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之極,說得他的老大已強大到無敵一樣。」

「他可能忘了這裡是什麼地方,竟然還敢如此說話。」

「還想讓我們催家少主自毀道基,這傻逼完全就是在白日做夢。」

一眾人,議論紛紛。

顯然,江寂塵之前表現出了很強大的一面。

但這裡是催府,他們不認為,江寂塵、韓青、小灰一行人能翻起什麼風浪。 看著她一臉不情願的模樣,終於達到目的的顧南楓突然興緻大發,本想逗她幾下的,不巧剛好這時服務生端了菜進來,於是剛到嘴裡的話語還沒來得及說出來就硬生生的剎住了。

在這之後兩人真的像顧南楓保證的那樣,到也算是相安無事的吃了一頓飯,只除了吃飯期間,顧南楓不斷殷勤地給她夾菜,還念叨道:「你太瘦了,要多補補。」

這情形讓季知意很無奈。

兩人吃完飯後就準備離開,快要走到會所門口時,迎面走來了一對親密的男女。女人個子高挑,穿著一件墨綠色的長裙,踩著十厘米的恨天高,並沒有戴什麼繁瑣的飾品,看起來也是個有品位的人,這是對季知意來說是很陌生的一張臉。她身旁的男人穿著件紅色的風衣,黑色長褲,高挺的鼻樑上架著一副透明邊框的大眼鏡,一臉的桃花相,端的是風流公子的架子。季知意看著這熟悉的帥氣面孔,沒想到竟然是那日在霽月酒吧見過的江時初。

四人在門口撞了個正著,等到季知意察覺的時候,前面走來的江時初也看到了他們兩個,眼鏡背後的桃色眸子一挑,顯然是意外的。

四人越走越近,江時初率先快步走了過來,勾起唇角一臉玩世不恭地打招呼:「知意,老大,怎麼是你們兩個?」都一起吃飯了,難道老大已經把季小姐給拿下來了?

季知意禮貌的對他笑了笑,剛想解釋:「我跟他只是――」一起吃個飯而已……話還沒說完就被身旁的人給搶話了。

身旁顧南楓說:「嗯,我正在追她。」

顧南楓這麼直白的話一出,江時初聽后差點兒要跌破眼鏡,他原以為他這高冷的老哥要好久才能走到這一步,還想著過幾天有空就去助一下攻的,沒想到自己還沒上場就已經派不上用場了。

季知意心底也是突然咯噔一下,他還能再直白一點兒嗎?追她很自豪嗎?(場外話:顧南楓:「當然,你要是同意了我能更自豪。」)

江時初帥氣的面孔上露出激動與驚喜交加的瘋狂表情,他先是欣慰地看了看顧南楓,隨後又感激地看了看季知意,激動得不得了:「知意啊,真是謝謝你,願意要我家老大。你放心,他人很好很專一的,我保證,和他在一起后你一定不會受到任何委屈的。」開心激動之餘,江時初也不忘給自家兄弟說好話,刷好感度。

江時初身邊的女人是一副陌生面孔,顧南楓不喜歡在外人面前聊私事,於是抬起手很隨意的牽起了季知意垂在身體左側的一隻手,淡然道:「有空再約你們出來吃飯,一起認識一下,現在我們先走了。」

季知意臨走之前一句話都沒有說上,跟著顧南楓走到停車場,往車邊走的時候,她開口道:「你為什麼要說出去,我們又不可能在一起。」

顧南楓一臉平靜的回道:「能不能在一起你說了不算,而且我追你很丟人嗎?為什麼不能讓說出去?」

季知意仍然不放棄,「其實我覺得我們真的不合適。」不合適做情侶。她覺得就算顧南楓對她有想法,那也只是一點點的喜歡,有可能只是一時興起,或許是平時里吃慣了大魚大肉,就想嘗試一下自己這種清淡小菜,有錢人的愛情中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了,她不想干這種冒險的事。

而且像他那樣權高位重的人,怎麼可能會把愛情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對他們而言,愛情可能就是生活的調味劑而已。可她不同,愛情於她而言,一直是都一種很神聖很莊嚴的事。她的愛情,必須的兩個人志趣相投、一心一意,這樣才能長久,不是嗎?

「可我覺得我們很合適呢。」顧南楓笑著看著她。

「你真的要追我嗎?」

「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

「你到底喜歡我什麼?」她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出眾點。

顧南楓聽后,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知意,我一直都喜歡你從第一眼開始。客觀地來說,你並不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不是性格最好的女人,也不是氣質最好的女人,但莫名其妙的,我就是喜歡你,沒來由的喜歡。這樣的感覺我只對你有過。」而且已經十年了。他默默在心裡說道。

「你……」她沒想到他會這樣說,一臉的情真意切。

「知意,我知道你現在不能接受我突如其來的追求,你心裡有很多的顧忌,相信我,那些事都不會發生的。所以,給我一個機會好嗎,一個靠近你的機會。」顧南楓動之以情。

他真的這麼喜歡自己?「我脾氣不好,很喜歡生氣,也喜歡無理取鬧,你接受的了嗎。」

「這些不是問題,我也不完美,脾氣也不好,但我們可以彼此包容,你無理取鬧我可以哄你。」

「你說得真好聽。」但真的能做到嗎?

「這不是隨便說說的。知意,我不是一個喜歡玩弄感情的人,我一旦認定了你,就不會輕易地放棄。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強迫你的,我們可以先像朋友一樣慢慢相處慢慢了解,好嗎?不要拒絕我。」

季知意內心悸動非常,恐怕沒有哪個女人在面對這麼優秀的男人感人肺腑的告白時會不感動不心動,但是,她的理智告訴她,不要衝動,不要衝動。

「顧總,你喜歡我這是你自己的事,我要先回家了。」她想抽手,但沒抽開,他抓的實在是太緊了,這男人!

「朋友都不能做嗎?」她性子烈,不能硬碰硬,顧南楓就一臉難過無奈的看著她。

「我們當然可以做朋友,但只能是普通朋友。」季知意聽到他的示弱,她承認,自己心裡動搖了,她今天得到了很多溫暖,從來沒有誰會這麼久地等過自己下班。聽了他的一番話,她腦子不受控制地就答應了他所謂的做朋友的要求,但他們只能是朋友。

「好。」他不急,慢慢來,不能嚇到她,反正早晚她都會是他的,他保證。

回去的路上,顧南楓唇角一直微微得勾著,他向來是喜怒不形於色的人,就連莫景衍江時初等親近的人都需要揣摩他的心情,但今天他的好心情幾乎是藏都藏不住。

然而季知意腦子裡正亂七八糟地想著他們之間的事情,所以根本沒注意到身邊的男人的情緒,直到下車,她也都沒有意識到。

下車后,顧南楓也跟季知意下來了,說要陪她一起上樓,她站在原地道:「謝謝你送我回來。」送客之意昭然若揭。

顧南楓道:「我送你上樓。」

季知意說:「不用了。」拒絕之意顯而易見。

顧南楓也是不加掩飾,堅持說:「我要送,作為朋友,這很正常不是嗎?。」

「我現在的心有點亂,我想靜靜。」季知意一臉堅持。

「那我送你到樓下。」顧南楓也退了一步。

無奈,季知意只得由他去。轉身和顧南楓一起向門口走去。

待站在了小區樓下,季知意就轉身對他說:「好了,你走吧。」

顧南楓垂目睨了她幾秒,然後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聲音低沉磁性:「早點休息,明天見。」

說罷,轉身往小區門口的方向走去,季知意看著他的背影,一直高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深深鬆了一口氣。 這些人,對於江寂塵一無所知。

所以,他們認為,江寂塵就算表現得很強大,但終究只是一人而已。

他現在要面對的是催家和慕家,這可是仙界夾縫空間的巨無霸勢力。

江寂塵這時候,漠然一笑道:「你最好按照韓青的話去做,若不然,下場只會更慘。」

不得不說,自進來,江寂塵就表現得太過囂張了,完全就是當他們催家和慕家是隨意拿捏的對象。

此時,最感氣憤之人,無疑是催家少主催意。

他被韓青和江寂塵同時調侃,只怕,自今日後,會成為仙界夾縫空間,所有人的笑話。

因為,催意雙眼冒火,死死地盯著江寂塵和韓青,聲音充滿了怨恨之意地道:「韓青,我不管你帶來的是誰,今日都要讓他後悔來到這裡。」

「來人,布下天羅地網,讓他插翅難飛,然後,我們再慢慢炮製他們。」

催意已經完全動怒,直接下令道。

他的命令一下,只見催府大廳,當場炸開,一尊尊強橫無邊的催家強者出現,在他們的身邊,還跟著一尊尊仙道傀儡。

這些催家強者和仙道傀儡,面目冰冷,身上散發著森然的氣息。

「是催家的底牌手段之一,人傀組合!」

見此一幕,這時候,已經有人驚呼出聲。

顯然,對於突然出現的這一群強橫的催家強者和仙道傀儡,他們都認得。

那就是催家最強的手段之一,一人與一仙道傀儡,組成一隊,自小訓練,形同一體。

而且,他們還各自修鍊了一種秘法,仙道傀儡可以代替擁有者一命。

即使,仙道傀儡擁有者被擊殺了,他還能藉助仙道傀儡重生。

他們是真正的做到了人傀合一,非常不簡單。

四周出現的人傀組合,共有二十對,把江寂塵、小灰、韓青緊緊包圍在中間。

「老大小心,這是催家的人傀組合,很強大,非常不簡單。」

韓青表面上,表現得非常的囂張,但此時卻暗中提醒江寂塵。

江寂塵卻看了一眼四周的人傀組合,隨之搖頭失笑,淡淡地點評道:「太弱,不堪一擊。」

「我看,他們既然不願意聽話,那我直接摘下催家族長和慕家族長的頭顱吧。」

「如此,我想就無人敢反抗,就足夠的省事了。」

江寂塵大言不慚,讓四周眾修,都聽得目瞪口呆。

便是催家族長催洪和慕家家主慕青,也是一陣發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難道,江寂塵還真是把他們當成白菜,可以隨意的切割了?

荒謬之極,此子該死!

反應過來后的催洪和慕青,同時生出這樣的想法。

江寂塵的話,也拉仇恨了,這個樣子看來,想讓慕家不出手,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了。

不過,催洪和慕青暫時還沒有出手!

其中,催洪冷然一笑道:「無知、大言不慚的垃圾,待你能從我催家的人傀組合中活下來再說吧。」

說罷,他們飄立一邊,冷眼旁觀,要看著江寂塵幾人,如何被他們催家的人傀組合虐殺成狗!

這時候,二十對人傀組合,已經圍殺向江寂塵。

他們出手,毫無保留,凝出至強的攻擊,要取江寂塵的性命。

「小灰、韓青,你們壓陣,無需出手,這些垃圾,我隨手可滅之。」

江寂塵傲然一笑道,手中同時出現霸天之劍。

「殺!」

這一刻,江寂塵面對二十對人傀組合,根本沒退分毫,迎殺上去。

江寂塵這一次,動用的是《霸仙劍訣》,再融合入太古九秘,威力暴增。

劍光鋒利無匹,似可切萬物,可怕無邊。

「死!」

江寂塵迎殺而上,不退不避,以無敵劍光開路。

啪,啪,啪!

接著,一道道神通碎滅,化作虛無。

這些強大的神通之能,竟然無法抵擋江寂塵分毫。

而且,江寂塵的力量無窮,滅掉所有的神通攻擊之後,他並沒有停止,繼續出擊。

噗,噗,噗!

劍光掠過,一名名催家強者,身體分半,掉落地上,一動不動。

按理說,他們道身被分屍,縱然不死,也已無反抗之力了。

嗡!

但是,四周虛空,突然一顫,二十尊仙道傀儡,同時破空出現,繼續殺向江寂塵。

「小子,真的以為我們死了么?」

「告訴你,我們只是以我們肉身,吸引你的注意力和攻擊,現在,我們重生在仙道傀儡身上,才是真正的攻擊。」

「受死吧,做什麼掙扎,都已無用!」

那二十尊仙道傀儡,竟然能夠口吐人言,向江寂塵殺來。

這一幕變化,眾修明悟過來,顯然,這才是他們的真正絕殺。

這攻擊,比之剛才,還要強大數倍。

江寂塵此時完全身處絕殺攻擊中,似乎已經無路可逃了。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江寂塵根本沒有逃走的打算。

「有趣,這樣的攻擊,才有點意思。」

江寂塵面對二十尊仙道傀儡的攻擊,江寂塵只是如此淡淡的點評道。

然後,他繼續出劍。

依舊是《霸仙劍訣》,但這一次,江寂塵不止配合太古九秘,還配合《霸古仙源訣》的功法,可以爆發出更強的威能。

只見,江寂塵身如光電,極速遊走。

他仿如化成一道劍光,斬殺四方。

咻,咻,咻!

噗,噗,噗!

劍光所掠過之處,一尊尊仙道傀儡被切成兩半,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直至這一刻,他們才發現,自己遠遠低估了江寂塵,對方的強大,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所以,掃滅二十對催家的人傀組合,那是易如反掌之事。

很快,江寂塵回歸原地,但是,在他四周,已堆滿了屍體。

二十對催家人傀組合,已盡數被他在瞬間擊殺當場。

「你們催家的人傀組合,原來也不過如此。」

「若你們只是這點本事,那你們催家今日恐難逃被滅族命運。」

江寂塵站在屍體中間,淡漠地開口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