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爪!」

狼族族長低喝一聲,右手手爪上覆蓋了一層血光,濃郁的血光流轉著,看起來極其詭異,隨後,狼族族長猛地一揮,一道爪型的血色能量,脫離了他的右手,朝著方陽急速衝去。

幸虧,方陽鎖定了狼族族長的身形,沒有像之前那次,直到最後才反應過來。

方陽身形閃動,雖然,他的速度比不上狼族族長,但他卻預判到狼族族長的動作,所以,他躲過去了。

爪型血色能量,擦著方陽的胸前而過,轟擊在遠處的一座山崖上,在刺目的血光中,整座山崖灰飛煙滅。

當然,這道爪型血色能量並不是狼族族長的最終手段,這只是試探性的一招,真正的攻擊在後頭。

「受死吧!」狼族族長怒喝一聲,剛才,他已經極其靠近方陽了,現在,他只要身體向前前傾一些,就可以觸碰到方陽。

不過,方陽的反應極快,他在躲過爪型血色能量后,迅速揮拳,凝聚著紅色氣焰的拳頭,先於狼族族長,打中目標,正中狼族族長的胸口處。

狼族族長胸口處,那血色的毛髮都被拳頭迸發出的恐怖氣勁摧毀,那裡出現血紅色的皮膚。

當方陽擊中狼族族長時,狼族族長的手爪只差一點,就可以擊中方陽了,這一時間,方陽拿捏得非常準確,不僅抵擋了狼族族長的攻勢,更是擊中他。

嘭!

在方陽的拳頭跟狼族族長胸口的碰撞點,一道恐怖的氣勁迸射而出,狼族族長瞬間被轟飛上百米,他的手爪無法攻擊到方陽。

噗嗤!

在被擊中后,狼族族長竟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受到不小的傷勢。

「咦!」方陽輕咦一聲,在之前,狼族族長並沒有這麼容易受傷。

在未進行血狼變的時候,方陽和狼族族長曾亂戰過一番,期間,狼族族長曾受到方陽幾次的攻擊,那幾次攻擊並不比現在的攻擊差,但是,狼族族長並沒有受多重的傷,更沒有留下鮮血。

當然,當時的方陽也受到狼族族長的數次攻擊。

「難道,在速度、力量增長的同時,他的防禦力下降了?」這是方陽的一個猜測,不過,這猜測很可能是正確的。

每一種提升實力的技巧都是有副作用的,就如同界王拳,界王拳會給身體帶來極大的負荷,沒法強行使用更強的界王拳。

像是現在,使用二十倍的界王拳,對於方陽也是有著一定的負荷的,沒法長時間的施展,若是沒有界王拳,方陽也只能夠對付一個普通輪轉境。

當然,九級巔峰武者能夠對抗輪轉境強者,這已經是絕無僅有的了。

狼族族長的血狼變,雖然也可以增強自身的實力,但自然沒法跟界王拳相比,副作用也非常明顯,在增強速度和力量的同時,狼族族長的防禦將會大幅度降低。

也就是說,以同樣的力度攻擊狼族族長,在之前,這或許沒法讓他受傷,但現在,這樣的攻擊卻傷得了他。

方陽看著狼族族長嘴角的鮮血,感覺中,這並不是假的。

「血狼變…原來如此。」 豪門獨寵:總裁不要太過分

方陽感覺了下身體的狀況,眉頭一皺。


二十倍的界王拳,果然負擔很大,現在的方陽只能再堅持一兩分鐘,之後,以他的身體狀況將沒法再繼續使用界王拳。

原本,方陽是硬撐著,但現在,狼族族長使用血狼變,剛好給了方陽機會,一個在這一兩分鐘內,擊敗,甚至擊殺狼族族長的機會。

狼族族長並不知道,他的攻擊和速度雖然增長許多,但卻是致命的。(未完待續。。) 「時間不多了,趁著還能使用二十倍界王拳的這段時間,打敗他。」方陽的眼中變得犀利,他集中全部心神,想要打贏這一場戰鬥。

這一場戰鬥若是失敗了,不光是方陽、謝紹榮、灰太狼三人會被擊殺,還會有著更多的人死亡。

狼族族長會造就一個個血色山谷,鑄造他的成功。

到時候,或許會有更多的強者加入這個行列,整個天龍大陸都會被鮮血所覆蓋,這不是方陽想看到的,所以,他必須勝。

轟!


沒有給狼族族長留下喘息的機會,氣爆聲響起,方陽急速沖向了狼族族長,他要展開瘋狂的攻勢,將處於血狼變形態的狼族族長徹底擊敗。

嘭!嘭!嘭…


拳頭,手肘,膝蓋…全身上下,都轉變為方陽的武器,他瘋狂的攻擊著狼族族長,他的手,他的腳,都化成了一道道幻影,普通人根本看不清楚,就算是那些普通輪轉境強者,都很難看清。

面對這樣強大的攻勢,狼族族長只能扛著,他知道,只要能抗住這一輪攻擊,等到方陽力竭了,那將會佔據很大的優勢,可以進行反擊。

方陽的攻擊之迅猛,就算是狼族族長都沒有想到,他雖然能夠準確的抵擋住,但攻擊所帶來的衝擊力,卻將狼族族長一次次逼退。

若是有其他人看到,情況就是這樣的。

方陽瘋狂攻擊著,幾乎都看不清哪只是手。哪只是腳,而狼族族長不斷倒退。

很快,狼族族長被逼到了地面。方陽在上,狼族族長在下,兩人瘋狂揮舞著拳頭,直接砸落到地面。

轟!

僅僅一拳落到地面上,地面上立即出現一道道長長的裂縫,塵土擴散開來。

轟!轟!轟…

攻擊在持續,地面緊跟著攻擊而搖晃。巨大的石塊被強烈的勁氣轟起,那裡像是世界末日了一般,其實。這只是因為兩個人的戰鬥,不過,這兩人確實可以造成末日般的情景,若是沒有絲毫保留。將所有能量匯聚在一起。攻擊地面,天龍大陸或許會被打沉,這個世界會毀滅。

當然,世界毀滅了,毀滅世界的人也沒法苟活,也會隨著世界的毀滅而毀滅,所以,幾乎沒有人會這麼做。

戰鬥。從空中降落到地面,深入到地底。又從地底重新打倒了空中,這是一場僵持的戰鬥,沒有那麼快可以分出勝負。

「他的精力怎麼如此充沛,現在都還沒有力竭。」狼族族長心底暗罵。

狼族族長是防守著,他的消耗都非常大了,可是,方陽卻依舊沒有停下來,要知道,攻擊者所消耗的遠比防守者要多。

在狼族族長看來,方陽就像一個鋼鐵人,不懂得疲憊。

「終於,開始慢下來了。」狼族族長眼睛一亮,在抵擋中,他的壓力小了許多,感覺上,方陽的攻擊頻率,攻擊力量都開始逐步下降。

當然,狼族族長並沒有立即開始反擊,他要繼續等待,他怕方陽是特意這麼做的。

他在觀察著,等真正確定方陽開始力竭后,他才會進行真正的反擊。

狼族族長的利爪早已饑渴難耐。

施展出血狼變,狼族族長就準備以進攻為主,這個形態的他,防禦力並不強,佔據優勢的是攻擊、速度,若是沒有能將這兩個優勢展現出來,狼族族長也沒必要特意使用血狼變了。

「看來,他真的是開始力竭了。」狼族族長心底暗道。

此刻,方陽攻擊的頻率和力度,僅僅只剩下剛開始時的一半左右,而且,還在持續的下降。

方陽這是在咬牙堅持,他知道,若是他停下來,也就是狼族族長反擊的時候了。

狼族族長也清楚這一點,他將一切都算計得很好,現在,是他行動的時候了,他會徹底摧毀方陽的防線,用自己的利爪,刺穿方陽的身軀,將方陽徹底擊殺。

這時候的狼族族長並不知道,方陽擁有著世界之心,沒有聖級武者的力量,根本無法徹底摧毀世界之心的防線。

所以,狼族族長根本沒法徹底擊殺方陽,最多將方陽重傷。

狼族族長的反擊,開始了!

狼族族長的反擊出乎方陽的意料,配合著血狼變之後強大無匹的攻擊力和絕快的速度,狼族族長在方陽還未停下的時候,就發動了反擊。

他的反擊迅疾而充滿力量,第一擊就將方陽的攻擊轟碎,逼退了方陽。


轟!

方陽的拳頭,狼族族長的利爪,兩者猛的碰撞在一起。

碰撞間,卻又沒有膨脹,在拳頭和利爪的中間,像是有著一層薄膜,這一層薄膜是方陽和狼族族長力量的比拼,現在,他們算是勢均力敵,方陽並沒有立即敗下陣來。

那層薄膜發著光,發著亮,裡面蘊含的力量可以瞬間將一個普通輪轉境重傷,這裡面混合了方陽和狼族族長兩個人的力量,他們可都屬於輪轉境巔峰。

啪!

兩股碰撞中的力量抵消掉了,只有一個透明的波紋擴散開來。

噗嗤!

在波紋中,方陽轟然倒退,嘴中一口鮮血噴出,在剛才的比拼中,方陽落入了下風。

之前,方陽連續的攻擊,導致消耗過多,而狼族族長則處於全盛狀態,而且還保持著血狼變,攻擊力自然強悍。

在方陽倒退時,狼族族長並沒有受到影響,反倒是如鬼魅一般,欺身向前,朝著方陽攻去。

這一擊,將是致命的一擊!

噗嗤!

致命的狼爪刺入方陽的身體,晶瑩的鮮血噴射而出,滴落在狼族族長的臉上。

狼族族長伸出舌頭,舔掉嘴唇處的鮮血,露出一抹獰笑,「果然,你的鮮血很美味。」

狼族族長要加重力量,用利爪將方陽洞穿,徹底了結方陽的性命,不過,在片刻后,狼族族長的眉頭皺起。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刺不穿。」

前方像是有著一塊堅硬的石頭擋著,狼族族長竟然刺不穿方陽的身軀。

方陽的體內自然不會有石頭,普通的石頭也抵擋不住狼族族長的利爪,他體內的是世界之心,裡面有著世界之心的防禦。

世界之心救了方陽一命。(未完待續。。) 在狼族族長一籌莫展時,方陽卻是有著行動。

他的左手搭在了狼族族長的手臂上,右手擰成拳,嘴裡雖然有著滴滴鮮血流出,不過,這時的方陽卻是笑著,他絲毫不為自己的傷勢擔憂,他知道,他死不了,只要不死,其他的就都沒有問題,受了重傷,可以休養。

「是不是覺得,沒法殺死我,你的手沒法再進去一分。」方陽咧開嘴,笑了起來,他的牙齒上沾滿了鮮血。

狼族族長臉色難看,雖然,他的手爪已經刺入了方陽的身體內,只差一小點就可以要了方陽的命,可是,現在的一切卻沒有掌握在狼族族長手中,這一切似乎都在方陽的算計中。

「難道,這一切,你都計算好了。」狼族族長的話語有些顫抖。

狼族族長不敢相信,方陽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若是出現一點失誤,怕就是死亡的結果,他不怕嗎?

狼族族長急忙想要抽出手爪,可是,手爪卻被卡住了。

方陽用身體內的肌肉、骨頭,將狼族族長的手爪卡住,不讓他掙脫。

狼族族長每一次的掙扎,都會給方陽帶來極致的疼痛感,那是在撕扯他的血肉,不過,方陽還是忍住了,這是他唯一的機會。

流失了不少鮮血,胸口處傳來一陣陣痛楚,方陽甚至可以感覺到體內聳動的手爪,狼族族長想要掙脫開來,他已經感覺到不妙了。

這一切是方陽所設置的。他自然是為了對付狼族族長,所以,在狼族族長認為他對方陽使出致命一擊時。方陽不也正是要讓狼族族長承受他的一擊。

「我承受了你一次攻擊,那你也來承受一次吧。」

啪啪!

方陽拳頭握緊,骨頭髮出啪啪聲,隨後,猛的一拳轟出,這一拳對準狼族族長的胸口。

拳頭未到,狂烈的勁風先到。將狼族族長胸前高高豎起的紅色毛髮壓下。

嘭!

一拳砸中,狼族族長的胸口凹陷下去,隨後。方陽的拳頭更是突破了那結實的血肉,那堅硬的骨頭,整個拳頭穿過了狼族族長的胸口。

噗嗤!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