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公,請受我一拜。」徐林跪在李天辰的面前,重重的給李天辰磕了三個響頭。

「謝我就不必了,我只是拿錢辦事而已。」對於他的感謝,李天辰只是淡漠的揮了揮手,道。

一聽到錢,徐林立刻就反應過來,然後從旁邊的保鏢手裡拿過手提包,他的手機就在手提包裡面的,取出手機:「恩公,您的卡號是什麼,我現在就通過手機銀行給您轉過去。」

李天辰報了他自己的卡號。

很快,轉賬便是完成,李天辰收到了銀行發來的入款短消息。

兩億元整。

接著,徐林又從包里取出了早就準備好的合同。

「天公子,這份是那山林的轉讓合同,我已經簽好字了,您簽個字之後,那山林就是您的了。」徐林將簽好字的合同放在了李天辰的面前。

李天辰點了點頭,然後將合同取了過來,在上面簽上自己的名字。

一式兩份,李天辰留一份,徐林留一份。

「不容易啊,終於是弄到手了。」簽下自己的大名之後,李天辰淡漠的笑了笑。

「恩公,座,請座。」徐林穿上衣服,殷勤的很。

「哈哈,徐老哥,我和你說了吧,這天公子可不是普通人啊,現在知道了吧。」張長壽給徐林倒了一杯酒,又給李天辰倒了一杯,微笑著道。

徐林連連點頭:「對,對,天公子這一手的醫術,我可是見識了,相當不凡,我想司馬神醫都沒有這般的厲害吧。」

「司馬神醫,豈能夠和天公子比。」張長壽淡漠搖頭。

……

接下來的時間,李天辰過的倒是比較輕鬆,因為不僅得到了二個億,而且還得到了絕對堪稱無價的那片樹林。

心情很爽。

酒足飯飽之後,李天辰打了一個電話。

打電話給負責裝修芸辰會所的吳圖。

並且轉給了他五千萬的裝修款。

這五千萬當中,有三千多萬是李天辰前段時間從系統當中抽獎到的,今天是最後的機會了,自然得先花出去。

之後,李天辰又告訴他,修一條公路。

這條路從山下一直修到山頂。

李天辰去過那山林,所以知道那山林的道路奇差無比,而且也只修到了半山腰,車都沒法開到山頂的。

李天辰讓他把路修到山頂。

吳圖倒也爽快,拍著胸脯保證,二個月內一定完成。

鈴鈴鈴!

李天辰和吳圖通過電話之後,還沒多久,也就是一兩分鐘的時間過後,口袋裡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李天辰本還以為是曉雯她們打來的,結果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發現竟然是林晨兮。

「這妮子竟然給我打電話?」看到是林晨兮,李天辰倒也奇怪,要知道這女人以前都不會打電話給自己的,不過還是接了起來。

「李天辰,你現在是住在南延大飯店嗎?」電話一接通,便是聽到對面急切的聲音。

「沒錯,我最近是住在南延大飯店,怎麼了,你怎麼這麼著急?」從聲音裡面,李天辰也聽出來,她似乎是非常著急。

聽到李天辰果然住在那裡,林晨兮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急切道:「那你現在是在哪裡,是在飯店還是在外面?」

「我在外面,沒在飯店,林辰兮,是不是飯店出什麼事情了?」

林晨兮聽到李天辰說沒有在飯店,這才鬆了口氣,聲音也平緩了許多,沒那麼著急了:「是這樣的,就在剛才南延飯店著火了,發生了火災了,我還以為你在飯店呢,所以,打電話問一下。」

「你說什麼?」李天辰騰的一下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李天辰沒在南延飯店,可鳳姨和曉雯在裡面的。

「剛才有個朋友發了個朋友圈,說南延飯店著火的小視頻。」林晨兮說道:「既然你沒在那裡,那沒事了。」

李天辰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急忙問道:「林晨兮別急著掛電話,你說,是幾樓著火了?」

「具體幾樓我也不清楚耶,我看那朋友發的視頻應該是在高層,大概應該接近三十層吧。」

李天辰住的是總統套房。

總統套房都是在高層的。

李天辰越發的害怕了起來,都來不及掛電話,直接將電話踹入到口袋裡,然後拔腿就往外跑。

「天公子,出什麼事情了?」

「恩公,發生什麼事情了?」

張長壽和徐林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一頭的霧水。

不過他們還從沒有見過李天辰這麼著急的樣子。

尤其是張長壽。

他和李天辰接觸了這麼久,以他對李天辰的了解,很少有什麼事情能夠引起他情緒波動的。

可現在,李天辰何止是情緒波動?

「肯定是出大事了。」張長壽也坐不住了:「飛龍,叫人。」

說完,張長壽大踏步的走出了閣樓。

待張長壽和徐林走出會所大門的時候,李天辰已然是發動了汽車,他那輛黑色的SUV好似夜空中的幽靈一般。

刷!

直接飆升到二百五十碼,眨眼間便是消失在他們的視線當中。 歐洛微:「……」她怎麼有一種感覺,季寒驍像是在摸狗頭一樣?

「誰要跟你聯絡感情,你離我遠點才差不多!好了,我要回去睡……上課了,以後別叫我出來,不然叫一次打一次。」歐洛微生生的把睡覺改成了上課,隨後像是逃一樣的離開了教導處。

季寒驍也沒有強求她硬要留下來,他可沒忘記,自己身上穿的是球衣。

之所以他會一打完球就叫歐洛微來,就是因為在操場上的時候,這個丫頭一直在盯著他看,讓他恨不得馬上過去抱一抱她。

所以剛剛才會那麼著急的抱住她。

低低的笑了一聲,季寒驍就轉身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內。

他是總統少爺,以後也有可能會繼承總統之位,所以學校也是給他專門配了一個休息室。

歐洛微回到教室之後,就直接趴在桌上睡著了,就是李淑蓉也拿她沒有辦法。

就這麼迷迷糊糊的睡了一節課,這節課下了之後,就直接就是到了飯點。

莫小念拉起了歐洛微的手,興奮的說道:「洛微,我們去吃飯吧。」

歐洛微搖頭:「不用了,我約了人,就不陪你吃飯了。」

莫小念也沒有強求,嗯了一聲,隨後就是跟其她他同學去了食堂。

在這個班級裡面,歐洛微才來了三天,認識不到全班的人,但是卻只認識莫小念一個人,因為莫小念就是坐在她旁邊,其她的,她一個也叫不上來名字。

當然,她約的人,是她最好的朋友,也可以說是死黨閨蜜,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只不過前幾年她去國外,見面是少,但是聯繫卻一直沒有斷過。

歐洛微悄悄的去了高三年級的那層樓。

現在高三生都很緊張,幾乎就是高三每一個班都會拖那麼幾分鐘的課。

斯蘭蒂雖是貴族學校,但是也是靠成績打出來的。

歐洛微陌生的找著高三一班,隨後一個不經意的一瞥,竟然看到了季寒驍!

嚇的歐洛微連忙轉過了身體,再看了看班級門口的牌子,天,不就是她辛辛苦苦找的高三一班嗎。

而且,而且歐洛微看到了,季寒驍前面就是她的死黨鬧如煙。

該死,幹嘛坐在季寒驍前面?

歐洛微不爽的嘀咕了一句,隨後就是靠在一邊的牆壁上等著南如煙。還好,這個班的班主任沒有拖很久,歐洛微等了兩分鐘就下課了。

當然歐洛微自己也不知道,她自己迷迷糊糊的找了那麼久。

一班的老師一出來就看到門外靠著的歐洛微。

歐洛微神情淡漠的瞥了老師一眼,隨後不屑的把腦袋探進了一班裡面。

雖然尊師重道這個道理她懂,但她就是做不來。

老師也沒有在意,拿著課本回了辦公室。

歐洛微瞄著季寒驍沒有注意到她,小聲的叫著南如煙。

南如煙從歐洛微一出現就看到了她,隨便收拾了一下課本,就走出了教室。

歐洛微臉上才掛起了笑意,挽著南如煙的手臂,迅速的跑開。 秦月妍剛剛洗了澡,穿著寬鬆的居家服在大廳,裙擺垂向一旁,露著一雙修長雪白的玉腿,她的手中則是拿著本英文版的雜誌,看的倒是津津有味

碰!

別墅的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虎背熊腰的鐵九大踏步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大小姐,南延飯店著火了。」鐵九來到了秦月妍的身邊,低聲道。

秦月妍的爺爺秦悟道給了秦月妍一個任務,無論如何都要拉攏李天辰到自己的陣營來的。

為了這個目標,秦月妍當然是要時刻關注李天辰的動靜了。

不過,這種事情當然不需要秦月妍親自出馬的,安排下面人去做就可以了。

而就在剛才,下面的人反應,南延飯店著火了。

連林晨兮都知道了李天辰住在南延飯店的,時刻關注李天辰動靜的秦月妍自然也知曉的。

「哪一樓著火了。」秦月妍將手中的雜誌放下,漫不經心的問道。

鐵九說道:「三十二樓,火勢就是從李天辰房間起來的。」

當聽到火勢是從李天辰房間裡面出來的時候,秦月妍無法在淡定了,臉色立刻就變了:「火勢如何?」

「這是那裡發過來的視頻。」鐵九把手機視頻調了出來,遞給了秦月妍。

秦月妍接過了手機,看著視頻上那熊熊大火,以及那衝天的濃煙,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怎麼會燒的這麼大?那南延飯店是我們南延市唯一的兩座五星級的飯店之一,安保措施以及防火措施是何其的到位,怎麼可能發生火災?而且還發生這麼大的火?」

在秦月妍看來,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酒店當中防火措施都是做的非常好的,沒理由會發生這麼大的火災。

「知道是什麼人乾的嗎?」以秦月妍的精明程度,只是稍微一想就料到了絕對是有人故意縱火。

鐵九搖了搖頭:「發生的時間太短了,暫時還不清楚,我已經安排人在查了,不過要查出來的話,需要一些時間的。」

秦月妍也能夠理解。

要知道,敢在五星級酒店放火的人,肯定是經過精心安排做的很是隱秘的,想要查出來的可能性並不高。

「那李天辰他怎麼樣,受傷了沒有。」秦月妍又問道。

「發生火災的時候,李天辰並沒有在酒店當中,他去了豪庭會所,不過,李天辰沒有在,他的那兩位家人卻是在那裡,而且聽說還受了傷。」

聽到這裡,秦月妍的眉頭不由的皺了一皺。

不知道為何,她心中竟然有著一股莫名的惆悵。

「鐵九,你去備車,我先去換下衣服,去一趟南延大飯店。」說著,秦月妍立刻跑上了樓。

……

「不能夠有事,千萬不能夠有事。」因為心中實在是擔心,李天辰迫切的想要回到南延飯店,他的車速飆升到極致,好似幽靈一般穿梭在市區的街道之上。

也幸虧他得到了車神卡,車技如神。

一路上,道路雖然擁擠,車水馬龍,可他的速度依舊是快的很。

原本若按照正常的速度,差不多要二十多分鐘才能夠到的,李天辰硬是用了不到十分鐘便是到了。

「那是!」李天辰車子都還沒有停下,便是看到酒店上空那衝天的濃煙。

那濃煙是從三十二樓的一間屋子窗戶當中飄出來的。

「曉雯,鳳姨。」真是越擔心什麼就越是來什麼,李天辰豈會不知道那冒濃煙的屋子正是自己臨時的家。

他的心臟瞬間就揪了起來。

酒店的前方已經拉起了警戒線,消防車已經到位。

酒店當中的賓客已經被疏散到了樓下。

警戒線外面,人山人海!

有疏散下來的住客,也有看到大火來湊熱鬧的人。

「裡面火還沒有被完全撲滅,還有危險,你不能夠進去。」當李天辰打算進入到警戒線當中的時候,被負責戒嚴的警察給攔了下來。

「那著火的房間是我的,裡面的人怎麼樣了?」李天辰很是緊張。

是的,緊張!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