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他出去了。」

陳尋在這裡也礙事,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聽他提起司徒雲舒。

怕自己好不容易做出的決定,會動搖。

所以,他把陳尋趕出去了。

慕靖西眉頭緊蹙,接到電話的時候,他就已經大致了解了情況。

也知道,他的傷是為了誰受的。

「二哥,怎麼千里迢迢跑到這來了?在國內治療不好么?」

他這一舉動,不免讓慕靖西又想起了當初他的腿傷,也是撇下司徒雲舒,自己跑到國外來治療。

就是這一舉動,導致他們越走越遠。

漸漸的,又出現了隔閡。

如今,他為了救司徒雲舒而受傷,自己再一次撇下她跑到國外來治療。

這一幕,令慕靖西感嘆,歷史在重演啊!

「這傷口,你也嚇到了吧?」慕靖南痛得氣若遊絲,「我不想嚇到她。」

「二哥,你知道二嫂不是輕易被嚇到的人。」

「不管她在外面有多厲害,在我眼裡,她只是一個需要我保護的小女人而已。」

慕靖西頭痛的扶額,「回國吧二哥。」

「靖西,我讓你過來,是讓你幫我辦一件事。」

「……」

「這件事,派別人去辦,我不放心。」

慕靖西說:「你別告訴我,這件事又跟二嫂有關。」

「是。」

「我不去。」慕靖西立即拒絕,「你讓陳尋去辦。」

「靖西,只有你……」慕靖南倒抽一口冷氣,痛得渾身痙攣。

醫生正在上藥,「您忍著點。」

慕靖西看他痛苦的模樣,於心不忍,「二哥,經過上一次,你還沒有反思自己么?你有沒有想過,越是這種時候,二嫂越希望呆在你身邊陪著你呢?」 「想逃?」

帝天王見得古木竄入山林深處,嘴角抹出一絲冷笑,旋即快步追上。

區區神將級別,根本沒在他眼裡,想追上也只是分分鐘的事情。

不過,就在此時,他忽然意識到什麼,腳步頓然放慢,看向周圍環境,暗暗道:「這裡應該是神獸出沒的區域。」

神域內不止有神族,還有神獸。

他們向來居住在深山老林,不和神族接觸,兩方雖然水火不容,但這些年倒也和平,沒起什麼爭端。

根據幾萬年前定下的協議。

神族武者不得擅自進入神獸區域,神獸也不能隨便進入世俗,如今帝天王所在區域,是東南區交界處,剛好屬於神獸的地盤。

「本王只是進去抓人,他們應該不會發現。」

帝天王猶豫稍許,還是沖了進去。

古木的血脈誘惑太大,如果能獲得,就算把那群老不死的神獸都得罪也值得,況且東南交界處只有神獸青龍坐鎮,自己可以搞定。

如此。

古木不停地逃竄,帝天王則爆發最快的速度衝過來。

「媽的!」

穿梭在山林間,依靠濃郁木屬性,古木確定後面有人追自己,而且實力很強!

魔化那段時間,他雖然沒任何記憶,可用腦子隨便猜也知道,自己瘋狂后肯定得罪不少武者,後面強者肯定是來追殺自己的。

想至此。

古木速度全開,各種底牌紛紛施展出來,但在帝天王面前,他的速度很慢,僅僅一眨眼睛就被追了上來。

「帝天王?!」

帝天王距離他只有區區幾百米,古木終於看清對方面貌,心裡頓時崩潰道:「難道魔化后的自己把這個大人物給得罪了?」

咻——

就在此時,帝天王出現在古木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嘎——

古大少緊急剎車,然後看著自己的『岳父』,嘴角抹出一絲苦笑。

要說最鬱悶的還是帝天王。

因為當他和古木近距離之下,才發現這小子的頭髮變黑,身上沒了魔氣,於是陰下臉來,道:「你沒有激發太古之神血脈!」

根據記載。

太古之神血脈處於激髮狀態,發色會大變。

如若不然則是普普通通的武者。而想要吸收這種血脈,必須在激髮狀態才能得逞,否則就算將他血抽干也只是普通血脈。

帝天王猜的不錯。

古木沒有激發太古之神血脈,更準確的說,他將魔化血脈壓制在體內。

現如今只是普普通通的武者,沒有了吞噬屬性和真諦的能力,除實力還保持在神將七重,已經沒了曾經那種誇張的戰鬥力。

「他竟然知道我有古神血脈!」

古木心中頓然大驚,旋即裝作茫然的開口道:「嗚嗚嗚!」

這貨又再裝啞巴,殊不知,他能說話的事情,不單單帝天王清楚,就連帝天盈也知曉了。

「少跟本王裝糊塗,趕快將你的血脈激發!」

帝天王陰著臉說道。

古木頓時無語。

看來自己身上的秘密已經讓他知道,而他不顧身份追來,顯然不是要殺自己,而是要奪去自己的古神血脈。

古木當然不會激發古神血脈,況且他也不敢,畢竟一旦釋放將會徹底魔化,到那時就真正的萬劫不復了。

見他始終不語,帝天王失去耐性,大手一揮抓了過去。

古木臉色一變,想要躲閃,但面對神王這種級別,他根本沒來得及動身就被神威壓制了。

完了。

古木臉上浮現出一抹悲壯。

他不是傻子,知道自己擁有古神血脈的事情被神王得知,結果肯定是悲劇的。

吼——

然而,就在古木剛剛被帝天王控住,山林深處,一頭巨大的白髮虎獸咆哮而來,所過之處草木皆化為虛無!

「神獸白虎!」

帝天王見狀,頓時大感意外。

東區和南區的交界處,盤踞山林深處的神獸是青龍和玄武,為何西方的白虎會出現在這裡?

吼——

就在此時,在他身後再次傳來怒吼,旋即便看到一頭體型巨大的白色虎獸出現!

「兩頭神獸白虎?」

帝天王見狀,頓時瞪圓了眼睛。

神獸存在於神域,與神兵一樣極為稀有,尤其坐鎮四個區域的四神獸,都是獨一無二的,怎麼會出現兩頭!

然而。

震驚才剛剛開始。

當兩頭神獸級白虎出現,呈左右夾擊之勢,遠方再次傳來咆哮聲音,旋即就看到一個拖著巨殼的龜型妖獸如小山般轟隆隆而來。

這是神獸玄武。

咻——

與此同時,山林上空,一頭全身散發著五顏六色光芒的鳥獸正在徐徐落下,此乃神獸朱雀!

更離譜的是。

在朱雀飛下后,一個全身通紅的鳳凰攜帶著滔天的炙熱氣息落在這片區域。

一瞬間。

五頭神獸出現在林間,將帝天王圍起來,強勢氣息爆發,讓得周遭的大地都為之顫抖。

這可是神獸,而且不同於三境,他們在神域成長,修為的強悍絲毫不弱於神王!

帝天王這次是真傻眼了。

他實在沒想到,自己踏入神獸區域,會引來這麼多神獸。

傻眼的不止是他,被控制的古木此刻也是目瞪口呆。

要知道,當他穿越到尚武大陸就聽說過四大神獸的傳聞,如今未曾想會在神域內看到除了青龍外的其他三頭神獸,而且還有一頭火鳳凰!

這陣勢太大……!讓他小心臟『噗通噗通』亂跳。

就在帝天王和古木震驚之際。

深處林間,一名紫發男子和一個青袍老者慢悠悠地走出來,而那紫發男子搖著頭道:「對付一個神王而已,用不著都化為實體形態吧?」

帝天王嘴角抽搐的更加厲害。

兩個后出現的看上去是人類,但氣息爆發讓他肯定,必然也是神獸級別。

我靠,啥時候自己的地盤有這麼多神獸出現?

古木見到紫發男子走來,神色獃滯,脫口道:「饕餮!?」

不錯。

出現的紫發男子正是當年送給古木鬼妖天世界之源的神獸饕餮,而站在他旁邊的那名老者則是四神獸青龍。

神域開啟后。

他們融入其中,徹底回歸家園,而且在短短一年時間,依靠著神獸強悍的天賦,實力都達到了巔峰!

再次見到饕餮,古木當然是很亢奮。

下一刻,他想起自己的契約獸小金,以及四頭玄獸,於是開口問道:「小金它們呢!」

饕餮沒有回答他。

因為就在此時,那頭體型較小的神獸白虎低吼一聲,旋即身子漸漸縮小,化為一個年僅十七八的毛頭小子,然後咧著嘴笑道:「本王在這裡。」

這個聲音……很熟悉!

見得那化為人形的白虎,古木神色獃滯,稍許回過神,難以置信的開口問道:「小金?」

「吼吼,小金這名字怎麼能配得上本王英俊的外表!」化為人形的白虎很不爽說道。 在三境的時候。

饕餮帶走小金和四個玄獸,為的就是培養它們。

如今,小金果然在饕餮調教下,化為了真正的神獸白虎,甚至可以做到人形化。

看著眼前臉上有著有著傲氣凌然的英俊少年,古木心情複雜之際,旋即顯露出一絲微笑。

當年的小傢伙,終於成長為神獸,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然而。

古木在微笑過後,突然拉著臉,不爽的喝道:「成為神獸就拽了?給老子趴下!」

噗通——

意氣風發的小金頓時四腳朝地的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不可能,不可能!」

小金倒在地上,臉上的表情很精彩,旋即努力抬起頭看向饕餮,崩潰道:「我現在的實力比他高,你不是說過,契約會失效嗎,為何我現在還被他控制!」

「這個……」饕餮也是很吃驚。

簽訂主僕契約后,僕人的實力超過主人,必然反客為主。

如今,這個人類的修為只是神將,小金的神獸白虎血脈得到激發,又置身於神域,已經達到神王一重,按理說應該是他控制古木,而不是被古木控制。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