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跑,是入侵者!」第三個小男孩兒大聲尖叫,還不忘在逃跑的瞬間抓住小女孩兒的手。

「哪裡走?本少爺正好不清楚情況,你們都來給我說說。」李麟一招手,幾個孩子被聖力包裹,成為李麟手中第二批俘虜。此時幾個小傢伙才看到他們如神似魔的沙海哥哥如同死狗一般被李麟丟在地上。如果不是李麟看沙海表現的還有些血氣,絕對會恨恨的折辱他。

三個孩子笑臉委屈的都快哭了,畢竟是大家族的子弟,雖然年齡小,但也已經知道忠於家族不背叛了。


「魔……大哥哥,你想要問什麼?」第三個孩子突然笑著問道。

李麟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對於對方的忐忑的眼神感到好笑。

「之前是不是有人捕捉了一頭魔龍進來?」李麟輕聲問道。如果不是看到其正禁錮三個孩子的**,恐怕會被當做和善的老好人。


「是……是的,是陳長老抓來的,不過那頭魔龍雖然龐大,但卻奄奄一息,應該送人救治了。」第三個孩子笑聲說道。


「帶我去見你們老祖。」李麟懶得去找什麼陳長老,如果可以,他想直接找老祖下決定。

「老祖……老祖,我們見不到!」小女孩兒撇撇嘴,眼中淚珠翻滾,看起來說不出的可憐。

「那你們告訴我此人是說!」李麟指著匍匐在自己身畔的青年說道。對方也是至尊級修為,而且突破時間比他更早。不過這一戰他還是輸了,輸在李麟層出不窮的畫圈上。

「他是沙海哥哥,我們西沙一族中上一代的天才,你……你將他怎麼樣了?」小傢伙們滿臉緊張的問道。(未完待續。) 三個孩子小臉委屈的都快哭了,畢竟是大家族的子弟,雖然年齡小,但也已經知道忠於家族不背叛了。.

「魔……大哥哥,你想要問什麼?」第三個孩子突然笑著問道。

李麟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對於對方的忐忑的眼神感到好笑。

「之前是不是有人捕捉了一頭魔龍進來?」李麟輕聲問道。如果不是看到其正禁錮三個孩子的**,恐怕會被當做和善的老好人。

「是……是的,是陳長老抓來的,不過那頭魔龍雖然龐大,但卻奄奄一息,應該送去救治了。」第三個孩子笑聲說道。

「帶我去見你們老祖。」李麟懶得去找什麼陳長老,如果可以,他想直接找老祖下決定。

「老祖……老祖,我們見不到!」小女孩兒撇撇嘴,眼中淚珠翻滾,看起來說不出的可憐。

「那你們告訴我此人是誰!」李麟指著匍匐在自己身畔的青年說道。對方也是至尊級修為,而且突破時間比他更早。不過這一戰他還是輸了,輸在李麟層出不窮的畫圈上。

「他是沙海哥哥,我們西沙一族的天才,你……你將他怎麼樣了?」小傢伙們滿臉緊張的問道。

「此人姓子太剛烈,我只是將他打昏了。」李麟將沙海交給三個小傢伙,一個閃身繼續深入。

就在此時,李麟前方沙塵涌動,化為一尊百丈殺巨人,對著李麟爆發出恐怖的咆哮。

「終於出來了,你就是西沙一族的老祖?」李麟沉聲問道。

沙巨人並未開口,轟隆一拳想著李麟砸去。

李麟心中暗怒,顯然對方一直在關注,卻並未將自己放在眼中。

轟隆一拳,李麟倒飛而出,他還是第一次在正面衝撞中吃虧。與此同時殺巨人那龐大的身軀上出現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縫。顯然對方未曾後退一步,承受了所有的反震之力。

吼——!

沙巨人咆哮,一節幾十丈長的巨大鐵棍從腳下沙子中升騰而起,然後被沙巨人巨人擎在手中,狠狠的向著李麟砸去。

李麟手持長槍,竭力催動硬抗。

一聲震動整個沙海的轟鳴聲浩蕩而出,巨大的沙巨人轟然炸碎,攻擊的巨大石棍也折斷成數截。

李麟同樣不好受,他大半個身子被打入地下,整個人臉色變得失敗,金色長槍倒是無損,不過巨大的反震之力讓李麟戶口生疼。

「哈哈哈……!好強大的少年英雄,老夫有失遠迎,還請恕罪贖罪!」一道爽朗的大笑聲響起,一道身影從沙地之上憑空升起,彷彿從地里長出來的莊稼,手段之高讓人側目。

李麟轟隆一聲從沙堆之中跳出來,神色有些陰沉。

「你是西沙一族族長?」」

「不錯,老夫沙通天,相比小友應該是羅根家族的少族長斯柯達.羅根了。少族長能來我們西沙一族讓我們這貧瘠之地可謂是蓬蓽生輝。」沙通天微笑著說道。此人看起來四五十歲,身材雄壯,髮絲濃密,看起來壽元極為充足。

「你認識我?」李麟倒是沒想到對方竟然能偶一口叫破他的身份。


「少爺以弱冠之齡達到帝級巔峰的消息早已經在這西北地域傳播。老夫作為這西部地域的一份子,自然看到過斯柯達少族長的風采。」沙通天脾氣極好,讓人難以將現在溫潤如玉的他和之前那狂暴的沙巨人聯繫在一起。

李麟倒是不知道自己已經出名了,他的心思也沒有再這上面。


「斯柯達少族長來我西沙一族所為何事?」沙通天問道。

「我的坐騎被你西沙一族的人搶走,我的侍從也被你的人打傷,本少爺是來討還公道的。」李麟毫不客氣的說道。

「有這種事?」沙通天臉色一變,彷彿變得極為震驚。

「沙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沙通天對著身後喊道,一道黃光閃過,一名乾巴老頭出現在沙通天身後。

「族長,之前小趙長老帶著一頭魔龍回來,只是沒人想到竟然是斯柯達.少爺的坐騎。」乾巴老頭沙林惶恐的說道。

「混賬,一雙招子被狗吃了。讓他趕緊來給斯柯達少爺賠罪。」沙通**聲說道。

老者連忙應下,一個閃身消失不見

「誤會,都是誤會!我們西沙一族世代和羅根家族較好,想來是下面的人搞錯了,否則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沙通天氣勢挨了幾分,幾乎有些賠笑的說道。

「既然如此請將魔龍歸還,並將那趙長老交給我處置。」李麟傲然說道。他是羅根家族的少族長,身份比沙通天還要尊貴,說話自然毫不客氣。

「這……」沙通天有些為難。將趙長老交給李麟是絕對不可能的,畢竟西沙一族雖然不是超級家族,但在著西北地域也是有頭有臉的存在,不可能因為李麟的要求就放棄族中中堅力量。

「沙族長不願意?」李麟冷聲問道。對方的態度讓李麟在意,畢竟之前的攻擊可是蘊含著恐怖的殺意。沒有殺死的心意根本做不到那一切。

「不敢,斯柯達少爺還請息怒。族中之人不懂事,老夫願意重重責罰給斯柯達少爺出氣,還請斯柯達少爺入內稍事休息。」沙通天滿臉苦澀的說道。

「希望沙族長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李麟傲氣凌然的說道。

「當然,當然!」沙通天滿臉賠笑的說道。

其一揮手,身後的黃沙分開,露出一股散發氤氳之氣的門戶,內部水汽縱橫,元氣充沛,竟然是一片難得的**寶地,根本不像外界這般惡劣。

李麟飛了進去,臉上滿是好奇之色,這竟然是一片讀力的小世界,進去之後根本感覺不到小世界的殘缺感。而且這片世界很大,恐怕遠超萬里,西沙家族生活在這裡自然底蘊深厚。

李麟突然感覺自己有些託大,畢竟這裡是人家的老巢,沙通天的實力比他還要強一分,真要打起來李麟勝算不足兩成。他唯一可以依仗的就只有打不過逃得掉想法。

西沙一族的大殿之中,一個中年修士全身捆縛跪在地上,此人正是之前強搶李麟魔龍並打傷薩摩的西沙一族長老趙慶林。此時期跪在這裡,臉上猶自掛著憤憤不平之色。一幫垂手而立的沙林臉色莫名,彷彿在默默計算著什麼。

嗖嗖——!

李麟兩人走進來,沙林恭敬的說道:「家主,趙長老帶來了!」

沙通天上前一步,一腳將趙長老踢到在地,然後如同發瘋的公牛一般瘋狂的痛毆。趙長老發出陣陣慘叫,臉上的神色因迷茫和痛苦徹底扭曲。

李麟神色平靜,既沒有反對,也沒有贊成,彷彿這一切和他沒關係。

沙通天心中暗罵,卻不得不加大力道,很快趙長老身上的骨骼被踢碎,整個人躺在地上哼哼,竟然是連慘嚎的力氣都沒有。

沙通天一直將目光偷瞄李麟的反應,心中卻暗罵李麟不識抬舉,在自己的地盤竟然逼著自己做出這種事。但他不做還不行,他深知將趙長老交給李麟的結果絕對是被殺。這樣雖然狼狽恥辱一些,但好歹還能保住小命。

李麟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道:「沙族長還請住手,在打下去可就真的要出人命了,趙長老畢竟是帝級強者,中流砥柱,留下什麼隱患可就不好了。」

沙通天鬆了口氣,明白這一關算是過去了。對著沙林擺擺手,沙林趕緊雙手抱起趙長老匆匆走了出去。

沙通天看起野蠻的拳打腳踢,實際上用上了至尊級的力量,否則趙長老也是帝級強者,帝級不滅神發動他也難以真正傷害到他。

「設宴,款待斯柯達少族長!:

沙通天鬆了口氣,隨著他的命令,各種珍饈美食,各種美酒絡繹不絕,這足以代表沙通天對李麟的重視。

「斯柯達少族長,我們西沙一族處於邊陲,沒有什麼好招待的,還請少族長將就。」西沙一族可沒有羅根家族財大氣粗,或許他的這些努力在斯柯達羅根面前只是一個笑話。殊不知此如果是陣陣的斯柯達在這裡,絕對是被這數量驚人的珍饈沒事樂暈過去。畢竟之前的斯柯達並不受重視,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地方,否則也不可能和薩摩勾搭到一塊兒,到處鬥雞走狗,一排紈絝子弟形象。

李麟神色平靜,倒也安心享用。其對西沙家族有些不放心,那一絲戒心始終沒有消除。

這時沙林捧著一個透明罈子走上來,很是恭敬的給李麟和沙通天滿上。

沙通天舉杯,李麟自然要給面子。雙方碰杯一飲而盡。

「斯柯達少族長,羅根家族和我們西沙一族淵源極深,或許您的體內還流淌著西沙一族的血脈,因為我族有不少女子嫁入羅根家族。」沙通天微笑著說道。

李麟點點頭,想來這個世界的超級家族之間也喜歡強強聯合。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爭鬥和陰謀。

噗通一聲,正在飲酒的李麟突然癱軟趴在了桌子上。(未完待續。) 「設宴,款待斯柯達.羅根少族長!:

沙通天鬆了口氣,隨著他的命令,各種美食,各種美酒絡繹不絕,這足以代表沙通天對李麟的重視。

「斯柯達.羅根少族長,我們西沙一族處於邊陲,沒有什麼好招待的,還請少族長將就將就。」西沙一族可沒有羅根家族財大氣粗,或許他的這些努力在斯柯達.羅根面前不算什麼。殊不知如果是真的斯柯達.羅根在這裡,絕對會被這數量驚人的高檔美食樂暈過去。畢竟之前的斯柯達.羅根並不受重視,自然也就享受不起,否則也不可能和薩摩到處鬥雞走狗,一副紈絝子弟形象。

李麟神色平靜,倒也安心享用。其對西沙家族有些不放心,那一絲戒心始終沒有消除。

這時沙河通捧著一個透明罈子走上來,很是恭敬的給李麟和沙通天滿上。

沙通天舉杯,李麟自然要給面子。雙方碰杯一飲而盡。

「斯柯達.羅根少族長,羅根家族和我們西沙一族淵源極深,或許您的體內還流淌著西沙一族的血脈,因為我族有不少女子嫁入羅根家族。」沙通天微笑著說道。

李麟點點頭,想來這個世界的超級家族之間也喜歡強強聯合。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爭鬥和陰謀。

噗通一聲,正在飲酒的李麟突然癱軟趴在了桌子上。

沙通天嚇了一跳,有些好笑的說道:「少族長這酒量實在是太差了!」

「不是他的酒量差,而是我在裡面放了東西。」一道冷笑聲響起。一道雄壯的身影從外面走進來,仔細看他的穿著和之前死在李麟手中的幽冥鬼王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鎧甲的顏色不同。

沙通天臉色大變,那一點靈酒的醉氣瞬間被震驚所取代。

「你要做什麼?」沙通天臉色難看,顯然他早已經知道開口之人的存在。

「沙通天,既然決定和我們幽冥族結盟,就不能蛇鼠兩端。既然你無法做決定,那我就親自給你做決定。」雄壯身影冷笑著說道。

沙通天手中的酒杯種種的摔在桌子上,憤怒的吼道:「赤練鬼王,你太過分了。」

被稱為赤練鬼王的中年男子冷笑著說道:「過分?如果我不過分,你就要徹徹底底成為羅根家族的狗腿子。哼,現在形勢如此明顯,我族有主宰級強者坐鎮,輝煌只是時間問題,其他三大家族都失去了主宰級坐鎮,一旦將他們抹除,就是你們西沙一族壯大的時候。」

「哼,說的輕鬆,幽冥主宰樹敵太多,一旦其他三位主宰回歸,就是幽冥族好曰子失去之時。」這段時間光明教廷不斷宣傳黎明前的黑暗,安撫民眾和信徒安心等候三大主宰回歸。

沙通天神色陰沉,他始終沒有真正下定決心和幽冥族合作。畢竟現在幽冥主宰並未行動,中西部廣大地區還控制在光明教廷的手中,一旦消失走漏,西沙一族首先要面對羅根家族和光明教廷的聯合討伐。就算他們是西方地域的強大勢力也難以真正抵抗。

「你對他做了什麼?」就沙通天所知,能夠麻翻至尊級強者的毒藥並不多,如果是普通毒藥,或許還有挽回的餘地。

赤練鬼王冷笑著說道:「不要抱有不切實際的想法,我給他下了混沌劇毒,除非是至尊級巔峰強者,否則其他人接觸必死。」

「什麼?」沙通天臉色大變,緊接著變為死灰之色。

「桀桀,沙族長,你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只有和我們合作你和你的家族才有一線生機。」赤練鬼王滿臉怪笑,顯然對於自己拿捏沙通天的手段極為得以。

撲哧一聲,鮮血陡然模糊了赤練鬼王的眼睛,同時一股吞噬之力瘋狂撕扯他的神魂。

轟隆一聲,其眉心一團幽冥之力爆發,一道偉岸的身影從赤練鬼王眉心那團幽冥之力中走出。

「光明權杖,沒想到這東西竟然未曾毀掉。」來人身影虛幻,但是卻有一種無敵天下的氣勢。

「幽冥……幽冥主宰!」沙通天嚇得匍匐在地。顯然對於主宰級強者,他是發自內心的恐懼。這當然不是幽冥主宰的真身,而是一道投影,本身氣勢宏大,也有一定的戰鬥力,不過其不是主動祭出的,而是被神聖權杖強行破開禁制,因此能夠發揮出的威能所剩無幾,否則以幽冥主宰的姓格,根本不會開口廢話。直接滅殺了李麟反而更加直接。

「啊……我要殺了你!」一聲怨毒的尖叫從幽冥主宰投影身後響起,那是逃過一劫的赤練鬼王的神魂。顯然這道投影是他的一道保命底牌。

「去死吧!」李麟惡向膽邊生,舉著神聖權杖向著幽冥主宰的腦袋拍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