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鄧旭升欲哭無淚,就沒見過這麼黑心的。

小白一聽說提到仙核的事,屁顛屁顛的過來向樊洛洛討要酒來了。

「想要酒?你剛多大就喝酒?真不是個好孩子,給你兩塊仙核吃吧,別要酒了!」樊洛洛說道。

小白狗很生氣,渾身的白毛都炸起,但是樊洛洛理也不理。

「真是鐵公雞啊!」鄧旭升搖頭嘆氣道。

鄧旭升要仙核不成,其他人也自然不會再去觸霉頭,甚至成浩還很開心他們沒能要到仙石,這樣自己的高利貸就有了盼頭。

由於大病初癒,所以樊洛洛破天荒的給他們放了個假,允許他們玩麻將,麻將桌又支起來了。

樊洛洛便將自己還起來煉製丹藥,這次消耗的丹藥太多,若是不及時補充,將來可有的受了。

小白狗賴在樊洛洛身邊要酒,樊洛洛看都沒看它一萬,直接鑽進玉佩空間中煉丹去了。

玉佩空間中的資源雖然不能拿出來,但是成品還是可以拿出來的。

所以這一次,樊洛洛就煉製了很多丹藥,畫了很多符籙,在仙石上畫了很多陣法。

這一次的教訓讓樊洛洛知道,不能太過依賴於玉佩空間,不然若是最後玉佩空間用不了的話,樊洛洛就只能等死了。

樊洛洛偶爾去玉佩空間,偶爾出來與眾人吃個飯,玉佩空間畢竟不能暴露,樊洛洛也不能長時間的待在玉佩空間中。

好在最近沒有狼群也沒有獅群攻擊他們,也讓他們難得的偷了個閑。

春去秋來,四季變換,一年之後,樊洛洛等人終於走出了草原。

一年的時間眾人的修為沒變,但是戰鬥技巧和生存能力卻全面提高了。

離開草原之後,眾人又趕了幾天的路才看到一座城,進城之後,眾人第一件事就是找了個客棧大吃一頓,隨後睡了三天三夜。

草原的生活讓他們幾乎無時無刻不再警惕之中,尤其是進入中心區域之後,不僅只有獅群,各種各樣的仙獸都有,而且修為都不低。

他們好像對樊洛洛等人的馬車很好奇,畢竟草原深處很少有人會進去的,那裡的仙獸也很少能夠見到人類的修行者。

所以,對樊洛洛十分「友好」,經常與他們「親密接觸」,導致眾人每天都繃緊神經,時刻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而且他們幾乎每天身上都會帶著一些傷,戰鬥更是家常便飯。

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沒能提升修為是因為他們壓制著自己的修為不讓他們晉陞,如此一旦壓制到極限,可能會連升好多級。

而且他能之前剛升級過,若是升級的速度太快,會導致他們根基不穩,對將來的修鍊沒有好處。

這樣多重壓力之下,他們的進步顯而易見,但同時,身體也處於高度繃緊狀態。

如今好不容易從草原出來了,他們一定要好好放鬆一下,否則他們的身體會崩壞的。

三天三夜的睡眠讓他們醒來之後精力充沛,整個人都散發著活力。

「早啊升哥?」成浩是第一個出來的,他正在吃早飯,這時鄧旭升從樓上下來。

「早啊小浩!」鄧旭升笑著快步下來。「這一覺睡的是真舒服!」

「吃的什麼?」鄧旭升湊過來坐下,問道。

「隨便吃點,師父還沒醒呢!她的早餐我吃不到。」成浩說道。

「說的也是,不過話說回來,你師爹的手藝確實可以,我吃了一年他做的飯一點都沒膩。」鄧旭升說道。

「那你可得謝謝我師父,要不是師父在,師爹從來都是唬弄我們的!」成浩想起樊洛洛飛升之後,他們徒弟幾個在華夏時候的事。

樊洛洛一走,他們可就再也沒吃過楚漣卿做的飯,用楚漣卿的話說就是:要吃自己做,不做點外賣,我沒心情做飯!

「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去觸那兩個人的霉頭。」說話的功夫,早飯便上齊了,鄧旭升吃了起來。

隨後,其它人也接連從房間里出來,吃了一些東西,被樊洛洛拉著去賣東西去了。

這次人多力量大,各種吃喝玩樂衣食住行全部都被樊洛洛搬出來賣,徒弟們倒是很積極,鄧旭升姐弟卻連連嘆氣。

整個步行街上,就樊洛洛等人的攤位最為火爆,因為好多東西都是聞所未聞,所以都湊過來看熱鬧。

樊洛洛他們賣的東西也很多,什麼自行車,漫畫,糖果,口紅香水,漢堡等等等等,無論男女老少都會在他們這邊買一些東西,開開心心的回去。

小攤位的生意火爆,他們也都大賺了一筆,人人忙的不可開交,到什麼程度?相鄰的攤位上的兩個人一天下來說話都沒有超過三句。

到了晚上,收了攤,回到客棧,眾人開始清算今天的勞動所得。

大約是三十幾萬的下品仙石,十幾萬的中品仙石,六七萬的上品仙石和兩千多極品仙石。

這收穫不可謂不多啊!

「發財了!」徒弟們看著亮晶晶的仙石激動的說道。

經過一年的消耗,他們幾乎已經把身上的仙石都已經掏空了,如今終於有新的補充進來了。

「看在今天大家都努力的份上,我們現在開始發仙石了,鄧旭升!」樊洛洛叫道。

「來了。」鄧旭升沒有報太大得希望,畢竟之前樊洛洛搜刮他們的經歷歷歷在目。

「五枚下品仙石!」樊洛洛將五枚仙石扔過去。

鄧旭升嘴角抽搐了一下,果然!

「鄧旭英。」樊洛洛又叫道。

「來了。」鄧旭英走過來。

「一百枚極品仙石。」樊洛洛將一小堆仙石退給鄧旭英。

「這麼多?」鄧旭英也是一愣。

「嗯。」樊洛洛點點頭,

「其他人每人一百極品仙石!」樊洛洛說道。

「憑什麼就我這麼少?」鄧旭升不滿的問道。 “龍組,是什麼,一個門派嗎”陳杰疑惑的問道,陳杰可不能放鬆警惕,眼前這個叫黑手的男子,下午還要過他命呢,雖然龍玉波在這,但陳杰也不知道這龍玉波信不信的過。

“呵呵,小兄弟,龍組是國家利器,專爲國家做事的一個隱祕部門。”黑手首當其衝,給陳杰當了一次解說員,不過口氣到沒有下午那麼冷冰冰了。

黑手感到很奇怪:“龍老說他是治好他經脈的人,所以龍老猜測他是隱地的人,但修爲也太低了吧,如果會治病,這還說的過去,但調查他身份也知道了,他是個單親,母親撫養長大,父親在宏遠集團當總經理,”這是黑手所瞭解到的資料,這個叫陳杰的成績平平,沒有任何突出的表現,黑手感到很奇怪,這陳杰怎麼就能受到隱地的重用呢。

“那你爲什麼來找我”陳杰一針見血,開門見山的問道。“還有你爲什麼要找人打我,我惹你了?”

“我想代表龍組邀請你加入地組,今天的事只是誤會,請你不要介意,”黑手聽了龍玉波的話,就起了招募之心,這樣不僅可以讓地組揚眉吐氣一番,自己也可以記上一大功。

“那我有什麼好處”陳杰意味深長的瞟了黑手一眼,大有沒好處就不去的意味。

“好處多的很,不過就要看你去不去了”黑手看陳杰以爲陳杰是隱地的人,就想讓陳杰進去,要知道,龍組連一個隱地的人都沒有,就算是徒弟也不錯。至少會治病。

“不去”陳杰牛氣哄哄的說了一句,這龍組是什麼,陳杰還不知道,更何況是從一個打過他的人的口中說出來的,就更不能相信了。

“哎”來自龍玉波的嘆息。

…..

漫步在櫻花之中,陳杰的心情有些複雜,這就一個星期,自己的生活發生了這麼多變化,當真是世事無常,如果有天我離開了,母親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一滴無情淚悄然滴下,濺起了一串串水花。

誰說男兒不流淚,只是未到腸斷處。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欲尋前跡,空惆悵,戌秋苑。更消她,幾度春風,幾度飛花。 盡遲留,憑仗西風,淚眼婆娑。

又是一聲空靈,那女子還坐在樹下談着一曲曲古箏,就像一直在那,沒有動過。 猶有雙棲雪鷺,夜寒驚起。靈動如輕盈之雪,空靈似清雅之仙。突然,一陣絃音騰空而起,飄忽不定,蜿蜒曲折,婉轉流連。衝上屋頂,飄向腳下,忽而高亢急促,餘音繞樑。那是熟悉的古箏音。它優柔飄渺,欲發欲收,迴轉之際卻突然變得鏗鏘有力,抑揚頓挫。它能滲透每一個毛孔,流到人的心裏。

陳杰又呆了,墨色的幕簾悄悄拉下了帷幕,女子要端起琴要走了,陳杰瞬間回過神來,走向了那女子,擋在女子面前,這下陳杰總算看清了,看她折纖腰以微步,呈皓腕於輕紗。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頭上倭墮髻斜插碧玉龍鳳釵。香嬌玉嫩秀靨豔比花嬌,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一顰一笑動人心魂。當真是美。

“請問,你叫什麼。”陳杰結結巴巴的問道,陳杰這一瞬間有一種心門被擊中了的感覺,很奇妙,剛纔的失落之情消失淡盡。

“我?”那女子指了指自己問道。

陳杰看着女子就像已經認識一般,而且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一時間陳杰又看呆了。

“喂,喂。”女子喊了喊,“我叫龍瀟夢。”女子說完就走了,只留下還沒緩過神的陳杰。

故人離別遊不歸,愁亦碎,夜深人不寐。也許黑夜纔是斷腸人最終的歸宿,只有黑夜,能懂得相思人的惆悵!今夜,註定不冥。

陳杰回到了家中,衝了個熱水澡,就到牀上睡了,這窗戶龍玉波讓人也修好了,陳杰把手機開機。

“臥槽,二十幾個未接電話。”陳杰看着這個破電話,都有點懷疑這電話怎麼沒被打爆掉,看來又要浪費我的話費了。

“龍老哥,什麼事。”

“影明去了龍組裏,半個月後,八卦門的師團來這踢館,這你的師侄走了,老弟拜託你扮一下我形意門中的弟子如何。”

“好吧.”陳杰也不想逆了龍玉波,畢竟在這混自己還要靠人家。



“高老哥,你有什麼事。”陳杰看到了高元龍的電話,便打了過去。可是…

“陳杰,十五天後,是我爸的生日,你可一定要來哦,爸可是親自邀請了你呢。”電話裏傳來了高思思這個魔女的聲音,一瞬間她又掛了,陳杰拿着個電話在風中久久凌亂。

“哇,下面清一色的匿名電話,足足佔了十幾個,陳杰可不會管這電話,搞不好是釣魚的。”

打完電話,和母親寒暄了一下,告知他明天會回去,讓他不要擔心。

夜,剛剛暗下來,濃霧層層瀰漫、漾開,薰染出一個平靜祥和的夜,白霧在輕柔月光和路燈的照耀下,便染成了金色。

睡下,夢中,還是難忘。 姜小凡現在想殺人,但是相比殺人,如今最重要的是救人。秦羅等人的下落他至今不明,但是辰逸風的行蹤非常確切,被人逼近了死亡森林內,他要進去,無論如何也要將之帶出來。

「唰!」

他如一道閃電穿越而過,很快就出現在一片烏黑的古林前。

死亡森林,紫微星少有的絕地之一,與萬人坑和神鬼葬地相差無幾。這個地方並非是一處戰場,究竟是因何而形成,從來就沒有人知道,根本看不透此地。


「辰兄。」

姜小凡矗立一座古木之巔。


死亡森林既然以死亡二字為首,足以說明它的可怕。

紫微星數十萬年來,這裡是最為危險的地方,甚至有傳言,這片古林和神鬼葬地有著同樣悠久的歷史。也就是說,在上古時代,這片死亡森林就已經存在了。

既為死亡,萬物絕滅。

這是這片絕地的寓意。

當初在海域的時候,修羅聖子盯著葉秋雨看,引起了葉緣雪的憤怒。那個時候,葉緣雪曾經怒斥過要將修羅聖子丟盡紫微禁區中去,說的就是這片死亡森林。

「三清古王進入也是有死無生……」

姜小凡低語。

他臉上掛著的神情只有冷淡和冰寒,沒有半點遲疑,一步就跨了進去。別人對這裡敬畏如神明,然而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他只知道,自己的故人在裡面。

「嗡!」

死亡森林內的漆黑霧靄彷彿有著靈性一般,姜小凡才剛剛跨入,它們立刻就察覺到了。無匹的黑霧湧來,像是一頭凶獸張開了大嘴,狠狠的咬向姜小凡。

「哼!」

姜小凡捏著拳頭,眼神冰寒的有些嚇人。

霓仙神甲自主綻放仙光,將他整個人都籠罩在了其中。這是一件頂級神器,為仙女星最強宗門的傳世神物,防禦力舉世無雙,號稱聖兵之下無物可破。

有神器護體,他沒有任何顧慮。

「嗡!」

其眉心間,一汪神秘的金銀神海浮現,強橫的神念掃向四周的每一個角落。

他掌控有一宗神器石鏡,乃是仙女星古靈教的傳世神器,可以照出任何事物。然而很可惜,這種神效要配合古靈教的底蘊神紋才可以辦到,他沒有那種神紋。

如今,這面石鏡在他手中僅僅只是一宗攻殺大器而已。

死亡森林內一片幽黑,黑色的霧靄不知道為何物,充斥著陰冷和冰寒的氣息。姜小凡邁步其中,神念散發開去,沒有能夠感覺到絲毫的生命波動。

「辰兄!」

他忍不住大吼,探尋辰逸風的下落。

腳步踩在這片大地上,下面的腐葉吱呀吱呀的響動,也不知道被堆了多麼厚。姜小凡朝著前方邁步,雙眼中閃爍神芒,金色神光照亮了四周,如同兩盞明燈。

突然,一股寒氣吹拂而來,詭異非常。

姜小凡微驚,敏銳的直接讓他朝著左邊橫跨一步。

沒有任何事發生,這片空間依舊顯得非常寂靜,四周的黑色霧靄沒有半點變化。然而縱然如此,他的眉頭卻依然皺了起來,雙眼中閃過一抹精芒和冷光。

覆蓋在他身上的霓仙神甲,有一小部分變黑了……

「死亡森林!」


他冷冷的低語,雙眼頓時變得赤銀一片。


霓仙乃是一件頂級神器,防禦力強的驚人,號稱聖兵之下無物可破。然而就在剛才,那一縷微不可覺的寒氣飄過後,這件強大的神甲竟然出現了一小塊烏黑。

顯然,這裡很妖邪!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