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姓郝名仁,赤耳郝,仁義的仁。寒煙的哥哥是我的朋友。」郝仁自動隱去了為霍寒煙治病的事。

「哦,你是寒山哥哥的朋友啊?你告訴我,寒山哥哥的朋友裡面,有沒有叫拾得的?」

「有啊,我就是。姓郝名仁字拾得!」郝仁笑道。既然宣萱用寒山和拾得的典故來開玩笑,他何不順竿爬!

都說美女的笑點低,宣萱也不例外。郝仁的順竿爬,讓宣萱笑得花枝亂顫。晃動的同時,她腳下的高跟鞋,差點踩到郝仁的腳背。

郝仁連忙扶住她:「妹子,小心點,哥攙著你走!」

於是,宣萱就在郝仁的攙扶下,緩緩地向西花廳的方向走去。

「郝仁哥哥,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正走之間,宣萱突然在郝仁耳邊說了一句。

郝仁嚇了一跳:「難道是中秋那天晚上她看到我了?」

但是郝仁轉念一想:「怎麼可能?我躲在鐵皮底下,她又沒有透視眼!」 裕隆茶莊。

依舊是熱鬧非凡,一片人頭洶湧。

「我告訴你們,那一戰可謂轟天動地,人類林雲徹底揚名立萬。」

「與北風守林風長相足有八分相似,不同的是北風守擅長火焰,為天神者一脈;而林云為天武者一系,一把天階藍級兵器勢如破竹,無可抵擋,其實力比之北風守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

「聽聞,林雲已是到達極限速度!」

……

「真的假的,開玩笑吧?」

「騙你做什麼,那場大婚多少雙眼睛親眼目睹,若不然你以為冥皇會紆尊降貴將一個人類捧上冥界四大巨頭?」

「林雲的實力是實打實的,要我說,就是四方閻王實力最強的南閻王都不一定是他對手。」

……

熱鬧紛呈。

冥界的消息,哪怕在閻皇城亦是傳的沸沸揚揚。

不僅因為裕隆茶莊的特殊,更因為那一場大戰確實是真的太過振奮人心,巫族境三大皇城許久未曾有過這般轟動的戰鬥,比起當日林風與蠻藤之戰,轟動豈止千百倍。

眾人不僅好奇林雲的實力,更為他的『痴情』而感動。

易得萬兩金,難得有情人。

雅房內。

「大人如今可是名動天靈,人盡皆知。」伊蓮纖指而動,替林風滿了一杯酒。

「伊姑娘客氣了。」林風淡然一笑,神色未變。

對於伊蓮知道自己與林雲之間的『秘密』,並不意外,裕隆茶莊情報能力驚人,自己擁有**分身之事亦非什麼大秘密,被查出來也很正常。只是換個角度來想。既然伊蓮能查得到,那麼其它人同樣能查得到。

「不知上一次小女是否有幫上大人的忙?」伊蓮媚然而笑。

「有。」林風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當日,伊蓮特意贈送的『註解』確實幫了自己忙,省卻不少時間。

雖是她主動,然能觀察細微,正自己所需。足以證明伊蓮此人確實不簡單,自己欠下她人情亦不冤枉。然伊蓮出乎意料的卻是並未再提此事,只是一筆帶過,隨即開口笑道,「不知這一次大人又有什麼能讓伊蓮幫忙的?」

四目相對,林風心暗贊。

此女的情商相當之高,知道什麼時候做什麼事,而非一味的攫取好處。

「幫我查個人。」林風開門見山。

「噢?」伊蓮眼輕芒閃過,依舊保持著淡淡笑容。

「我要他的所有資料。包括行蹤,尤其是最近的行蹤。」林風眼寒光驟閃,抿起嘴唇,淡淡殺意透射而出,毫不隱瞞,「他是樓蘭國度其一個樓蘭武士,紫月一族的紫月王——」

「紫滿樓!」林風『啪』的一握拳,蘊藏著深深怒意。

他。便是紫淵所說的始作俑者!

將紫瑤推落到萬丈深淵的真正罪魁禍首!


甚至,按紫淵所言。以族人,紫瑤娘親相威脅,種種卑劣行徑都是紫滿樓一手策劃!

此人極為陰險狡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我明白了。」伊蓮臉上笑意徐徐消失,變的凝重。

「多少時間,什麼價?」林風沉然道。

「明日午時。」伊蓮淺然一笑。「至於價錢,大人到時看完資料,覺得滿意再給不遲。」

「好。」林風站起身,未再多言。

雖然價錢不明,但對自己而言。 我已經不是人了

多與少,也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雖說自己並未有太多的『巫幣』,然自己身上的寶物卻相當不少,不說其它,單單是擊殺陰澤老怪,自己便收穫兩件天階寶物,其一件,更是唯一能進入『斗靈至尊』排行的藍級天階寶物——

妖冥鎖!

「這就是妖冥鎖。」林風目光璨亮。

閉關細細研究,實力能強得一分是一分。

這一次的事更讓自己清楚明白實力的重要,若沒有足夠強的實力,就算自己趕得及去救紫瑤,恐怕亦只是一命嗚呼的結局。陰澤老怪的實力極強,若非他輕敵大意,自己決無可能如此輕鬆的贏過他。


直到最後,他連成名的寶物,最拿手的『妖冥鎖』都未施展而出。

卻是白白讓自己撿了一個現成的便宜。

天階寶物,是有靈性的。

往往在戰鬥使用過的天階寶物,很容易隨著主人的死去而死去,或破損,或是靈性盡失。譬如陰澤老怪的那幾件防禦系寶物,又譬如北龍守的『翼龍槍』。

而這件『妖冥鎖』能保持的完好無缺,也算運氣。

「書所言,斗靈至尊, 冷王梟寵:庶女嫡妃 。」

「其,妖冥鎖便是排在第十三位,也是唯一一件能進入榜單排名的藍級天階寶物,基本上已經能與天階靛級寶物相媲美,以『控制力』著稱,實力未夠,根本逃脫不了妖冥鎖的控制。」

……

林風目光粼粼。

望著手的『妖冥鎖』,完全能感覺得到它的雄厚力量,可怕氣息。

雖無法與真實之盾這般天之異寶相媲美,然論對戰鬥的幫助,對自己攻擊力的提升,妖冥鎖的功用更要勝過真實之盾一籌。再者,真實之盾為本體所有,事實上自己的天階寶物都為本體所擁有,譬如『兩極藍焱珠』。分身除『末世槍』外,再無天階寶物。

「若能煉化『妖冥鎖』,分身的實力必能百尺竿頭,再進一步!」

「屆時,攻擊與控制兩相兼容,配合默契,輔以分身斗靈世界最頂級的身體強度,實力必能再次跨度提升!」

「就算未能匹敵冥皇,起碼能更接近!」

……

心之暗忖。林風神色凝然。

儘管自己與冥皇達成默契,然那不過只是『暫時』的默契。

與黃泉一樣,彼此有著相同的利益和目標,才組成共同的利益聯盟。它日,一旦自己除去黃泉,或是再無利益可言。以冥皇這等睚眥必報的個性,必難留自己,說不定便是一拍兩散的結局。

勿要輕信別人,更勿要輕信所謂的『承諾』。

靠自己,比什麼都來的有用!

這一點,林風很清楚。

「只是妖冥鎖似乎和我並無任何契合感覺。」林風眉頭微簇。

無論是本體還是分身,手握著妖冥鎖都沒有任何的『心動』,這意味著什麼自己再清楚不過,無法通過自主的契合相融。那麼就只剩下最後一條路——

煉化。

屍香 ,相當費時費力。


就好似馴服一匹對你心懷惡意的野獸一般,要將其為你所有,很難!

尤其是當這件天階寶物品階越高,煉化就更難!

妖冥鎖,是天階藍級寶物。

「就算聖王級巔峰強者,要煉化這『妖冥鎖』,不吃不喝也起碼需要一年時間。」林風眼眸灼灼。心暗道,以自己的實力亦沒有任何捷徑或僥倖可言。然對自己來說要花費足足一年時候去煉化妖冥鎖,是不現實的。

眼下的一年,比起過去百年都要來的緊迫,來的重要。

怎能如此虛度!

「真的沒辦法么?」林風輕抿雙唇,眉頭微簇。

無論星源力的灌輸還是星座之道的融入,妖冥鎖都是無動於衷。彷彿死寂一般。這種感覺,讓的自己既是無奈,偏偏又心動如斯,閉上眼,浮現出藏書閣飽覽群書所見所聞。對融合天階寶物亦沒有任何方法可言。

「唔……」林風沉吟許久,思緒連連。

心,非常的糾結,偏偏心有餘而力不足。

難道,真的要放棄?

自己不甘心!

能擠入『斗靈至尊』排行的藍級天階寶物,怎能如此暴殄天物。

如能煉化它,自己實力提升何止一丁半點。

「或者,問一問北閻王吧。」林風站起身,眼眸微亮,心所念,身影瞬時便是消失。

北閻王殿。


如今既為北閻王一系,林風自是出入自由。

「北風守。」「參見北風守。」北閻王殿外,把守的聖王級強者無不拱手恭敬而道,與第一次前來的態度完全不同,卻是一分實力一分敬意,一分地位一分臉面,自古亦然。

「嗯。」林風輕應,並未浪費時間,直取北閻王殿。

來來去去好幾次,自己早是認得地方,包括之前的『通天之路』,自己後來亦是了解許多。

超出千層!


按北閻王所言,放眼斗靈世界,都不超出一個手掌。

包括閻皇在內都是無法辦到,儘管自己固然有些取巧,但結果卻是相當的『驚人』,引得閻皇的注意。一路疾行,林風神色凝然,北閻王殿看似龐大,實則空蕩,畢竟能入得北閻王殿的真正沒多少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