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龍槍、雷火指環,將我的實力提升近乎一倍。」林風雙眸閃爍。

感覺。相當的好!

黃尨面se一陣青白交加,不久前,他還信誓旦旦的替自己的弟子擔保,卻沒想到眨眼間就被狠狠扇了一個耳光。看著那黑鐵令牌,親耳聽見『金芒』承認自己身份,黃尨心緊擰在一起,面se極為難看。

「月皇,這……」黃尨神se不斷變幻。

「這事不怪你。」月皇徐徐說道,「只怪他太狡猾,矇騙了所有人。」

「是。沒錯。」黃尨連是點頭,恨不得立刻和『金芒』撇清關係。

「此事,我會公告四大勢力,以儆效尤。眼下獸群暴亂越演越激烈,我們必須壓住所有不和諧因素。」月皇輕輕嘆息道。「面對人類的生死存亡,唯有團結起來,才有一線生機。」

林風望向月皇,從她眼中看的出,她所言,句句發自肺腑。

這個人類的最強者之一。不止擁有最美的外表,更有著一顆發光發熱的心。

善良的心。

※※※

出乎意料的順利!

「沒想到那『金芒』竟是不打自招。」藍大笑道。

「林風,這招栽贓嫁禍妙,真妙,那『金芒』招也是死,不招,還是死。」獄洒然道。

紫瑤望著林風,帶著分異樣的神采。不知怎麼,自從林風向自己表明心跡后,她心中莫名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彷彿兩個人之間的隔膜打開了似的,再看林風,有種不一定的味道。

是喜歡么?

紫瑤輕抿唇,她不知道,或許是……

好感?

「不,都是月皇的功勞。」林風微笑道。

自己並未誇大半分,事實確實如此。若非月皇施展實力完全震懾住『金芒』,以『金芒』的狡猾,定會為自己強詞狡辯,要真想定他的罪,恐怕沒那麼容易。

現在好了,心虛逃跑。

直接殺了,倒是一了百了。




回到西區,眾人的臉上無不帶著分輕鬆喜悅。

剛是進入大廳,眾人卻是一楞。目光所見,一個美麗的身影正是翹首而立,靜等著他們。

「天晴?」月皇輕訝。

「副會長?」藍和獄也是一怔。

眼前這個天武商會的副會長,一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莫名來到西區,必然有事。

而她的目光……

林風?

眾人頓感莫名不解,不知道這個做事乾淨利索的美女副會長,找林風卻有何事。

兩個人,什麼時候認識的?

尤其是紫瑤,更是輕抿著嘴唇,好奇的望著。

「副會長。」林風點點頭,從天晴的眼中,似乎感覺得到一些……

不尋常?

「火神跑了。」天晴目光灼然,短短一句話卻讓眾人無不發矇,沒頭沒尾。但林風卻是深知整件事,霎時間眉頭輕擰,心中頓感不妙。相比剛才那個『金芒』,火神才是真正的危險人物。

不止對自己恨之入骨,實力更是強的驚人!

若是對上他……

林風真沒太大把握。

「他留下一張紙給你。」天晴的眼中帶著分古怪,林風亦是有點納悶,卻是不知道這火神搞什麼鬼。

接過紙條,林風雙眸微微一變,輕道,「先有殺子之仇,後有逼迫之痛,此仇不共戴天!林風小兒,我定將你碎屍萬段,以慰我子女在天之靈!」林風頓了一頓,最後吐出兩個字,「火神。」

眾人一片愕然莫名。

便連林風自己都是一個頭兩個大。

自己什麼時候,殺了這個火神的子女???

(三更送到~~啥也不求,努力碼字,穩定更新。) 林風苦笑的聳了聳肩。


確實,自己被火神恨之入骨,有點感覺莫名其妙。

「火神沒有親人。」月皇開口道。


「對,他的『親人』,便是火神禁地中那些火靈獸,從小養大,火神待他們如子女般。」藍點了點頭,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林風,你不會殺了他的火靈獸?」

火靈師?

火神禁地?

「轟!」林風腦袋一震,瞬時間恍然。

腦海中霎時浮現出那片巨大火海,以及…被自己所屠殺的火靈獸。

「好像……」林風望著眾人匯聚的目光,點了點頭,「是有這麼一回事。」

眾人一副『原來如此』的神情,天晴投以怪異的眼神,「林風,你到底殺了火神多少『子女』,能讓他這麼恨你?」

林風無奈的伸出一根手指。

「一頭?」藍疑道。

「笨蛋,肯定是十頭。」獄撇嘴道。


林風搖了搖頭,「是一百頭。」

眾皆嘩然,天晴和月皇無不苦笑搖頭,紫瑤更是掩嘴輕笑。

「好,你贏了……」天晴無語道,眉間顯過一抹凝重,「你要小心點,火神對你的恨意看來並不一般,以他瘋瘋癲癲的xing格,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由不得他亂來。」獄雙眸寒光一閃。

「別人怕這瘋子,我藍可不怕。」藍冷哼一聲,對著林風點了點頭。「放心,林老弟,火神要敢來破天城,藍老哥幫你剁了他!」

「藍叔叔,你什麼時候變那麼年輕了?」紫瑤清然笑道。

藍聞言頓顯尷尬,撓了撓頭,眾人頓時開懷笑了起來。

感受著這『家』一樣溫馨的氣氛。林風臉上浮現出淡淡微笑。確實正如紫瑤所言,在『狩』之中,大家都是兄弟姐妹。不分彼此。別說三大狩主,便連高高在上的月皇,都沒任何架子。肯紆尊降貴為自己出頭。

很是護短!但只有這樣,才算是一個『家』。

不管做對做錯,一致對外。

「謝謝。」林風點了點頭。

能進入『狩』,確實,很開心。

……

「怎麼樣,林老弟?」藍拍了拍林風的肩膀,笑道,「以後破天城和訓練基地就交給你打理了?」

「呃?」林風一怔。

「呃什麼。」藍眉頭一展,「就這麼說定,藍老哥我有事要辦。」

「沒問題。」林風點頭道。

既然自己被任命協助藍狩主。自當恪盡本分。

「藍叔叔這下子明目張胆的偷懶了。」紫瑤清甜一笑。

「嘿嘿。」藍笑了笑,但事實上他確實有事要辦——要幫月皇查詢四大絕境之一,『百瀑』上古遺迹的資料。只不過這件事是絕對機密,便連月皇的親妹妹紫瑤,也不能說。

「在其位。謀其事,我應該做的。」林風淡然一笑。

「說的好!」藍開懷道,「那什麼時候出發,林老弟?」

林風略加思索,沉吟道,「我得先回家一趟。把家人接過來。」隨即,林風望著藍狩主,點頭笑道,「還請勞煩藍大哥幫我安排住處,時間定在明ri午時,如何?」

「好,那我便和方寧先行一步。」藍應聲道,頓了頓,正想說話,「誒,方寧你拉我做什麼?」

「走,狩主,別再打擾人家了。」方寧意味深長的一笑。

「啥?」藍看了看林風,又看了看紫瑤,見得紫瑤小臉一紅,頓時連噢了幾聲,恍然大笑,「好,好,方寧,我們走。」話音落下,紫瑤的臉更是緋紅了一分,低下頭。

「厲害啊,林老弟。」越過林風,藍附耳輕道,濃厚的眉毛一挑,便是大笑離去。



廳內,頓時只剩林風和紫瑤兩人。

面對著面,卻再沒有尷尬,只有一種淡淡的旖旎。

心跡早已是敞開,兩個情竇初開的男女,彼此間都有著一分好感。

望著眼前魂牽夢繞的身影,望著紫瑤害羞的低著頭,就算林風從未嘗過男女之情,心中卻也能感覺到那種甜甜的滋味。輕然踏步上前,林風的眼眸微微綻亮,心跳蓬然加快。

聽著那腳步聲,紫瑤似乎聞到了林風的味道,小手不按的搓揉,小臉滾燙,紅的可以滴下汁來。

「紫瑤,我……」林風走到紫瑤面前,望著那距離自己不到半分的甜美佳人,心跳的無比劇烈,鼻尖嗅著那股芬芳體香,有種讓人迷醉的味道,林風鼓起勇氣,輕聲道,「我喜歡你,紫瑤。」

聲音很輕,很溫柔,但卻很震駭。

短短的一句話,紫瑤的臉頓時紅到耳根,頭低的都快碰到胸部。

他,他真的向我表白了!

紫瑤心中小鹿亂撞,那種酥麻的感覺更是強烈,就好似冰雪融化般,變的極為清甜。

「紫瑤。」林風輕喚道。

「嗯~」輕如蚊聲,卻有種甜蜜的味道。

心中的忐忑漸漸平靜,林風眼中露出一分淡淡的喜悅,輕輕觸碰那柔若無骨的小手。頓時間,彷如觸電一般,紫瑤嗡嚀一聲,似乎受驚想要往後縮,林風連是抓緊,剎那間,好似有陣陣電流傳到心中。

兩人的心,在霎那間融化……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