩地說道。

「好,既然這樣,那我療傷了。最多兩天時間,我就能恢復全部傷勢。」神秘道尊高手瞪著星辰般明亮的眼睛,看了一眼讓他感覺有些摸不透的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盤膝坐在潮濕的土地上,運轉修鍊的道訣,源源不斷吸收周圍的靈氣治癒身體重傷。

「大魔王!人我已經親了,你是不是可以傳授我瞬殺之劍和真龍吟了。」雲天羽看到神秘道尊高手開始療傷,立即傳音溝通大魔王。

「剛剛爽不爽。」大魔王**的聲音在雲天羽腦海中響起。

「好了大魔王,現在不是談論女人的時候,你趕快履行承諾,傳授我兩門上品天技吧。」雲天羽有些無奈的傳音催促道。

「真沒勁!小子你記好了,這是瞬殺之劍的修鍊方法,等你領悟了瞬殺之劍,我在傳授你真龍吟修鍊方法,不過這兩門上品天技與天命三掌一樣,屬於禁忌類的招式,威力遠遠勝過一般上品天技,所以領悟時需要燃燒你的生命,不過一旦你領悟施展時,這兩門上品天技不會燃燒你的生命。」大魔王簡單的介紹后,將上品禁忌天技瞬殺之劍的修鍊方法通過靈魂傳授給了雲天羽。

記憶住大魔王傳授的瞬殺之劍修鍊方法,雲天羽立即靜下心來,緩慢的燃燒自己的生命,在自己腦海中形成招式光影,加深領悟。

當晨曦的陽光映亮蔥蔥鬱郁的千塹山脈時,燃燒了百年壽元的雲天羽對瞬殺之劍的領悟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原來要想掌握瞬殺之劍,必須擁有瞬移能力,否則就算是七級道尊高手都無法施展出瞬殺之劍,不過要想發揮出瞬殺之劍最強攻擊力,還需要一把好劍,下品天器冥蛇劍根本達不到要求。」經過大半夜時間燃燒生命領悟,基本掌握瞬殺之劍修鍊要點的雲天羽喃喃自語道。

「怎麼樣,掌握了多少。」就在雲天羽基本把握住瞬殺之劍修鍊方法時,大魔王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我基本掌握了瞬殺之劍修鍊方法,不過要想完善還需要在戰鬥中磨練。」雲天羽傳音回應道。

「對了大魔王,你能不能傳授他一種適合道尊高手施展,必須燃燒生命才能領悟的道技,並在他燃燒生命時,對他靈魂進行控制。」因為蝕魂腦一時間無法分裂齣子腦,所以雲天羽想到這個控制辦法。

「你說的這個辦法以我現在的狀況還做不到,不過我掌握著一門生命符咒,無論任何人打開心懷,毫無抵抗的讓生命符咒打入他生命中,以後他的生命就將和你緊密相連,永遠的臣服你。」大魔王沉思了一下說道。

「太好了,大魔王,你速速將生命符咒修鍊方法傳授給我吧。」雲天羽一臉驚喜的傳音詢問道。

「小子,你忘了我原來說的話,我不會隨隨便便傳授你道技了,除非你可以完成我給你指定的任務。」就在雲天羽滿心歡喜等待大魔王傳授時,大魔王的提醒好似一盆冷水澆滅了雲天羽心中的興奮。

「任務!大魔王,不知道你準備給我制定什麼任務才肯傳授我生命符咒?」雲天羽深吸了一口氣,心意傳音問道。

「任務我還沒有想到。」大魔王傳音告知道。

「那我能不能欠著,日後再完成。」雲天羽有些無奈的傳音詢問道。

「欠著也可以,就怕到時你無法完成我制定的任務。」大魔王狡黠的說道。

「如果我無法完成你給我制定的任務,以後我都不會再找你幫助。」為了學到強大的生命符咒,控制眼前的二級道尊高手,雲天羽傳音保證道。

「那好,那我就相信你一次,你記好了,我現在就將生命符咒修鍊方法告訴你,不過生命符咒與天命三掌一樣,修鍊施展都需要燃燒百年生命,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大魔王傳音叮囑道,將生命符咒修鍊方法傳授給了雲天羽。

因為生命符咒並不是攻擊道技,只是一種控制印記,再加上沒有準確的等級,所以修鍊難度並不高,當雲天羽燃燒了百年壽元,藉助腦海中形成的招式影光領悟了大半天時間,就基本掌握了生命符咒施展方法。

而這時,源源不斷吸收周圍靈氣療傷的神秘道尊高手依然沒有在療傷中醒來,給了雲天羽記憶上品天技真龍吟的時間。

「大魔王,我基本領悟生命符咒可以施展出來了,你把真龍吟修鍊方法傳授給我吧。」深吸一口氣,在領悟中醒來的雲天羽藉助時空夢境恢復了一下消耗的靈魂之力,心意傳音道。

「這真龍吟乃是模模擬龍聲波的一種道技,如果你可以掌握,以你如今的實力,就算五級道聖高手都抵擋不住真龍吟的聲波攻擊,腦中出現短暫的空白,再加上瞬殺之劍,五級道聖高手你可以輕鬆秒殺。」

「不過這真龍吟威力雖然強大,但修鍊方法也十分苛刻,對氣的要求極高,所以要想發揮真龍吟最強的攻擊力,你必須要培養自身的氣。」大魔王簡單的將真龍吟修鍊方法告訴了雲天羽。

「對自身氣的培養!大魔王,這氣如何培養?如何產生?」雲天羽眉頭微微一皺,虛心的詢問道。

「氣存於丹田,一般人只有很少的氣,要想壯大不容易,不過你修鍊本源時空訣,在體內形成的地氣本源顆粒蘊含氣,只要你能將地氣本源顆粒中的氣彙集到丹田中,然後按照真龍吟獨有的發聲方法,就可以輕鬆施展出真龍吟,這也是我為什麼傳授你這門上品天技的原因。」大魔王耐心的講述著。

「地氣本源顆粒自生氣!」聽到大魔王所述,雲天羽明白大魔王傳授給自己的這兩門上品天技都是根據自身現狀量身打造的。

「大魔王多謝了,麻煩你把真龍吟的修鍊方法告訴我吧,等我記憶住真龍吟修鍊方法,就嘗試著彙集地氣本源顆粒蘊含的氣。」

「好,你記好了。」說著,大魔王將真龍吟的修鍊方法印到了雲天羽靈魂之中。

腦中出現真龍吟修鍊方法,雲天羽立即燃燒生命開始加速領悟,又過了大半天時間,燃燒了百年壽元的雲天羽感覺自己基本把握住真龍吟修鍊方法,開始調動地氣本源顆粒蘊含的氣,一點點流到丹田之中。

因為雲天羽從來沒有彙集過氣,對這一過程十分的陌生,一臉嘗試了數十次僅僅彙集了一縷氣,使得雲天羽不得不求助於經驗豐富的大魔王。

聽到雲天羽求助,大魔王將剛剛想到彙集氣的辦法告訴了雲天羽,有了大魔王的幫助,雲天羽彙集氣的過程簡單了許多,一縷縷氣在雲天羽控制下,彙集到了丹田中儲存了起來。

雖然彙集氣的過程依然緩慢,但云天羽相信,只要自己熟練凝聚氣的過程,將會大大提升氣的彙集速度。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