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你們呢。」冷楓小聲嘀咕,「要不然邱元凱負傷,鳳瑤來這幹嘛,周沐言,你們倆比較熟,什麼情況?」

「嗯……」

周沐言托腮沉吟了半晌。

「估計是為了五哥吧。」

「啊?」冷楓一愣,周沐言小聲道,「鳳瑤是我五哥的粉絲,上回她從邱哥那要五哥的聯繫方式加好友,五哥一直沒通過。鳳瑤就總是找邱哥問他情況,估計是想藉著邱哥得到五哥的好友?而且,我五哥一會不是要來嘛,所以……」

「害,工具人啊!」冷楓嗤笑。

「你放屁!」

突然間,另外一個病床上的邱元凱抓着枕頭就朝着冷楓扔了過去。

「嘿,你聽到了?」冷楓歪了下脖子將枕頭給躲開,「怎麼的,說你是工具人你還不願意了,你不信你問問鳳瑤同學你是不是工具人。」

「鳳瑤,你真是把我當工具人么?」邱元凱道。

鳳瑤默不作聲。

剛才冷楓他們的議論其實她也聽到的,她沒有去反駁其實就是因為讓他們說中了,她……確實就是想從邱元凱這得到趙信的好友而已。

她也確實是看到邱元凱給她發的消息。

說趙信一會要來醫院探望他,她才趕忙跑過來的。

可是這話如果說出來未免太傷人一些,她只能低着頭不說話。

咚!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趙信和隋心並肩走進病房。

「五哥!」

「趙哥!」

徐勝頁和周沐言都迎著了上去。

正在照顧邱元凱的鳳瑤,聽到這聲音也下意識的看向病房的門口。就在她看到趙信的那一瞬間,臉唰的一下就紅了。

「嗯。」

趙信輕應了一聲,走到相對靠近門口的冷楓那裏。

「怎麼樣?」

「沒事兒。」冷楓低語,而後咳了一聲道,「那個……你上回給我的百草液,謝了。」

如果沒有百草液配合治療,他未必能夠恢復的這麼快。

「客氣了。」

趙信微微一笑,他倒是也發現這冷楓其實有點傲嬌。就上回抓捕凶獸的時候也是,明明他想着救畢天澤他們,他偏偏就死撐著不說。

而後,趙信又來到邱元凱的病床。

看到趙信接近,鳳瑤趕忙小心的退到一旁,遠遠的偷瞄。趙信根本就沒注意這些,他的眼裏只有自己的兄弟。

「邱哥。」

「老五,熱烈歡迎。」邱元凱坐在病床上給趙信來了個熊抱,「可算是看到你了,我和小六子都想死你了。」

「我也是啊。」

趙信眼眸中噙著笑意,在病房中看了一圈。

「老丁呢?」

「丁校長在這待了一會就離開了,好像是去找百武高校的大校長。」徐勝頁聞言開口。

「他還挺效率。」趙信點頭。

「老五來了,這回百武高校怕是要遭罪嘍。」坐在病床上的邱元凱咧嘴一笑,道,「百武高校的那幾個崽子,明天有他們好受的。」

「也別太輕敵吧。」冷楓凝眸低語。

「怎麼了?」邱元凱蹙眉道,「你難道覺得老五會輸給那些鹹魚,呵……要不是他們這回在暗中耍壞,咱們能輸的那麼慘。」

「百武還是有高手的。」

「都是匹夫!」

冷楓和邱元凱各執一詞。

從眼前的情況來看冷楓還是相對理智一些,而邱元凱則是無條件的信任趙信,他們倆誰其實並沒有誰是錯的。

冷楓隸屬刺客系。

不管何時,都需要保持絕對的理智,擅長隱藏在暗中的他,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之前不會貿然出手。

他會藏在暗中,對對手做個完善的分析。

邱元凱和趙信是數年的兄弟感情,友情牢固,自家兄弟那當然是天下無敵。

「池一時也是么?」冷楓吐出個名字,頓時房間中的所有人包括邱元凱在內都沉默了下來。

池一時?

趙信聽后眉頭輕鎖。

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了,回來的路上隋心也有跟他提到,現在冷楓也特意提到了他,看來此人確實是個棘手的對手。

「這池一時到底是何許人?」

「我知道。」一直想找話題融入進去的鳳瑤舉手,趙信回頭看了她一眼,這才發現了她眉頭輕鎖,「您是……」

看到趙信竟然看向這裏,鳳瑤的臉又變的紅了許多。

儘管她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也鼓足勇氣,才選擇在這時候以此話題融入,但是得到趙信的注意后她的心還是如小鹿亂撞似的砰砰砰跳個不停。

她抿著嘴唇下意識的看了邱元凱一眼。

「老五,我給你介紹一下。」頓時會意的邱元凱輕笑道,「這位是鳳鳴女子武道高校的學生會主席,鳳瑤。也是咱們江南武校上一輪的交流高校,鳳瑤對待咱們江南武校的交流人員一直很照顧,兩校之間的武道交流也很愉快。這回,她聽說咱們學校的學生在與百武高校交流時受傷,特意來醫院探望。」

「你好。」

趙信面色如常微微點頭,鳳瑤臉都紅到了脖子根,低着頭根本不敢跟趙信對視。

「呃……」注意到這一幕的趙信茫然的眨了眨眼,小靈兒的聲音也接踵而至的在趙信腦海中傳來,「主人,她的心亂了。」

對此,趙信當然能夠感覺的出來。

在這個房間中的所有人都已步入武道,而且也已經是武道初期中億萬武者中的算的上是佼佼者,武道高手對周圍事物的變化都很敏銳。

鳳瑤的心現在跳的就好似擂鼓一般,咚咚咚的聲音很清晰。

「鳳瑤同學,你還好么?」趙信試探性的問了一句,旋即他就又微微蹙眉,「這名怎麼感覺這麼耳熟?從哪兒聽到過似的。」

「老五,你忘了?」

邱元凱低聲道,「前段時間我跟你說的,那個鳳瑤,你的粉絲,她還申請添加你好友來着,你沒看到么?」

「嗷嗷嗷,是你呀。」

趙信恍然,拍了下手咧嘴笑道。

「是你呀!」

「你你你……你好,我我我我……我特別喜歡你,你,你唱的那……那首歌,我,我每天都,都會聽。你,你唱的真的很棒。」鳳瑤的聲音變得越來越短促,心跳也變得越來越快,趙信笑吟吟的看着俏臉通紅的鳳瑤微微點頭,「謝謝,嗯……需要簽名么?」

「啊?」

鳳瑤驚呼一聲,趙信微微一笑道。

「需要麼,我平時是不怎麼簽名的,看在你對我們學校的交流學員這麼好的面子上,我可以給你一個簽名,或者給你個好友位?」

「真的嘛?」

鳳瑤驚呼出聲,呼吸也變得越發短促。旋即,她慌亂的取出手機,手指激烈的顫抖著,眾人也才注意她的手臂都已經紅的有些過分。

「我……我掃你?」

「可以。」

趙信點開二維碼,鳳瑤緊緊的抿著嘴唇伴隨着叮的一聲響,她的雙眼死死的盯着屏幕,手指顫抖著點擊添加至通訊錄。

「我通過了。」

舉着手機在鳳瑤的眼前晃了一下,鳳瑤也低頭看了一眼屏幕。

咚!

咚!

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驗證通過的瞬間,鳳瑤的心率瞬間飆到三百,她滿是激動的抬頭還沒等她開口吐出一句話,突然脖子一歪。

砰!

前一秒激動的她下一秒就休克倒在了地上。

「鳳瑤同學?」整個病房的人都發出驚呼,趙信也趕忙蹲了下去,拍了拍她的臉頰手指又搭在她的脈搏,而後一臉茫然的看着病房的其他人,「她……昏迷了。」 9月3日。

趙信無論如何都沒想到竟然已經九月份了。

這一天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

江南武校正式開學的日子。

所謂正式,也就是由高中生參加全國統一高考,選拔審核通過後進入江南大學武道分校。

不再是像以前那樣,隨意的加入。

沒錯……

在這半年多的時間中,世界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其中,對武道的發展就是變化最大的一項。

大半年的緩衝,讓世界對武道已經擁有的良好的認知和理解。

如今對武道的發展和建設,已經逐步趨於完善,其中全國統一範圍的武道高考就足見一斑。

雖然當時江南大學沒有得到十大頭銜。

可是在武道世界剛剛蒞臨時,江南大學對外公佈的武道表演,洛城的諸多風波,被襲城時江南武校的傲人戰果。

都讓江南武校在諸多武道大學中脫穎而出。

聽聞,想要報考江南武校的學生們尤多,僅次於京城第一武校和魔都武道學府,錄取的分數線也比曾獲得十大頭銜的武校的部分學校略高。

此時,趙信會如此匆忙倒不是說他很在意這個入學典禮。

他可是助教!

就算他把自己看做是學生,也屬於江南武校中的二年級生,入學典禮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太大影響。

他在意的是,他得上台演講啊。

這可是絕佳的露臉機會。

享受被世人矚目的感覺,倍兒……其實也沒那麼誇張啦,這種露臉要不要都行,單純就是他被丁成禮給威脅了。

這半年多的時間,他天天都泡在家裏和上官千初那裏。

白天練劍晚上打拳畫畫。

根本就沒去學校。

上回丁成禮給他打電話說,都快忘了他還是江南大學的學生了,武校中的那些學生也是,也就第一批入學的那三五十個人認識他,第二批入學的對他印象都比較低,至於第三批、第四批……

見都沒見過他。

就是偶爾可能會有學生聽人談起,學校中有趙信這麼個風雲人物。

可惜,這位大佬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丁成禮讓他來演講,其一是為了讓學校的學生們認識認識他,其二是為了證明,學校中確實是有這麼個人。

要不然總見不到,別人還以為是學校胡說的。

現在坊間已有這等流言蜚語,新生們也都議論紛紛,這樣的影響極端惡劣,對學生的剩餘有很大的影響。

為此,丁成禮特意致電趙信,讓他在9月3日新生入學典禮。

演講!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