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貂得助幾人臉上露出疑惑,不知道洛天為什麼突然離去,但是只能選擇跟隨在洛天的身後,朝著遠處飛去。

「哼!」諸葛皇朝冷哼了一聲,眼中露出不屑之色,在他看來,洛天根本就不敢真的攻打混沌域,畢竟他們混沌域底蘊強大,若是真的血拚起來,對於任何一方都損失慘重。

「先準備吧,他就是個瘋子!」諸葛傑目光深沉,若是洛天真的帶著幾股勢力殺過來,那麼他也需要考慮是否應戰,若是戰的話,那麼混沌域必敗,若是不戰,那麼就要妥協,對於混沌域來說也是不小的打擊。

洛天腳下生風,劃破星空,憑藉對於神魂特殊的感應,手中攥著冥幻的一縷神魂,雖然微弱,但是洛天卻自信自己能夠憑藉這綠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計的神魂,找到冥幻的本尊,若是能夠找到冥幻的本尊,那麼就好辦了許多。

「懊惱!苦澀!」洛天心中百感交集,沒想到只是想讓小輩們歷練一下,卻是有著這樣的後果,幾個老婆剛剛有了一點線索,幾個小的又出事了。

洛天整個人氣勢滔天,幾乎是橫衝直撞,片刻便是出現在了混沌域的傳送陣的外。

「滾開!」洛天大袖一卷,一把將傳送陣上的人們掀飛,直接站在了傳送陣之上,沖著操控傳送的混沌聖殿的弟子,大聲開口。

「傳送到冥域!」洛天的聲音響起,讓那名弟子瞬間恢復到了理智,隨後看到傳送陣上的洛天,眼中頓時變成了恭敬之色。

周圍本來被洛天扇走的人們在發現是洛天的時候,臉上也是變成了恭敬,沒有絲毫的不悅。

「嗡……」陣陣的傳送之力,在洛天的身上升起,下一刻洛天的身軀便是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之下。

「你們回四聖星域等我!」洛天的身影消失,聲音卻是回蕩在混沌域的星空之下,與此同時貂得助幾人也是出現在了傳送陣之外。

「好!」貂得助幾人對視了一眼,站在了傳送陣之上,消失在了原地。

冥域,洛天在出現的一瞬間,便是跟隨著神魂之上那微弱的氣息,快速的飛行著。

「知道我在哪裡了么?」一座灰色的大陸之上,冥幻盤坐在那裡,冥真言站在冥幻的身龐,目光之中帶著冷淡,在洛天出現在冥域的一瞬間,冥幻便是感應到了自己那道微弱的神魂。

「要不要幹掉他!」冥真言雙眼冷芒閃動,沖著冥幻開口,若是洛天獨自一人,那麼無疑是幹掉洛天最好的時機。

「不行,混沌深淵,我們進不去,我們需要他為我們抓取元磁仙光!」冥幻輕聲開口,雙手舞動,無形的烙印,烙印在冥幻的身軀之中。

「嘭……」在烙印烙印在冥魂身軀之中的之後,洛天手中那道微弱的神魂,也是轟然碎裂,讓洛天停下了身軀。

「該死!」洛天看著空空的手掌,低聲輕罵了一聲,目光看向無際的星域。

洛天知道,沒有了這道神魂,那麼想要在冥域之中找到冥幻,勢必登天,以對方的手段,有著無數的方法,讓自己找不到,就好像自己若是想要躲起來,沒有特殊的辦法,根本就沒人能夠找到自己。

「看來,只能選擇進入混沌深淵了!」洛天身形閃動,募然轉身,朝著四聖星域的方向飛去。

隨著洛天在混沌域外的大喊,四聖星域的年輕一代被人擄走的消息也是不經而走,讓整個九域嘩然起來。

四聖星域如今強大無比,有著紀元巔峰的強者坐鎮,此時竟然還有人敢在四聖星域的頭上動土,擄走了四聖星域的年輕一代,實在是讓人駭然。

四聖星域和混沌域的關係,也是隨之變的緊張起來,整個九域再次震動起來,先是妖域的域主龍傑走出了妖域來到了四聖星域,隨後發出消息,整個妖域大半的強者,全部走出妖域,尋找冥族餘孽冥幻。

魔族,火域,同樣出動強者,幫助四聖星域尋找起來,整個九域隨著幾個年輕一代,再次變的混亂起來。

「誰若是能夠提供冥幻的消息,賞賜一件偽紀元之寶,若是能夠將幾個年輕一代帶回一個,賞賜一滴不死神葯的藥液!」四聖星域更是發出了天價懸賞,讓九域所有人都是震動起來。

光是提供消息,便是有一件偽紀元之寶,做為懸賞,這樣的手筆,讓九域所有人都是瘋狂起來。

不死神葯的藥液,雖然只是一滴,但是也是價值無量,這樣的代價,即使各個聖地都要眼饞,一時間,所有人都是開始尋找起冥幻和冥真言來。

洛天行走在四聖星域的的星空之下,眼中露出愧疚之色,目光深沉無比,實在是有些沒有臉去見古雷,鄭欣幾人,幾人本來將自己的孩子交給自己,最後卻是在自己的手中被人抓走,而且還是受到了自己的牽連,被人一鍋端了。

洛天沉思之中,走到了天元大陸之上,出現在了五行山上焦急等待的人們,龍傑,南宮御請,陸天宇幾人也是紛紛趕來。

「洛天!」看到洛天前來,人們頓時將洛天圍攏起來,目光之中帶著詢問之色。

「沒追到!」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眼中帶著一絲歉意看向古雷,鄭欣兩人。

「抱歉,我沒照顧好他們!」洛天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強烈的自責。

「唉,不怪你,現在還是想辦法,將幾個孩子救出!」古雷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怪罪洛天的意思,畢竟洛離,董逸塵,紫陌等人也是被人擄走了。

「洛天,平了混沌域吧,以我們的實力,區區混沌域算的了什麼,然後打進絕地,將元磁仙光收取,先從冥幻的手中將孩子們換回來!」徐離子益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狠辣,幾個孩子都是他看著長大的,有著很深的感情。

「是啊,混沌域給臉不要臉,直接殺進混沌域就是了!」一些脾氣暴躁的人們大聲開口,揚言要平掉的混沌域。

聽到眾人的話,洛天眼中露出冰冷,雖然很不想現在與冥域衝突,但是若是諸葛傑真的繼續胡攪蠻纏的話,那麼洛天也不建議死磕到底。

「聚集人,走!」洛天沉聲開口,不想浪費時間,沖著大喊的幾人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冰冷。

「好嘞!」龍傑和南宮御清以及陸天宇聽到洛天的話,紛紛起身,消失在了大殿之中,目光之中帶著森然。

「準備吧!」洛天身形滔天而起,聲音在天元大陸之上響起。

「四聖星域所屬,隨我一起出征混沌域!」洛天的聲音響起之際,整個天元大陸,頓時轟動起來,言出法隨,洛天的話,對於四聖星域來說就是聖旨,沒有任何緣由。

「轟隆隆……」龐大的虛空戰船,轟鳴而出,戰船之上,遠古天宮高高的懸浮在人們的視線當中,洛天飛身而起,這一次真的將洛天逼急了,若是諸葛傑再不答應,洛天絕對死磕到底。

在幾個後代的生命面前,什麼九域,什麼王族入侵,洛天可以通通不在乎,洛天一路修行為的就是保護自己親人的安危,如今親人的安慰受到了威脅,已經觸碰到了洛天的逆鱗。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壓迫

隨著洛天的話音落下,四聖星域的人們全部是紛紛響應,一道道身影在各個宗門的帶領之下,朝著天元大陸匯聚而去。

四聖星域,曾經是九域最弱的一處星域,人們知道若是沒有洛天,那麼就不可能有現在的四聖星域,這是洛天第一次開口要求四聖星域全員出戰,人們怎麼可能不響應。

「轟隆隆……」虛空戰船之上,天元大陸上所有超凡境以上的修士全部站立在虛空戰船之上,整整幾百萬,這是四聖星域如今全部的實力。

戰船船頭之上,洛天等人站在那裡,氣息衝天,目光森然的看著混沌域的方向。

「殺!」龐大的戰船緩緩的開啟,劃破虛空,朝著混沌域的方向開去。

另外一面,火域的人們也是紛紛匯聚,一批一批的朝著混沌域方向飛去。

「吼……」龍吼之聲響起,一隻只氣息滔天的凶獸,嘶吼中在妖域之中飛出,龐大的身軀帶著強大的壓力,匯聚在聖城之外。

「走!」龍傑背著雙手,帶著妖域的眾多強者,同樣朝著混沌域的方向飛去。

魔氣滔天,南宮御清後背之上背負著血色長劍,身後魔族的眾人臉上露出森然之色,如同地獄之中走出的惡魔一般,匯聚在南宮御清的身後。

「什麼情況,虛空戰船,遠古天宮!我的天,四聖星域這次是真的要攻打聖地不成!連遠古天宮都帶了出來!」

「洛天,江難軒,鄭欣!古雷……所有四聖星域年輕一代的強者都出現了!」

「還有老一代的,洛雄,洛南天,沙蒼茫也都出現了,他們都許久都沒有出現過了!」人們震撼的看著站在虛空戰船之上的人們。

「幾百萬超凡境的強者,十幾萬的聖人境強者!我的天,這就是四聖星域的恐怖么!」

「那個就是四聖星域的紀元巔峰的大能么!」人們議論紛紛,目光之中帶著驚顫,這一次比起上一次四聖星域滅殺鳳族的時候動靜更加龐大。

「聽說了,是因為洛天的兒子被人擄走了,與混沌域有著很大的關係!」很快人們便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因。

「兩域之間的大戰要開啟了么,四聖星域這麼強大,混沌域會是對手么,不就是將混沌深淵開啟么,何必呢!」九域所有人的都議論著。

相同的場面,在妖域,神魔域,還有火域同樣也是發生著,人們都是驚嘆洛天的能量,對於洛天和四聖星域這裡,更加敬畏。

不只是幾處聖地,九域之中一些崇拜洛天,記得恩情的宗門收到消息之後,也是紛紛匯聚朝著混沌域的方向飛去。

「該死!」混沌域中,諸葛傑收到消息,眼中露出難看的神色,沒想到洛天的速度竟然這麼快。

「怕什麼,大不了魚死網破,真拿咱們混沌域當成像那些鳳族一般的軟柿子了!」諸葛皇朝臉色陰沉,大聲開口。

「是啊,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我們混沌域什麼時候怕過!」一些主戰的混沌域的強者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強烈的戰意。

「域主要不我們就讓他們進入吧,混沌深淵是絕地,縱然是讓他們進入,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一些主和的強者開口勸說,不想混沌域血戰。

「放屁,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不能讓步,血戰到底!」諸葛皇朝大聲開口,狠狠的瞪著那些主和的人們。

整個混沌域的大殿,頓時轟亂起來,讓諸葛皇朝感到有些頭疼,這是他繼任域主以來,第一次感到頭疼。

「咚……」沉重的鐘聲響起,混沌古鐘發出滔天的轟鳴之聲,在混沌域響起,讓大殿之中的人們臉色變化起來。

「混沌鍾在預警,四聖星域的人們來了!」一名老者開口,大殿之中的人們目光透過虛空望到星域之外,那轟鳴而至的龐大的虛空戰船。

「諸葛傑,你考慮的怎麼樣了!」龐大的戰船劃破虛空,戰船之上遠古天宮散發出陣陣的光輝,攜著滔天之威,出現在了混沌大陸之外,洛天冰冷的聲音也是隨之想起,讓匯聚在混沌大陸之上的混沌域的強者頓時心神震動起來。

「走!」諸葛傑臉色難看,與大殿之中的人們出現在了混沌大陸外,目光看向那龐大的戰船,雙眼微微一縮。

親眼所見之下,那強大的壓力,讓諸葛傑都是為之動容沒想到,四聖星域竟然發展到如此地步。

「諸葛傑,混沌深淵,你開!還是不開!」洛天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目光看向已經聚集在一起的混沌域的眾多強者身上。

三天的時間,在諸葛傑的號召之下,混沌域也是有所準備,一名名氣息驚人的強者站在諸葛傑的身後,氣勢上絲毫不比四聖星域差上絲毫。

不過,四聖星域的高端力量卻是比起混沌域強了不少,單單是一個紀元巔峰的玄冰老祖,就讓混沌域的人們感到心顫。

「洛天,你不要欺人太甚!」諸葛傑大聲開口,聲音同樣強勢無比,洛天如此強勢來襲,分明是不將混沌域放在眼裡。

「哈哈!諸葛傑,今天就是欺你,你又能如何!」一道威嚴的聲音想起,龐大的身影踏著諸天星辰而來,凶勵的氣息在星域之下傳出,龍傑帶著妖域的眾多凶獸,出現在了混沌大陸的西方,與四聖星域成前後夾擊之勢,將混沌聖殿夾在了中央。

「妖域!」混沌域的人們頓時顫抖起來,看著那一個個身形龐大,幾乎將整個星空都填滿的凶獸,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妖域,曾經便是在九域之中排名第二,實力自然是強大無比,單單一個鳳族獨自出去,都是成為聖地的存在,雖然鳳族的叛變,對於妖域的實力損傷不小,但是誰都不敢小斂妖域的存在,哪怕是神族,都不敢同妖域硬捍。

妖皇鏡,散發著極道之威,將整個星空點亮,同元古天宮遙相呼應,帶給混沌域強大的壓力。

「哈哈,我沒有來晚吧!」魔氣衝天,如同一團黑色的烏雲一般,魔族人們出現在了混沌大陸的北方,一把黑色的魔刀懸浮在魔族眾人的頭頂之上,彷彿一輪黑色的半月,散發著滔天的氣息,正是魔族的紀元之寶,無極魔刀。

炙熱的氣息傳遞在星空之下,如同一片火海將整個星空燒穿,火域的人也是隨之趕到,雖然沒有紀元之寶,但是同樣也是氣息強大,出現在了混沌聖殿的正南方。

洛天和孫克念伸手一揮,陰陽雙魚滔天而起,籠罩在了火域眾人的頭頂,黑白二氣籠罩而下,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四件寶物,散發著強盛的氣息,無上的威能,將整個星空鎮壓,連混沌古鐘都是受到了強大的壓制,自主的發出震天的鐘聲,抵抗者四件寶物的壓力。

「該死!」諸葛傑和一干混沌域的強者臉色徹底難看起來,洛天擺出的陣仗實在是太強大了,這樣的實力,完全能夠將混沌域碾壓,縱然混沌域底牌盡出也無法抵擋。

「是戰是和,全憑你來定奪!」洛天冰冷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讓混沌域的人們身軀都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吼……」吼聲震天,四方人馬低吼出聲,強大的戰意,劃破星空,直接將星空掀翻,徹底將混沌域的人們壓制。

「怎麼辦!」諸葛傑心中頓時感覺到了為難,他是真的沒想到,洛天敢掀起星域之間的大戰,但是此時看著洛天眼中的冰冷,諸葛傑心中有些後悔,當時洛天在請求自己的時候,自己應該賣上洛天一個人情,答應下來,那樣的話也不至於有現在這樣進退兩難的局面。

「洛天,不要得意,若是戰,那麼你們四方人馬定然也會損傷無數,那樣將來太古王族出世之時,沒有了我們混沌域,人族定然抵擋不住王族的進攻!到時候,你就是九域的罪人!」諸葛皇朝臉上帶著猙獰,大聲開口,顯然有些不服軟。

「哈哈!諸葛皇朝,我洛天曾經為九域做過什麼,你不是不知道,如今我的後代危在旦夕,你還跟我談什麼九域,去你嗎的罪人,當初我獻祭了自己,封印混沌域入口的時候,你在幹什麼?」

「難道我洛天的後代就該死,難到我就一定要為九域犧牲,犧牲我自己可以,但是我不允許我的後代出現任何差錯!」洛天沉聲開口,聲音帶著瘋狂。

「你!」看到洛天如此瘋狂,混沌域的人們頓時顫抖起來。

「給你們三個呼吸考慮,開放混沌深淵,讓我們進入,若是不答應,踏平混沌域!」洛天不等混沌域的人們開口,再次開口。

「踏平混沌域!」四方人馬大吼一聲,吼聲震斷的星空,氣息衝天,彷彿只要洛天一聲令下,便會碾壓過去一般。

「一個呼吸!」洛天沉聲開口,根本不給諸葛傑辯駁的機會,冰冷的聲音在洛天的口傳出。

「到底要怎麼辦!」一道道混沌域強者的聲音,不斷的出現在諸葛傑的腦海之中,讓諸葛傑頭疼無比。

「兩個呼吸!」洛天不管不顧,繼續開口,四方人馬,已經抄出了武器,目光森然的看著混沌域的人們。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你同不同意

「我……」聽到洛天那冰冷的聲音,諸葛傑臉色蒼白,看著四周將混沌聖殿圍的嚴嚴實實的四方人馬,彷彿只等待著洛天一聲令下,便是要將整個混沌大陸蕩平一般。

諸葛傑想要出聲反對,但是話到了嘴邊就是說不出口。

「三個呼吸!」洛天的臉上露出一絲冰冷之色,聲音彷彿從地獄之中傳出的死亡之音,話音落下,洛天的目光看向了諸葛傑。

「時間到,眾位,隨我!蕩平混沌大陸!」洛天朗聲開口,隨後身上的氣勢滔天而起,化成一道潔白的光芒,朝著諸葛傑沖了過去。

「殺!殺!殺!殺!」四聲充滿殺機的殺伐之音,從混沌大陸的四個方向傳遞,殺氣蔓在整個混沌域的星空之下,一道道氣息驚人的身影,瞬間朝著混沌域的人們圍攏而去。

「大哥!」諸葛皇朝心神顫抖,看著那如同洪水一般,朝著他們襲殺而來的四方人員,目光之中露出一絲驚恐,此時諸葛皇朝才感到後悔。

「殺吧!」諸葛傑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他知道一但兩方人員一但碰撞起來,那麼就根本沒有緩和的餘地了。

「根本無法抵抗!」諸葛傑看著人們洛天眾人身後那三件紀元之寶,還有虛空戰船,以及陰陽雙魚,紀元之寶混沌古鐘的震懾,基本上微乎其微。

「難道,真的要將混沌域的全部力量拿出來才行么!」諸葛傑將目光看向了混沌大陸之上的混沌聖殿,眼中露出一絲瘋狂。

「殺!」隨後,諸葛傑便是將所有的想法拋之腦後,眼中帶著冰冷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下一刻洛天和諸葛傑便是碰撞在了一起,觸碰之下,轟鳴滔天,狂暴的波動從兩人的周身升起,同時,四聖星域,妖域,火域,以及魔族的人們也是如同洪水猛獸一般,與混沌域的強者們交戰在了一起。

碾壓,完完全全的碾壓,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意外,剛剛接觸,混沌域的人們便瞬間死去了無數,根本承受不住四座聖地同時的進攻。

「諸葛傑!你答應還是不答應!」洛天眼中露出冷笑,不斷的與諸葛傑對碰在一起,如今的洛天實力何等的逆天,洛天的修為已經追趕上了諸葛傑,孫滅辰眾人,當初洛天紀元初期的時候,能夠與諸葛傑拼的兩敗俱傷,如今的洛天隨著修為的突破,彷彿再次回到了當年那個鎮壓同代的洛天。

兩種大術加持之下,洛天的逆天無比,每一次與諸葛傑碰撞,都是震的諸葛傑心神轟鳴,臉上露出虛弱。

「啊……」但是諸葛傑也是九大體質之一,縱然不敵輪迴體強悍,但是也是蓋世無雙,每一次出手,也都是讓洛天小心對待。

整個戰場除了洛天這裡一時間拿不下諸葛傑之外,其他方向都是沒什麼壓力,縱然四方人員有所損失,但是比起混沌域來,強了不只一點半點,完全就是單方面的屠殺。

我是演技派 龍傑找上了諸葛皇朝,如今的龍傑,同樣也是強大無比,再也不是當年那個青澀無比的青年,長年掌管妖域,龍傑的身上多了一股上位者的氣質,每一次出手,都是讓諸葛皇朝大口噴血,相信過不了多長時間,便會將諸葛皇朝震殺在掌下。

「當年,你就狂,還代替自己的哥哥掃平諸敵,就憑你也配!」龍傑臉上露出不屑,皇道龍氣充斥著紀元之力,一掌接一掌的拍在諸葛皇朝的身上,不斷攻擊的同時,龍傑也是不斷的揶揄起諸葛皇朝來。

當年,魔族魔山,諸葛皇朝那副囂張的根本不將洛天放在眼中的模樣,龍傑便是有些看不慣,只不過那時候,龍傑還沒有徹底成長起來,洛天沒有讓龍傑出手,如今終於有機會與諸葛皇朝對上,龍傑哪裡會這麼容易放過諸葛皇朝。

「啊……我跟你拼了!」諸葛皇朝看著龍傑眼中的不屑,大聲嚎叫起來,手中舞動,不斷的朝著龍傑衝去。

其他人,也都是找准了對手,不過混沌域的高端戰力,終究還比起洛天他們差了太多,也導致了很多人都沒有招到合適的對手,兩三個圍攻一個同級之人。

玄冰老祖根本就無人能擋,每一次出手,都是凍結大片的混沌域的強者,根本沒有人能夠承受的住,紀元巔峰的恐怖完全的呈現了出來,混沌域的人們在玄冰老祖的身前,完全就是螻蟻。

書劍盛唐 還有一個恐怖無比的人,那就是古雷,一手毒術出神如化,如今的古雷完全便是為這樣的戰場而生的,滅殺敵人的速度,甚至跟玄冰老祖不相上下。

慘烈,血腥的氣息在混沌域之中升起,朝著其他幾域傳遞而去,整個九域都是被洛天的手筆給震撼到了。

聖地,自古以來便是長存的存在,除非是紀元之主出手,否則根本沒有哪個聖地,敢真正的與另外一處聖地真正的死磕,洛天他們這樣,還是整個九域有史以來的第一次。

「攻打聖地,而且還是混沌域,我的天,不愧是洛天,這才平息多長時間,就整出這麼大的動靜!」所有人都是議論紛紛,目光之中帶著敬畏,看向混沌域的方向。

與此同時,其他幾處聖地,也是紛紛觀望著,都是緊張無比,眼下洛天他們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完全超出他們的想象,那是真的有滅掉一處聖地實力。

之前滅掉鳳族,他們還沒看在眼中,畢竟鳳族在他們眼中固然強大,但是若是付出代價的話,他們也是可以做到,但是混沌域的混沌聖殿,就不一樣了,那是完全和他們平起平坐的存在,那是一域的支柱。

喊殺衝天,血流成河,四聖星域,魔族,妖域,火域四個勢力,彷彿一個絞肉機一般,不斷的絞殺著混沌域的強者。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